第二百四十章 都是骗子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四十章 都是骗子

痛苦、自责,苏熙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她甚至不敢与年司曜对视。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这场纷争里,最无辜的莫过于硬被牵扯进来的年司曜。 “你回来了。”简单的一句让苏熙几近泪奔。 年司曜一直在等待着苏熙的归来,他始终相信苏熙不会不留一句话就再也不回年宅。 “嗯。”苏熙怔怔的看向年司曜,怀中的年星辰还在嚎啕大哭。 “你为什么要丢下我和爸爸”年星辰委屈的质问,眼中充盈着受伤的神色。 “对不起,星辰,妈妈以后都不会再丢下你。”苏熙心疼的哄着年星辰。 “骗人,你骗人,害我等你好久,你总不回来。”年星辰哭的更厉害了,越说越委屈。 “哥哥也是骗子,说好要一直陪着我,都不见了,让星辰一个人。”年星辰喃喃自语,有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错觉。 年司曜见苏熙一个人哄不好年星辰,他便也蹲下身子,帮忙一起哄孩子。 “乖,星辰别哭了,哭花脸会变丑的。”大人的事情牵扯到孩子身子,真是罪过。 “爸爸也是坏人。”年星辰不依不饶,谁劝都不行。 她哭得有些岔气,“坏人。”呼吸变得困难。 见状,苏熙轻轻拍着年星辰的后背,帮着她顺气。只见年星辰的小脸憋得通红,泪水好似关不上的水龙头,哗哗直流。 “再也不相信爸爸妈妈了。”年星辰赌气的说道,试图从苏熙怀里钻出来。 也不清楚年星辰到底是受了怎样的刺激,如果仅仅是因为这段时间苏熙鲜少回年宅,那反应未免过大。 “再哭,厨房里那些好吃的,我就一个人全吃光。”年司曜拿好吃的威胁年星辰,以往这一招百试不爽,希望今天也能派上用场。 “哼我才不稀罕。不吃就不吃。”年星辰并没有妥协,反而愈演愈烈。 看来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哄好年星辰,她与苏熙之间已经有了隔阂。 年星辰想起秦怀川对她说的话,一定要留住妈妈,不能让妈妈抛下她。 苏熙完全看不透年星辰的小心思,一直以来她只当年星辰是普通的小孩子,然而年星辰的心智成长过快,根本不是普通小孩所能比拟的。 面对年星辰,苏熙第一次束手无策,她哪里能想到年星辰是要给她一个难忘的的教训。 一面在心里暗暗鄙视自己,连女儿都哄不好,一面想着年星辰的眼泪快要把房子都淹掉了,这个年三十还真是意义非凡,是苏熙有史以来过的最特别的一次。 他年后偶尔回忆起来,也满是咸咸的泪水味,哄不好年星辰,只好等着她哭累了消停。 长时间保持一个动作,让苏熙觉着自己的胳膊都不是自己的了,胳膊处传来酸麻的感觉。 哭累的年星辰被年司曜抱到了沙发上,她不时的抽泣着,眼睛红红的好像一只无辜的小白兔。可怜兮兮望向苏熙,盯得苏熙都有负罪感了。 年司曜在一旁劝慰着苏熙,“在家多陪陪她就好了。”刚说完年司曜就注意到话中的不对劲,他立马改口道:“以后不要再随便丢下她,你去哪一定要带着她。”年司曜心情十分清楚,年星辰嘴上不说但心里最在乎的在离不了的人一定是苏熙,她从骨子里依赖苏熙。 “嗯,谢了。”苏熙郑重其事的点头,她在心里默默发誓,以后再也不丢下年星辰。 她已经无法给苏梓轩和苏梓宸一个美好的童年,她希望能为年星辰留下一个美好的童年回忆。所以对年星辰百般呵护,她希望年星辰能够安静的做自己喜欢的事。 如今看来已经无法再继续维持这和美的假象,该来的终究会来,无论她将年星辰看护的多紧,最终还是要年星辰亲自面对这一切。 “爸爸,妈妈。”等到年星辰冷静下来,她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不能让妈妈抛下她和爸爸,她需要苏熙的承诺。 一旁尴尬的两个人应声转过头来,“嗯。”异口同声的一句。 “你们不准分开。”年星辰异常严肃的说道,她这个年纪还不太懂分开太深层的含义,但直觉告诉她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家里的仆人偶尔会在年星辰面前说漏嘴,渐渐的年星辰就有些懂了,也多了一个愿望,那就是爸爸妈妈永远不分开。 面对年星辰期许的眼神,苏熙怎么也无法点头,这件事她做不到。年星辰见状又忍不住瘪嘴,说时迟那时快,眼泪刷刷淌下来。 苏熙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再次惹哭年星辰,一旁的年司曜赶紧来救场,他一把将年星辰搂入怀中。 用着最温柔的嗓音说道:“爸爸过段时间要回法国,以后大概不能经常回年宅,星辰要乖乖跟着妈妈,好不好” 并不能肯定年星辰会理解这句话,但是年司曜希望年星辰能与苏熙好好地,母女俩不要有什么隔阂。 “不好。”年星辰紧紧的抱住年司曜的胳膊,生怕年司曜现在就走,“爸爸,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她不甘心的质问道。 成功转移话题,年司曜赶忙给年星辰解释,“因为爸爸的公司开在法国,爸爸每天都要去公司上班。” “那为什么不带我们一起去法国,为什么爸爸妈妈要分开”年星辰就是无法理解,别人家的爸爸妈妈都是在一起的,为什么她的爸爸妈妈偏偏要分开。 “因为妈妈离不开这里。”年司曜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跟年星辰解释。 很多事情以为年星辰并不懂,看来是低估她了,她懂的事情已经远远超过她的年纪,根本不好糊弄过去。 “星辰,是不是最乖的”苏熙满脸温柔的问道。 年星辰已经停止哭泣,但脸上依旧挂着倔强的神色,她在听到苏熙的问话后本能的点头。 “乖孩子要听爸爸妈妈的话。”苏熙一脸认真的说着。 年星辰迷惑的看着苏熙,对于年司曜以后不能经常回国的事情还在耿耿于怀。 “听妈妈说。”苏熙继续说着,“爸爸回法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就像以前那样,爸爸一有时间就会从法国飞回来陪我们。”事到如今只能先这样哄着。 果然年星辰在听到这个解释后安静了不少,“就像以前那样”这简单的六个字,像是有魔力,瞬间安抚了年星辰。 一定程度上说,年星辰已经接受目前这种相处模式,年司曜一直都是法国a城两地跑。 终于有些进展了,年星辰也不再哭泣,年司曜和苏熙在心里长长舒了一口气。 现在的孩子越来越早熟,越来越精明,都不敢随便向孩子撒谎。 之前哭的稀里哗啦的年星辰,在过了一段时间后,又开始笑靥如烟了,这一点还是很符合一般的小朋友。 苏熙的到来为年宅注入了一股活力,不仅年星辰脸上又堆上了笑容,就连年司曜的脸色也柔和了不少。 之前整个人年宅不见半点节日气氛,低气压年司曜的脸,让仆人们大气不敢喘一个。加之闷闷不乐的年星辰,整个年宅沉浸在一种可怖的氛围里。 这不,自从年星辰笑了之后,年宅的低气压也随之烟消云散。 “司曜,春联怎么还没贴,一点年味都不见。”苏熙环顾四周,觉着年宅整个冷冰冰的,一点人气都没有。 和之前相比,年宅真的清冷不少,她现在还能记起苏梓轩与年星辰往日在年宅嬉闹的样子,年宅已不复当初的热闹。 以后等她办理年宅,这里估计会变得更加萧条,收起发散的思绪,希望这个春节能热热闹闹的过一过。 去年前年,他们一家子是在法国过的春节,那时候打开电视,看着久违的春节联欢会,背井离乡才觉得家乡好。 今年好不容易回到祖国,却变成这幅模样,一家子已经变得不像一家人。 正当苏熙思绪纷飞的时候,城南别墅却发生了戏剧化的一幕。 傅越泽颇为不爽的撕扯春联,原本热热闹闹操办过节,因为苏熙的突然离去,让傅越泽半点过节的心思都没了。 同样,苏梓轩也无精打采,他不再穿梭在别墅中四处拍照,不离手的相机也放在了一旁。 做了这么多,全是因为苏熙,她走了,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妈妈答应我,明晚一定回来。”苏梓轩宽慰着傅越泽。 尽管对苏熙的突然离开有些膈应,但苏梓轩心里还是站在苏熙着一边,他相信苏熙的每一个决定都有着合理的理由。 傅越泽抬了抬眼皮,没有对苏梓轩的话作出发应。 见傅越泽不理睬,苏梓轩落寞的低下头,他在心里乱糟糟的想着。他一直渴望苏熙能尽早与傅越泽和好,这样他就可以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不过他想起了自己的宝贝妹妹,如果从年星辰的角度来说,一旦苏熙和年司曜分开,年星辰就必须要选择一个,她的家庭就不再完整。 这样对年星辰很不公平,苏梓轩对年星辰充满歉意,他不想自己家庭的破镜重圆建立在他人家庭破裂的基础上。 这简直是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年星辰的痛苦之上,他迷茫了,一直坚持不懈的让爸妈复合,如今却变了滋味。 但心底那个执着的声音却一直在呐喊着,“快让爸妈复合”,他为自己的自私的想法赶到羞耻。 他在心里默默起誓,“只要爸妈顺利和好,以后我一定百倍补偿妹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