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秦怀川探望年司曜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三十八章 秦怀川探望年司曜

用过早餐,傅越泽想要找一点事分散苏熙的注意力,他提议去外面走走。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在苏熙的搀扶下,傅越泽缓缓地迈动着步伐,苏梓轩紧跟其后。 医院的环境十分不错,阵阵梅香扑鼻,室外的新鲜空气远比室内消毒水的味道要好闻一百倍。 傅越泽还没有走多久就觉得有些疲惫,被迫穿上了过多的衣服,让迈开步子都成了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苏熙坚持认为傅越泽现在的体质不能经受一丁点打击,在对待傅越泽方面看官极严,傅越泽痛并幸福着。 微风习来,好不惬意,以往调皮捣蛋的苏梓轩也变得成熟稳重了些,但孩子的天性不减,他使劲的嗅着空气中梅花的香气。 “出院后,我想和你去普罗旺斯。”傅越泽动情的说道,他想带心爱的人去那片薰衣草海洋。 “普罗旺斯”薰衣草的天堂,苏熙已经很久没有考虑过旅行了。 “你喜欢吗”听说很多女生都向往普罗旺斯,希望苏熙也是其中一个。 苏熙颇为认真的思考了会,随后微微一笑,“不喜欢。”她诚实作答。 傅越泽有些挫败的看向苏熙,她果然不是一般的女生。 年司曜不甘心一直躺在床上,主动让余琴搀扶他到窗台,余琴自然不同意年司曜这样大胆的行为,这样大幅度的动作有可能导致伤口破裂。 “我仿佛听到了苏熙的声音。”年司曜一脸期许的说道,他甚至感觉苏熙离他很近很近。 余琴以为年司曜幻听了,她担忧的看向年司曜,她在考虑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医生。 “苏熙一定在院子里。”年司曜十分肯定的说道。 见年司曜如此执着,余琴便亲自来到窗台前,她望向楼下的院子,意外的是苏熙真的在院子里。 “看见她了吗她在做什么”年司曜焦急的问道。 余琴别扭的点点头,随后没好气的回道:“她手上搀着一个男人,貌似两个人正在散步。”顿了一下,余琴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她又继续说道:“苏梓轩在他们身边开心的跑来跑去。”余琴将她看见的情况简单的描述给年司曜听。 年司曜自嘲的笑了笑,“真是幸福的一家三口。”他再清楚不过,包括年星辰都是傅越泽的种,他这个外人何苦横插一脚。 他不应该继续横在傅越泽和苏熙之间,让孩子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胡说什么,苏熙是你的媳妇。”余琴不赞同的反驳道,如果傅越泽不是为了救年司曜而受伤,她是决不允许苏熙以年家儿媳妇的身份这般亲密的去照顾别的男人。 “妈,我和苏熙的婚姻已经走到尽头,我会尽早与她办理离婚手续。”年司曜决绝的说道,纵然他心里有千般万般不舍,可那又怎样 “哎。”余琴唉叹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 叩叩叩 意外的响起敲门声,这个时间不可能是医生护士,更不可能是苏熙,那么会是谁 “请进。”余琴礼貌的喊道。 门应声推开,许久不见的一张脸从门后露了出来,在看清来人后,余琴显然有些尴尬。 秦怀川大步走到年司曜的床前,他带着可惜的神色看向年司曜,“司曜。”沉重地一声,饱含着秦怀川丰富的情感。 “秦哥。”年司曜亲切的喊道。 这段时间秦怀川因为多方面原因,整个人变得十分低调,也不再频繁的去年宅,没想到出车祸后,秦怀川第一时间来探望他。 想起以前对秦怀川的芥蒂,年司曜心中忍不住惭愧。 “伯母好。”秦怀川这才注意到余琴,他依旧热情主动的打招呼。 余琴尴尬的点点头,想起以前对秦怀川的刻薄,现在真是羞愧的很。 秦怀川对年司曜嘘寒问暖,一副好大哥的样子。 在最后,秦怀川想要为年司曜出一份力,偏要将照顾年星辰的任务揽了过来。 “司曜,你就放心在医院养伤,年宅我一定会替你照顾好好的,保准不让星辰受一点委屈。”秦怀川一脸真诚的说道,就差拍胸脯发誓了。 秦怀川的话让年司曜心里暖暖的,关键时候他的确需要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帮他照顾年星辰以及年宅,他简直无法想象年星辰现在是何种模样,一定在发大小姐脾气。 原本秦怀川表现的不错,可惜演的太过用力,直到他走远,年司曜才反应过来,秦怀川不应该是这种样子,和记忆中的那个大男生没有半点重合的地方。 年司曜望着秦怀川离去的方向陷入了沉思,在这兵荒马乱的时期,秦怀川到底有什么目的一直以来大家都忽略了他来a城的真实目的,或许是该让人好好查一下秦怀川。 秦怀川走后不久,苏熙就进来了,她看见房间里多了两个花篮,年司曜近旁的桌子上摆放着尚未拆封的水果。这一切无不昭示着,有人来过这里,估计是来探望年司曜的。 “司曜,年氏的人来过”苏熙第一个能想到的就是年氏集团的员工,集团总裁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情,他们前来探望也是无可厚非的。 “他们打算下午过来。”年司曜间接否定了苏熙的问话。 不是年氏的人,那会是谁按理来说年司曜在a城有往来的人不多 正当苏熙陷入思考中,年司曜就主动给出了答案,“秦哥刚刚来过。” “噢。”苏熙恍然大悟,她怎么忘了秦怀川,有一段时间没有和秦怀川联系,莫名的觉得生疏,明明他是兄长一样的人物。 “秦哥说明天还会过来。”年司曜猜测苏熙会想要见到秦怀川。 “今天秦哥没有见到你,有些失望。他前脚刚走,你后脚就来了。”有时候真的是阴错阳差,他与苏熙何尝不是这样,如果没有当初的误会,他与苏熙也不会走到这步田地。 时间悄无声息的过着,因为傅越泽住院的缘故,某些不为人知的计划更是愈演愈烈。在傅越泽住院期间,外面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沈氏已经彻底垮台,而沈青柠依旧遍寻不到下落,传闻她携带巨资潜逃他国。一时间众说纷纭,商界乱成一锅粥,原先与沈氏合作密切的公司纷纷遭受牵连。 整个a城商界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如此复杂的情形,人人都在盼着傅越泽力挽狂澜。 好巧不巧,如此关键的时刻,傅越泽受伤住院,整个商界缺了傅越泽这个主心骨,情况越来越恶劣。 一时间不少公司股票大跌,如果任由这场大火继续蔓延下去,估计要发展成整个a城的经济危机。 沉寂许久的秦氏突然出手,原本这场混乱就是由秦氏一手造成,这个时候秦怀川突然站了出来,让混乱的局面更加扑朔迷离。 更有传言,秦怀川打算斥巨资买下沈氏,并保证不过分干预沈氏,之前与沈氏签订的合约依旧算数。 此言一出,激起千层浪,商界整个沸腾了,万万没想到最后由沈氏死对头秦氏来收拾这乱摊子。 沈氏从内部开始瓦解,不少人纷纷愿意投入秦氏之下,真是一出好戏。 对于目前混乱的局面,傅越泽倒是十分满意,越乱越能从中捞到好处,这一点毋庸置疑。 沈氏最终鹿死谁手还不知道了,只要沈青柠一天不现身,一切都无从定论。 年司曜的身体恢复的七七八八了,他好几次想要和苏熙提离婚的事情,但话到嘴边又被他咽了下去。 苏熙没有再与他提过离婚的事,傅越泽为此事也没少催过她,苏熙一天不离婚,傅越泽一天不得安宁,他不想自己的女人还继续顶着年夫人的头衔。 余琴为年司曜和苏熙离婚的事情深深地反思了自己,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掺和,年司曜和苏熙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在年司曜出院后不久,余琴就独自一人踏上了旅程。 这一次她要学着真正的去享受旅行,感受其中的乐趣,她不好意思再继续待在年司曜身边。 一直以来她为年司曜带去的只有无尽的责任和负担,年司曜的幸福正是断送在她的手里,除了离开她还能做什么。 唯一遗憾的是没能陪年司曜过春节,自从年清落去世后,年家就再也没有好好地过一次春节了。 每年春节,年司曜都会在苏家度过,以往热热闹闹的景象他一直记着。 今年的春节年宅显得格外的寂寥,年司曜冷漠的看着年宅的仆人忙来忙去,他们不时发出笑声,这样的热闹与他无关。 这些在年宅呆了很久的仆人,早已将年宅当做自己的家,不少人会选择在年宅过春节。当年年清落还是一个大善人,他接济穷人,也将一些无家可归的孤儿带回年宅,给他们一口饭吃。 这也是年司曜在法国那么久,却依旧没有解散年宅一众仆人的原因,就当花钱养着一群老朋友。让他们有安身之所,看他们欢声笑语,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更何况他不想日后回到a城,连一个熟悉的地方都没有,连一个熟悉的人影都寻不到。 仆人们相互交谈着,年司曜头开始隐隐作痛,车祸为他留下了后遗症,他眉眼染上痛苦的神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