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你真的没有骗我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三十四章 你真的没有骗我

原本打算给arthur一个惊喜,没想到arthur倒是提前送他一个惊喜,竟然在这样的天气里要去爬陡崖,简直不要命了。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arthur清晰的听到了nero的声音,他安静了下来,之前的冲动顿时烟消云散,他现在恨不得马上回到疗养院,这样就能看到爸爸了。 “快带我回去。”arthur面露喜悦之情说道。 在arthur回来之前,nero向韩院长询问着儿子最近的状况。 “韩,arthur经常会这样吗”nero没想到在他面前一向乖巧的arthur竟然这般疯狂。 “做这样危险的事情,今天是第一次,之前他爬山会选择天气晴朗的日子。”韩院长也不太清楚arthur是怎么呢 “我是不是不该一直将他留在疗养院”nero开始意识到问题所在。 “国内的事解决了吗”韩院长反问道,之前约定过,一旦国内的事情解决完毕,就立马回美国陪arthur。 “没有,越来越复杂,已经远远偏离计划。”一说起国内的事情,nero就愁容满布。 “据我所知,你现在的能力足够给他当面一击,为什么迟迟不动手”韩院长十分不解,明明很容易解决的事情,为什么一拖再拖。 “如果只是让他企业倒闭,这太简单,或者要他的命也很简单,但这都不是我要的。”nero眼里迸射出仇恨的光芒。 “我要他尝尝我的痛苦,我要他生不如死。”nero早就计划好了一切,他不会让那个人好过的。 韩院长有些诧异的看向nero,他不知道该支持nero这个疯狂的计划,还是规劝nero,原本那个人就很无辜,为什么要让那人为上一辈的恩怨买账。 “你是不是觉得我疯呢”nero大笑着问道,他的确疯了,早在莫颜死后他就疯了,他要拉那群人一起下地狱。 “我只希望以后你别后悔。”韩院长一双眼好似洞察了一切,对于nero的偏执,他又怎么会不了解。 “叩叩叩”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nero整理整理了衣领,他嘴角勾起一贯的笑。 他知道这个时候一定是arthur来了。 “请进。”韩院长礼貌的说道。 门被推开了,nero看见arthur带着一脸欣喜的站在门外,好一会子也没见他挪动步子。 nero见状便开口催促道:“arthur快进来。” “爸爸,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arthur没有打算直接进去,有些话他不得不说。 nero见arthur如此严肃,便只好收敛脸上的笑意,也跟着严肃起来。 微微颔首,nero答应了arthur的请求。 “你到底打算让我一个人待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没有nero在身边,arthur觉得做什么都没有意思。 “很快了,明年我会回来,再也不丢下你。”nero这一句不仅是说给arthur听的,更是说给自己听的,他一定要尽快处理好国内的事情。 arthur不大相信的看向nero,一直说很快,但是这么久过去了,他依旧是一个人在这里。 “你真的没有骗我”arthur怀疑的问道。 “我怎么会骗你,我一直告诉你,明年我会处理好一切,难道你忘呢”nero以前没有发现arthur粘着他,直到现在他才真实的感受到arthur对他的黏糊。就像其他小朋友一样,想要赖在爸爸身边,一直以来他把arthur想的过于坚强。 arthur半信半疑的看向nero,半响他才问出第二个问题,“你把nionica一夜蒸发。 “担心nica”nero板着脸反问道。 “没有她在身边,感觉少了点什么。”arthur坦然的说出心里话。 “放心,要不了多久,nionica已经在arthur心里占据一席位置,看来arthur果然是外冷内热的小家伙。 “你的敌人到底是谁”arthur问出酝酿在心里很久的问题。 “这个我拒绝回答。”nero断然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arthur直视着nero,他试图从nero的眼里看出些什么,然而nero深不可测的眼神不泄露任何秘密。 “报仇真的那么重要吗”arthur颇为痛苦的问道,以他的聪明才智,已经渐渐地猜到了一些。 nero没有再多说什么,午夜梦回的时候,他也曾问过自己,“报仇真的那么重要吗”直到现在他还无法给出答案,他人生的意义只剩下报仇,如果停止报复,那么他将失去唯一活着的信念。 “那么这次回国,可不可以带上我一起”arthur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圣诞节快到了,他不想一个人留在国外过节。 “好。”nero不忍拒绝arthur,他看出arthur眼里的渴求。 得到nero肯定的答复后,arthur一扫之前的阴霾,心情立马好转。 “你的问题都问完呢”nero一脸严肃的问道。 “嗯。”arthur和颜悦色的回道。 “那么现在是不是该我提问呢”nero也有问题要问问arthur。 闻言,arthur微微皱眉,不知道nero要问他什么,难道最近出格的行为已经被韩院长一字不漏的告诉了爸爸 “为什么要在冰天雪地里登崖”nero严肃的说道,对于arthur这种危险行径大为恼火。 arthur沉默了,只听见nero继续恼怒的说着,“难道你一点危险意识都没有”nero很害怕arthur出事,他已经分不清是害怕arthur出意外破坏计划,还是真正从心底担心arthur的安危。 “日复一日在疗养院的生活很无聊,我需要找一些刺激的事来做。”arthur淡然的回道,他的确厌倦了疗养院的生活,在疗养院的人有一种等死的感觉。 “你过来。”nero怒气冲冲的吼道。 arthur不卑不亢的走了过去,他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 韩院长担忧的看向arthur,用眼神示意白燃,要白燃也一并跟着,如果nero打算使用暴力,让白燃阻拦下。 “白燃你退下。”arthur对一旁护主的白燃说道。 他不需要任何保护,无论nero怎么对待他,他都愿意接受。 arthur直直的站在nero面前,他等待着nero的惩罚。 好一会子,nero才抬起手,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屏住了呼吸,nero要动粗了。 大掌温柔的落在arthur的头上,nero疼惜的说道:“你做这些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会担心” 韩院长和白燃心里长长地吁了口气,这父子俩真会折腾人,让人七上八下的。 “你还会担心我吗”arthur紧咬着下唇,眼里的情绪深深刺痛了nero。 他如同一个被抛弃的小动物,一脸戒备的看着nero,他已经开始不信任nero了。 “我这个被你遗忘在美国的孩子。”arthur心里有着深深的恐惧,他害怕被抛弃,他以为nero已经不要他了。 “瞎想什么。”nero揉了揉arthur的头发,“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怎么会遗忘你。”原来arthur有这样任性的一面。 “之前你对我保证的话全是骗人的,说好每个月都会来看我,但你常常会忘了。好不容易盼到你,你又开始忙东忙西,根本不在乎我的感受,我只想和你安静的待上几天,但一次都没有。”arthur不满的抱怨着,nero的生活中充满了工作,几乎没有多余的时间挤给他,arthur想要得到更多nero的关注,但无从下手从来都是徒劳无功。 “抱歉。”nero十分歉意的说道,他真的不了解arthur,原来arthur的内心如此敏感脆弱。 nero弯下身子,他一把将arthur抱在怀里,“以后我一定会注意,不会再让你这样没有安全感。”养孩子真的不是一个轻松活。 他甚至在心里打算修改原计划,或许将arthur放在a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毕竟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此刻a城,苏熙尚在睡梦中,她蜷缩着身体,表情痛苦的趴在年司曜床前。 “不要。”苏熙在睡梦中喊道。 不大的一声,惊醒了已经沉睡很久的年司曜。 年司曜艰难的睁开眼睛,首先落入眼帘的是苏熙的脸,他望向四周苍白的一片,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现在是在医院。 “熙熙。”年司曜本能的唤着。 “嗯”苏熙处于半梦半醒状态。 苏熙看上去十分疲倦,年司曜想了想,没有再说话,他希望苏熙可以多睡一会。 睡了太久的年司曜全身无力,脑袋昏昏沉沉,整个人一点精神都没有。 年司曜默默地注视着苏熙,只见她眉头紧皱,看来是做噩梦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熙悠悠转醒,她刚睁开眼就看见年司曜直勾勾的看着她。 “司曜。”带着没睡醒的鼻音。 “熙熙。”年司曜沙哑着声音。 “你渴不渴”苏熙一股脑坐了起来。 年司曜艰难的点点头,他的确快要渴死了,嘴唇都有些干裂。 苏熙赶忙去倒热水,还没有彻底从梦靥中醒来,就迅速投入到忙碌中。 她关切的询问着年司曜的身体状况,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年司曜嘴角带着笑意,看着苏熙为他忙上忙下,已经好久没有体会到这种被照顾的感觉。 年司曜养了许久的头发,也因为车祸直接剃光了,额头上用绷带绑得紧紧的。身上倒是看不出太明显的外伤,不过据说内伤很重,脾脏出血,好不容易才止住。 余琴醒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苏熙在耐心的喂年司曜吃粥,她欣慰的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