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被冷落的傅越泽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三十三章 被冷落的傅越泽

忙完一切后刚歇下来,苏熙就想起了之前与傅越泽说的话,她现在应该去报个平安。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尽管傅越泽一直躺在床上行动不便,但并不代表他不了解苏熙那边的情况,在苏熙来报平安之前,他就已经知道那边大致的消息。 所以当苏熙告诉傅越泽,年司曜已经度过危险期现在并无大碍时,傅越泽并不惊讶。 峰回路转,傅越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原以为苏熙和年司曜明天能顺顺利利的办理离婚。没想到关键时刻来这么一出,现在提离婚的事情,肯定不现实。 经过这样的事情,苏熙早就将离婚的事情抛到了爪哇国,她现在满心想的就是年司曜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晚上轩轩就留在医院陪爸爸,妈妈要去年叔叔那里。”苏熙对苏梓轩嘱咐道。 虽然担心年星辰一个人在家,大概会哭闹不睡,但刚经过暴风雨洗礼的城市,此时出行危险系数依旧比较高,她不能让苏梓轩冒险。 “妈妈,那星辰呢”苏梓轩担忧的问道,虽然很喜欢陪在爸爸身边,但妹妹他也不能弃之不管。 “没事,我会打电话回去,家里还有其他人,他们会照顾好星辰。” 傅越泽有些失落的看向苏熙,这种时候他不应该强留苏熙,但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一想到等会苏熙就抛下他去照顾年司曜,他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当苏熙交代完一切后,她这才看向傅越泽,被冷落许久的傅越泽,看上去情绪不太好。 “晚上记得要按时吃药。”苏熙边说着边走向傅越泽。 “被子要盖好,你现在的身体已经不像以前”苏熙念叨着一些琐事。 换做其他人,傅越泽肯定一个字都听不进去,可是苏熙不同。他不仅听的特认真,心里还暖暖的,感受到苏熙对他无微不至的关怀。 “那我走了。”苏熙有些艰难的说出这一句,她也很舍不得傅越泽,但年司曜那边更需要她。 “亲我一下,我就放你走。”傅越泽一把拉住了苏熙的胳膊,小声的在苏熙耳边说道。 苏梓轩在一旁当做自己是透明人,但苏熙可没办法忽视苏梓轩的存在,她羞涩的看向苏梓轩的方向,在孩子面前不能这般不庄重。 见苏熙放不开,傅越泽立马用眼神示意苏梓轩,得到傅越泽的指令后,苏梓轩选择尿遁。 “爸妈,我去上厕所。”苏梓轩在这一方面已经深谙其道。 苏熙一脸尴尬的看向苏梓轩离去的方向,傅越泽嘴角随之露出坏坏的笑。 “孩子都走了,这下总可以亲我一下。”傅越泽继续要求着,怎么也要为自己争取点福利。 见傅越泽拿出耍无赖的架势,苏熙无可奈何,只好迅速的在傅越泽脸上轻啄了一下。 “这样行了吧”苏熙无奈的口吻,让傅越泽笑的愈发灿烂。 傅越泽摇头,“不行,我完全没有感觉到,再来一次。”傅越泽继续耍赖。 “傅越泽。”苏熙有些恼羞成怒的喊道。 一次不够,竟然还要再来一次,简直可耻。 “亲我一下,我就放你走。”傅越泽一点自觉性都没有,继续讨要着他的福利。 “快放手,等会轩轩就该回来了。”苏熙试图挣脱傅越泽的束缚,但尽管傅越泽身体虚弱,力气却依旧不小,任由她怎么挣扎都无法脱身。 “亲我,我就放了你。”翻来覆去,傅越泽就那么一句话。 “吧唧”一下,苏熙狠狠地亲在傅越泽脸上,这个耍无赖的厚脸皮。 傅越泽这才满意的放开了苏熙,笑的如同偷了腥的猫。 在傅越泽恋恋不舍的眼神中,苏熙施施然离去。 “天冷,晚上照顾好自己。”傅越泽嘱咐着苏熙,原本苏熙自己的身体就不太好,现在还经受接二连三的打击,傅越泽深深的为苏熙担心。 “你也要照顾好自己。”苏熙有些不舍的转过身。 拉开门,苏梓轩就在门外,对于这个小鬼灵精,苏熙只能叹息的摇摇头。 “妈妈。”苏梓轩尴尬的笑了笑,爸妈在房内亲热,而他则在外面放哨。 “快点进去,外面冷。”苏熙拍了拍苏梓轩小脑袋瓜。 今天发生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场梦,苏熙迷迷糊糊的来到年司曜的病房,看着年司曜面无血色的躺在床上,苏熙心中一阵抽痛。 门外忽地响起了敲门声,“进来。”苏熙不咸不淡的说道。 等看清来人,苏熙惊诧的睁大眼,没想到会是余琴。 “妈,你怎么来呢”余琴的身体此刻应该还很虚弱,她怎么就自己过来了。 “我放心不下司曜。”余琴睁开眼的时候,看见自己躺在医院的床上,她整个就慌了,不知道年司曜在哪 好不容易打听到年司曜就在她隔壁,她怎么能继续躺在床上,尽管身子还有些虚,但她依旧强撑着来到年司曜房间。 “您自己身体还虚着,怎么就过来了。”苏熙小小的抱怨了句。 “我没事,司曜醒了没”余琴见年司曜睡得沉,也不知道他有没有醒来过。 苏熙摇了摇头,她一直在年司曜身旁,年司曜一直处于沉睡状态。 “可能是麻药的药性太强。”苏熙宽慰着余琴。 “噢。”余琴似信非信的点点头。 “妈,我扶您到回去躺着。”苏熙见余琴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实在不忍她继续强撑着。 “不,我哪也不去,我就要陪在司曜旁边。”余琴固执的说道。 “那要不,您到这里躺一下。”苏熙指着年司曜隔壁的床位,那个原本是给病人家属睡的床,现在刚好让余琴躺在上面。 “不,不用。”余琴固执的坚持着,她不想躺下,躺下就没办法将年司曜细微的变化看在眼里。 “妈,您再这样下去,司曜还没醒,您就先倒下了。”苏熙有些严厉的说道。 余琴见拗不过苏熙,便依照苏熙说的,在一旁的床上躺了下来。苏熙心想,这下子母子都在同一个病房了,这样也好,可以方便同时照料。 这一晚很长,前半夜苏熙一直没有彻底睡着,儿时的某些记忆悄然苏醒。 梦境渐渐来袭,后半夜苏熙抵挡不住瞌睡虫的诱惑,悄然的进入了梦乡。 与此同时,美国西部已经冰天雪地,一大一小的身影出现在雪地里。 “小少爷,你悠着点,阿燃要跑断腿了。”白燃哭丧着一张娃娃脸,被迫不断加快速度。 “无能。”arthur停住了身子,回头冷冷的从嘴里吐出两个字。 最近arthur情绪不好,许久不见nica,让他有些焦躁,对待身边的人自然也没什么好脸色。 “小少爷,你笑一笑,阿燃连天上的太阳也给你摘下来。”白燃赶紧讨好arthur。 “呵呵。”arthur冷笑了两声。 “白燃,天上有几个太阳”arthur放柔了声音问道。 “一个。”白燃一脸担忧的回道。 “上个月,你也说要为我摘下天上的太阳,还有上上个月。”arthur轻蔑的笑着。 “小少爷。”白燃苦恼的喊道,现在的孩子还真难哄。 “下次你还是换星星,天上就一个月亮一个太阳,但是星星不计其数。”arthur指着天空说道。 “小少爷,你这样一点也不可爱。”自己家的小少爷和别人家的孩子怎么差别那么大,nica走了,也一并带走了arthur身上仅剩的一点童真。 “可爱留给你就好了。”arthur温柔一笑,不动声色的说着,让不远处的白燃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免得你一无是处。”arthur缓缓的说完下一句,温柔的补刀。 “arthur。”白燃因为arthur的话,气的直呼其名。 “嗯再说一次。”arthur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一张脸快要将白燃冻死。 “小少爷,我饿了。”白燃立马挤出谄媚的笑。 “那你去吃,别来打扰我。”arthur不耐烦的说道。 nica走后,疗养院变得愈发的枯燥,只要有时间arthur就会溜出来。为了以防万一,韩院长不得不派白燃贴身保护arthur,以至于arthur现在一看到白燃那张脸就烦躁。 “小少爷,吃饭时间到了,该和我回去了。”白燃好心的劝着,谁让他摊上了这个差事。 “要回去你自己回去。”arthur快要烦死白燃了。 “这大雪天你要去哪”白燃不知道这一次arthur又会想出什么花样。 “前面有一个陡峭的山崖,据说崖下有不少枉死的生灵,我想去看看。”arthur一本正经的说道。 “小少爷,你又吓我。”白燃快要被arthur折磨死了,arthur脑子里一天一个想法,还特别喜欢去做那些危险的事情,再这样下去他都要被小少爷吓出心脏病来。 “你如果不敢就别跟着过来。”arthur嘴上刺激着白燃,脚上也不放慢速度。 片刻功夫,arthur就来到了陡峭的山崖前,白燃十分头疼arthur的攀爬精神,这一段时间arthur几乎将旁边大大小小的山都爬了一个遍,登山的感觉有那么好吗 arthur淡淡的瞥了眼陡崖,有一条道直通崖顶,只是那山道极窄,刚够放下一只脚。 “小少爷,崖上一片荒凉,你要去崖顶做甚”白燃到现在都不清楚,怎么就跟着arthur到这来了。 “见山踏山,见崖上崖。”arthur说话间就迈开了第一步。 白燃因为arthur的动作立马抓住了他,这时白燃耳边响起arthur的声音。 “放开,没胆子就别跟来。”arthur丢下轻飘飘的一句,他偏要去崖顶。 “小少爷,这太危险,我们还是快点回去。”白燃看出了arthur的打算,赶紧阻止。 “我哪也不去。”arthur固执的很。 “等放晴了我们再来,这样的天气登崖的路很滑,容易发生意外。”白燃小心劝说着arthur,有的地方都结冰了,等会子一个手滑脚滑,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我就要现在。”arthur试图迈开第一步,但胳膊被白燃紧紧地抓着,他无法往前走一步。 僵持不下的白燃赶紧拨通了韩院长的号码,“韩,小少爷要在这样的天气里爬陡崖。”白燃焦急的说着,还没见过这么不怕死的。 一旁的nero已经按耐不住,他一把夺过电话,对着电话那头吼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就算是直接敲晕,必须马上将arthur带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