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不准玩手机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三十章 不准玩手机

北苑别墅,大厅传来争吵声,artes激烈的与陆骏争执着,artes气急败坏的砸碎陆骏递过来的杯子。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走开,我不想看到你。”artes恼怒的说道。 “如果不想吃东西,那么至少喝点水。”陆骏好脾气的安抚着。 “我要去医院,我要去看泽。”自从在电视上看到傅越泽受伤的消息,她就没有一刻安静,吵着闹着要去医院见傅越泽。 “抱歉,总裁已经特别嘱咐过,他并不想见到你。”陆骏残酷的说出事实。 artes颓败的瘫软在地上,她不可置信的看向陆骏,她不信傅越泽会这般绝情。 “为什么我不信。”artes拼命的摇头,泪顺着脸颊流下。 此刻傅越泽正眉头紧皱的看向手机中的新闻,他受伤的事情被媒体大肆渲染,之前已经狠狠警告过这群胆大妄为的媒体人,如今竟敢又再次挑战他的底线。 到底是谁在背后作怪 “看什么呢这么认真。”近处传来苏熙的声音。 傅越泽收起满腔愤怒,挤出一个笑来,一脸柔和的看向苏熙。 “早。”眼中的怒气一扫而空。 “不准玩手机。”苏熙一脸严肃的看向傅越泽手中的手机,身体才好一点又开始碰手机,公事有那么重要嘛,傅越泽这个操劳命。 傅越泽淡定自若的将手机递给苏熙,微微勾唇,笑容爬上了眉眼,“那么我主动上交,还望组织从轻发落。” 苏熙眯着眼,有些戒备的看向傅越泽,什么时候他变得这么听话,其中一定有诈。 “我数三个数,如果组织再不拿走手机,那就当做你已经宽恕我这种行为。”傅越泽嘴角的笑意变得狡诈起来,他自然在背后藏一手。 满腹疑惑的看向傅越泽,苏熙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傅越泽自顾自的倒计时,“三。” “喂”苏熙想要说这不公平,她可没答应。 “二。” “拿来。”已经没有时间争论了,还是出手比较好。 “一。” 苏熙的手恰好触碰到手机的边角,她被迫与傅越泽对视,“你耍赖。” “手机还在我手上,看来组织已经准许我玩手机。”傅越泽置若罔闻的说道,可惜苏熙反应慢了一秒。 冷冷的看向傅越泽,苏熙有种咬死傅越泽的冲动,这人也忒无赖了。 “谁答应你了。”苏熙“垂死挣扎”。 “默认这个词想必你并不陌生。”傅越泽一脸得意的说着,“如果你不答应,可以在我喊倒计时就拒绝,为什么秋后算账呢这样说来,耍赖皮的可是你。”彻底将苏熙饶了进去。 “别和我绕来绕去,我说不过你。”苏熙一脸不满地看向傅越泽,瞧他能得瑟到什么时候,“总之我要没收你的手机。” “拒绝,出尔反尔可不好。”傅越泽一脸轻松的回击。 “你拿来。”按照先礼后兵的中国传统,这个时候苏熙要动用武力了。 只见苏熙逼近傅越泽,弯下腰,带着狩猎的眼神狠狠地逼视傅越泽。近了,傅越泽甚至能感受到苏熙呼出的气体以及她身上独有的芬芳。 在靠近傅越泽一分米的距离,苏熙停下了动作,她甚至能感受到傅越泽忽然变快的心跳,那种有力的跳动,让苏熙的心跳也随之乱了节奏。 “乖乖交出来。”苏熙朱唇轻启。 美色在前,如何不被诱惑 傅越泽不甘心的将手机递给了苏熙,他不得不承认,美色第一,其他的都不重要。 苏熙满意的笑了,接过手机准备立起身,她细微的动作在傅越泽的眼里放大。 “拿了手机就走,这样恐怕不好。”傅越泽一把搂住苏熙,美色在前,难道不应该占点便宜。 “你这样似乎更不好。”苏熙对突然的近距离亲密,有些不适应。 “所以你打算朝我胸口来一击吗”傅越泽调笑的说道。 经历了这次事件后,傅越泽整个人也有了一定的改变,他变得特别喜欢语言挑逗苏熙。 苏熙用一种“你很无聊”的眼神上下看了看傅越泽,“放开,等会医生要来查房。”不得不提醒傅越泽正经一点。 “放心,他们来之前会敲门。”傅越泽自信满满地说道。 发丝随着苏熙的动作,落在傅越泽的脸上,酥麻的触感,淡香袭人,他喜欢这种温柔的缠绵。 在苏熙脖颈处,傅越泽闻到阳光的味道,那是温暖的感觉,就算在寒冬,依旧暖入心。 “让我好好抱抱你。”傅越泽低醇的声音像是一种咒语,让苏熙停止了动作,或许她并不想拒绝这来之不易的缠绵。 被窝里传来急促的震动声,好不容易争取的温存,就被手机残忍打断。苏熙见傅越泽根本不打算接电话,便只好出言提醒他。 “你电话响了。”这时苏熙才猛然想起,原来傅越泽手上不止一个手机。 “嘘我们什么都没听到。”傅越泽才不想腾出手去接电话,他的手已经黏在苏熙身上。 对于傅越泽这种小孩子的行径,苏熙无奈的对着空气惆怅,总觉得她和傅越泽复合的太迅速了。 而现在傅越泽极其得寸进尺,这家伙明显是给三分颜色就开染房的那类人。 “叩叩叩。”外面传来敲门声,显然已经到了医生查房时间。 傅越泽眼神不善的看向那扇紧闭的门,苏熙已经在推搡他,或许倒霉就是这种滋味。 “放开。”苏熙小声的说道,她已经接近恼羞成怒的边缘。 门外医生更是配合的发出声音,“傅先生,请问我现在可以进来吗”他已经敲的不耐烦了。 看出苏熙眼里警告的意味,傅越泽不甘心的放开苏熙,他有理由相信不放开苏熙会死的很惨。 “进来。”傅越泽没好气的回道。 医生满面春风就进来了,知道傅越泽是大人物,自然堆起笑好生伺候着。 一道凌厉的视线直接射向医生,几欲要将他千刀万剐,打扰傅越泽好事的人没几个有好下场。 医生不解的看向傅越泽,总觉得傅越泽的眼神有些怪异,看得他心慌慌。 “傅先生,我来为您抽血。”医生毕恭毕敬的说道。 苏熙同情的看向一脸茫然的医生,心里为他祈祷,不过上帝貌似并没有听到苏熙的祈祷,只听见傅越泽冷冰冰的声音夹杂着冰渣子朝着医生袭去。 “不用。”最近医生时不时就来抽傅越泽的血,这件事上苏熙也颇有微词。傅越泽的身体本就一落千丈,还一直抽血,这些被抽走的血要时候才能补回来。 “例行公事,病人怎么可以拒绝医生”,医生还在纠结,傅越泽他狠狠打击了医生那颗脆弱的自尊心。 “这个”医生试图做最后的“争取”。 傅越泽已经不耐烦了,他不客气的说道:“今天我不想抽血,你走吧”巴不得快一点将医生赶走,不要再来妨碍他的好事。 医生求救的看向苏熙,苏熙脸上露出犹豫之色,她想着某些时候医生的话也不全是对的。 “一天不抽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吧”苏熙选择站在傅越泽这边。 傅越泽不无得意的看向医生,他只想眼前这个医生快点消失。 “那好吧傅先生。”医生悻悻然离去。 微挑眉峰,傅越泽有些意外的看向苏熙,什么时候她也学会帮着他说话了。 “我觉得没必要天天抽血。”苏熙一本正经的解释道,这一句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不过你别想明天出院,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你哪里也不准去。”苏熙信誓旦旦的说着,控诉傅越泽这种背后搞小动作的行为。 傅越泽疑惑的看向苏熙,苏熙怎么会知道他要出院的事情,不过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倒是苏熙谴责的眼神让他避无可避。 这个时候,只好咬紧牙关死活不承认了。 随后傅越泽收敛脸上的情绪,他一脸坦然的看向苏熙,“这中间恐怕有些误会,我明天并没有打算出院。” 坦荡荡的口气,好似苏熙在捕风捉影。 “昨天陆骏来探望你,做了不少小动作。”苏熙一副“别以为我不知道”的姿态,尽管傅越泽有颠倒是非的口才,但甭想在她这里瞒混过关。 正在此时,手机又再次发出震动声,不大不小的声音,让两个人都为之一顿。 “快接电话吧”苏熙指着手机说道。 傅越泽不耐烦的看向手机上显示的号码,原来是陆骏,好好地他怎么打电话过来呢 尽管万分不情愿,但傅越泽还是接通了电话,一般来说陆骏不会轻易打扰他,来电一定是有事。 “有什么事”傅越泽语气不佳的问道。 “总裁,artes不见了,估计是去找你了。”陆骏担忧的回道,都怪他没看紧artes。 “嗯。”傅越泽淡漠的说出一个字。 一切尽在他的预料之中,artes出走这件事,表面上看的确不是什么好事,但或许会为他解除一些疑惑。 陆骏听到傅越泽漫不经心的回答,心中更是疑惑丛生,傅越泽的反应未免太过镇定。 “我早知道你看不住她。”傅越泽满不在乎的说道,因为他早就有另一手准备。 陆骏发觉发现自己被傅越泽鄙夷了,尽管心中有点小小的失落,不过傅越泽说的倒是没错,他对artes手软了。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陆骏猜测傅越泽已经有了完美的部署。 “做好你的本职,其他的不用管,她一定会回去的,或许你会有将功赎过的机会。”傅越泽并没有直接对陆骏说清楚,只是隐隐约约透露出一丝丝信息。 苏熙听到傅越泽两次说到她,也不知道到底是说女人还是男人,如果是女人,那一定是artes。一想到这,她就有些不爽,artes始终是她心中的一根刺,如鲠在喉。 傅越泽注意到苏熙的脸色几经变化,敏感的苏熙貌似已经注意到什么了。 他赶忙结束通话,最后只是淡淡的说了句,“顺其自然,静观其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