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以后让我照顾你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二十九章 以后让我照顾你

年司曜轻抚着苏熙的秀发,还是熟悉的味道,却多了几丝泪水的苦涩。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efefd “熙熙,这件事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年司曜说到这又顿住了,他不能在苏熙最脆弱的时候,说出事实的真相,那样苏熙会崩溃的。 “不关你的事,是那群绑匪的错,我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的。”苏熙打定主意,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对了。”苏熙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她焦急的问道:“星辰呢星辰在哪”她生怕年星辰再出意外。 “我把她放在了医生值班室,她太累了,需要休息。”折腾了这么一下,让年星辰陪着他受罪,他要恨死自己了。 年星辰还小,尽管他已经用了最温和的谎言安抚年星辰,但不代表不会在年星辰小小的心里留下阴影。 “那就好,那就”苏熙还没说完,就径直晕了过去。 “医生,医生。”年司曜大喊起来。 夜里,苏熙从病床上醒来,她慌张的看向四周,年司曜趴在她的病榻上沉沉睡去。 她痛苦的捂着脑袋,原以为之前发生的一切是一场梦,只要她醒来一切就恢复到以前的样子,没想到所谓梦里发生的一切,竟然是活生生的现实。 “你醒了。”年司曜关切的问道。 嘴唇干涩,嘴里有一股腥甜的味道,苏熙难受的皱了皱鼻子。 “我睡了多久”四周静的直让她抓狂。 “个小时。” “傅越泽呢”苏熙焦急的问道。 “他在无菌室,暂时还不能探望。”年司曜耐心的回道。 “那星辰和轩轩呢”苏熙想起她的一双儿女。 “轩轩陪着星辰在年宅。”年司曜一一作答。 “那你为什么不在年宅,让两个孩子在家多危险。”苏熙担心的说道,一时间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刚说完,她就后悔了,她歉意的看向年司曜,“司曜,不好意思,我太焦躁了。” 年司曜露出安抚的笑,“没事,不要太过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所有的不好,都是因为他,只要他走了,一切都会好起来。 “医生后来有没有再说什么”苏熙还是放心不下傅越泽,她甚至都不知道傅越泽现在到底是何种模样。 “医生说让傅越泽在医院多待段时间,他的身体需要随时抽检。”年司曜如实相告。 “是不是很严重”苏熙紧张兮兮的拉着年司曜的衣袖。 “放心,没有多严重,多调养调养就会好。只是以后不能操劳,更不能做重活。”年司曜心中满是愧疚,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哦,那我要好好照顾他。”苏熙本能的说道。 “嗯。”经此一役后,年司曜彻底决定放手,他已经没有资格喜欢苏熙了。 “你自己也要好好照顾身体,医生说你有点低血糖,身体营养跟不上。”年司曜担忧的说道,全都是病怏怏的,让他怎么安心离去。 可他在a城已经没有必要再继续待下去,现在只要一看到傅越泽,或者一提到傅越泽,他都满心愧疚。 “司曜哥,你回年宅吧在卧室里有我画的人像,你尽快送到警察局,我怕晚了他们就逃了。”苏熙还记惦着报仇的事情。 年司曜沉重的点点头,因为他的一时兴起,拖累了太多人,他要怎么去善后,要怎么去赎罪。 “司曜哥,一定要抓到他们,傅越泽不能平白受罪。”苏熙坚定的抓着年司曜的衣袖,她眼里的仇恨是那般明显。 如果她知道这一切的幕后指使者是他,她是不是也会这般仇恨他 突然年司曜就没了勇气,他没有办法亲口承认是他指使黑道对付傅越泽。 “好。”年司曜点点头,这一句回的特别没底气。 回到年宅,年司曜首先通知了齐燃,让他尽快将手下转移出国,之后才拿着苏熙的画像去警察局报案。 “兄弟呀这下玩大发了,你咋不告诉哥哥,你老婆素描一流。”齐燃一下子折损了五名大将,心里能不怄火么 “你让他们在外面躲一两年,所有的费用和补偿我来出。”年司曜平静的说道,他很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他是在掩盖一切,试图掩盖自己的罪恶。 “钱不是问题,哎,罢了,你好自为之。”齐燃无奈的叹气,他还没有这么窝囊过。 以往与年司曜合作无不是杀伐果断,再反观年司曜现在的处理态度,分明就是牺牲他的兄弟,一点不见当年狠绝的手段。 一时间,年司曜得罪了所有人,他从未如此失落过。 傅越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苏熙在无菌室外,痴痴的望向傅越泽。 她看见傅越泽苍白着一张脸,以往干净利落的他,如今动作都变得迟钝起来。 “泽。”苏熙痛苦的喊道。 傅越泽转脸看向苏熙,苏熙慌忙的离开,她没有脸见傅越泽。 “咳咳”身后传来傅越泽的咳嗽声。 苏熙心中一紧,伤在傅越泽身上,痛在她心里,如今她总算明白了“感同身受”这个词。 长长的青丝垂落在苏熙的身后,傅越泽出神的看向苏熙的背影,不知道苏熙为什么躲着他。 以后的日子里,苏熙不时的出现在无菌室外,每每当傅越泽的眼神看向她时,她又立马慌乱逃走。 直到第四天,医生准许他人进无菌室探望傅越泽,苏熙才怯懦的走了进去。她有愧于傅越泽,她心思混乱,一时不敢来见傅越泽,一时又渴望早点见到傅越泽。 “熙熙。”傅越泽的声音有些沙哑。 “泽。”贝齿紧咬下唇,苏熙不敢直视傅越泽的眼睛。 听到苏熙亲密的称呼,傅越泽开怀的笑了,他曾想过无数种苏熙如此唤他的场景,独独没有想到是在医院病榻前。 “对不起,都怪我。”苏熙歉意的说着,她心疼傅越泽身上的每一个伤口,那些伤同样伤在她心上。 “傻瓜。”傅越泽宠溺的说道,“皮外伤不妨事。”他知道苏熙在为他身上的伤自责。 “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受伤。”是啊,不是她,就不会害得傅越泽住院,就不会让他旧伤复发。 “不要自责,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傅越泽微微扯动嘴角,露出一个艰难的笑。 目前他稍稍动作大一点,都扯着胸口生生的痛,就连笑都变成了一种负担。 笑意在傅越泽的脸上一波一波荡开,他用暖暖的笑宽慰苏熙,苏熙是一个爱钻牛角尖的人,他不想苏熙困在愧疚里。 更何况他不希望此时此刻的亲密,是她出自于对他的愧疚,他只要苏熙的爱,其他一概不要。 白色的病号服裹在傅越泽身上,显得尤为不搭,他苍白的脸色那般不真实。 “那你告诉我,你之前在美国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受伤”苏熙眉峰紧蹙,她直视傅越泽的眼睛。 傅越泽身上经历了那么多事情,而她却一无所知,只是一味的心安理得的接受傅越泽的好。 “出了点意外,胸口受了点伤,并没有什么大事,我觉得没有说的必要。”傅越泽选择继续隐瞒,美国的事他不想再提。 如果不是那次事件,他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幅虚弱模样。 不过经历这次绑架事件后,傅越泽心里多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有人在背后暗暗对付他。 在美国时,不可能无缘无故被一群狂徒暴打,更不会被扔到那样的险地,他和那群人无冤无仇,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整他。 而这一次拿赎金去赎年司曜,却遭到了绑匪的群殴,更奇怪的是那群绑匪竟然对赎金并没有多大兴趣,如此想来,多么的不可思议。 难道这一切是有人在背后暗暗操作,有人在布一个大局 两次他都顺利脱险,说明对方并不想致他死地,那么对方到底有什么阴谋为了折磨他 这几天傅越泽躺在病床上思来想去,最终他觉得一切事件的突破点在artes身上。如果当初在美国发生的事情真的是一场预谋,那么artes很有可能是合谋。 目前敌在暗他在明,他必须尽快恢复,不然怎么有能力保护苏熙以及她的孩子。 想到孩子,傅越泽又想起了苏梓宸,几乎将整个a城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宸宸,这更加证实有人特意隐藏宸宸的行踪。 到底是谁,这些阴谋背后主使者是不是同一个人 “你到底还要隐瞒我多久,医生说你胸口的那一道伤,差一点致命。”苏熙痛苦的吼道,傅越泽到底有多不爱惜身体。 “医生夸大其词,皮外伤而已。”傅越泽淡淡的回道,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此刻苏熙多想投到傅越泽怀中,但理智告诉她“不可以”,傅越泽胸口的伤还没有好。 “我可抱抱你吗”傅越泽伸出手,好像做了一场很长的梦,他现在只想揽苏熙入怀。 “会碰到你伤口。”苏熙小声的说道。 “过来。”难得见到苏熙小女人的姿态。 苏熙缓缓的移到傅越泽身边,她面露犹豫,傅越泽一把将苏熙拉到怀中。 “别担心,我是打不倒的铁人。”终于抱到苏熙了,这种感觉叫做满足。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身体有伤”苏熙还在纠结傅越泽不实诚的事情。 “你可没问我”傅越泽赶紧钻空子。 苏熙恼怒的看向傅越泽,这个嘴硬的男人。 “我之前特意找过你两次,要陪你去医院检查,还记得吗”苏熙打算秋后算账。 傅越泽茫然的摇头,佯装一点印象也没有。 窝在傅越泽怀里,苏熙小心避开他的伤口,她闷闷的说道:“傅越泽,以后不准你死撑。你只是一个平凡人,不是铁人,你累了也需要休息,你受伤了也需要休养,你也需要我的照顾。”苏熙一字一顿的说道,最后一句更像是一种宣告。 “是,我需要你的照顾。”傅越泽嘴角高高扬起,笑的像是一只偷腥的猫。 他愿意将一生交到苏熙手上,他愿意被苏熙照顾一生。 “现在你是病患,以后让我照顾你,你的健康我全权负责。”苏熙霸道的宣告着。 谢谢你无怨无悔对我的付出,以后,由我来照顾你,傅越泽,我会好好补偿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