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遭遇绑架事件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二十六章 遭遇绑架事件

户外的景色不错,不过也不免荒无人烟,这是年司曜和苏熙小时候爱来的地方。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司曜,你看那边的小溪还在。”苏熙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这么多年小小的河溪竟然还没有干枯。 小时候他们曾经在这里尝过溪水,从山间流下来的溪水,甜滋滋。 年司曜的心情被苏熙感染,笑意始终挂在嘴角。 在苏熙看不见的角度,年司曜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这是一处有山有水的好地方,“空山新雨后”,吸入的每一口空气都清新无比。 今天的云彩格外洁净,雨洗过的天空透着崭新的味道,微风习习,并不是很冷。 一向干燥寒冷的a城难得有这样的好天气。年司曜穿的十分单薄,一件厚西服加上白色棉质衬衫,底下是单薄的西装裤,脚踝整个暴露在空气中。 反观苏熙这边,她将自己裹得严实,要比年司曜穿的暖和太多。 而年星辰更是被裹得喜庆,小袄子加身,显得她更肉了。估计身上的衣服都十来斤重,也难为年司曜一直抱着。 “爸爸,你看那边有人。”年星辰突然发出清脆的声音。 来了 年司曜眉头一皱,现在已经不允许他反悔了。 闻声,苏熙也看了过去,一群人,这般静谧的场所,怎么会突然出现一群人。 很快那群人就近了,他们停在不远处拿眼打量着年司曜,更有一两个胆大的肆无忌惮的看着苏熙。 这引来了年司曜的反感,年星辰被眼前一群凶神恶煞的男人吓到了,她将头埋在年司曜的怀里,好怕怕。 “哟这不是年总。”为首的那一个粗犷的说道。 年司曜戒备的看向他们,“你们是什么人”他边说着边将苏熙护在身后。 “年总贵人多忘事,上次你把我们大哥弄到监狱里的事,不知道还有没有印象”为首的男人阴狠的笑着,脸上的刀疤触目惊心,愈发的凶恶了。 “是你们。”年司曜记了起来,这下子麻烦大了。 苏熙安静的在年司曜身后听着他们的对话,看来这群人今天是特意来找麻烦的。 “年总,上次的事情还没给哥几个一个交代了,我们大哥可还在里面关着了。”为首的男人面露凶光,一双眼恨不得在年司曜身上看出个洞来。 “你们想要什么交代。”年司曜淡定自如的回道,这个时候他不能慌张。 人群中有个尖锐的声音响起,“哎,老大,你瞧,年总的老婆孩子。” 另一个低哑的声音也跟着起哄,“是啊,老婆孩子都在,哈哈哈” “长得可真好,老大我看不如请年总一家子到我们那喝喝茶。”尖锐的男声,听上去十分猥琐。 年司曜眉目间的阴霾越来越重了,他恨不得将眼前这五个男人直接打趴,可惜他现在不是一个人,有苏熙和年星辰在身旁,他放不开手脚。 “年总,你看兄弟们盛情难却,你要不要跟我们走一趟。” “如果不是我将你大哥送到监狱,现在轮的上你说话吗”年司曜试图用挑拨离间这一招,从内部瓦解他们。 “年总,话可不能这样说,我们从心底敬重大哥。我们现在就想你能把我们大哥从牢里捞出来,你看怎么样”被称作为老大的那个男人,迅速的做出反应,根本不让年司曜钻空子,他可是满嘴效忠大哥的人。 “不可能,我家可不是开警察局的,这事我决定不了。”年司曜义正言辞的说道。 苏熙几次欲从年司曜身后出来,她不能这样躲在年司曜的后面,但都被年司曜制止了。 她转念一想,目前她并不知道情况,还是静观其变不要为年司曜添堵为妙,有些话都在嗓子眼了,也被她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年司曜小声的跟苏熙交代,“等会你带着星辰离开,我跟他们走。” “不行。”苏熙绝不同意,她怎么可以让年司曜独自一人涉险。 “如果我们都被绑了,谁来救我们,你也不想星辰跟着我们犯险吧”年司曜试图说服苏熙。 “老大,你瞧他们磨磨唧唧的不知道在商量什么。”尖锐的男声听上去异常的招人厌。 “快走。”年司曜迅速将年星辰塞到苏熙怀中,并一把推开他们。 不知道情况的年星辰大哭了起来,那群男人迅速的围了过来,根本不给他们逃逸的机会。 “年总,这是什么意思”老大不满的看向年司曜。 “放我老婆孩子走。”年司曜严肃的说道。 “老婆孩子只能放一个。”老大嘴角噙着坏意。 一旁的猥琐男也大声的附和,“年总好身手,我看把他女儿留着一起更好,放他老婆回去,让她赶紧找警察把我们大哥放出来。” “你们带我走吧”一直未发声的苏熙突然出声,“我没办法叫警察放出你们大哥,但司曜可能有办法,你们抓走他,你们的大哥更不可能出来。” 闻言,年司曜心中一暖,关键时刻苏熙挺身而出,而自己却还在算计她,心中不免惭愧。 “胡闹。”年司曜勃然大怒,大吼道。 “放谁走都没办法把你们大哥从牢里捞出来。”年司曜刺激着这群人,无论如何他都要保证苏熙和年星辰的安全。 “老大,看来年总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给我们。” “我可以给你们钱,你们要多少都行,就当做我对你们的补偿。”关键时刻钱能通神。 原本一个个喊着要申讨的男人,顿时就安静了下来,没有人不爱钱。 老大有些迟疑的看向年司曜,“年总说话算数” “难道你们要和钱过不去”年司曜不屑的笑了,这世上没人跟钱过不去。 “姑且相信你一次,那年总咱们走吧” 苏熙抓紧年司曜的胳膊,不肯让年司曜走,年司曜对着苏熙摇了摇头,“放心,能用钱摆平的事,不是大事。” 安抚完苏熙,年司曜转过脸冷冷的看向这群小混混,“我可以跟你们走,你们必须放我老婆和孩子离开。” 年星辰还在哭闹着,已经顾不上去哄她了。 “孩子得留下,年总如果没有束缚,我们哥几个可拦不住。”老大也算得上精明的人,一些细枝末节也想到了。 “你们不要太过分。”年司曜冷冷的说道,压抑着身上的怒气。 “放心年总,你们现在就是我们的财神,我们会好生把你们供着。” 后来,苏熙浑浑噩噩的回到年宅,又再次遇到绑架事件,某些不好的回忆也被勾起。 傅越泽已经在年宅等候多时,他见苏熙失魂落魄的瘫坐在沙发上,完全无视他的存在。 他赶紧走了过去,关切的问道:“熙熙,发生了什么” 苏熙惊恐的看向来人,在确定是傅越泽后,才放松下来。 她宛如惊弓之鸟,让傅越泽心中一紧,他心疼的将她搂入怀中。 以往苏熙都会决绝的推开,今天她没了动作,安静的任由傅越泽搂抱着。 傅越泽小心翼翼的安抚着苏熙,她需要温暖,傅越泽的怀抱给了她依靠。 “快去救司曜,星辰。”苏熙抓紧傅越泽胸襟,她脆弱的说着。 “怎么呢”傅越泽试图安抚苏熙激动的情绪。 “司曜和星辰被抓了,我们赶紧去救他们。”苏熙恐慌的说道。 她抑制住落泪的冲动,她现在最需要冷静,只要有钱就一定能救出他们,赶紧筹钱。 “到底发生了什么慢慢说。”貌似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苏熙勉强将事件的前后告诉傅越泽,她强迫自己镇定,现在只有她可以救得了他们。 了解了基本情况的傅越泽,他沉思了片刻,听苏熙的描述,年司曜和年星辰暂时很安全。 “放心,我很快将他们安全带回来。”傅越泽坚定的说道,没有一丝犹豫,他一定会保护好苏熙在乎的人。 另一头哭累的年星辰被年司曜哄睡了,他轻手轻脚的关上卧室门,大厅里齐燃端坐在中间的位置。 “我说兄弟,你是不是要让那个傅越泽吃点苦头”齐燃嘴里叼着雪茄粗犷的说着。 “怎么”年司曜疑惑的看向齐燃。 “那小子速度真快,已经找上门了。”齐燃语气中带着一丝欣赏。 年司曜脸色变了变,很快恢复正常,没想到傅越泽速度这般快。 “不要太过分。”年司曜冷冷的回道,事已至此只能硬着头皮做完。 齐燃走到年司曜身边,用大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兄弟,你确定那小子为了情敌能奋不顾身。” “不确定。” 他想知道这些年傅越泽是否真心悔改,为了苏熙能否奋不顾身,真的爱一个人会在乎爱人在乎的人。 傅越泽,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爱苏熙 快三年了,你有没有学会爱人 年司曜已经偏执了,无论出于各种目的,他的手段过于极端。 年宅中清冷异常,一派肃杀之气,傅越泽的办事效率极高,前前后后的事情他基本梳理清楚。 绑匪的电话很快就打了过来,不能给傅越泽太多时间,不然这件事就要露出破绽了。 “一千万准备好了吗” 傅越泽点头示意苏熙,“准备好了,我们在哪碰头”有傅越泽在,苏熙镇定多了。 “实华区东面森林幼儿园。”他们将年司曜和年星辰藏在了废弃幼儿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