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我想相信他一次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二十五章 我想相信他一次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傅越泽尽量放柔自己的声调,让这一句听上去像关心而不是质问。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有事。”苏熙依旧冷淡,淡的好似她与傅越泽又恢复到以前对峙局面。 “那又为什么关机”苏熙的解释根本说不过去,他揉了揉眉心处,苏熙分明对他的态度有了很大的变化。 苏熙不想再做解释,她也有很多话想要问傅越泽,她也想要听傅越泽的解释。 审视的眼神在傅越泽身上上下游走,像是要生生将傅越泽看的心虚起来。 得不到苏熙的回应,他薄唇紧抿,猛然的将双手扣在苏熙的手臂上,强迫苏熙与他正面对视。 粗粝的触感,让她的手臂隐隐发麻,她看见傅越泽的眼底故作镇定的惊慌。 原来这个男人也有慌张的时候。 就在苏熙发愣的时候,傅越泽猛地将她揽入怀中,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几乎下意识的就想要将他推开。 奈何傅越泽结实的双臂稳稳的将她搂在怀中,他执拗的将苏熙禁锢在臂弯中,鼻尖轻嗅苏熙身上的味道。 这种久违熟悉的感觉,让傅越泽心口发胀,微微的酸痛。苏熙的手臂触到傅越泽冰冷的袖口,那样的触感让她忍不住清醒。 “放开。”苏熙冷然的说道,带着些许恼怒。 她讨厌傅越泽不分场合,偏要强迫她,他们不能在年宅如此亲密,傅越泽为什么还是这般不顾他人。 傅越泽迅速将手从苏熙身上撤离,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惹恼苏熙,刚刚他失控了。 “不准离开我。”孩子般的喃喃自语。 决定了给傅越泽一次机会,却偏偏又遇到这种事情,有时候她真恨命运弄人,又恨傅越泽背后小动作多。 她很想知道,傅越泽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她很清楚,在心里她已经默认了这件事情与傅越泽有关,就算不是他做的,他肯定也有一定的关系。 一切证据都指向傅越泽,苏熙无法做到淡定从容,更做不到为傅越泽开脱,说到底她终究还是不信任傅越泽。 苏熙心中矛盾着,一个声音在脑中叫嚷着,“相信他,相信他,不要再放开他。” 另一个声音叫嚣的更厉害,“就是他,就是他,不要再给他机会。” “傅越泽,你先回去吧我有件事暂时想不通,等我想通了再去找你。”苏熙近乎哀求的说道。 此时傅越泽越是粘着她,她越是烦闷,甚至会忍不住对他恶言相向。 想要不与傅越泽崩盘,只能暂时不要去见他,她需要冷静需要时间去思考。 “好。”傅越泽这一次选择尊重苏熙的决定。 他从苏熙的眼里看出了危险的信号,再继续下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暂时退一步,或许会有意外的收获。 傅越泽走后,苏熙努力平复内心的情绪,她坐在沙发上,纤细柔弱的样子。 一双铮亮的皮鞋出现在苏熙的视线里,她抬头看见年司曜正一脸关心的看着自己。 “熙熙,凡事不要妄断。”年司曜仿佛看穿苏熙心思的说道。 苏熙苦涩一笑,就连年司曜都提醒她不要妄断,难道真的是她错了,没有审判就直接给傅越泽定罪。 “司曜,我是不是错呢”苏熙难过的问道。 年司曜高深莫测的看了眼苏熙,语气飘忽的回道:“你没有错,谁都有错。” 很快他也要犯错,熙熙你会原谅我吗 明知道自己会走上一条不被苏熙原谅的路,但年司曜义无反顾,他的执念不是一般人能消除的。 隐隐觉得心口微微的酸痛,好看的眉心因为苏熙紧紧皱起,年司曜此刻失魂落魄的模样,不比苏熙好。 纤长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苏熙繁杂的心事,说不清道不明。 不知道什么时候年司曜已经悄然走开,整个大厅只剩下苏熙一人,她甚至能听到钟摆滴滴答答的声音,时间流逝的声音。 窗外,下雨了。苏熙极目望去,稀里哗啦的声音传入耳中,雨滴溅起了地上的尘土。 一场雨下在苏熙的眼里,也淋在傅越泽的身上,后备箱里的雨伞安静的躺着,他想要淋一场雨清醒清醒。 路上行人行色匆匆,下雨天没有带伞的一般选择狂奔,唯有傅越泽淡定自如的行走在雨中。 带着一身雨水来到公司,秘书甚至能看到水滴从傅越泽漆黑的头发上滴到地上。 “总裁。”秘书关切的喊道。 “您需要姜汤吗”秘书担忧的问道。 傅越泽转脸看向秘书,原本没有焦距的眼神,此刻略显锋利。夹杂着他的冰寒,杂糅着满腔心事,这一眼让人寒彻入骨。 “不用。”傅越泽的薄唇冷冷的吐出两个字。 秘书有种鬼门关前走一遭的感觉,傅越泽眼神的杀伤力太过强大,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冰雨打在脸上的触感,比之苏熙突然冷淡的态度,根本算不上什么。 “咳咳”总裁办公室传来咳嗽声,傅越泽在硬撑,他现在的身体免疫力与以前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随意拿来一条干毛巾,胡乱的将头发上的雨水擦干,胸口那道疤隐隐作痛。 “明天我带星辰出去转转。”这一段时间气温不稳,苏熙为了年星辰身体考虑一直没让她出门,前几天年司曜答应带年星辰出门走走。 “我和你们一起。”这段时间她的确忽略了年星辰,再这样下去孩子会与自己越来越生疏。 夜里,白天睡多的年星辰怎么也睡不着,一直闹腾着。 苏熙只好陪着,连带着苏梓轩都睡不好。 “轩轩,我带星辰去我的房间,你早点睡。”苏梓轩明天还要上学,不能被打扰。 苏梓轩已经处于半睡半醒状态,他艰难的眯着眼,迷迷糊糊的点头。 苏熙打算带着年星辰去客房睡,但一出门她就瞧见了年司曜。 “星辰还不肯睡”年司曜见年星辰精神奕奕,估计是没少闹腾。 “爸爸抱。”年星辰眼神亮亮的看向年司曜,今夜她格外的活跃。 年星辰窝在年司曜怀中就再也不肯出来,苏熙为难的看向年司曜,大晚上的又要耽误年司曜睡觉了。 以往,年司曜为了照顾小小的年星辰,也经常熬夜到很晚睡,无论工作多繁忙都会拿出时间来照顾年星辰。 在这一点上苏熙觉得自己都比不上年司曜上心,她见年星辰一到年司曜怀中就安静,不得不承认年司曜是年星辰心里首要重要的人。 “星辰晚上和爸爸妈妈一起睡”年司曜询问着年星辰的意见。 “好呀好呀”年星辰欢呼道,已经有半年多时间没有和爸妈睡在一起了。 年司曜全程将年星辰照顾的周到,看在苏熙的眼里,十分感动。 好不容易将年星辰哄睡,年司曜单手撑着身体,他一脸慈父的看向隔在他与苏熙中间的年星辰。 “司曜,谢谢你。”苏熙动容的说道。 “如果不是因为星辰,你是不是早就和我提出离婚”年司曜微微抬头,眼神柔和的看向苏熙。 苏熙摇了摇头,“经过这么多荒唐的事情后,我想通了很多,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找个好女人为你操心。”有时候她很认同男人是长不大的孩子,需要女人来照顾。 “你口口声声说放我自由,可你有没有想过我并不想要你口中的自由。”年司曜该怎么向苏熙表达自己的内心,偏偏她就是不懂他。 苏熙敛眉,年司曜的话让她反思。 半响她才无奈的回道:“我们不聊这个。” “那我为什么就比不上傅越泽”年司曜冷静的问出这句话。 苏熙慌忙回道:“你从来都比傅越泽好,你是一个好丈夫,好爸爸。”年司曜的好说不尽,和他在一起远比与傅越泽在一起来的轻松自在。 “我再好你也不爱我。”年司曜自嘲的笑了笑。 “爱情是没有道理可言的。”苏熙蹙眉,她真的很心疼年司曜。 熙熙,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年司曜在心中如是想到。 “如果傅越泽真的攻击了年氏,你会怎样”年司曜带着放手一搏的心态问道。 咯噔一声,苏熙心里的某根弦断了,年司曜的语气是在向她透露什么信息吗 “我会很歉意。”一切都是由她而起,她怎能不抱歉。 “会对傅越泽失望吗”年司曜进一步的问道。 面对年司曜眼里翻涌的情绪,苏熙一时间没了主意,她会失望吗显然她一定会失望,但她不愿轻言妄断这件事。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我想相信他一次苏熙试图为傅越泽解释。 “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答案。”苏熙的答案让年司曜的心更寒了,很早就听过一句话,有些事不是努力就可以。 对不起,熙熙,让我任性一次。 与苏熙交谈后,年司曜坚定了某个信念,明天的事情他照计划进行,原本想要打消这个计划,如今看来没有取消的必要了。 这一晚是三个人的失眠,傅越泽独自一人在城南别墅无法入眠。 下过雨的地面,透着微微尘土味,街道被雨水冲刷的洁净如洗。 年星辰已经习惯走路,而年司曜却宠溺的将她搂在怀中。 “让星辰下来走走吧”苏熙转脸看向年司曜,他这个“宠女狂魔”。 “雨后地面上有些湿,不能让星辰在上面走。”年司曜呵护备至的说道。 年星辰巴不得窝在年司曜怀里,听到年司曜的话,她举双手双脚赞同。 “你抱了这么久,我抱一会吧”苏熙伸出手,试图为年司曜减压。 “不用,星辰身上没几斤肉,根本不重。”年司曜违心的说道。 年星辰长得圆滚滚,身体也比一般的孩子要长得快,虽说还没到三岁,实则体重都已经远远超过三岁孩子了。 只见年星辰赞同的点头,苏熙老是说她胖要减肥,她就不乐意了。 “爸爸。”年星辰亲密的搂着年司曜的脖子,好喜欢爸爸。 苏熙拿这一对父女完全没辙,任由着他们,她还是多看看风景散散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