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你猜我画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二十三章 你猜我画

班导心里有冤说不出,不过是对着美男发发花痴,竟然沦落到被父子俩轮番用眼神折磨,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自从上次绯闻事件后,傅越泽尤为注意与其他女人拉开距离,他已经学会“洁身自好”四个字。 家长会开的十分热闹,小孩子的心思都没有放在开会上,他们等待着会后的互动环节。 苏梓轩更是生平第一次期待互动小游戏环节,以往他都觉着幼稚,从来都是不屑。 但今天互动的对象是爸妈,他顿时就来了精神,听说有“你猜我画”,考验爸妈和孩子的默契度。 自从被傅越泽父子俩用眼神警告后,班导再也不敢拿眼偷看傅越泽,她一本正经的主持着家长会。 临近尾声的时候,班导带着欣喜之色大声的宣布,“家长会已经圆满落幕,接下来进入亲子互动环节。” 说来这种亲子互动早已不适合他们这个年纪的学生,而班导这分明是用将幼儿园的方式挪到高年级来。 在孩子们的期盼中,迅速进入了“你猜我画”小游戏,这下可为难傅越泽和苏熙了。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瞪眼。 画画苏熙十分擅长,傅越泽也不赖,但是负责画的却不是他们。 负责竞猜的傅越泽和苏熙,一脸期盼的看向苏梓轩,不知道他们的儿子绘画水平如何 当苏梓轩在画布上画出几个粗线条,然后随意的组合在一起,一张抽象派的画作就新鲜出炉了。 傅越泽和苏熙心领神会的看向彼此,心中同时冒出一个念头,“这孩子不是我生的”。 “爸爸,妈妈,你们快猜。”苏梓轩开心的撅起嘴,催促着他们。 “拒绝。”苏熙完全不能忍,她好歹画画超棒的,她恨不得为这幅画添上几笔。 “妈妈,你是不是猜不到”苏梓轩不无得意的说道。 苏梓轩寒碜完苏熙,便满怀期待的看向傅越泽,嘴里还嘟囔着,“妈妈,和我一点默契都没有,好伤心。” “狗。”傅越泽勉强的猜测着这幅画的内容。 苏熙瞪大浑圆的眼睛,不知道傅越泽从哪里看出来这是狗,明明就是几根粗线条胡乱的交错着。 “爸爸,这怎么会是狗”苏梓轩同样很诧异,对傅越泽的想象力表示堪忧。 傅越泽整张脸立马垮了下来,身上散发着可怕的寒气,原本在外面就已经很冷了,这下子更冷了,苏梓轩感觉自己快要结冰了。 “鱼”苏熙试探的问道,既然傅越泽都认真投入到游戏中去,她也不能落后。 苏梓轩拼命的摇头,“不是,不是动物。”苏梓轩快要哭了,他明明画的很简单呀这明明是一株草,为什么会被他们看成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植物”苏熙拼命的搜索脑中库存。 “嗯嗯。”苏梓轩赞许的点头,很接近了。 “梅花”傅越泽横看竖看,觉得目前最应景的就是梅花了。 明明没有花朵,哪里能看出是梅花,苏梓轩愤慨的看向傅越泽,这简直是对他绘画天赋的侮辱。 “爸妈,你们快一点啦别的组都已经猜出三个了,我们一个还没有猜到。”平时一直赢的苏梓轩,这个时候一点也不想认输。 “草”苏熙随口一说,不是花那就是草了,或者是树 “对啦”苏梓轩满意的点头,还是妈妈更了解他呀 “你们看啦,我画的就是操场周围的长青草,是不是画的很传神”苏梓轩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画的有多抽象。 “嗯,神似行不似,儿子你很适合学山水画。”傅越泽在一旁幽幽的说道。 苏梓轩不疑有他,还以为傅越泽是真的夸奖他,他嘴角的笑意更盛了。 一旁的苏熙噗呲笑出声,有时候傅越泽也蛮幽默,见儿子还是一脸得意,她都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他,“你爸爸在挖苦你”。 “妈妈,也觉得我画的很好”苏梓轩一脸期待的看向苏熙,希望得到苏熙的夸赞。 苏熙连忙点头,“嗯嗯,颇有印象派画师之风。”太印象了。 得到父母的“褒奖”,苏梓轩整个人都飘飘然,这件事直到一天后他才回味过来。 “你猜我画”在欢乐的气氛中结束,尽管这一次苏梓轩没有得到第一名,但他的心情依旧是出奇的好。 后面还有不少互动小游戏,整个下午,他们三人玩的十分欢乐,傅越泽更是将一整年的笑都用光了。 在最后苏梓轩窝在傅越泽怀里,大着胆子的用手摸着傅越泽的脸颊,“爸爸,你要多笑笑。”其实爸爸笑起来很迷人。 苏熙欣慰的看向父子俩,从未像今天这般开心,其实傅越泽算得上一个好爸爸,以往怎么就没有注意到这点。 一家三口的幸福是短暂的,太多人见不得他们幸福,那些隐藏的矛盾被有心人特意挖出加以渲染利用。 “老大,这件事真的要捅出来”男子消瘦的脸上多了一丝疑虑。 “我怎能眼睁睁的看着傅越泽和苏熙复合”低沉的声音,面色阴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齐燃最近有动作,我们要不要再等等”男子眼里闪过一抹算计。 “明天将年氏被傅氏攻击的证据送到苏熙手上。”他不能再等下去,眼看着苏熙的心防就要被傅越泽重新攻破了。 “是,老大。”男子毕恭毕敬的低下头,好戏很快就要上演了。 这段时间苏熙很少与年司曜有交集,一方面自认为对不起年司曜,另一方面心思都放到了傅越泽身上。 这一天上午,一向准时上班的年司曜吃过早饭后就窝在了书房,久久不出来。 “叩叩叩。”苏熙敲响了房门。 “请进。”书房里传来年司曜不自在的声音。 苏熙不疑有他,她轻手轻脚的推开了房门,她手里端着厨房刚出锅的红枣莲子羹。 年司曜日渐消瘦,苏熙不能装作没看见,她决定给年司曜好好补补。 苏熙刚进屋就察觉了异常,她看见年司曜面前的电脑明明亮着却被合上了,而年司曜脸上的薄怒尚未消去。 她猜测年司曜是遇到了工作上的麻烦,或许最近年司曜过于投入工作,所以身体素质才大幅度的下降。 栗色的头发衬得年司曜脸色有些苍白,苏熙有些心疼的看向年司曜,这些年他也吃了不少苦,可惜她不是他的真命天女,不能给他更亲密的关怀。 “司曜,有时候也该歇歇。”说这句话的时候,苏熙瞥了眼电脑。 长时间对着电脑是不好的。 年司曜迅速恢复正常,他淡笑着回道:“熙熙,不必担心,我一向劳逸结合。”他的憔悴不是因为工作,而是因为苏熙啊明明打算放手,但是始终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说来也不过是自我折磨。 “红枣莲子羹,趁热喝。”苏熙将手中的托盘自作主张的放到了年司曜跟前。 “嗯。”年司曜显得有些淡漠,以后恐怕就再也享受不到这种待遇了。 面对年司曜的漫不经心,苏熙只好更主动些,她从托盘里端起正冒着热气的瓷碗。 “小心烫。”年司曜一把从苏熙手里夺过瓷碗,一切发生的太快,瓷碗中的红枣莲子羹洒出来了几滴。 苏熙慌乱的将年司曜一堆文件移走,可惜还是太慢了,文件上还是溅到了几滴。 “对不起。”苏熙歉意的说道,她又为年司曜添乱了。 苏熙拿过一旁的餐巾纸,慌忙去擦拭文件,因为太过慌乱,将汤汁弄到了文件里面。她赶忙打开文件,手上快速的擦拭着,还是头一次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没事,这些都是不要的文件。”年司曜宽慰着苏熙,这一摞文件他的确打算送入粉碎机。 听到年司曜的话,苏熙顿时松了一口气。 但很快她的心又揪了起来,文件上的内容,竟然是上次年氏危机的报告。 这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上次的危机还没有过去 文件引起了苏熙的重视,年司曜见苏熙出神的看着文件,心里顿觉不妙,他想起这里面有的文件是不能给苏熙看的。 年司曜一把拿过文件,不着痕迹的说道:“我还有公事要处理。”言下之意是希望苏熙早点出去,不要打扰他的工作。 “噢。那我就先出去了。”苏熙感觉到年司曜对这份文件的紧张,显然那场危机有重大隐情。 苏熙带着满腹疑惑从书房中出来,这时她听见楼下的佣人对她说道:“夫人,有您的快递。” “在哪”她很少使用快递服务,这个快递又是从哪来的 “已经放在大厅矮桌上了。” 苏熙带着疑问走下楼,她很快就来到了矮桌前,从外表上看应该是文件这一类。 她拿起快递,迅速打开,既然有疑虑,那就解开它。 果然是一份文件,苏熙眉目紧蹙,文件上第一行字就让她的心咯噔了一声。 “这里有年氏不久前被攻击的秘密” 苏熙艰难的将文件看完,她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是傅越泽所为。 文件上写的很清楚,详细描述了傅越泽暗中派人为年氏使绊子的全过程。 好似那人亲眼所见一般,上面的描写无懈可击,看上去完美的让人找不到可以怀疑的漏洞,但太过完美反而就是最大的漏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