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与Artemis撇清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与Artemis撇清

说的兴起,年司曜非要邀请傅越泽与他一起品酒。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苏梓轩与苏熙面面相觑,这两个男人不是水火不容,这会子怎么称兄道弟。 苏熙感觉短短一夜的功夫,整个世界都颠倒了。 餐桌上,年司曜与傅越泽你来我往,不到一会子功夫,拉菲就喝掉了一半。 苏熙摇晃着面前的酒杯,比起男人们的狼吞虎咽,苏熙这才是真正的品酒。 虽说两个男人说说笑笑,但眼神一直在过招,刀光剑影。好好地一瓶拉菲也变成了用来灌倒对方的工具,年司曜心情大好的说道:“我有一箱子拉菲,尽管喝,不醉不归。” 有些话不喝醉了又怎么说得出口。 傅越泽冰冷的眸子闪过一抹嗜血的精光,就算是在酒桌上,他也要与年司曜战个胜负。 浓香的酒味,熏得年星辰醉醺醺,苏熙将年星辰揽入怀中,她看见年星辰清澈的瞳孔有种说不出的干净。 微微红晕的脸颊,看上去格外的可爱,她的牙齿还没有长齐,小巧的乳牙让苏熙想要伸手摸一摸。 大家都有了醉意,微醺的午后,红酒落入口中,迅速在味蕾上传递开来。 如果醉,不如一起醉。 苏梓轩尝了一口红酒,并未觉得有什么异样,他嘴角的笑意荡了开来。 没过多久,红酒的后劲上来了,苏梓轩一双眼变得红彤彤,如同可爱的小白兔。 一切美好的像是一场梦。 直到年司曜没有温度的声音打破了这场美梦。 “傅越泽,我给你一次机会,我们公平竞争。” 苏熙听到此话时,一张脸顿时更红了,好似回到了校园时期,一个男孩对着另一个男孩信誓旦旦的挑衅,为了争取同一个女生。 “公平竞争”傅越泽佯装成醉酒的模样,他眼里带着一丝迷醉的说道。 “对,我知道你放不下苏熙,我也放不下,不如我们各凭本事,看苏熙到底会选择谁,以一个月为期,怎么样”年司曜带着一丝醉意说道。 苏熙诧异的看向年司曜,他是疯了吗 多想捂住年司曜的嘴。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傅越泽爽朗的笑了,年司曜的提议正合他意。 “疯了。”苏熙愤然离桌。 她又不是物品,任由着他们这般打赌。 苏熙抱紧年星辰,带着晕乎乎的年星辰上楼。 年司曜的眼里涌出一股阴郁,不过片刻功夫,又重新挂起了笑。 “傅越泽,我一定不输你。” “那就走着瞧。”傅越泽将眼中的情绪遮掩,他偷偷看向不远处的苏熙。 苏熙穿着月白的裙子,因为在家的缘故,脚上穿着毛茸茸的棉拖,远远的就能感受到她身上的暖意。 “轩轩,找妈妈去。”傅越泽用话哄着苏梓轩,他有些话想要和年司曜单独说。 苏梓轩已经被傅越泽调教的百分百听从他的话,他刚吩咐完,苏梓轩就立马做出反应。 “妈妈,等等我。”苏梓轩在楼下喊着苏熙。 餐桌上只剩下傅越泽和年司曜,他们一扫之前的醉态,眼神清明的看向彼此。 “年总,是在向我下挑战书”傅越泽率先开口。 纤长浓密的睫毛带着惑人心魄的弧度,随着傅越泽的动作抖动着。 “傅总,作为苏熙的老公,我不希望你一直出现在我太太身边。”年司曜眼露凶光,他对傅越泽已经隐忍太久。 “年总如果没本事将我从苏熙的心里彻底剔除,不如现在就认输。”傅越泽不屑的说道。 “就算我和苏熙离婚,也不会便宜你的。”年司曜一把抓过傅越泽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 早就失去了以往的温柔,年司曜恨不得朝傅越泽脸上来几拳,这个男人真是该死的让人厌恶。 傅越泽带着满获全胜的心情回到北苑别墅,他的脑袋已经无法正常运转了,在离开年宅之前,傅越泽又被年司曜灌了一瓶拉菲。 陆骏从车子里接过傅越泽,傅越泽已经醉的不省人事。 “总裁,你的身体还没有复原,怎么能喝酒”陆骏带着关切的口吻责备傅越泽。 “今天开心。”傅越泽有些失态的说着。 “哇”的一声,傅越泽没形象的吐了。 artes匆忙赶了出来,傅越泽情况很不好。 “赶紧送泽去医院。”artes担忧的说道。 “没事,我有办法让总裁醒酒。”傅越泽并没有什么大事,陆骏不可能大老远将傅越泽拉到医院。 下午的时候,傅越泽头疼欲裂的醒来,陆骏在近旁伺候着。 “总裁,你可算醒了,我们这要水漫金山寺了。”陆骏边说着边拿眼示意一旁抽泣的artes。 还没有彻底醒酒,傅越泽一时间弄不清自己在哪 “嗯。”傅越泽无意识的回应。 刚醒过来没多久,傅越泽又重新躺回到了床上,这一次沉沉睡去,不像之前嘴里一直嘟囔着乱七八糟的痴语。 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傅越泽突然醒来,让守在床畔的artes都吓了一跳。 恢复正常的傅越泽,淡淡的瞥了眼artes,昨天他喝多了失态。 身体素质差了,就连酒量都跟着变差。 傅越泽摸了摸胸口快速跳动的心跳,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 这一具身体真是越来越不济,傅越泽有些困难的从床上起来。 artes想要过来搀扶傅越泽,被傅越泽避开了。 “东方晴。”傅越泽喊着artes的中文名。 “嗯。”artes立马应道。 “以后这间别墅就送你。”刚醒来,傅越泽的声音略带慵懒。 artes有不好的预感,她听到傅越泽好听的声音继续说着,“这里一切都归你。”以后不要来找我,这一句话怎么也说不出口,artes毕竟是他的救命恩人。 “什么意思”artes怯生生的问道。 “这里以后是你的家,而我也要回我的家。”傅越泽决绝的说道。 artes终于明白傅越泽话里的意思,他是要和她划清界线。 “不要,这是我们的家。”artes上前拉住了傅越泽的胳膊。 傅越泽不着痕迹的将胳膊从artes的手中抽了出来,剩下的事情交给陆骏就可以了。 他深邃的眼神一派深沉,冰冷的让artes不敢再上前一步。 径直走到衣柜前,傅越泽换下身上的睡衣,artes好几次想要上前帮助傅越泽整理衣服,都抑制住了。 傅越泽的眼神如同一头狩猎的豹子,让人从心底生出畏惧来。 如今正是紧要关头,傅越泽不想节外生枝,他与artes的关系已经炒的沸沸扬扬,在这种时刻,必须和artes划清界线。 等他与苏熙成功复合,他一定会给artes一个很好的解释。 当天,傅越泽就搬回城南别墅,北苑别墅中陆骏尽力的宽慰着artes。 助理一号早就将文件送到了城南别墅,傅越泽身体经不起折腾,他选择在家办公。 而年宅近期尤为的低气压,苏熙全天绷着脸,只有在见到苏梓轩和年星辰时,才偶尔露出笑意。 那天年司曜不经苏熙同意,就将傅越泽邀请到年宅作客,两个人当做苏熙的面说了那样过分的话,这件事苏熙一直耿耿于怀,没少给年司曜脸色看。 一早年司曜出门上班,苏熙在餐桌上全程与他没有任何交流。 就连年星辰都发觉苏熙的异样,她与苏梓轩小声讨论着,“哥哥,妈妈好像很不开心。” 苏梓轩立马否定,“才没有。”他能看出苏熙是在与年司曜闹别扭。 “是吗”年星辰抬起无垢的脸庞,纯净的眸子仿佛能够将人净化。 “嗯,哥哥带你去玩。”苏梓轩赶紧转移年星辰的注意力。 大厅里只剩下苏熙一人,她心思混乱的想着,之前与年司曜赌气说的话。 真的要证明自己还喜欢着傅越泽 难道要她主动向傅越泽示好 苏熙立马否定这个想法,一想到傅越泽正在与别的女人卿卿我我,她就周身不爽,打死不会主动找傅越泽。 她懊恼的来到洗漱台前,纤细的手指接过凉水,扑洒在脸上。她望着镜子里面色苍白的自己,净白的眼窝下有深深的暗影,失眠已经把她折磨的不成人样。 门外传来佣人的声音,“夫人,傅先生来了。” 根本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年司曜和傅越泽简直在轮番折磨她。 “不见。”苏熙直接拒绝,傅越泽就是她最近失眠的罪魁祸首,她才不想见到他。 “傅先生已经到大厅了。”佣人怯弱的说道。 苏熙眉头紧蹙,她已经看见傅越泽的衣角了。 自从重燃复合希望后,傅越泽每天都精心装扮自己,一扫之前颓废的气质,整个人变得英挺有型。 浅灰的衬衫穿在他身上显得格外的好看,黑色的西服为他平添几分肃杀之气,熟悉的眉眼渐渐近了。 “苏熙。”傅越泽一眼就将苏熙拎了出来。 既然无处可躲,苏熙只好大大方方的走出来,她微挑眉峰,淡漠的样子。 “今天身体不适,不方便招待傅先生,如果有什么事改天再约。”苏熙直接下逐客令。 傅越泽微不可及的笑了,“我来找年司曜。”早就料到苏熙会这样说,傅越泽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对策。 “司曜现在还在年氏,估计还要三四个小时才会回来。”苏熙一本正经的说道,心里盘算着怎么将傅越泽赶出去。 “我不急,我可以慢慢等他。”傅越泽一副赖定的模样,打定心思要待在年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