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邀约傅越泽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一十七章 邀约傅越泽

年宅大厅中,苏熙与年司曜对峙着,年司曜要苏熙拿出证据,如果不是逼急了,年司曜又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好,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证明给你看。” 万万没想到,苏熙顺着年司曜的话说了下去,这下子让年司曜彻底没辙。 楼上,苏梓轩偷偷地盯着大厅,他貌似听到了一个了不得的事情,他巴不得立马将这件事情告诉傅越泽。 尽管心里有些对不起年叔叔,但是听到妈妈亲口承认还爱着爸爸,苏梓轩感觉自己快要开心的飞起来了。 “我暂时不回法国。”年司曜下定决心,他要在a城看牢苏熙,无论如何他都不愿相信苏熙还爱着傅越泽。 “嗯,我打算明天搬出去。”苏熙不咸不淡的说道。 既然已经与年司曜闹到这种地步,苏熙也不想再顾虑其他,远离年司曜,为他好,就远离他。 “不行,这一个月的时间,你都必须待在年宅。”年司曜变得霸道起来,他恨不得将苏熙捆在身边。 “离婚期间,还待在一起恐怕不好。”苏熙说的比较决绝。 “我们还没有离婚,离婚的事一个月后再说,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说的话有几分真”一向温和的年司曜变得咄咄逼人起来。 有句话说的比较糙,但话糙理不糙,“狗急跳墙”,目前年司曜就是这种状态。 “嗯。”苏熙敛眉。 来自于不满足,年司曜当初答应与苏熙结婚时,并没有想要完全占有苏熙。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年司曜已经习惯了苏熙年夫人的身份,习惯到生出了,渴望将苏熙占为己有。 此时年星辰已经沉沉睡去,她并不知道父母之间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争吵。 夜里,年司曜和苏熙同处一室,以往苏熙对年司曜尤为信任,加之不愿被别人说闲话,他们俩一直都住在同一间屋。 今夜,苏熙有些不敢靠近年司曜,她第一次意识到她和年司曜毕竟男女有别。已经习惯将年司曜当做可靠的兄长看待,都忘了年司曜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 “过来。”年司曜用着命令的口吻说道。 他看见苏熙紧贴着床沿,再差一点就要掉下去了,他感觉到苏熙在忌惮他,这感觉真不好受。 闻言,苏熙反而离年司曜更远了,年司曜见状,大手一捞,将苏熙捞到了怀中。 他下巴抵在苏熙的头上,他语气温和的说道:“别这样避开我,在最后的一段时间里,能不能给我留下一点美好的回忆” 之前伪装的霸道残酷,一瞬间全都消失,年司曜骨子里就是一个温柔的人,对待自己爱的人更是凶狠不起来。 “司曜。”苏熙听出了年司曜话中的深意,年司曜这个笨蛋。 “小时候你常常窝在我怀里睡着,那时候小小的你,怎么也想不到会长这么大,会长的这么好看。”年司曜带着回忆口吻说道。 “那时候苏宅的后院就是我们整个天下,我每天早起最开心的事就是能见到你,因为你,我将苏宅当成了第二个家。”年司曜述说着自己的心思。 苏熙有些动容,那时候她喜欢年司曜,一如年司曜喜欢她。记忆回到遥远的当初,那时候他们还是无忧无虑的此间少年。 “我爱你是很久远的事情。”年司曜动情的说道。 苏熙的耳朵被迫紧贴着年司曜的胸口,她听到“砰砰砰”的心跳声。 她闻着年司曜身上好闻的味道,脑袋昏昏沉沉,她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 很快,她就睡着了。 年司曜将苏熙搂得更紧了,听着苏熙的呼吸声,年司曜前所未有的心安。 “熙熙,这一次我真的要放手了。”年司曜只不过为自己再争取一个月与苏熙相处的时间,他开始在心里倒计时。 “可是熙熙,为什么是傅越泽他不适合你,我没有办法安心的将你交给他。”只有在苏熙沉沉睡去后,年司曜才敢说出心里话。 第二天苏熙在年司曜怀中醒来,她有些惊讶的看向年司曜,年司曜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动作,四肢都僵硬了。 “醒呢”年司曜嘴角挂着淡淡的笑。 与昨晚仿佛两个人,苏熙赶紧从年司曜怀中撤出,“早。” 昨晚苏熙睡的很熟,已经好久没有睡过这么安稳的一个觉了,这几天因为傅越泽的事情,辗转失眠。 年司曜身上有让苏熙心安的气息,不过人总要长大,她不能一直依靠年司曜。 一个月的倒计时已经开始。 沐浴在晨光之中,苏熙仰起头,半边脸在光晕中。在近处甚至能看清苏熙脸上的绒毛,年司曜伸出手,想要触碰此刻的美好。 伸到一半,他又将手缩了回来,不想打扰此刻的宁静。 苏熙从床上下来,她径直走到衣柜前,年司曜从未如此仔细的打量过苏熙。 无论从那种角度看去,苏熙都美的不可方物。 年司曜跟了过去,他从身后抱住苏熙,他将头搭在苏熙的肩膀上,轻声细语的说道:“你的手很凉。” 他的大掌覆上苏熙微凉的手背,苏熙眉心疑惑的蹙起,年司曜的态度太过暧昧。 “司曜。”苏熙被年司曜的态度弄得有些紧张,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要穿衣服了。”言外之意,是让年司曜让开,如果换做傅越泽,苏熙早就给他狠狠一击了。 “我帮你。”年司曜在苏熙耳边缠绵的说道。 此时此刻,年司曜如同妖孽一般,在苏熙身边纠缠。 难道经过昨晚,年司曜性情大变 “司曜哥。”苏熙有些恼羞成怒,她身上快要酥麻掉了。 “好,不逗你了。”年司曜暧昧的笑着,一双幽井般的眸子紧盯着苏熙。 这让苏熙想起了久远的小时候,以前年司曜并不是这副模样,他调皮活泼,如同妖孽般磨人。 年司曜站在一旁,薄唇微抿,苏熙在年司曜的注视下周身不自在。 随意的拿出一件衣服,胡乱的套在身上,年司曜的眼神落在苏熙葱白的手指上,随着手指的动作,眼神不断变化。 “衣领没整好。”年司曜低醇的声音在苏熙头上响起,他修长的手指伸了过来。 亲自为苏熙整理衣领,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稍纵即逝。 并趁机将苏熙壁咚在墙角,苏熙尴尬的推搡着年司曜的胸膛,年司曜身上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我出去了。”苏熙实在不习惯和这样的年司曜单独相处,她快不能呼吸了。 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年司曜特别有魅力,大概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拒绝。 可惜苏熙心如止水,不然说不定真的会被年司曜诱惑。 整个上午,苏熙都在找不同的借口避开年司曜,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年妖孽”。 年司曜不按常理出牌,让苏熙顿时慌了阵脚,他还没有出招,苏熙这方就已经溃不成军了。 中午,让苏熙更加意外的事发生了。 年宅的大门发出沉重的声音,吱呀一声全部打开了,傅越泽从门外走了进来。 铮亮的黑皮鞋在阳光的照射下亮的反光,傅越泽庄重的穿了一件厚实的黑礼服,头发统一往后梳,露出饱满的额头,他周身的气场都变得不同。 傅越泽大摇大摆的走进年宅,昨夜他收到苏梓轩的短信,知道了苏熙与年司曜离婚的事情,并从苏梓轩那里得知苏熙还爱着他。 今天他心情大好,尽管是年司曜邀约他。 不论苏梓轩的情报是否准确,但年司曜的邀约至少可以说明一件事,年司曜和苏熙之间出现了危机。 远远就从大厅里传来年星辰和苏梓轩嬉闹的声音,不过这一切都因为傅越泽的突然到来戛然而止。 苏熙的脸色立马暗了下去,苏梓轩立马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唯有年星辰一脸迷茫的看着傅越泽。 年司曜不着痕迹的说道:“傅总,好久不见。”他主动与傅越泽握手。 傅越泽客气的伸出手,两个男人简单的寒暄。 苏梓轩开心的站在傅越泽身边,有傅越泽的地方就有安全感。 “请坐,招待不周多有见谅。”年司曜全程客气。 自从三年前他们打过一架后,两个人就再也没有好好说过一句话,现在年司曜的态度实在可疑。 “年总,明人不说暗话”傅越泽话说一半就停住了。 他的眼神向年司曜传递着疑问,一切尽在不言中。 苏熙朝这边看过来,她奇怪年司曜的态度,更奇怪傅越泽那说了一半的话。 年司曜见苏熙一脸疑惑,他特意解释的说道:“熙熙,我今天特意邀请傅总过来,与我们共进午餐。”年司曜阴阳怪气的语调,让傅越泽心里很不是滋味。 “傅总,好。”苏熙见外的说道。 傅越泽微微眯起眼,他正在审视着当前情况,他明显感觉到苏熙与年司曜特意的生疏。 今天的年司曜显得格外热络,他一直拉着傅越泽天南海北的胡乱聊着。 最后他们聊到了红酒,年司曜对傅越泽说道:“傅总,我这有特地从法国带回来的拉菲,味道纯正,绝对不是中国市面上的水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