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Artemis?救命恩人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一十章 Artemis?救命恩人

“就连轩轩都看出你身体不适,为什么你还要固执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吗”苏熙近乎质问的说道。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嗯”傅越泽不以为然。 “你现在就像个文弱书生,你现在就连说话都透着一股疲倦脆弱,这不像你,你的身体已经暴露了一切。”苏熙有些激动地说道。 傅越泽有点后悔提早回国了,早知道在美国多疗养一段时间,他的脸色已经差的人尽皆知了吗 “昨夜有点累。”傅越泽装模作样的揉了揉鼻梁。 昨夜这个词触到了苏熙的敏感点,她忍不住想到头条上傅越泽将那个神秘女郎呵护在怀的样子。 她嫉妒了,嫉妒傅越泽温暖的怀抱被他人侵占,嫉妒傅越泽眉间对那个女人的疼惜。 “累,是因为女人吗”苏熙不可抑制的说道,话刚出口就后悔了。 傅越泽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点,他嘴角勾起一抹坏笑,貌似苏熙吃醋了。 “你吃醋了。”傅越泽十分肯定的说道。 “没有。”苏熙别过脸去,她才不是吃醋。 “你看报纸呢”傅越泽想起今晨的娱乐报纸,整个头条都是他与artes。 如何与苏熙解释artes的事,傅越泽暂时还没有想好,娱报倒是迅速,隐秘回国竟然都被他们给捕捉到了。 事实上,有关傅越泽的私人消息,有个神秘人一直偷偷向媒体透露。 “什么报纸”苏熙有些心虚的问道,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撒谎,但脱口而出就是这一句。 “没什么。”傅越泽半信半疑的看向苏熙。 “讳疾忌医。”苏熙将以前傅越泽说给她的话,回送给傅越泽。 无论苏熙多么努力,依旧没有劝动傅越泽,一直以来更固执的那一个人的确是傅越泽。 带着不满的答复,苏熙愤然离开,傅越泽看向苏熙的背影,微微勾起了唇角。 “该怎么放弃你,我的苏熙。每每当我绝望时,你又给我希望,你到底在想什么”傅越泽小声的自言自语。 越来越搞不懂苏熙,傅越泽完全没有头绪,原以为自己被苏熙深深地讨厌着,但是偶尔苏熙又对他表现出关心。 他的一颗心因为苏熙七上八下,如果不是了解苏熙为人,傅越泽都要怀疑苏熙是不是一个情场高手了。 没有将傅越泽劝去医院,苏熙拉长着一张脸,她不知道该如何向苏梓轩交代。更为傅越泽那种无所谓的态度感到生气,傅越泽真的是越来越讨人厌了。 苏熙刚走,artes的电话就来了,傅越泽在手机响第二遍时才接起。 电话那头传来artes字正腔圆的普通话,“泽,你的身体不宜操劳过久” 傅越泽不想听artes的唠叨,他直接出言打断了artes的话,“医生说过我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八成,公司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处理,我现在的身体足以支撑我上班。” “工作狂。”artes抱怨了一句。 “我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先挂了。”傅越泽不想再与artes废话。 因为她,已经让他整个很纠结了。 artes就那样无声无息,不给傅越泽一点防备,就闯了进去。傅越泽一次次的拒绝她,她一次次的纠缠,如果不是因为塞班岛的意外,他这辈子估计都不会给她任何机会。 artes落寞的看着被挂断的通话,她看了看右臂上的伤口,真是可笑,她为了傅越泽已经做到这步田地,为什么他就不能多看她一眼。 她好想看看傅越泽在a城的爱人,那个女人到底是何种的风华绝代,才让傅越泽如此难以忘怀。 傅越泽挂断了artes的电话,感觉自己的世界清净了不少,但是artes的短信还是无孔不入的侵袭他的手机。 “泽,中午我煲了汤给你送过去。” 傅越泽看到短信时,眉头紧锁,artes仗着他救命恩人的身份,愈发的自作主张。 这个女人身上有太多疑点。 “不用,我中午回去。”傅越泽立马回复artes。 傅越泽一向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既然artes救了他一命,那他自然不会亏待她。但女人是贪心的,artes这段时间几乎以女主人的身份自居,这让傅越泽很反感。 更何况那场意外,看上去远不止表面那般简单,傅越泽在没有查清真相前,他是不会信任artes的。 一切那么恰好,如同电视剧小说中的情节,这让傅越泽不得不怀疑artes的身份。 他曾经看过有关artes详细的资料,隐隐觉着与他身边的artes不是同一个人。 资料中的artes与家庭关系还算不错,而现实中artes常年在外,甚至不愿回家。 不可避免,资料与真人的出入,但是artes身上有太多疑点,接触的越深,越觉得她身上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这种熟悉感,让傅越泽十分烦躁,明明与artes才认识没多久,怎么会产生这种感觉 上午下班后,傅越泽依诺开车回北苑别墅,城南别墅是傅越泽和苏梓轩的家,他不能将artes安置在其中。思来想去,也只有北苑别墅比较适合,有陆骏在,也好帮忙看着artes。 一个美国人孜孜不倦的想要来a城,并表示定居的打算,那么在a城一定有她想要的东西。 那么接下来就拭目以待,artes到底要在a城寻找什么 尽管artes平日里的各种行为都透着一股没有心机的模样,但她的那双眼骗不了傅越泽,那是一双极其复杂的眼睛,眼里有太多情绪和算计。 这也是傅越泽无法信任artes的重要原因。 artes一脸欣喜的迎了出来,那真实的喜悦让傅越泽疑惑。如果她真的想设计他,为何能笑的那般真实。 真实的让傅越泽以为artes是真心的对着他,傅越泽堆起一个假意的笑,他走了过去。 “泽,你回来了。”artes自顾自的将自己当做女主人,好似她与傅越泽是一对恩爱夫妻。 “身体还没好,就好生将养着。”傅越泽看着artes右臂上的伤口,微微皱眉,怀疑自己的救命恩人真不是好滋味。 “没事,我只是皮外伤,倒是你受了很重的内伤。”artes关切的说道,一想到傅越泽前些日子不断咳出血来,她就胆战心惊。 如果那天她晚一点找到傅越泽,是不是从此就要失去他这真是一个可怕的念头,好在傅越泽福大命大挺了过来。 “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傅越泽不以为然,他的身体恢复能力很强,这一点伤算不上什么。 artes使劲摇头,心疼的说道:“一点也不好,前不久还在咳血,这几天才好一点,就跑去公司,是公司重要还是身体重要” 陆骏端着汤碗在一旁挤眉弄眼,他还是蛮喜欢artes的,这个女人对总裁十分上心,也不知道总裁心里是怎么想的。 “陆骏。”傅越泽冷冷的喊了一声。 想要避开artes的念叨,只好将话题转移,陆骏是一个很好的炮灰。 “让你好好照顾artes,为什么她右臂的伤口又在渗血”傅越泽沉声问道。 陆骏好想此刻变作透明人,那样就不会被傅越泽当靶子使。 他苦大仇深的回道:“总裁,artes是为了给您煲汤,才弄得右臂的旧伤破裂。”陆骏赶紧推脱责任,artes坚持要给总裁煲汤,他也拦不住呀 “有你在,为什么要她煲汤”傅越泽继续质问陆骏。 artes见状赶忙为陆骏开脱,“不关他的事,是我坚持要为你亲自煲汤。” 她很欣慰,傅越泽那般在乎她,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伤口破裂。但她不希望傅越泽因为她责怪旁人,她是心甘情愿为傅越泽做这些事。 “以后这些事就交给陆骏去做,你好好的养身体。”傅越泽严肃的说道。 陆骏在一旁看着傅越泽与artes互动,心里打着小九九,他已经将artes当做总裁夫人看待。 上午artes特意向陆骏打听了傅越泽过往的事情,尤其重点问了有关傅越泽心爱人的事情。artes小心翼翼的态度,让陆骏生出想要呵护的情绪,她这样的女人懂事的让人心疼。 “你看我不是好好的。”artes俏皮的说道,那点皮外伤和她以前受的伤相比要差得远了。 她是浴火重生的凤凰,过去的那个她已经死了,现在的她带着使命而活。 一旁的陆骏噗嗤笑出了声,这句话不是刚刚傅越泽敷衍她的么还真是巧舌如簧,现学现用了。 “嗯”傅越泽佯装恶狠狠的看向artes,眼里带着胁迫,这年头想让人好好养身体都要用威胁了。 artes一向不知轻重,见傅越泽“恶狠狠”的看着自己,她反而乐了。 只见artes伸出手,轻轻地触碰了下傅越泽的脸颊,“泽,你凶狠的样子依旧好俊美。”她一脸花痴的笑着。 傅越泽真的拿artes半点办法都没有,她完全不看他人眼色行事。何况一看见artes的笑,傅越泽就无奈了,她笑的好像苏熙。 一瞬间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他最讨厌别人不经允许触碰他,这一次就暂且原谅她。想来当初他与苏熙,也是因为苏熙不经允许擅自触碰他结缘的,那时候的苏熙,还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 “某人发花痴了。”陆骏在一旁起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