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零二章

苏熙心疼的拍着苏梓轩后背,面对苏梓轩的质问,她无法给出答案。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她时常因为无法给儿子一个正常家庭而愧疚,但勉强和傅越泽在一起,又不是她所愿,不想强迫自己,所以只能愧对儿子。 她一直在心底拒绝傅越泽,好似被人下了魔咒,从心底拒绝和傅越泽复合。有个声音在她脑子中盘旋,“不能和傅越泽在一起,不能”。 如何解除心中对傅越泽的警钟,痛过之后,该拿什么去拯救那颗千疮百孔的心。 “轩轩,对不起。”苏熙十分抱歉,她对不起苏梓轩,更对不起苏梓宸。 孩子中唯一天真无邪幸福着的就是年星辰,然而她也对其隐瞒了真正的身世。 难道她的孩子注定得不到幸福 外面响起混乱声,模模糊糊听到有人在喊着:“年总回来了。” 司曜回来呢 尚未出口的话,戛然而止,就连苏熙怀中的苏梓轩都停止了抽泣。 年叔叔回来呢 他在年宅没有丝毫意义了,这里不属于他,这里是年家人的,与他无关。 冬天已经悄然而至,初冬的气息萦绕在a城上空。干燥寒冷的冬季,夜里捂不暖的脚,白天无处安放的手,一个让人变成大笨熊的季节。 年司曜穿着一件长款风衣,他从屋外带来一身冰寒,余琴是大厅中最先做出反应的人。 “司曜。”余琴有些欣喜有些忐忑,面对多年未见的儿子,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妈。”年司曜也记不清有多久没有见到余琴,记忆中满头青丝的她,都已经早生华发了。 年星辰窝在秦怀川的怀中,他们相处的十分融洽,这让年司曜隐隐有些不舒坦。 当年司曜的眼神转向年星辰的时候,年星辰眼神一亮,甜甜的喊道:“爸爸。” 秦怀川看了看怀中的年星辰,如此快乐的模样,还真是少见,果然他怎么努力,也比不上年司曜在年星辰心目中的地位。 “爸爸,抱抱。”年星辰挣扎着想从秦怀川怀中出去,她好思念年司曜。 角落里,苏熙正抱着苏梓轩,母子俩不知道在说着什么悄悄话。 “年叔叔回来了,你还不去迎接。”苏梓轩赌气的说道。 “家里有很多人迎接他,不差我一个。”苏熙摸了摸苏梓轩的脑袋,有时候觉得自己的儿子真是一个磨人的存在。 “你真的很喜欢年叔叔吗”苏梓轩有些不甘心,明明他的爸爸更好。 “小孩子问这个做什么。”苏熙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不想撒谎,也不想实话实说,那就只好避开。 “如果妈妈不是超喜欢年叔叔,怎么舍得丢下轩轩和爸爸。”苏梓轩越说越委屈,但是他不要在别人面前哭,年宅是别人的地方。 “好啦,好啦,不要闹别扭了。妈妈以后一定多关心关心我的轩轩,一定不会再让轩轩受委屈了。”苏熙看得出苏梓轩是委屈的掉泪,小孩子的自尊正在慢慢建起。 苏梓轩撇撇嘴,他才不相信苏熙,现在他就很委屈,也没见苏熙怎么帮他。 没有妈妈要的野孩子,苏梓轩觉得自己就是个野孩子。苏熙有自己的家庭,有丈夫有孩子,而他算什么了,和前任的孩子,多么可怜的称呼。 余琴有些不满苏熙的行为,和自己儿子已经在角落里说了太久了。就连年司曜回家,也不见苏熙过来迎接,就知道在哄着她的宝贝儿子。 将心比心,余琴没有办法纵容苏熙这种行为。 “司曜,你是不是惹熙熙生气呢你看她一直和她的宝贝儿子躲在角落里,都不肯出来。”余琴意有所指的说道。 年星辰已经主动投怀送抱窝在年司曜怀里了,父女俩正玩乐间,就听到余琴阴阳怪气的声音。 年司曜知道余琴不待见苏家人,所以不喜欢苏熙,想要逼走苏熙。但听到余琴说得这么直接,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小时候宅心仁厚的妈妈已经不见了。 仇恨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年司曜快要认不出余琴来,相由心生,余琴过早衰老的脸,看上去沧桑又狠绝。 “怎么会,熙熙可能正在和轩轩说事。”年司曜为苏熙解释道。 尽管有些失望苏熙对待他回家的态度,但转念一想,苏熙一向孩子第一,这样想想也就没什么了。 “半个多小时了,也不知道他们母子俩说什么,要这么久自己老公回来了,看也不看一眼,不闻不问。一点礼貌都没有,我们年家的规矩你有没有好好教教她”余琴愈发咄咄逼人,一扫之前伪装的和善,直接抨击苏熙。 “妈,好久不见,我也有些事想要和你单独说说。”年司曜对余琴一脸诚挚的说道,有些事他不想和余琴在此地争论,还不如找一处清净的地方好好聊聊。 “不急,你才回家,要多歇歇。”父母始终是关心孩子的,年司曜的冷暖余琴一直放在心上。 “我不累,有些事还是早说清楚比较好。”年司曜坚持己见。 “不如我们去楼上书房。”年司曜提议道。 “嗯。”余琴点头同意。 年司曜一脸坚决,她作为他的母亲,是无法拒绝儿子的请求。差不多可以猜到他想要说什么,余琴从未想过与儿子会因为某个女人对峙。 书房内,年司曜沉重的关上门,余琴一脸淡然的看向年司曜,她的儿子已经长大。 在他还稚嫩的时候,她就狠心抛下他远走美国,这么多年,母子的感情冲淡了不少。 她一直没有勇气去见年司曜,当年为什么她不能勇敢点,偏偏将一切推到儿子身上。她真是一个可悲的人,没有勇气没有智谋。 年家的复仇与振兴全部压在了年司曜身上,逼迫着年司曜快速成熟并做出牺牲。 连日来的加班让年司曜的黑眼圈特别重,余琴心疼的抚上年司曜的脸。 “脸上没有半两肉,男人不能这么消瘦。” 余琴亲密的动作,让年司曜有些别扭,已经好久没有与母亲这般亲近,都快忘了母爱的滋味。 “妈,求你不要为难熙熙。”年司曜开门见山的说道。 “你认为我在为难她”余琴苦涩的说道,果然儿子长大了,心偏向媳妇那一边。 有了媳妇忘了娘,余琴有些伤感,虽说她对不起年司曜在先,但他这种疏远的态度让她心寒。 如今的年司曜越来越像当初的年清落,当年余琴嫁给年清落的时候,暗自庆幸自己嫁了一个温柔体贴多情的美男。 男人太过俊美太过多情,都不是一件好事,这样的男人注定会伤女人的心。 “熙熙一向与人为善,就算被为难也不会告诉我。”年司曜深信苏熙已经遭到余琴的责难。 “你现在心里只有苏熙,还有我这个妈妈吗”余琴有些激动地问道。 她的儿子竟然这样对她说话,明明是那般温和的一个孩子,为什么一遇到有关苏熙的问题,就变成这副模样。 “妈,我已经和苏熙结婚两三年了,我们孩子都有了,你为什么还要来拆散我们。”年司曜早前和余琴通话的时候,就已经将一切讲开了,但是余琴偏偏要回国,偏要拆散他们。 “我找过私家侦探,你们的事我也知道些。苏熙和你结婚没多久就生下了孩子,你敢确定这个孩子是你的”余琴做足了功课,她好几次想要验年星辰的dna,但又不想做的那般绝,她不想与年司曜彻底闹翻。 在她心里就没有将年星辰当做年家人,她始终认为年星辰是苏熙和前男人的种,迟迟没有验dna不过是看在年司曜的面子上。 如果真的逼入绝境,她会做出什么,谁也不知道,她已经采集完毕年星辰的dna标本。 “妈,你是怀疑星辰吗你难道连自己的孙女都不愿承认”年司曜痛心疾首的问道。 “你是不是要验星辰的dna才罢休,妈,你什么变得如此是非不分”尽管诧异余琴会怀疑年星辰身份,但年司曜决不能暴露破绽。 “如果真的是年家的孩子,验一下dna也无妨。”余琴用着轻松的口吻说道,这年头验dna的多着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妈,你知道你这样的想法会伤害到三个人吗你伤害你的儿子还不够,还非要伤害你的孙女吗”年司曜质问着余琴,他痛恨苏悦儿的挑拨离间。 但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就凭苏悦儿的本事,怎么可能在精神病院闹出事来,一定是有幕后黑手推动着一切。 年司曜开始彻查身边人,开始翻查a城可疑的人,到底是谁在背地里暗暗下手,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你对得起你爸爸在天之灵吗”余琴不甘示弱,她也要问问年司曜的良心,他的所作所为难道就对得起年家 “苏家是苏家,苏熙是苏熙,她生下来就是苏家的女儿,这能怪她吗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是无辜的,我喜欢她,和她在一起有什么错”年司曜搞不懂余琴的想法,为什么老是揪着苏家不放。苏家对不起年家,年家已经狠狠报复了,难道还不够 他亲手将苏浩川气到医院,他亲手摧毁了苏家,难道为此苏熙也要来恨他冤冤相报何时了,他不想再继续成为仇恨的牺牲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