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苏梓轩的不开心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二百零一章 苏梓轩的不开心

余琴微微低下了头,她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温柔。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是知道年清落爱上秦月蓉的那一天,还是年清落坠楼身亡的那一天。 很久了,她的心不堪重负,当年她与秦月蓉一般,有着贵妇的品质,也有着贵妇的嫉妒心。 如今在苏熙面前,她竟如此崩溃,苏熙的话一句一句击中她的心窝。 “对不起,我们苏家对不起年家,我希望我们的恩怨就此画上句号,我们苏家只剩下我一个了,家破人亡难道还不够”苏熙苦涩的说道,如今的苏家说来心寒。 “不可能。”余琴断然否决,“永远不够,你们苏家人就不该存活世上,就算苏家只剩你一个,你也不该来蛊惑我的孩子,你不配和我儿子在一起。”余琴不能放弃激走苏熙的打算。 不能让苏熙继续在年司曜身边,不能让年司曜因为这个女人毁掉,苏家的女人就是灾难,会让男人付出生命的代价。 “我”苏熙想要反驳。 却被余琴直接打断,“我不想再听你的废话,我的目的很明确,你只要不和司曜在一起,我随便你怎么活着。”余琴坚定的说道,仿佛苏熙是山中的精怪,她深深的忌惮苏熙。 “既然与司曜结婚,我就做好相守一辈子的打算,抱歉,我无法答应你的要求。”除非是年司曜亲口告诉她,要和她分开,不然任何一个人都别想拆散他们。 尽管与年司曜只是契约婚姻,但苏熙不想做违约的那一个,也不想此时此刻离开年司曜。她不能妥协,她没有做错任何事,不能因为苏家,她就要夹着尾巴做人。 “我明天再来。”余琴恢复了一点正常,她刚刚太过失态。 一口气将多年来的仇恨宣泄,虽然十分痛快,但也太过失态,像一个没有形象的泼妇。她需要调整情绪,明天应该考虑一些软的手段,毕竟苏熙吃软不吃硬。 “我送送您。”苏熙客气的说道,仿佛刚刚与余琴争锋相对,只是一场错觉,这一刻她又拿出了后辈的恭敬。 “不需要。”余琴拒绝了苏熙。 临走的时候,苏熙注意到余琴紧握的双手,她甚至能感觉到余琴双手的颤抖。 恨,照样能够吞噬一个人的灵魂,比爱稍弱的存在。 余琴转身的一刹那,苏熙瞥见她黑发掺杂着的几缕白发,她已经过早的衰老了。 还没到五十岁的年纪,却有了六十岁的姿态,这些年她一定很不好过。 这些年,又有谁好过 苏熙并没有将今天的事告诉年司曜,他已经很忙了,不想在为他徒添烦恼。 以后的日子里,余琴每天都来,与第一次失态不同,她一如当年的优雅从容,高贵大方。 苏熙试图挽留她住在年宅,但都被她婉拒了。 以为余琴已经放弃了仇恨,以为她可以和余琴相处和谐,做一对愉快的婆媳。 但现实远比想象要伤人,余琴不过是想唤起苏熙以前对她的情感,再用阿姨的身份,对苏熙施以压力,用一种可怜兮兮的方式,逼迫苏熙答应她的条件。 余琴一直是个聪明的女人,当年她也是用这招让秦月蓉和年清落划清界线。她最好的闺中密友从此与她渐行渐远,站在成全的高度俯瞰她,她总这样以为,所以才会在年清落死后连着秦月蓉一起恨。 这一天,秦怀川不知从哪弄来了一些造型别致的甜点,特意拿来与苏熙分享。但再次来到年宅,一切好似变了模样,有一个女人,一个陌生女人在苏熙旁。 说陌生也并陌生,秦怀川隐隐约约记得这个女人,她不正是年司曜的母亲吗 “秦哥哥,你怎么来呢”苏熙有些喜悦的问道。 “我有好东西,要和你分享。”秦怀川一脸神秘的说道。 余琴别有深意的打量着秦怀川,如果苏熙真的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也不错至少让她离开年司曜就不是那么困难了。 “余阿姨。”秦怀川毕恭毕敬的喊道。 余琴脸上的表情顿时变了样,明明苏熙没有向他介绍自己的身份,这是怎么回事 秦怀川满意的看了看余琴脸上的表情,旧识重逢,向来只有他人惊讶,只怪他变化太多。 “我是秦家儿子,余阿姨不记得吗我们以前曾经一起吃过饭,在苏家。”秦怀川热络的说道。 “秦家儿子”余琴默念了一遍,似乎想起了什么,好一会子,她才彻底回忆起来。 人老了,记忆力衰退了不少。 “一点也看不出来了。”余琴感叹的说道,见到以前的小辈,心里五味杂陈。 只要不是苏家人,余琴都是欢迎的,秦家儿子小时候没少为年司曜出头,说来还是蛮讨余琴喜欢的。 “这些年去了哪”余琴寒暄道。 “一直在美国。”秦怀川挂着让长辈喜欢的笑,回答余琴的问题。 “也在美国呀这些年我怎么一次也没遇到你。”余琴在美国也有十来年了,还真没在美国碰到过秦怀川,语气中难掩可惜。 “美国那么大,不是相约好了见面,很难偶然遇见。” 余琴笑了笑,秦怀川的话在理,时光匆匆,当年的孩子,现在都长大成人了。 秦怀川与余琴聊着家常,看得出余琴很喜欢秦怀川,苏熙在一旁也蛮欣慰。在心里佩服秦怀川,简直是女性杀手无论是两岁的小女娃还是快五十的更年期女人,他都能搞定,妥妥的女性之友。 自那以后,秦怀川经常和余琴相约来年宅,表面上你好我好,背后的你来我往,阴谋阳谋叫人寒心。 每天看着余琴卖力的表演,苏熙都要心软了,现实逼着她违约。 而她也不想继续为难年司曜,早在上一辈恩怨被揭开的时候,苏熙就想过要与年司曜分道扬镳,她毕竟是他仇人的女儿,她又有什么资格在他的庇护下心安理得。 “奶奶。”年星辰甜甜的喊着余琴。 这叫余琴怎么不动容,有人喊她奶奶,她儿子的女儿。心口像是开出了一朵娇艳的花,不曾想过她也能享受天伦之乐,如果此刻年司曜在场,一家子就完整了。 余琴快速甩掉脑中的想法,她怎么会有这种可怕的想法,是要妥协吗 不,绝不可以。 她苟延残喘这么多年,要的可不是这些,她一定要让年家摆脱苏家。 “妈,你怎么没动筷子”苏熙的声音将余琴拉回了现实。 “奶奶,你不饿吗”年星辰一脸童真的问道。 苏梓轩则暗暗的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吃着白米饭,他没有夹菜,如今年宅不仅多了一个讨厌的秦怀川,更多了一个余奶奶。 苏梓轩有种被排挤在外的感觉,他此刻无比想着傅越泽,怎么办妈妈不要他了。 “轩轩怎么老吃白饭,吃点菜。”苏熙边说着边将苏梓轩最爱吃的芹菜夹到他碗里。 已经有男子汉气概的苏梓轩,在年宅尝到了寄人篱下的感觉。只怪傅越泽去美国,一个多月不见回。 苏梓轩看了看碗中的芹菜,依旧沉默不语,继续吃着白米饭,他很有骨气的不吃菜。 “轩轩,怎么呢”苏熙关切的问道,这几天苏梓轩一直不太对劲。 苏梓轩抬起头,眼里闪过一丝委屈,他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他的妈妈已经被太多人霸占,而他在妈妈的心目中是什么地位呢 苏熙早就想和苏梓轩聊聊,今天的事情,让苏熙更是下定决心。不能任由这样发展下去,她能深切的感受到苏梓轩眼里的委屈。 是这段时间忽略了他的感受,让他觉得委屈了吗 余琴一向喜欢小孩子,但对待苏梓轩没有什么好态度,既然姓苏那就是苏家人。对待苏家人,她没有什么好态度,她也能感觉到苏梓轩的敌意。 现在的孩子一个个早熟,年星辰也是个机灵鬼,想到这余琴就头疼不已。 这段时间一直在苏熙身旁,只想能软化苏熙,而她竟然不动声色,让余琴根本无从下手。 表面看上去是和睦的一家人,实际上各怀鬼胎,这样诡异的气氛被年司曜突然回国打破。 经过一个多月的加班加点,年司曜终于处理好公司那一堆乱七八糟的事务。他来不及歇一下,就匆忙赶回a城。 平静的午后,苏熙将苏梓轩拉到一旁,母子俩互相对视,试图从对方眼里看出些蛛丝马迹。 “轩轩,是不是对妈妈有什么不满”苏梓轩的眼神让苏熙很不舒服,像是她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 苏梓轩的眼神带着审判的意味,母子俩有太久没有交心,苏梓轩心里埋着太多秘密。 “没有,妈妈。”苏梓轩近乎冷漠的说道。 他不想这样,不想对苏熙这样态度,父亲还没有回来,他一个人觉得无比独孤,而他的妈妈 “什么时候轩轩也学会骗人呢”苏熙痛惜的问道。 苏梓轩拼命摇头,他不是特意骗苏熙的,眼泪在眼里打转,他不想看到苏熙失望的眼神。 “妈妈,我想要一个完整的家。”苏梓轩投入苏熙怀中痛哭着说道。 “为什么妈妈不和爸爸一起,为什么我永远不能同时和你们待在一起”为什么,他有太多为什么,他只是个孩子,难道渴望一个完整的家,也有错 ...

下一篇   第二百零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