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爱就拒绝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爱就拒绝

帝国大夏依旧如常,这样的合作还不至于让他们大肆庆祝,美国人也不太讲究这一套。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车子停在了正门,傅越泽从车中走出,他微微抬头看向这百米高楼。在如今这个社会百米高楼十分常见,只是帝国大夏与别个不同,这里聚集着全天下顶尖的精英。 而傅越泽更是精英中的精英,他略微整理衣袖,虽匆匆忙忙赶来,脸上却不见丝毫疲倦。 他从来都是这般优秀,优秀的以为这辈子都不会为任何一个女人低头,然而他低估了爱情的实力。所以丘比特才会狠狠地将爱之箭射入他心口,那一箭没入太深,以至于稍稍一动便是伤筋动骨的痛。 爱情是什么,是商界可以任意交换的商品吗是可以买卖交易的吗 电梯缓缓上行,每个人都在挖空心思往上爬,那么有人愿意慢下来吗 不进反退,一旦放慢速度,就会被后来人赶超。任何人都不愿被比过,所以只好不断的加快速度,牺牲任何可以牺牲的东西,拼命往上爬。 高处不胜寒,爬的那么高,成为天下第一又如何只能一个人静静忍受寒冷,他需要一个人能与他并肩而战,一起看日出一起互相温暖。 门内,kevin已经在等候,傅越泽自信满满推门而入。诚然kevin要强于他,但傅越泽气势上一点也不输人,时间可以带走懦夫,留下真正的强者。 他会被时间证明,很快,他很快就会在整个世界声名鹊起,他是商界的天才,是孜孜不倦的勤奋者。 “刷刷”两个人同时在合同书上签上自己的大名,傅越泽与kevin相似而笑,如出一辙的笑容,颇具迷惑性。 接下来就让傅氏更好的发展,在国际的大舞台,他要用商业入侵另一地方。 傅越泽收起合同,与kevin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两个人默契的分开。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彼此耽误时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下雨了,他抬起头看了看阴霾的天空,他必须等待车子来接他。不少经过他身边的男女,试图想要与他说话,渴望为他撑伞。 但他始终冰冷的眼神,让人望而却步,无法想象那种没有温度的眼神看向他人时,会产生怎样的反应 等待的过程显得尤为漫长,事实上不过仅仅几分钟,助理一号撑着伞从车上下来。 “总裁,接下来去哪” “酒店。”傅越泽冰冷的回道。 一场雨让傅越泽整个人变得更加冰寒,一张脸毫无人气,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他的伤口从未愈合,正一点一点淌血,所以他才愈发的拒人千里之外。 雨点不停的敲打着车窗,好似敲在傅越泽心上,苏熙的残忍对他何曾不是一种伤害,他只能独自舔舐伤口。 悲哀的人类,他现在除了一身雄心壮志,还有什么感情所剩无几,全部给了苏熙,但她却不屑收下,这让他的心犹如孤魂野鬼,找不到归宿。 “总裁这一次打算在美国多待一点时间吗”助理一号与傅越泽随意的聊着,太过安静的氛围,叫人窒息。 “订塞班岛的飞机。”傅越泽打算在美国到处走走,放松放松心情。 突然不想早点回国了,早点回国又如何,苏熙根本不期待,也根本无法挽回苏熙的感情,没有意义,不如在美国多耽误点时间。 饥饿侵袭他的胃,傅越泽已经一天没有进食了,明明没有胃口,但还是会饿,身体的本能从来都是这般强大。 傅越泽决定随便吃点东西,填饱肚子就好,但一切并不按照他设想的发展。 在酒店门口,他意外的发现artes,她蹲在门口,用近乎可怜的姿态。一瞬间让他的心变得柔软起来,看着全身湿透的她,竟有些心疼。 “怎么在这里”傅越泽掩盖自己的情绪,淡漠的开口。 “我一直等你回来,可不可以不要讨厌我”artes将脸埋在胸口,带着一份难以启齿的心情。 “我只想和你近一点,不要像避开病毒一样避开我。”artes近乎哀求的说道。 不要避开我,artes无法忍受以后无法见到傅越泽的日日夜夜,一见钟情向来和单恋挂钩,而她试图改变单恋的处境。 只要傅越泽给出一点点肯定,她愿意百倍努力,为什么他要避开她,要无视她。 为什么要把她打入地狱 “你不该接近我。”傅越泽沉声说道。 尽管有不舍,但傅越泽决定继续漠视,无法给她任何承诺,那么还是不要开始的好。 不得不承认,他现在不想要祸害任何一个女人,任何一个好女人都值得男人的疼爱,而他不会是那个男人。 “我只想能看到你,如此而已,你不需要那么急切的把我从你身边赶走,我对你没有半点要求和威胁。”artes抬起满是泪水的脸,她哭得楚楚动人。 她的倔强一瞬间瓦解他所有的残忍,他与她何其相似,努力为一人,拼劲全力,期盼他她的爱,真是可悲的叫人心疼。 傅越泽走上前,一把拉过artes,早就失去所有力气的她,不争气的瘫软在他的身上。 “跟我来。”傅越泽顺势一把抱住artes。 后来他索性公主抱artes,这样的姿势让她能够听到他胸膛火热的心跳,与他本人的寒冷截然不同。 助理一号若有所思的看向傅越泽的背影,原来任何男人都无法抵挡她楚楚动人的一面,他露出一个悲伤地笑,谁的单恋不是苦。 砰地一声,门被紧紧关上,傅越泽将artes丢到总统套房的浴缸,他恶狠狠的说道:“好好将自己洗干净,我讨厌脏兮兮的女人。” artes露出一个开心的笑,一点也不为傅越泽的恶劣态度伤心,只要能在他身边看到他,无论是什么身份什么处境,她都甘之若素。 说完,傅越泽直接从浴室出去,讨厌任何女人扰乱他的判断力。明明想要远离这个陌生女人,为什么还是会不舍,为什么还是会情不自禁。 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目的,不可能有无缘无故的爱情,他自认为自己的魅力不足以叫他人如此沉迷。 那么将她放在身边也好,趁着这段时间查清楚她的目的,他傅越泽绝不轻易相信女人。 artes在浴缸里轻快地洗着澡,一边洗着一边唱着歌,畅快无比,能够和傅越泽共处一室,感觉快要幸福死。 傅越泽找了太多理由,只为心安理得将artes留在身边。 明明artes的身份已经被他彻查好几遍了,偏偏还要自己亲自再查一遍,这明显是为自己找的合理理由。 artes是拉丁文中的月亮与狩猎女神,她的狩猎目标会是他吗 到底谁是猎物到最后才能揭晓,我期待你的出招,傅越泽深深的看向浴室,无论这个女人会是何种目的,他一定要揭开这隐晦的谜题。 洗完澡,artes在浴缸里磨磨蹭蹭不肯出来,没有干净的衣服可以穿,她总不能裸着出去。 似乎傅越泽忽略了这一点,他一直等待artes出来,但是她迟迟不出来。 “artes你好了吗”傅越泽不想继续等下去,这么长时间,该洗脱一层皮了吧 “抱歉,能不能为我拿件衣服” 原来没有衣服,不自觉的傅越泽想起了中国传统神话故事,那个偷拿了七仙女衣服的董永。 房间里除了男士衣服就再也没有其他衣服,傅越泽站在衣柜前沉思了片刻,拿出一件睡衣,只有这个artes可以穿。 “吱”门被打开了一点,一件睡衣被扔到了浴缸旁,好在扔的还算准,没有扔进浴缸。 artes快速穿上睡衣,有点大,她过于瘦弱了,身材上面找不到一丝美国人的气息。 不知何时,傅越泽已经躺在床上了,artes出来的时候,他眼皮抬也没抬。 artes有些手足无措,她猜不透傅越泽的心思,现在她该怎么办 “过来。”傅越泽冰冷的声音响起。 artes犹豫了片刻,还是走了过去,也不知道傅越泽要干嘛,心里还有些忐忑。 淡淡的沐浴露香味飘到傅越泽鼻尖,轻轻嗅了下,夹杂着清新的少女味道。 她刚刚靠近床,就被傅越泽一把拉到床上,迅速的压在身下。 傅越泽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却邪魅的不可方物,这样的男人太容易得到女人的心,唯独苏熙不肯乖乖交出心而已。 “你几岁”傅越泽像极了调戏小朋友的猥琐大叔,尽管看过artes的详细资料,但是还真没注意过她的年纪。 “我,我24。”尽管不清楚傅越泽为什么会这样问,但还是如实作答,能够被他关心年龄,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噢,看上去不像。”傅越泽摸了摸artes绸缎似的肌肤,此刻的artes像极了八年前的苏熙,那个在他身下瑟瑟发抖的小女人。 “那我像多大”artes好奇的问道,她永远透着一份童真。 “18。”真是可爱的年纪,傅越泽吞了吞口水,竟然起反应了。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生理反应,自从和苏熙纠缠不休以来,对其他女人他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渴望。 他冷着脸从artes身上下来,他怒吼道:“滚,从我房间滚出去。”这个女人很危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