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父子同仇敌忾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九十六章 父子同仇敌忾

点心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年星辰只能眼巴巴的望着,真的很好吃,比以往的都好吃。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复制网址访问: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熙熙,你的手艺大有进步。”秦怀川夸赞着苏熙,比之以前简直天差地别。 苏熙听到秦怀川的夸奖,心里很开心,笑着回应,“做甜点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偶尔我会亲自下厨,缓解下心情,慢慢的厨艺也随之进步了。” 餐桌上他们都默契的没有提到苏梓宸,对比之前苏熙疯狂全城搜索苏梓宸,秦怀川都要怀疑之前是不是一场梦。不过现在这样也好,茫无目的的全城瞎找,起不到什么作用。 “最近耽误你工作了。”苏熙有些歉意的说道。 秦怀川摇了摇头,秦氏并没有太多事情需要他处理,他是一个很会享受的老板。 与傅越泽不同,他不会将工作全部揽到自己身上,没日没夜拼命的做,这和给别人打工加班有什么区别 “说来惭愧,我这个秦氏的掌舵人,其实是个闲差,每天无所事事。”秦怀川用着轻松的语气说着,不想苏熙为他感到愧疚。 “秦哥哥,对不起连累你受伤。”苏熙无法做到不愧疚,一看到秦怀川手臂上的绷带,她就忍不住责备自己。 “这点小伤不算什么。”秦怀川满不在乎的说道。 以前秦怀川初闯美国的时候,常常与别人争得头破血流,受伤是家常便饭。 “都是因为我。”苏熙还是很歉意。 “别想太多,与你无关,再说了我现在可是a城的英雄,就当我因祸得福。这一点小伤能换来英雄的称号,我是赚了。”秦怀川宽慰着苏熙,当时刀划破他手臂,他都没怎么注意到。 因为身着黑色的西装,所以流血都被遮掩了过去,后来一切尘埃落定后。秦怀川才感到胳膊有点痛,掀开衣袖看见胳膊上被划了一道血痕。 “不要对我这么好,我无以为报。”苏熙别过脸去,有时候她甚至认为自己是灾星,总是为身边人带去灾祸。 或许她不配拥有朋友,所以之前才会被莫怡安背叛。 “不要乱想。”秦怀川严肃的警告苏熙。 苏熙的小心思实在是太过明显,秦怀川对苏熙这种动不动就缩回到“龟壳”的行为十分不满。 以前苏熙是一个放肆笑,放肆哭的女生,而现在她变得小心翼翼,眼里都失去了色彩。 “记住,你永远是我最可爱的妹妹,试问有哪个兄长需要妹妹的回报”秦怀川对着苏熙挤挤眼,眼神布满了真诚。 有时候他拿苏熙当做妹妹,有时候他又将她当做一种特殊的存在,就连自己也说不清,对苏熙到底是那种感情。 “那你还不多吃点,难道我做的点心不好吃”苏熙佯装严肃说道,既然秦怀川都这样说了,那她配合下偶尔做个任性的妹妹似乎也不错。 “味道很好。”秦怀川发自内心的夸奖道。 屋外绽放了各色的菊花,粉的白的黄的,煞是好看。苏熙与秦怀川漫步其中,呼吸着清晨新鲜的空气,偶尔会有露珠抖落到他们身上。 有时候并不需要太多的语言交流,安静的陪伴也能温暖人心。阳光很好,微风习习,吹起苏熙满头青丝。 头发胡乱的在风中飞舞,阳光均匀洒落在苏熙的脸上,时光对她太过宽容。美丽的容颜,依旧残留青春的气息,她的灵魂有孩子的天真。 听到车声,苏熙微微抬眼极目望去,她看见傅越泽出现在年宅门外。父子两人一身劲装,相似的眉眼,将众人的眼球都吸引了过去。 因为苏熙突然停下了步子,秦怀川不解的看了看近旁的苏熙,随后眼神转向门外的傅越泽。 傅越泽与苏梓轩用“同仇敌忾”的眼神看向秦怀川,尽管苏梓轩并不讨厌秦怀川,甚至有点喜欢这个叔叔,但他决不允许任何人拐走他的妈妈。 避开傅越泽的视线,苏熙看向苏梓轩,只见他一脸冷峻,少了平日的活泼热情。 苏梓轩倔强冷漠的样子,让苏熙颇为费解,年宅的门缓缓打开了。 大理石墙面,冰冷彻骨,傅越泽牵着苏梓轩徐步前行。傅越泽的眼神自从落到苏熙身上,就再也没有移开过。 近旁一株粉色菊花妖艳的绽放着,苏熙低头望向花蕊,右手边的秦怀川淡定自若,嘴角噙着一抹似是而非的笑。 一步一步,很快就要逼近苏熙,在场的四个人就连呼吸都放缓了些,局面变成了一场对峙。 “秦总,好久不见。”傅越泽虚伪的寒暄,他眼里的神色分明是想要抹灭这个男人的存在。 “傅总,巧。”秦怀川没有过多客套,简单直接,两个人用眼神厮杀。 苏梓轩没有像往常一般,直接跑到苏熙身边,而是停在离苏熙一米开外的地方。 他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淡漠的对着苏熙说道:“妈妈。”语气中带着一种苛责,她不能接受苏熙与秦怀川的亲近。 被迫将眼神从花蕊处挪开,苏熙一脸温柔的看向苏梓轩,微笑着回应道:“轩轩,早呀” 儿子这种态度,让苏熙有些难过,但傅越泽的眼神更是可怖的很,苏熙决定不动声色,静观其变。 这么早,秦怀川怎么会出现在年宅,这是傅越泽的心结。 而报纸上的头条,更是叫傅越泽周身不爽,原本打算带着苏梓轩来“盘问”苏熙事情经过。 因为秦怀川的缘故,事情的经过已经变得不再那么重要,目前如何让碍眼的秦怀川消失才是比较重要的事情。 “妈妈,怎么和秦叔叔在一起”苏梓轩问出傅越泽的心声。 苏熙脸上掠过一丝尴尬,秦怀川不以为然,抢先一步为苏熙解释,“因为我早早过来串门。” 简单毫无说服力的解释。 苏梓轩冷冷看向秦怀川,对他的敌意更明显了,他突然有些讨厌秦怀川时常微笑着的一张脸。 “秦叔叔,你很喜欢抢答吗”苏梓轩不爽的反问。 秦怀川尴尬的笑了笑,这个小鬼果然和他爸爸一样难对付。 全程都被苏熙看在眼里,不知何时苏梓轩身上也多了傅越泽的味道,但她不允许儿子变成一个目中无人的狂妄之人。 “轩轩,这是对待长辈的态度吗”苏熙不悦的看向苏梓轩,她该好好教教儿子礼节。 一直保持沉默的傅越泽开口了,“要为旁人苛责儿子吗”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长辈应该有长辈样,不然又怎么会取得小辈的尊重。” 父子俩联手将秦怀川逼入一种尴尬境地,苏熙不得不与傅越泽对视,她看到他眼里的两簇火苗,不知道他又在为什么生气 事已至今,秦怀川只好以退为进,他蹲下身子与苏梓轩平视,温和的问道:“是不是叔叔抢答惹轩轩不开心了,叔叔可以道歉。” 将自己的态度降到最低。 闻言,苏梓轩嫌恶的别过脸,这个叔叔做的一切都是在讨妈妈欢心,想要抢走妈妈的坏叔叔。 傅越泽冷视着此刻低他许多的秦怀川,伪善的男人,身上有让人作呕的味道。 “秦哥哥,你快起来。”苏熙边说着边拉了拉秦怀川胳膊。 这种亲密的互动自然没有逃过傅越泽的眼睛,“秦哥哥”,叫的真好听。 他的眼神阴沉的没有一丝亮光,就算他愿意主动放弃苏熙,但也不会让秦怀川得逞。一对比,年司曜要显得正人君子多了,哪怕苏熙继续保持着与年司曜夫妻关系,也不会让秦怀川这个小人插足。 “没事。”秦怀川缓缓站起身,对着苏熙一脸轻松说着。 “我喜欢和小孩子交流。”秦怀川对着苏梓轩挤挤眼,他脸上挂着顽童的笑。 “你就是太宠小孩。”苏熙不赞同秦怀川的话,一点大人架子都没有,这样宠溺孩子,可不是一件好事。 旁若无人的互动,让傅越泽心中冰天雪地,苏熙口口声声说她是年夫人所以要和他避嫌。但现在与秦怀川这般亲密,可曾想过避嫌 “苏熙,你这个”傅越泽将“水性杨花”四个字压下了,他喜欢的女人为何变成这种模样,怎叫他不痛心疾首。 “嗯”苏熙疑惑的看向傅越泽。 “我有话对你说。”傅越泽径直将苏熙拉走。 一切发生的太快,苏熙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傅越泽拉到身旁。 秦怀川为了避嫌不好与傅越泽拉扯,他看着自己的想要伸出又不敢伸出的双手,一阵心凉。 一直以来,对苏熙只能规范在礼数之中,只能做她的兄长。无法像对莫颜一样对待苏熙,无法对苏熙提霸道的要求,无法越过那一步。 “傅越泽,我不想在外人面前和你拉拉扯扯。”苏熙深深皱起眉,有旁人在,苏熙更讨厌傅越泽这种霸道的行径。 “我想和你谈谈。”傅越泽丝毫没有放松手上的禁锢。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苏熙断然拒绝。 秦怀川不愿傅越泽强迫苏熙,他抬起头直直看向傅越泽,“请傅总放开熙熙。” “秦总,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希望你不要插手。”傅越泽不再与秦怀川硬碰硬,说起礼貌修养,他怎么能输给秦怀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