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山溪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八十九章 山溪

“某人难道不想早一点回市区”傅越泽状似无意的说道,挑逗着苏熙的神经。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哦。”苏熙一脸淡漠,对于傅越泽的话,她决定选择性接收。 傅越泽在她这里的信用值早就透支了。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早点下来。” 昨夜苏熙早早就睡着了,按照医生说的,睡眠要有一个度,不能太少也不能过多。傅越泽不想苏熙睡过头,所以特意定好闹钟,打算一早就将苏熙喊醒。 傅越泽交代完,就直接出去了,苏熙揉了揉眼睛,考虑要不要早点下楼。 她的确急于回市区,也不知道傅越泽那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放她回市区 貌似没有那么简单。 苏熙简单的将自己梳洗了一番,左右睡不着,不如下楼用餐。 傅越泽早就坐在楼下餐桌,他随手拿起一页报纸,正在看头条。 a城商界最近出了不小的事情,沈家被秦氏打击的毫无招架之力,可见秦怀川手段之狠绝。 苏熙在傅越泽对面坐下,尽量远离傅越泽。 “你来呢” “嗯。” “上早餐。”傅越泽对立在近旁的佣人命令道。 “是,总裁。” 与以往不同,苏熙喜欢吃甜点,所以傅越泽以往都吩咐厨房多准备甜点。而今天却端上来浓稠的米粥,不是一般的白粥,里面好像有不少添加物,也不知道是什么 苏熙嫌恶的看向米粥,她需要甜点。 傅越泽已经开动了,而苏熙还在犹豫。 “不饿”傅越泽的声音传来。 “烫。”苏熙尴尬的回道。 “哦。” 傅越泽手上快速的搅拌自己碗里的粥,试图用这种方式尽快为粥降温。 过了一会,傅越泽将自己的碗推到苏熙面前,“这个不烫。” 原本造型还不错的米粥,搅拌后卖相大跌,苏熙嫌恶的将粥推了回去。 “多谢。”苏熙勉强挤出两个字,对于傅越泽这份好意,她还是心领就好。 在傅越泽的注视下,苏熙勉强用勺子挖了一口米粥,吹了吹送到嘴里,意外的很好吃。 没过多久,碗里的米粥就见底了,傅越泽满意的看向苏熙。 “要不要再来一碗” “不用。”苏熙已经饱了,她是吃货但并不代表胃口大,只是孜孜不倦追求美食而已。 七点钟,距离苏熙上班时间还有两小时,苏熙在心里计算着,从北郊回公司要多久,貌似两小时绰绰有余。 “散步吗”傅越泽对苏熙发出邀请。 苏熙摇头,她现在只想快点回市区,而且哪有早饭后散步的。 “回市区吗” 苏熙点头,当然想回去,她又莫名的消失一天一夜,都不知道要怎么回去面对经理的咆哮。 “那先陪我散步。”傅越泽嘴角露出狡黠的笑,目的达到。 “半小时。”苏熙算了下,只要在八点前出门,九点赶到公司估计没问题,现在七点,耽误半小时,貌似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傅越泽怪异的看了眼苏熙,对他而言,散步十分钟足以,半小时是要逛街吗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傅越泽在前面头也不回的说道。 富人区,重在于安静,走出别墅,屋外有鸟语花香。 几乎没有注意过别墅外的景色,苏熙好奇的四处张望,别墅外的设计十分别致。 青石小道,带着复古的意味,平日里都在车上,根本注意不到这点。 昨夜的暴雨将道路冲刷的非常洁净,道路两旁的常青树被修建的笔直漂亮。大概是为了特意营造野生的生态环境,树下零星点缀着不知名的野花。 “呼吸新鲜空气,对身体好。”傅越泽的声音响起。 “嗯。”雨后的空气带着泥土的芬芳。 “前面有山溪,想看吗” 北苑别墅是依山而建,别墅与山融为一体,山间的溪水途径别墅。 苏熙用行动给出了答案,她跟了上去,傅越泽加快了步伐。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山溪跟前,苏熙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 山溪清澈见底,叮咚的溪水声,她的面前就是大自然。山间吹来清风,苏熙深深吸了一口,心情变得轻松欢快起来。 “这里其实还不错。”傅越泽在一旁说道,在这里亲近自然变得触手而及。 “嗯。”苏熙赞同这句话。 何止不错,整个a城怕再也找不到这样的地方。 “如果喜欢这里,我可以常带你来。” 傅越泽刚说完,苏熙脸色就僵硬住了,喜欢归喜欢,常来是万万不可能的。 苏熙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早上,傅越泽见苏熙心情好转,他的心情也大好起来。 路上,傅越泽在驾驶位上对苏熙说道:“过几天我还要离开a城。” 美国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干净,傅越泽必须赶回去,与kevin签订合同,他是必须要到场的。 “去美国”苏熙试探的问了句。 “嗯。” “你打算进军国际市场”苏熙在傅越泽眼里看到了野心勃勃。 “我觉得时机已经成熟。”傅越泽十分清楚自己的行为,傅氏必须更上一层楼,他已经困在a城太久了。 “祝你好运。”苏熙换上一个礼貌的笑。 以傅越泽的能力,进军国际市场,并没有问题,更何况这必然是傅氏发展趋势。 “多谢。”傅越泽礼貌的道谢。 “年氏打算扎根法国”傅越泽随口问了句。 苏熙笑了笑,这事她可不清楚,关键还是要看年司曜。 “这个只有司曜知道。” “司曜”这个称呼让傅越泽很不舒服,苏熙都没有这般亲密的喊过他,却偏偏对着年司曜,一口一个“司曜”的叫。 “难道傅氏打算和年氏合作”苏熙随口问了问。 “不可能。”傅越泽还没从不满的情绪中出来,他才不要和情敌合作。 苏熙怪异的看了眼傅越泽,不知道他为什么反应这么大,虽说只是玩笑话,但是被傅越泽这般断然否定,心里还是有小小不满。 傅越泽也发觉自己说的太过直接,便解释的说道:“傅氏和年氏目前并没有可以合作的项目去开展。” 两个人在车里聊着乱七八糟的商业动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连聊天都变得尴尬。 “在前面停就可以了。”苏熙可不想停在公司大门口,傅越泽和他的车一样引人注目。 车子停了下来,苏熙从车上偷偷摸摸下来,她耳边响起了傅越泽的声音。 “距离你们公司还有一百米,你打算走过去” 傅越泽了解苏熙的小心思,很显然苏熙并不希望他送她去公司,并不希望别人看到她从他的车上下来。 “多走走有利于身心健康。”苏熙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带着她的年纪该有的青春活力。 傅越泽并没有提醒苏熙,她今天不宜上班,因为她的一身行头还在年宅。 苏熙欢快的走到公司楼下,再见到同事,瞬间多了一股亲切感。时间久了,对公司也有归属感。 她对同事笑着,正欲开口,就看见同事脸红的低下了头。 苏熙怪异的看向同事,不明白同事为何会有这样异常的反应。 好一会子,苏熙才恍然大悟,玻璃上印出她的精致容颜。 今天不宜上班。 苏熙捧着脸,快速的消失,竟然忘了她的行头,这样去上班,鬼认识她。 原以为今天能够在上班前赶到公司,没想到她最终还是得迟到,她必须马上赶回年宅,希望不要迟到太久。 苏熙回到年宅时,苏梓轩早就上学去了,只剩下年星辰一个人在沙发上百无聊赖。 年星辰看到苏熙后,兴奋异常,要苏熙陪她玩。 “妈妈,还有事,乖,自己玩。”苏熙摸了摸年星辰的脸,温柔的哄着。 年星辰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挑剔的孩子,她几乎不愿与家中佣人玩耍。如果年司曜、苏熙、苏梓轩都不在,她情愿一个人自娱自乐,也懒得与那些佣人互动。 年星辰一脸失望的看向苏熙,她今天又要无聊到天黑,保姆也拿她没办法。 “哎。”年星辰在苏熙背后发出一声轻叹,她好想苏梓轩,只有苏梓轩愿意一天陪她到晚。 小小的家伙,已经人小鬼大了,年星辰远比看上去要成熟得多。 年氏涉外部,今天十分热闹,老员工集体声讨苏熙,因为苏熙这一环节跟不上进度,害得他们的进度也被拖累。 苏熙无比后悔,后悔自己继续待在涉外部的愚蠢决定。 目前她不仅没有抓出内鬼,还弄得一身腥。 经理也对苏熙进行了严厉的批评,认为苏熙败坏了涉外部的风气,迟到,简直不可原谅 对于如此重负的部门,苏熙不得不佩服那个不动声色的内鬼,为了窃取年氏的一手资料,拼尽全力呀 中午的时候,苏熙实在扛不住,她决定去找吴总。 午休时间,吴总正在办公室午睡,敲门声破坏了他的美梦。 吴总怒气冲冲的拉开办公室门,他意外的看见苏熙站在外面。 “您怎么来呢”所有的怒气瞬间被压制,整个人也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