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药膳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八十八章 药膳

貌似要下雨了,傅越泽朝窗外看了看,有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气势,而苏熙置若罔闻,脸上依旧挂着倔强的表情。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不知道什么时候苏熙也变得这般 不好形容 幼稚固执 傅越泽甩掉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女人原本就是善变的,还是尽快处理好现在的状况吧 “苏熙。”傅越泽无奈的喊道。 因为傅越泽的到来,苏熙立马嫌恶的转过脸,她现在连看都不想看到傅越泽。 傅越泽不怒反乐,笑着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样很幼稚。” 沉默,依旧是沉默,苏熙决定沉默到底。 “要下雨了,再不进屋会变落汤鸡。”傅越泽担忧的看向天上的乌云,可能会是一场暴雨。 苏熙不为所动,她有眼睛自己会看,但事已至此,实在不甘心妥协。 “闹脾气也要有个度。”傅越泽一直温和的与苏熙说着,不想再继续刺激她。 苏熙转过脸来,愤恨的看向傅越泽,用眼神传递她的心情,“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眼神中道不尽的哀怨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眼语,傅越泽一脸茫然的与苏熙对视,完全不知道苏熙的内心独白。 “哼”苏熙冷哼了一声,随后径直从傅越泽身边穿过。 她目标明确,回屋,已经感觉到有几滴雨水落下,估计很快就会倾盆大雨。 傅越泽不解的看向苏熙的背影,这种别扭的态度,是怎么一回事,莫名觉得有些萌。 苏熙快步走向屋内,暴雨已经悄然而至,淋了傅越泽一身,苏熙因为及时赶回屋中,躲过一劫。 暴雨来势汹汹,很快傅越泽就被淋湿了,但他脸上没有丝毫慌张,优雅从容地走回屋中。 雨水顺着傅越泽的头发流下,如此尴尬的情景,在他身上却显得性感帅气,有一种颓废的美感。 “赶紧换衣服。”话刚出口,苏熙就后悔,果然还是会担心他。 见苏熙这般紧张,傅越泽满意的笑了,她还是关心他的,至少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小心感冒。”苏熙别过脸,声音僵硬的说道,试图掩饰之前的紧张。 衣服湿透贴在傅越泽的身上,他不舒服的微微皱眉,但并不打算上楼换衣服,如果这样能让苏熙关心,那不妨让她再多关心一会。 “担心我” “随便你。”苏熙已经平复心情,冷着一张脸,不打算给傅越泽好脸色。 陆骏来到大厅时,看到的正是这幅场景,看上去两个人的关系到了冰点。 “把东西端上来。”陆骏对佣人喊道。 六道药膳被一一端了上来,苏熙的脸色也因此起了变化,遵从傅越泽的吩咐,好吃的药膳,但卖相却并不好看。 陆骏自信满满的对苏熙口若悬河的介绍这六道药膳,苏熙紧皱着眉,脸色越来越难看。 “苏小姐,希望您能喜欢,请您慢慢享用。” 在苏熙看来,这根本就是黑暗料理,她才不会吃,看看就没胃口。 “拒绝。”苏熙毫不客气的说道。 她嫌恶的转过脸,她必须离开这里,闻一闻味道就觉得受不了。 “苏小姐,我亲自尝过味道” “陆骏,上去为我拿件衣服。”傅越泽打断了陆骏的话。 “是。” 陆骏走后,傅越泽走到了餐桌前,拿起银质的筷子,他看了看苏熙,又看了看桌上的药膳。 随后毫不犹豫的夹起面前的山药,虽说这些药膳卖相并不好看,但仔细看去,其中不少是平时常见的食材。 陆骏的厨艺还是相当不错的,傅越泽吃的津津有味,苏熙则一脸抗拒。 “味道不错,不打算与我共进晚餐吗” 苏熙摇头,使劲摇头,她才不要吃怪异的东西。 “不过是一些家常菜,不要那么抗拒。”傅越泽继续说着,有一种哄孩子吃饭的感觉。 “我不饿。” 陆骏从楼上下来,手上拿着干净的衣服,他走到傅越泽身边,恭敬的说道:“请您换上。” 傅越泽扫了一眼陆骏手上的衣服,没想到陆骏竟然为他拿了一件休闲服,他几乎常年正装,极少有休闲服,竟然被陆骏找了出来。 “怎么是这件”傅越泽有些不悦。 “在家中,这件衣服很合适。”陆骏想要为傅越泽改一改在家里还西装加身的毛病。 虽说有些不喜,但傅越泽还是换下了衣服,他已经很久没有穿这种休闲服了。 傅越泽换完衣服出来的时候,苏熙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竟然很适合 脱下正装的傅越泽,多了一丝阳光气息,整个人也年轻了几岁,这样的打扮有种邻家哥哥的亲切感。 “看什么”傅越泽在苏熙愣神的时候,来到她身边。 “过来陪我一起用餐。”傅越泽驾轻就熟的拉过苏熙。 将苏熙按到椅子上,尽管她还有些抗拒,但基本上还算合作。 “饭呢”傅越泽对陆骏说道。 “今晚不如吃意面吧”陆骏自作主张的回道。 傅越泽不满的看向陆骏,一段时间没回来,陆骏愈发的自作主张了,这感觉很不好。 陆骏在傅越泽眼神的“凌迟”下,颓败的低下头,委屈的说道:“我还是去煮点饭吧” 今天的陆骏和平常不太一样,这让苏熙忍不住多了几眼他。 陆骏的失常,让傅越泽也很奇怪,这样低级的错误,为何他一犯再犯,也不知道他怎么呢 勉强将药膳吃完,苏熙总觉着不是味道,不知道是味蕾太敏感,还是心中膈应。 “陆骏,收拾完,到我书房。”傅越泽对收拾碗筷的陆骏吩咐道。 以往陆骏绝不会收拾碗筷的,这些都是由佣人去做,今天的他太失常了。 “嗯。”陆骏扬起灿烂的笑脸。 很奇怪,那种笑好似含着泪。 晚饭后,苏熙百无聊赖的坐在大厅沙发,看着电视里无聊的八点档。 书房里,傅越泽正一脸严肃的问着陆骏,“今天为什么这么失常” “失常吗”陆骏苦笑着反问。 “你这是什么态度”傅越泽对陆骏已经很宽容了,若不是他们之间还有着一些友情存在,就凭陆骏的表现,直接开除也不为过。 傅越泽一向是一个注重细节的人,所以他的助理都被培训的如同机器人般,办事几乎很少出错。 “覆水难收,破镜重圆,到底哪个才是对的”陆骏痛苦纠结的问道。 “中国的文化真是博大精深,又那般矛盾重重。”陆骏苦笑着,笑的眼泪都要流下。 “失恋”傅越泽差不多能猜到陆骏失常的原因了。 陆骏摇了摇头,“未曾得到,何曾失去。” 大概是陆骏为情所困的困苦感染到傅越泽,他大发慈悲的说道:“给你休假一天,调整好心情再来上班,你出去。” 陆骏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傅越泽看着陆骏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再强大的男人,也会败给感情 百炼钢也会化作绕指柔。 “覆水难收,破镜重圆”傅越泽出神的自言自语。 这不正是他和苏熙的现实尴尬写照,什么时候破镜重圆都变成了奢望 大厅里,苏熙依旧盯着电视屏幕,在热闹的电视声中发呆。 不知道什么时候傅越泽也坐到了她身旁,傅越泽学着她的样子死死盯着电视屏幕,两个人没有任何交流。 “我以神的名义诅咒你,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不老不死,不伤不灭。”电视里传来凄厉的声音。 “额。”苏熙发出微微的叹息。 傅越泽根本不关注屏幕上播放的画面,他只是想要安静的坐在苏熙身旁,如此就好。 困意来袭,苏熙努力睁大双眼,不然下一秒,她就要被瞌睡虫带走了。 整个大厅静的只听到电视里发出的声音,电视里的嬉笑声都变成了催眠曲,苏熙艰难的支撑着,不能在傅越泽面前睡去。 “呼”疲惫的苏熙最终败给了瞌睡,她靠在傅越泽厚实的肩膀上,发出舒服的叹息。 直到苏熙沉沉睡去,傅越泽才将眼神移到苏熙脸上,他听着她平静的呼吸声,觉得无比的满足。 “破镜重圆好不好”傅越泽轻声问道。 “嗯”苏熙发出小小的声响,像是在回应傅越泽。 “那就当你答应了。”傅越泽笑着用手捏了捏苏熙脸颊,看着她可爱的睡颜,实在情不自禁。 “咦这是哪”苏熙茫然的在床上醒来。 她径直来到窗边,拉开了窗帘,东方已经发白。 对于昨晚没有半点记忆,根本不知道怎么来到床上。 好在醒来枕旁没有傅越泽那张讨厌的脸,一想到傅越泽,苏熙就咬牙切齿。 她要赶紧回去,昨天因为傅越泽的原因,又没去上班,一定又有一堆工作等着她。 “叩叩叩。”敲门声传进苏熙耳里。 苏熙忍不住看了眼手表,才六点,谁这么早 “请进。” 门应声打开了,傅越泽的脸出现在苏熙的视线里。 苏熙的脸瞬间变了,立马板起脸,她还没有原谅傅越泽。 “早。”傅越泽轻松的打招呼。 “谢谢你打扰我的睡眠。”苏熙没好气的回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