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无声抗议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八十七章 无声抗议

傅越泽领着欲哭无泪的苏熙走出医院,他感受到苏熙周身异样的气场,貌似她受到了不小的打击。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苏熙哀怨的看了一眼傅越泽,然后默不作声的坐到车子上,她现在的心情难以言喻。 女人爱美怕老,谁也逃不过这条定律。 傅越泽见苏熙一直闷不做声,便故意出言逗苏熙,“想什么呢身体不好好保养会提前衰老。” 哪壶不开提哪壶,苏熙因为傅越泽的话,整个怒了,用仇视的眼神狠狠看向傅越泽。 只觉着一阵杀气迎面而来,傅越泽饶有意味的看了看苏熙,没想到身上的怨气如此之重,杀气腾腾 “医生开的食疗单,貌似不错,回家好好给你补补。”傅越泽想要带苏熙回北苑别墅找陆骏,这方面陆骏在行。 “不要。”苏熙看也不看的别过脸,才不信什么食疗。 难道食疗就可以让她找回青春 苏熙继续板着脸,就是不开心。 走到半路苏熙才发觉貌似离年宅越来越远了,她看了看四周静谧的环境,再转过脸去看傅越泽,隐隐觉着有阴谋。 “你要带我去哪” “北苑别墅。”傅越泽决意带苏熙去找陆骏,相信陆骏一定能给出专业的意见。 “我要回年宅。”苏熙才不要去北苑别墅,那里并没有什么美好回忆,血泪史倒是有一箩筐。 “貌似已经来不及。”傅越泽满不在乎的回道。 “停车,我要下车。”苏熙冷声说道,对待傅越泽就不应该有半丝妥协,这简直是一个无底洞。傅越泽会步步紧逼,那么接下来妥协让步就会越来越多。 “抱歉,苏女士,这里不允许停车。”傅越泽一本正经的回道。 荒郊野外,苏熙并没有过多的选择,她只能选择待在车上,无论车子驶向哪里 这种无能为力的处境让苏熙满心不爽,她不会给傅越泽好脸色,明明一再申明不会继续打扰她,然而傅越泽从来没有做到自己的承诺。 遇到傅越泽,苏熙只能自叹倒霉,这种命中克星以后还是尽量避开。 苏熙几乎是被傅越泽“绑架”到北苑别墅,按道理来说,北苑别墅不常住人,像陆骏这样的高级管家不应该屈才在此。但傅越泽的心思极少有人猜透,他偏要将最奢华的配套装备在北苑别墅,偏要请最好的管家来打理。 傅越泽和苏熙先后下车,苏熙百般不情愿的跟在傅越泽身后。尽管傅越泽极少来北苑别墅,但别墅在陆骏的管理下,颇具人气一整天都是热热闹闹的。 “陆骏。”傅越泽喊道。 陆骏耳朵极其灵敏,稍大一点的声响,都能引起他的注意。更何况是傅越泽的声音,他很快就迎了出来,意外的发现傅越泽身后的苏熙。 “总裁。”陆骏笑意盈盈,大部分时间,他的脸比较公式化,就连笑容都讲究露八齿的标准。 “苏小姐。”陆骏毕恭毕敬的喊道。 苏熙面无表情,她现在一肚子火,看谁都不舒坦,此时她已经忘记了人与人之间的基本礼仪。 陆骏见状,只好无奈的收回眼神,看来总裁又惹苏小姐生气了。 “好好看看这张单子。”傅越泽直接递给陆骏一张纸单。 陆骏一脸莫名其妙的借过单子,他低头仔细看单子上的配方,越看眉头越皱。 他忍不住脱口而出,“补肾”单子上主要是药膳的配方,以补为主,貌似是为肾虚的人特别调配的。 “单子上的药膳会做吗”傅越泽直接略过陆骏的疑问。 陆骏点点头,“会。”做药膳对他来说简直是手到擒来,再简单不过的事。 “这份单子有问题吗”傅越泽想了想,还是问清楚比较好,毕竟药膳不是随便拿来补的。 “这因人而异。”陆骏实话实说。 对一批人大补的东西,对另一批人可能是“催命散”,药膳并不如表面上那么简单,其中蕴含的奥妙,不是行家根本无法参透。 “为她把脉。”傅越泽对陆骏命令道。 苏熙闻言,立马将手腕护在胸前,一脸不配合的样子。 “我不需要。”苏熙抢先一步对陆骏说道。 “傅越泽,恶作剧到此为止。”苏熙只当今天是个恶作剧,不想再与傅越泽纠缠下去。 “关心你,也要被认为是恶作剧”傅越泽心有不甘的问道。 苏熙可承受不起傅越泽的关心,她紧咬下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反驳他。 “你什么时候将我车子还我”苏熙换了一个话题,如果离开这里,她需要代步工具。 傅越泽并没有回答苏熙的问题,他与陆骏讨论着一些生涩难懂的医药专业名词,听得出是在了解各种药材的具体用途。 苏熙早就被忽略在一旁,她打车软件,试图从旁边找到能够接单的司机。 不知何时傅越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苏熙的身后。 “没想到你手机上还有这般亲民的软件。”傅越泽一字一顿的说道,苏熙的小心思,他又不是看不出。 闻言,苏熙赶紧将自己手机收起,一张脸瞬间变了颜色,恼羞成怒大抵如此,她打定主意不再理会傅越泽。 “还在生气”傅越泽好脾气的问道。 依旧没有作答,苏熙坚持“聋哑”状态,既然无法行动上反抗傅越泽,那索性不闻不言,膈应死傅越泽。 “等会轩轩该放学了。”傅越泽状似无意的说了一句。 这一句成功引起了苏熙的注意力,接着又听到傅越泽继续往下说,“原本打算带你去接轩轩,看来你并没有这个打算。” 苏熙额头青筋直冒,多想开口反驳傅越泽,但之前已经决定用沉默反抗傅越泽的霸道独断。这会子,如果出声岂不是前功尽弃。 “如果你开口,我可能会考虑在天黑前送你回市里。”傅越泽直接说道,他就不信苏熙还能坚持不开口。 苏熙置若罔闻,径直的从傅越泽身旁穿过,这一次她是下定决心,一定要给傅越泽一个教训。不然日后傅越泽一个不开心就跑来掳走她,她该找谁说理去。 傅越泽见苏熙意志坚定不为所动,他只好在苏熙的背后幽幽的说道:“说不定你家宝贝女儿正在四处找妈妈。” 苏熙身形一怔,对傅越泽始终抓着她急于回市里的心情大做文章的行为,尤为不齿。 不想再听傅越泽说话,苏熙直接走了出去,情愿待在太阳底下,也不愿意继续和傅越泽共处一室。 陆骏被傅越泽打发到厨房,让他准备药膳,特地嘱咐一定要做的好吃。 傅越泽透过窗户看向屋外,秋日的阳光显得格外的温婉,丝丝缕缕洒在苏熙的脸上、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金黄色。宛如神祗般,就连面容都多了几分朦胧。 苏熙百无聊赖的在别墅花园转悠,她情愿这样无头无脑的转悠下去,也不想见到傅越泽。 如果不是手上没有车钥匙,她早就驾车离开这里了,她哀怨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别克,一想到车钥匙在傅越泽的手中,她就气得牙痒痒。 苏熙的每一个动作都落到了傅越泽的眼里,她看着花园的风景,而她也成为了傅越泽眼里的最美的风景。 陆骏在厨房里忙活,傅越泽的命令并不简单,他要求陆骏要将单子上所有的药膳都制作出来,并要求可口。 难道要苏小姐一口气吃掉六道药膳 陆骏忍不住在心里犯嘀咕。 估计不久的将来,他可以去考取营养师资格证了,最近没少涉及到营养方面的知识。 天渐渐黑了,时间快速流逝,苏熙开始担忧起来,她担心家中的年星辰,还有已经放学的苏梓轩。 良久,苏熙决定拨通苏梓轩的手机号,还是和苏梓轩交代一下比较好,不然家里的两个孩子是不会安心的。 “喂”苏梓轩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 “轩轩,你到家了吗” “快了。”苏梓轩看了看路,应该很快就要到年宅了。 “我今晚回家可能有点晚,你早点带妹妹睡觉。” “哦。”苏梓轩有些失望,已经有段日子没和苏熙共进晚餐了。 “那你早点回来,我尽量等你。”苏梓轩希望晚上临睡前能够见到苏熙,不然一闭眼只能等到第二天早上见了。 早上短暂的相处,苏梓轩自然是不满足的。 “不用等我。”苏熙揉了揉眉心,乖巧的苏梓轩,让她都不好意思撒谎了。 “好吧。” 近期忙于工作,苏熙疏忽了对儿女的陪伴,等找到时机,她一定好好补偿他们。 与苏梓轩通完话后,苏熙依旧倔强的在花园中,任凭秋风萧瑟,就算冷也不回屋。 大厅中傅越泽的手机铃声大作,他原本打算直接关机,但看见来电显示是苏梓轩,他这才勉强接通了电话。 “爸爸,你是不是回国呢”苏梓轩回到年宅,听到佣人在小声讨论上午的事情,他一猜就觉着那些人口中的俊俏男人,正是傅越泽无疑。 “嗯。”傅越泽大方承认。 “那妈妈是不是和你在一起”既然傅越泽已经回国,那苏熙很有可能和傅越泽在一起。 “嗯。”傅越泽依旧不否认。 “那你和妈妈怎么不来接我放学”苏梓轩这一句明显带有小抱怨。 “明晚带你吃大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