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仇人出现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七十八章 仇人出现

莫白听到傅越泽这般说,便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索性将自己查到的都说出来,虽说真实度还有待佐证。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秦怀川深爱的女人对他有着重大的影响,再没有遇到那个女人前,秦怀川是一个残酷毒辣的人。后来因为那个女人的出现,彻底改变了秦怀川,让秦怀川变得温柔起来,只是奇怪的是,那个女人死后,秦怀川疯了一段时间,再之后就变得对所有人都绅士起来。这样的转变很奇怪,而且以秦怀川那么爱那个女人,不可能在出事后,没有任何动作,这么多年过去了,为何选在今年回a城报仇总之秦怀川身上太多疑点,这一切无从查起,只有他本人知道。”莫白很少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但是在追查秦怀川的过程中,真的让他犯疑了,很多事情看上去十分矛盾。 傅越泽因为莫白的话陷入深思,良久才幽幽的开口,“那么a城到底是谁得罪了他”或许秦怀川的仇人会是一切问题的突破点。 “这个”莫白有些为难,貌似那个留美学生在a城也非常的有权势,以至于这一段历史直接隐去了那人的名字,任凭莫白怎么查也无济于补。 傅越泽见状,心里也就明白了八分,“你也查不出。”傅越泽几乎可以断定,正是这个原因。 “不好说。”莫白有些纠结,要不要将留美学生的身份告诉傅越泽,这样的机密随便被泄露,会不会惹上麻烦。 “没事,弄到这些资料已经很不错。”傅越泽并不急于知道秦怀川的仇人是谁,他至少可以肯定不是自己,这让他对秦氏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多一个劲敌,虽说并不是什么太大的坏事,但傅越泽并不想与秦怀川为敌,更不愿任何人试图利用苏熙。 “是沈家的沈青柠。”莫白眼一闭心一横,将查到的秘密说了出来。 “噢”没想到会是沈家,傅氏的老合作伙伴。 “那还要继续盯着秦怀川吗”莫白向傅越泽询问道,说来要不是盯着秦怀川,也就不会延伸出跟踪苏熙。现在莫白有些搞不清重点,自从跟紧苏熙后,秦怀川那边的盯梢松懈多了。 “盯紧秦怀川,至于苏熙那边,派人保护好。”傅越泽深知苏熙讨厌被人跟踪,所以不想再继续派人跟踪苏熙,他试着去学会尊重他人喜恶。 这段时间,秦怀川在a城声名鹊起,商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为了更好地笼络a城的商界骄子们,秦怀川特地发出了邀请函,邀请他们一聚。 上一次的舞会,秦怀川十分遗憾那个人没有来,如果那人不来,他又怎能去展开报复。这一次他一定要邀请到那人,他的仇家,不知道现在那人又是何种模样,是不是一如当年那般招人厌恶。 傅越泽也收到了秦怀川的邀请函,原本没打算去,但是听说秦怀川还邀请了沈家,这让他瞬间来了兴致。 不知道秦怀川见到沈家那个女人会发生怎样的碰撞,傅越泽有点期待撕下面具的秦怀川,那个女人足以击碎他所有的伪装。 窗外狂风大作,路上行人行色匆匆,而此刻至娱高级会所的顶级包厢里却热闹异常,人们丝毫没有感觉到暴雨对这座城市的洗礼。 傅越泽一直安静的坐在一个显眼的位置上,作为商界最厉害的人物,自然会被安排在最显著的地方。 他冷漠的看着这些当初对他卑躬屈膝、万般巴结的人,如今风水轮流转,那些人又开始百般的讨好秦怀川。 真是可笑的人性啊傅越泽又岂会是小肚鸡肠的人,只是向来看不惯那些墙头草的嘴脸,所以他从来不会和那些家伙深交。 也正是因为傅越泽的难以攻克,这才让他们一个个将目标转换到近来风头正劲的秦怀川身上,试图巴结讨好秦怀川,从而取得一些好处。 这不,有人不知死活的提起了沈家,傅越泽摆出看好戏的姿态,此刻秦怀川的内心应该是崩溃的。 “整个a城也只有那一家姓沈的能在商会里说上话,秦总难道还想不出那个女人是谁”林岑带着讨好的神情说道。 秦怀川端坐在最中间的位置,他看着水晶桌上的透明水晶杯,若有所思。 林岑见秦怀川并没有接自己的话,有些尴尬的撇过头,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秦怀川,他们林氏最近正绞尽脑汁想要和秦氏合作。 “沈家”秦怀川像是想起了什么,嘴角勾勒出一个残酷的笑。 “就是a城三大家族” “叩叩叩”敲门声打断了秦怀川的话,秦怀川脸色一沉,是那人来了吗 傅越泽也饶有兴致的看向那扇门,起先还挺失望没有看到沈家那个女人,还以为是她不敢赴宴不过门外敲门的人恐怕正是那女人。 “进来。”秦怀川阴沉着脸说道。 “不好意思,路上耽误了点时间。”来人低着头自顾自的说道,完全看不出道歉的诚意。 “是你。”等到那人抬起头的时候,秦怀川这才看清那人的面容,果然是她,这张脸化成灰他都记得。 “秦总。”沈青柠淡笑着喊着秦怀川。 “你知道我”秦怀川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敢在知道他身份的情况下,还敢这般张扬的赴宴,看来真是低估了这个女人的胆量。 “大名鼎鼎的秦总,我想整个a城没有几个人不晓。”沈青柠嘴角挂着一如既往的笑意,这般刻意的笑叫人难以亲近。 秦怀川站起了身,他三两步跨到了沈青柠正对面,“很好,我正愁找不到你。”秦怀川也不顾其他,直接将沈青柠粗鲁的拽出门。 徒留一众人面面相觑,根本搞不清这其中的状况,刚刚回国的沈青柠怎么会与秦怀川相识,貌似关系还蛮不寻常。 这其中只有傅越泽一个人知道原因,沈家那女人正是害死秦怀川深爱女人的间接凶手,不过卸下伪装的秦怀川还真是暴脾气。竟然一刻也等不了,也不顾以往温柔绅士的名声,就这样直接的将沈青柠拽走,如此想来他倒也是个性情中人。 “秦总对我还真是特别。”沈青柠依旧是笑着,也不顾手腕上传来的疼痛。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秦怀川只要见着沈青柠就根本无法冷静。 “不要脸,呵呵。”沈青柠轻蔑的笑着。 “撞了人就直接驾车逃逸,沈小姐,我从未见过你这么无耻的女人。”秦怀川恨不得捏死眼前这个女人。 “这么多年,秦总都还记着啊”沈青柠来之前就已经想到可能的情况,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秦怀川的怒气没有减少一点,看来那个女人对他的确很重要。 “当年我当着你们沈家的面说放过你一马,但一年后我就后悔了,我告诉过自己,只要再让我见到你,我一定会叫你十倍偿还颜颜。” 秦怀川将沈青柠愤怒的推进一个狭小的空间,很快他就抵了过来,眼里带着两簇火苗。 “秦总,你这样我会以为你要亲我。”沈青柠轻佻的说着,语气理却透着一股的淡漠,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柔弱的小女生,这一切倒要归功于秦怀川。 “贱人,几年不见变得愈发浪荡,和你那个狐狸精妈妈一模一样。”秦怀川嫌恶的说道。 “听秦总这样说,看来与家母十分熟谙。”沈青柠嘲弄的说道。 “啪”,重重的一巴掌甩在沈青柠的脸上,秦怀川对沈青柠这个女人是恨之入骨的,无论是上一辈子的恩怨,还是他与她之间的恩怨,都叫他只想百倍还给她。 “秦总的待客之道还真是特别。”沈青柠摸了一把脸,淡漠的说道,很久之前她语调就再也没有起伏。 “别以为沈家能保住你。”秦怀川冷冷的说道,盛怒中的他,看在沈青柠眼里倒别有一番风味,毕竟也是她曾深深喜欢过的男人。 “沈家,沈家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了。”沈青柠笑着说,那笑容里透着一股子的沧桑,少见的凄楚。 不过很快沈青柠就恢复了正常,秦怀川冷眼看着沈青柠的表演,在他看来沈青柠就是个爱骗人的狠毒女人。 “对,现在的正宇集团董事长姓白。”秦怀川丝毫不介意在沈青柠的伤口上再撒把盐。 沈青柠因为秦怀川这一句,眼神一暗,他们沈家的正宇集团就要这样拱手让给他人了吗那个女人只负责生了她,却让她一肩背负起整个沈氏,没有体会过一天的母爱,偏偏一担子的责任。 “请问秦总还要呆在这换衣间多久”沈青柠收起情绪,总是容易在秦怀川面前破功,这样的她又怎么能夺回他们沈家的东西。 “那我们换个地方。”秦怀川的声音低沉性感,曾经是沈青柠耳里的天籁之音,如今只怕是地狱修罗的声音。 秦怀川紧紧的抓着沈青柠,沈青柠看着手腕被秦怀川禁锢的那一处,怕是已经青紫,这么多年过去了,秦怀川还是那般粗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