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拜祭秦阿姨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七十六章 拜祭秦阿姨

空气中飘散着好闻的花香,郊外墓地长着不知名的野花,秦怀川并没有遵照母亲的遗嘱,将她安葬在他父亲的墓地旁。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他擅作主张将母亲的骨灰安葬在一处风景秀丽的郊外墓地,他的父亲如噩梦般纠缠了他母亲一辈子,他又岂会让母亲死后还要与那人纠缠在一起。 一个墓地在西郊一个在东郊,横跨一座城市的距离,他们就不要再有任何纠缠,下辈子也不要再碰到。 苏熙一脸凝重的站在秦颖的墓前,眼里泪珠在打转,年星辰不解的看向苏熙,她贴心的伸出小手,想要为苏熙擦拭眼泪。 终究,苏熙还是将眼泪逼了回去,她已经过了可以随意落泪的年纪,更不要在自己女儿面前流泪。 “秦阿姨,我带女儿来看你了。”苏熙有些难过的说着。 “宝贝,喊秦奶奶。”苏熙亲了亲年星辰额头,哽咽着声音说道。 “妈妈,不哭哭。”年星辰安慰着苏熙。 随后年星辰无辜的看向墓碑上的相片,迷糊的喊着,“秦奶奶。”那就是秦奶奶吧年星辰哪里弄得清这错综复杂的关系。 秦怀川全程都紧抿双唇,站在苏熙身后,好久才移步到旁边的墓碑。 苏熙红着眼,好一会子才从悲伤的情绪中缓解过来,她疑惑的看向一旁的秦怀川。他握紧双手,一脸隐忍,目光如炬的看着墓碑上的照片。 好奇心促使苏熙朝那墓碑上的照片看去,那是一个年轻的女人。那个女人有着一张好看的娃娃脸,看上去就好像是个未成年,要不是墓碑上清楚的刻着享年27岁,苏熙打死也不相信那女人已经成年。 如此看来真叫人唏嘘万分,在和她差不多的年纪时,就已经埋骨地下,红颜薄命。她看见那个女人有两个名字,中文名是莫颜,英文名是abby。 “她是我深爱的女人。”秦怀川的语调变得无比的忧伤,声音也带着沙哑。 莫颜是秦怀川一生的痛,是秦怀川生命中的插曲,在他小时候他没有保护好母亲,在他长大后他没有保护好伴侣。 这两座相连的坟墓,埋葬着秦怀川所有的幸福,他深爱的女人和挚爱的母亲,两个最重要的女人都不得善终,这让他怎么选择放下仇恨。 a城,这座可怕的城市,他的两个仇人都生活在这里,他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此时的秦怀川卸下了伪装,他忧郁的眼神一如当年,他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但他拒绝治疗。 秦怀川从怀中掏出了陈旧的怀表,近旁的苏熙清楚的看到怀表里莫颜的相片,隐隐觉着莫颜有些眼熟。貌似与她小时候有些相像,那时候她也是这种婴儿肥的脸。 苏熙停止了胡思乱想,心里自我安慰这一切只是巧合。 秦怀川小心翼翼的收起怀表,这是莫颜送给他的礼物,有它在就好像有莫颜相陪。 时光回溯,秦怀川陷入了回忆中 八年前,美国唐人街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秦怀川来到唐人街某家医院,他有合作上的事要与院长详谈。 他记不得那一天谈了多久,最深刻的记忆是谈完公事的他走在医院的过道上,隐隐预约中听到女人的痛哭声,不远处是嘈杂的人群。 或许是命中注定,人群中,他一眼就看到了低头大哭的莫颜,在莫颜抬头的瞬间,一切恍如隔世。 记忆中那灿若烟花的笑靥,那温暖了他整个少年时期的关怀,一下子迎面扑来。 “我一定是看错了。”秦怀川甩掉脑中对过去的回忆,微微皱眉不再去看泣不成声的莫颜,转身离开这个满鼻消毒水味的地方。 哭累的莫颜将自己蜷缩在椅子上,仿佛等了有一个世纪,急救室的门终于打开了。莫颜一下子得了力量,直接就冲了过去。 “医生我妈妈怎么样呢” “已经过了危险期,但情况并不乐观。” 莫颜深吸了一口气,不想在医生面前哭哭啼啼,“我可以进去看看她吗” “注意不要碰病人的身体。” 秦怀川根本没有将这次的偶遇放在心上,直到那个女人再次出现。 又是一个百无聊赖的午后,阳光透过玻璃洒下来,秦怀川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那个矮胖墩口若悬河。 然而下一秒,一扇门被人打开,从此他的世界色彩缤纷,他的人生在此转了一个大弯。 午后人总是容易晕晕欲睡,更不用说对面钟志厚那催人入睡的魔音,秦怀川开始后悔亲自来这家小企业。 “谁让你进来的”钟志厚对露出头的莫颜大吼了一声。 这突如其来的怒吼声彻底打断了秦怀川的睡意,让他对钟志厚的印象直接降到冰点。 “我”莫颜怯懦的说了一个字。 秦怀川抬眼朝着莫颜看去,她的脸暴露在秦怀川的眼下,谈不上倾城倾国的一张脸,却别有特色。 巴掌大的脸蛋,有一双灵动的眸子,尽管此刻微微有些红肿,却显得愈发的楚楚动人。一张稚气未脱的脸,带着婴儿肥,十分耐看,最为意外的是和记忆中的那个小女生有八成像。 秦怀川的眼神定格在莫颜的脸上,“这女人”秦怀川忍不住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 钟志厚朝着莫颜走去,他抬起一只手直接就抓住了莫颜的胳膊,另一手准备打开门。 秦怀川皱了皱眉,有些不爽的看着莫颜胳膊上那只粗壮的手,“钟总,这是唱哪出”秦怀川的声音明显不悦。 “秦总,我这,给您添堵了。”钟志厚一副讨好的嘴脸。 “放开我。”莫颜趁机从钟志厚手里挣脱出来。 “钟老板,我今天是有重要事来找你的。”莫颜在心里告诉自己要镇定,尽管现在的处境十分尴尬。 “有意思,看来钟老板今天不止约了我,还和佳人有约。”秦怀川不动声色的调侃了一句,但眉目中明显是动怒的前兆。 秦怀川可不想自己的小猎物被一个老男人靠的那么近,他到现在都没上前拧断钟志厚的胳膊,已经算是很冷静了。 “秦总,您误会了,这真是个误会,这女人就是个疯子。”钟志厚被秦怀川的眼神看的浑身不自在,开始将错误全部往莫颜身上退。 “噢,钟总的办公室原来是疯子都可以随便进入。”秦怀川冷声说道,语气中带着轻蔑。 “一定是前台放她进来的,我明天就让前台滚蛋,秦总,我现在就把她赶出去,我这给您赔不是了,真是对不住您。”钟志厚被秦怀川几句话吓得,惊慌失措了。 莫颜快速的运转着脑袋,她接下来的每一句话都与医药费息息相关,她千万不能说错话,她要冷静冷静。 “赶出去倒不必,我倒是好奇这位小姐有什么重要的事找钟总。”秦怀川严肃地说道。 “秦总,这”钟志厚一下子就没了主意,哪有人会提这样的要求,现在莫颜对于他来说就是个定时炸弹,他还得留在身边,等着被炸吗 “合同的事再谈,我现在想听她说。”秦怀川现在对合同是半点兴趣都没有,反倒莫颜让他兴致盎然。 莫颜不知道自己今天是走了什么好运,竟然有个陌生的大老板帮着她,她默默的递给秦怀川一个感激的眼神。 秦怀川对着莫颜微微勾唇一笑,莫颜赶紧收回眼神,原本这种比男模还要性感俊朗的男人就是一个扎眼的存在,此刻还对着她邪笑,真是让她心跳都要漏了一拍。 “好,好,好,既然秦总对你的事感兴趣,那莫颜你说,赶紧说,说完就滚蛋。”钟志厚气得一点涵养都没了,之前那么努力在秦怀川面前硬撑着的素养,此刻荡然无存。 “钟总,对不起,今天我贸然就闯进来了。我不知道您在招呼客人,但我妈妈那边真的等不及,她这几天一直闹着出院,我真的是想尽了办法,求您可怜可怜我们母女俩。” 莫颜原本想要硬气一点,可是说着说着就忍不住求着钟志厚了,她一个弱女子该怎么办 “你妈妈的事,我已经仁至义尽。” 钟志厚刚说完,像是又想起了什么,他看了一眼秦怀川,又继续说道,“她可不是工作中出的意外,吃饭的途中出了事,我能负责到这个地步,已经对得起你们母女俩。” “我知道,我知道。”莫颜不停的点头,“但您当初也说过会负担我妈妈所有的医药费。” “你妈妈现在不是已经能出院了吗还要什么医药费”钟志厚开始没有耐心了。 秦怀川在一旁颇有兴致的听着,他基本上可以理出一个所以然来,他深深的看了眼莫颜,看来这会是一场不费吹灰之力的狩猎。 “我” “我什么啊我,你这个小姑娘,长得漂漂亮亮的,怎么就这么不懂礼貌。我告诉你,有什么找我律师说,我不想再和你谈什么人情,咱们走法律程序。” 莫颜看着钟志厚,想着自己母亲为他工作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人竟然这般,真叫人心寒。 莫颜继而又用求救的眼神看向秦怀川,秦怀川淡漠的回应莫颜,莫颜可算知道,这年头有钱人又怎么会那么好心。 心如死灰的莫颜自动的拉开了门,何必在这里讨尴尬,还不如再另想他法。 “秦总,您瞧”钟志厚见莫颜终于自动走了,他立马堆起讨好的笑,对着秦怀川谄媚。 “我之前说过合同的事再谈。”秦怀川放下腿,继而站起身,准备打道回府。 “秦总,咱们不是说今天能谈好就直接签了吗” “可惜今天没谈好。”秦怀川冷冷一笑,丢给钟志厚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敢欺负他的小猎物,签合同是不可能了。 “秦总”钟志厚看着秦怀川决然而去的背影无力的喊了一声。 电梯中,秦怀川对身旁的助理说道,“帮我查查那个女人,我要她所有的资料。” “今天我自己开车。”秦怀川想着莫颜应该还没走远,或许很快就会又见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