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原来他是秦哥哥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七十四章 原来他是秦哥哥

说来苏熙也蛮意外,她这样的打扮极少有人能认出她,没想到不过是几面之缘的秦怀川,竟然一眼就认出她来。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苏熙笑了笑,她自然明白秦怀川话中的意思,“秦总也喜欢来这喝酒” 秦怀川摇了摇头,笑着回应,“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朋友说这里的酒是a城最好的酒。”不可否认,这一家的酒的确上乘。 都不知道听过多少人夸这家酒馆,苏熙习以为常,笑而不语,她都好想来一杯尝尝味道,这叫人趋之若鹜的酒 “我能进去吗”秦怀川礼貌的询问苏熙。 “秦总,太客气了。”言外之意并不介意秦怀川进来,难得在a城能有秦怀川可以当做朋友。 在得到苏熙允许后,秦怀川才踏进包厢,他在苏熙对面坐了下来。 “如果不是碰巧遇到,我也打算过几天登门拜访。”秦怀川的确有这个打算,如果再不出现在苏熙面前,估计苏熙要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了。 “嗯”苏熙有些疑惑,不知道秦怀川有什么事要上门找她。 “我想与你交换一下最近的调查结果。”秦怀川意有所指,想要与苏熙说说苏梓宸的事情。 “你查到宸宸的消息”苏熙有些激动的问道,她这边是一无所获。 秦怀川面露难色,有些歉意的说道:“我并没有查到他的消息,翻遍了a城也不见宸宸,基本上可以肯定他已经离开a城。” 他带来的消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苏熙脸上的失落是那么明显,不过很快她就平复了失望的心情,秦怀川的话无疑证实了她的猜测,这样也好,可以把精力放到国外。 “抱歉,没有帮上忙。”秦怀川对于辜负苏熙的期望感到万分的不安。 “秦总,别这样说,我还要谢谢你了,谢谢你这段时间尽心尽力的追查宸宸的下落。”苏熙怎么受得起秦怀川的歉意,人家原本就是好心帮忙,找不到宸宸当然不能怪他。 “这是我分内之事。”秦怀川同样急于找到宸宸,他想要当面谢谢宸宸,可惜天不遂人愿。 两人相视,无奈的笑了笑,半响,苏熙才开口,“秦总是和朋友一起吧” 秦怀川微微颔首,经由苏熙提醒,秦怀川才想起叶青岚,貌似把她一人丢在包厢的确失礼。 “你等我一下,我去与她说声,很快就回来,有些事我想和你聊聊。”既然碰巧遇到了苏熙,那秦怀川就提前将准备要和她说的话告诉她。 “好。”苏熙见秦怀川这样说自然不好拒绝,只是她有些忐忑秦怀川要说的事情,那会是什么样的事情 秦怀川很快的就处理好了叶青岚,叶青岚很好奇秦怀川到底是为谁丢下她,所以特意在临走之前留意了下。 当叶青岚看到秦怀川对面坐着的是一个普通女人后,叶青岚有点大跌眼镜,没想到秦怀川喜欢的是这种类型。 “要不我们再点几个下酒菜”秦怀川突然有些拘谨,他需要喝点酒,他接下来要说的事情,是他陈年的伤疤,是他童年的唯一美好的记忆,是他从未对他人提起过的事情。 “你做主。”苏熙笑了笑,眼里透出一股担忧,自恋的来说,她很害怕秦怀川表白她。照着目前的形式,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大。 秦怀川又点了些菜和酒,等待上酒上菜的时间里,他们俩出奇的静默,谁也不好意思先开口。 直到桌子上摆满了菜,连酒都端上来三瓶,苏熙定睛一看,竟然是高度数的白酒,心里佩服秦怀川的海量。 秦怀川清了清嗓子,既然苏熙不愿打破这个局面,那么就让他先开口打破这诡异的静默。 “你对童年还有记忆吗”秦怀川莫名的一句让苏熙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 苏熙无辜的看向秦怀川,好一会子才严肃的回道:“记得不多。”苏熙儿时的记忆大多是母亲的白裙,母亲优雅的气质叫她神往,她渴望能够成为母亲那样淡雅出尘的女人。 “我小时候有很多混乱的记忆。”秦怀川开始说起自己小时候,他试图通过回忆唤醒苏熙某些悠远的记忆。 苏熙并不太明白秦怀川的意思,搞不懂秦怀川为什么要和她说起小时候,但见秦怀川一脸严肃,她也就默默地听下去,或许他只是想要一个安静的倾听者。 “我是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小时候的记忆只有母亲,渐渐长大后我开始不断的追问她,爸爸在哪我一直得不到母亲的答复,直到后来我得了自闭症,母亲才将一切告诉我。”说到这秦怀川顿住了,他寂寥的笑了。 苏熙隐隐约约从秦怀川的话中依稀能猜测到秦怀川尴尬的身份,眼前的秦怀川一下子变得脆弱起来,原来有太多人的过往都是那般惨烈 “后来母亲将我带到了亲戚家,想要治好我的自闭症,想让我更多的和别人接触。”秦怀川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怔怔的看向苏熙。 随后他话锋一转,嘴角勾出一抹温柔的笑,“我一直记得亲戚家有个小女孩,蹦蹦跳跳十分惹人喜爱。” 苏熙听着秦怀川的描述,猛然忆起了儿时的某些回忆,记忆中除了一袭白衣翩翩美少年的年司曜,还有一个常年黑衣裹身的大哥哥,她记得他那双忧郁的眼。 记得小时候,有一段时间妈妈的亲戚暂时来家中借宿,苏熙至今还记得那位被秦月蓉称为妹妹的秦阿姨。黑衣的大哥哥正是秦阿姨的儿子,已经记不得他的名字,只知道他随母姓,所以一直喊他秦哥哥。 “秦哥哥”苏熙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 秦怀川面露喜色,她终于记起他了,见到苏熙的第一眼,秦怀川就认出了她。不然他也不会闲着没事管别人的闲事,也不会轻易为了一个陌生女人挺身而出。 “熙熙。”秦怀川亲切的喊着苏熙,小时候他就是这样喊着苏熙的。 一直以来“熙熙”并不是年司曜对苏熙独有的称呼,还有另一个人也这样称呼着苏熙,这个人正是秦怀川。 “秦哥哥,真的是你”苏熙不可置信的问道。 “是我,熙熙,这么多年我一直很想你。”秦怀川一直怀念苏熙那灿若烟花的笑,每每身处逆境的时候,他就会想起苏熙那暖心的笑。 苏熙可能不会知道,她小时候对秦怀川的关心,温暖了秦怀川整个少年时期,直到他青壮年,偶尔还会想起记忆中的那个小女生。 “你怎么不早一点告诉我。”苏熙埋怨的说道,除了年司曜,最能让她安心撒娇的人就是秦哥哥。 “我以为你会记起我,看来我是高估了自己的影响力。”秦怀川佯装落寞的说道,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失落的,毕竟这么久苏熙也没有想起他来。 “秦哥哥,你整个大变样了,小时候你不苟言笑,整天都板着一张脸,一天也说不上两句话,和现在完全不同,我怎么可能将你和小时候对上号。”苏熙还不开心了,秦怀川竟然隐瞒她这么久,要不是今天碰巧遇到,他还要瞒着她多久 “我真的变化很大吗”秦怀川已经习惯了自己的伪装,都快要记不得真正的自己是什么模样。 “嗯。”苏熙狠狠的点头,根本是两个人好嘛 “秦哥哥,你一直在美国吗”苏熙想起秦月蓉曾告诉过她,秦阿姨带着秦哥哥去了美国,他们要在那里定居。 “嗯,已经是美国人。”秦怀川玩笑的说道,当初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加入美国国籍,如今对自己华裔身份不免感怀。 “这一次怎么想到回国”这么多年过去了,苏熙没想到秦怀川还会回国。 当初秦怀川离开苏家,苏熙哭的跟泪人儿一样,她舍不得这个沉默不语的大哥哥,因为他身上特别有安全感。 虽然他很少说话,更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讨苏熙开心,但他总是默默的守护着苏熙,让苏熙安全感爆棚,不管做什么只要想到她的大哥哥,她就无所畏惧 “a城毕竟是我的故乡,人老了总想回故乡看看,我这算不算荣归故里”秦怀川调笑着说道,他有很多次想要回来,但都被母亲秦颖制止了。 如今秦颖已经过世,再没有人可以阻止他回国,他要回a城,他要拿回属于自己的荣耀。 “秦阿姨,还好吗”苏熙想起秦颖,秦颖身体一直不好,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呢 “家母去年过世了,这一次也是按照她的遗嘱,将她的骨灰带回a城。”秦怀川平淡的说道,不是对母亲没有感情,多年的相依为命,让两个人已经不分彼此。 母亲的逝世对秦怀川的打击是巨大的,他掩去了所有的情绪,冷静异常,他需要一个发泄口。回到a城,他寻找发泄点,他已经失去理智,目前的一切不过是假象 “对不起。”苏熙歉意的说道,没想到小时候对她疼爱有加的秦阿姨已经过世了,恍若经年。 秦怀川轻描淡写的笑了笑,“人总有一死,母亲给我留下了很多东西,这让我感觉她还活着。” 听着秦怀川的话,苏熙不自觉的想起了自己的母亲秦月蓉。秦月蓉是被父亲和苏悦儿联手气死的,她并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对苏熙而言就连睹物思人都是奢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