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闹别扭的两个人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六十六章 闹别扭的两个人

“不自量力。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傅越泽用额头抵着苏熙的额头,他们之间的距离近的,能互相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苏熙快要被傅越泽弄烦了,一言不合就动粗,“傅越泽,你又发什么神经。” “你还记得陪我三天吗”傅越泽提醒苏熙他们之间的协议。 “记得,你先放开我。”苏熙感觉腰快断了。 “放开你可以,先亲我一下。”傅越泽霸道的说道。 苏熙瞪着眼,“不可能。” “那放开你,也不可能。”傅越泽有时候固执的如同一个执拗的孩童。 “我答应你。”苏熙不想继续僵持耽误时间。 苏熙有些反感的看着傅越泽的侧面,以飞快的速度在傅越泽的脸上轻啄一下。 “小鸡啄米”傅越泽有些不满。 随即傅越泽低头在苏熙唇上印上了一吻,这才心满意足的放开苏熙。 他看见苏熙吃痛的皱起眉,他立马朝车子看去,原来不小心将苏熙抵到了车后镜上。 “苏熙,你是有多蠢。”傅越泽吼着苏熙。 傅越泽没想到自己的力道那么大,车后镜都被压得走形了,心里开始担忧苏熙的后背。 苏熙早就痛过头了,现在只觉得后背一片酥麻,尽管还带着痛感,但痛已经不是最明显的感觉。 傅越泽将苏熙拉到怀里,他要看看苏熙后背要不要紧。 “你做什么”苏熙大叫着,傅越泽的关怀还真是让人承受不起。 “看你后背。”傅越泽关心的说着。 “不要不要,我没事。”苏熙如同八爪鱼一般胡乱的挥动着四肢,不肯让傅越泽接近,但貌似并没有什么作用。 傅越泽固执的拉开了苏熙的后背衣服,他看见后背受伤的区域都紫得发黑了,果然受创不小。 “肿了,笨蛋。”傅越泽快要被苏熙气死。 “没事,我小时候经常磕磕碰碰,身上常年都有这样的淤青,我早就习惯了。”苏熙都搞不懂傅越泽那么紧张作甚,明明就是因为他才变成这样的。 “不行,必须马上处理。”傅越泽不容苏熙有任何异议,自作主张向来是他的强项。 直接将苏熙从车库中抱了出来,傅越泽满脸的心疼,歉意在喉咙口说不出。 “陆骏,还有跌打药水吗”傅越泽对着屋里的陆骏大声问道。 陆骏莫名其妙的伸出头,刚刚这一对不是准备开车出门,这会子怎么要跌打药水。 “总裁,还有半瓶。”陆骏如实回答。 接下来只见傅越泽抱着苏熙风风火火就进来了。 “过来帮她处理后背淤青。”傅越泽命令陆骏从来都是信手拈来。 “噢。”陆骏还处于稀里糊涂的状态。 傅越泽将苏熙安放在沙发上,苏熙拿傅越泽半点办法也没有,只好安静的由着他做主。 傅越泽掀起苏熙后背的衣服,陆骏看着触目惊心的淤青,竟然都肿起来,总裁还真是一点也不温柔。 “总裁,这样的淤青一时半会消不了。”陆骏觉得这样的淤青完全没有必要他这个半吊子中医出手。 “嗯”傅越泽甩过一记眼刀,冷冷的用眼神凌迟陆骏。 陆骏立马改口,“简单按摩应该会加速消肿。” “要多久”趴在沙发上的苏熙关切的问道,她估计上午是赶不回市区了。 “半个小时吧”陆骏尽量将时间缩短。 “不用急,慢慢来。”傅越泽当然明白陆骏话里的意思,处理这个淤青估计半个小时是最短的打算。 “我很急。”苏熙不甘心的说着。 “陆骏,陆骏,拜托你尽快让我消肿。”苏熙之前因为傅越泽的缘故连带讨厌陆骏,这会子只觉着陆骏周身冒着圣光,就等着他妙手回春。 “相信我,一点会让苏小姐消肿的。”陆骏露出灿烂的笑,对于美女的请求从来都无法拒绝。 “啊”苏熙发出杀猪般叫声,“痛,好痛。”苏熙痛的眼泪都要飙出来了。 傅越泽看向陆骏的眼神越来越冰冷,好像看着一个死人,陆骏吓得头上的汗水直滴,被傅越泽那样盯着真的要少活几年。 “对,对不起,苏小姐为了尽快消肿,就请您忍受一下。”陆骏感觉快要说不好话了,要咬到舌头了。 “陆骏,你的手艺看来是全线下降,我是不是该考虑换一个更好的管家。”傅越泽阴森森的在一旁念叨。 “总裁,这个苏小姐细皮嫩肉,受不了这种痛也是很正常。”陆骏都快要哭了,他的年薪百万的工作,千万别丢了,以后上哪找这样好伺候的主子。 傅越泽除了脾气差了点,其他方面可很少为难陆骏,不像那些大家族的少爷小姐们,那折腾人的招式层出不穷。 一想到这,陆骏更加卖力的工作,他都恨不得为苏熙承担这份痛苦。 “不要怪陆骏,是我自己不受痛。”苏熙颇为歉意的看向受到牵连的陆骏。 “不受痛”傅越泽还没见过比苏熙更受痛的女人。 苏熙觉着之前差点被压断腰根本算不上什么,反倒是陆骏的高超按摩手法,让她痛不欲生,她都要怀疑傅越泽是不是特意折腾她 接受完消肿按摩的苏熙已经无法直起腰身,傅越泽冷冷扫视着陆骏,陆骏不敢看傅越泽,只好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 “能起来吗”傅越泽看着在沙发上“奄奄一息”的苏熙问道。 “能。”苏熙鼓足最后一丝力气,铿锵有力的回道。 苏熙摇摇欲坠的站起身,傅越泽双手环胸,一幅看戏的姿态,她艰难的走到傅越泽身边。 “啊”苏熙差一点摔倒,好在她眼明手快的抓住了傅越泽的胳膊。 傅越泽就势将苏熙揽入怀,苏熙隐隐约约觉得脸上发烫,竟然直接跌入了傅越泽的怀里。 “苏小姐主动投怀送抱,让我受宠若惊。”傅越泽阴阳怪调的说着。 苏熙安静的窝在傅越泽的怀中,她一点挣扎的力气都没了,不过她依旧坚持不懈的问着,“现在我们可以去市里了吗” 傅越泽略微思索了片刻回道,“我还没有检查你后背有没有消肿” “消没消肿,你刚刚没看到吗”苏熙咬牙切齿的说道。 “噢,那我还要看看你身上还有没有其他地方受伤。”傅越泽暧昧的在苏熙耳边说着。 “没有。”苏熙脸上一红,心里大声抗议傅越泽耍无赖的行径。 “这个得我仔细检查后才能下结论。”傅越泽打定主意,嘴角勾勒出惑人的邪笑。 “傅越泽。”苏熙才没有心思和傅越泽玩这种情侣间的小游戏。 见苏熙反应如此之大,傅越泽不再逗弄她,每次和苏熙交锋,看上去他让苏熙遍体鳞伤,但他何尝不受伤他伤在心,伤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他只能独自舔舐伤口。 “我已经叫人帮你请假,你不用急着回年氏。”傅越泽以为苏熙是急于回年氏集团,于是他一早就自作主张为苏熙请假。 苏熙懒得搭理傅越泽,闷闷不乐的冷着一张脸。 最近傅越泽已经习惯自说自话,见苏熙没有反应,他便又继续说道:“轩轩那边我已经打过招呼,他保证一定照顾好年星辰,所以你不用担心你的女儿。” 苏熙依旧不理会,虽然人在傅越泽的怀里,但她的心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我已经动用我所有的人力,正全力寻找宸宸,如果有消息,我会立马告诉你。”傅越泽见苏熙老是不开口,只好出绝招。 “宸宸。” “你也在找宸宸”苏熙不可置信的问道。 傅越泽掩去眼底的失落,他自嘲的回道:“宸宸也是我的儿子,难道在你的眼里,我就是那么冷血的一个人” 挣扎着从傅越泽怀中出来,苏熙勉强的直起自己的身子,一旦说起宸宸,苏熙就无法不去恨傅越泽。 她冷漠的转过脸,幽幽的说道:“如果找不到宸宸,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苏梓宸是他们的之间最深的芥蒂,苏梓宸更是苏熙心头的一根刺,一想到苏梓宸,她就无法原谅自己,更无法原谅傅越泽。 “我一定会找到宸宸。”傅越泽信誓旦旦的说道。 “他已经不在a城。”苏熙苦涩的说着,明明知道宸宸还活着,却偏偏找遍a城也寻不到,这种无力感让苏熙的心一抽一抽的痛。 “天涯海角,我都会把他找回来。”傅越泽并不比苏熙少痛一些,他的心也无时无刻不备受煎熬,两年前没保护好宸宸,两年后找不到宸宸。 想来的确可笑,他堂堂傅氏的总裁,却连自己的儿子都找不回。 陆骏并不知道苏熙与傅越泽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他只是隐隐觉着这两个人应该有一段惨烈的过往,他能看出他们俩看向彼此的眼神,带着太多沉重。 陆骏想了想,退出了大厅,给傅越泽和苏熙更多的空间。整个大厅顿时变得冷清,他还一并带走了打扫大厅的佣人,一时间大厅只剩下苏熙和傅越泽。 “如果不是因为轩轩,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都不要再见我”傅越泽问出了一个酝酿了很久的问题。 “是。” 无论傅越泽多么努力,他不得不接受,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无法再挽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