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宸宸到底在哪?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五十五章 宸宸到底在哪?

饶是见过大世面的叶青岚,也一时没了主意,她惶恐不安的说道:“泽,对不起。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傅越泽根本不理会叶青岚,继续对秦怀川说:“既然这么巧,秦总要不陪我喝一杯” “乐意之至。”秦怀川早已恢复如常,脸上又堆起招牌的笑。 苏梓轩则暗暗在一旁看好戏,叶青岚越是尴尬,他就越幸灾乐祸。 “叶小姐,一起吗”秦怀川对着失落的叶青岚说道。 叶青岚摇摇头,“不,不用了。”说完,她打算离开这里。 她刚一抬步,傅越泽就开口了,“叶小姐,不如一起。”这样的邀请,叫人怎敢答应。 “我”叶青岚刚一张开口,就被傅越泽打断。 “难道叶小姐不想看到我”傅越泽阴沉着声音,像是一句警告。 最终,小包厢里坐下了五个人,苏梓轩在傅越泽的右手边,而他的左边是秦怀川,叶青岚不得不坐在他的对面。 秦怀川和傅越泽都是海量,两个人你来我往,喝的好不快活。不知道情况的,恐怕会误会这两人是挚友,然而在座的都清楚,这两人气场不和,一旦在一起就会争个你上我下。 这不,秦怀川和傅越泽已经半斤白酒下肚,两个人还不肯罢手,继续互相劝酒。 叶青岚只想做个透明人,任由傅越泽和秦怀川拼酒,她现在哪里敢开口,巴不得在场的都不要注意到她。 苏梓轩见傅越泽和秦怀川一直拼酒,他一个小孩子,也不想掺和其中,便转而看向叶青岚。 他得意洋洋的朝着叶青岚挤眉弄眼,他想着就凭今天的事,傅越泽肯定不会再和叶青岚一起。 叶青岚此刻没有心思与苏梓轩比拼眼神,任由苏梓轩在一旁趾高气扬,她现在比较担心傅越泽会不会因此不要她。 “傅总,合作的事真的不能再谈谈”秦怀川还惦记着合作的事情。 “喝酒,饭桌上不谈公事。”不过是半斤多的酒,他傅越泽还清醒的很,又岂会轻易松口。 “现在哪个合同不是在饭桌上谈成的,饭桌上就是谈公事的最佳地方。”喝了酒的秦怀川看上去有点不太一样,整个人爽朗多了。 “傅氏决不会错过与优秀公司合作的机会,同样傅氏也不会随便和一家公司合作。”傅越泽依旧打太极,将能不能合作的问题推给秦怀川。 “傅总,真的一点也不肯松口啊”秦怀川有些失望,看来与傅氏合作,需要从长计议。 “叶小姐,怎么一直沉默不语”像是终于注意到了叶青岚,傅越泽带着一丝嘲讽的问道。 “不知道该说什么。”叶青岚一向谨言慎语,更何况她现在搞不清傅越泽心里的意思。 “你可以说说和秦总是怎么认识”傅越泽带着玩笑的口吻说道,但眼神却没有半点玩笑意味。 “我也是今天才认识秦总,他是我新戏的投资商。”叶青岚趁机向傅越泽解释,要不是还有其他人在场,她早就主动给傅越泽解释了。 听完叶青岚的话,傅越泽微微垂眼,随后对秦怀川说道:“秦氏涉及的领域真多。” “这和秦氏无关,是我个人投资。”秦怀川立马解释,秦氏目前并没有打算进军影视行业。 “不知道是什么剧本打动了秦总,竟然让秦总自掏腰包。”越是接触秦怀川,越感觉他深藏不露,傅越泽都要觉得秦怀川深不可测了。 “我母亲的剧本。”秦怀川骄傲的回道,大部分时间他以母亲为傲。 世人都说他母亲秦颖是个艺术家,而他是艺术家的儿子,所以他一直倾力打造儒商的形象。 “噢,难怪,那叶小姐一定要好好演,千万不能辜负了秦总的期待。”傅越泽又将话题引到叶青岚身上。 “嗯。”叶青岚小声回应。 “嗯嗯,叶阿姨要好好和秦叔叔合作哟”苏梓轩在一旁落井下石,语气中带着一股调侃的味道。 秦怀川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苏梓轩,貌似叶青岚在傅家的地位很尴尬,苏梓轩对她的态度没有一点尊重,而傅越泽也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 秦怀川有些同情的看了看叶青岚,他都要怀疑叶青岚是傅越泽对外的幌子,他们俩之间根本没有情人的火花。 一顿饭,五个人吃的各怀鬼胎,叶青岚从头到尾都没有动过筷子。苏梓轩倒吃的很欢脱,且不说这家味道不错,单单看着叶青岚垂头丧气就很有胃口。 “爸爸,下午我想去找妈妈。”苏梓轩说这句的时候,还特地挑衅的看了眼叶青岚。 “嗯。”傅越泽向来纵容苏梓轩黏糊苏熙,他目前挽回苏熙唯一的筹码就是苏梓轩。 不过最近苏熙格外的忙,苏梓轩去年宅找她的时候,她正在外面奔波。 这已经是苏熙第三次来到莫白侦探事务所,据说莫白是全a城最好的私人侦探,苏熙指望不上警察,只好去找私家侦探。 “苏女士,你不必来得这么勤。”莫白颇为无奈的看向苏熙说道。 莫白是一个中等个的清瘦男生,一张平凡的脸十分方便伪装,他每天都很繁忙,在a城这个富人聚集的地方,有很多任务可以接。 “我想尽快找到这个孩子。”自从知道苏梓宸还活着,苏熙就请来大侦探莫白为她寻子。 “茫茫人海,找一个孩子可不容易,这好比是大海捞针。”莫白头疼的看着手上苏梓宸的照片,原以为这么醒目的长相会很好找,没想到几天下来一点线索都没有。 “宸宸很好认,怎么不好找”苏熙心有不甘的说着。 “我这几天把整个a城都翻了一遍,我跟每一个眼线都打听过了,真的没有一点线索。苏女士,你确定这孩子还在a城”莫白一脸惆怅的说道,好久没有碰到这么难搞的任务。 苏熙听到莫白这样反问,心里也起了疑虑,“难道宸宸已经不在a城”,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天下之大,她该怎么找回苏梓宸。 “我不知道,总之不管他在哪里,你一定要帮我找到他。”苏熙有些请求的说道。 “我尽量,如果他已经出国,那就爱莫能助了。”莫白再大的能耐,也不可能把手伸到国外,他可不是国际刑警。 “拜托。” “苏女士,如果没有其他事,您还是先回去吧有情况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不然就算你把我的门槛踏平了,我也没办法给你变出个孩子。”莫白说话中带着点冷幽默。 苏熙带着失望从莫白侦探事务所出来,和莫白交谈后让她更加焦虑不安,如果苏梓宸真的已经离开a城,那她该怎么办 其实苦苦找寻苏梓宸的并不仅仅只有苏熙,傅越泽也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力量,他在a城地毯式搜索苏梓宸。 可惜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傅越泽都快把a城翻个底朝天了,就连一个见过苏梓宸的人都没有。 苏梓宸到底在哪 傅越泽和苏熙同样急切的想知道。 当然,任谁也不可能在短时间里查到美国西部的onsoul疗养院,更何况那里没有人叫苏梓宸,只有一个来自东方的神秘男生。 自从疗养院来了一个漂亮的男生后,整个疗养院变得热闹起来。 人们都喊他“arthur”,无论是隔壁金发碧眼的小姑娘,还是对面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无一不对他表现出友好,人们纷纷夸赞他如同天使般美好。 “arthur,你左边脸的刺青好好看。”隔壁热情的小姑娘nica,今天又毫不例外的来找arthur玩,她爱慕的看着arthur的左脸。 “刺青”arthur摸了摸自己左边脸,自嘲的说道。 这根本不是刺青,是烧伤,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一直戴着面具。但他爸爸告诉他,脸上新长起来的嫩肉应该见见阳光,他这才取下了面具。 疗养院的韩院长曾问过他,要不要动手术去掉左脸的疤痕,被他一口回绝。 爸爸一直不让陌生人看到他,他以为爸爸嫌弃他这张脸,到后来才知道是为了保护他。 arthur的脸是被爸爸仇家毁掉的,至今还没有抓到那个人,目前他还处于危险中,尤其是在国内,容易再次遭到黑手,所以他被送到了美国。 而这家疗养院是爸爸在美国的安全屋,这里面都是爸爸的人,很多人会恭敬的喊他少爷。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这里他不需要继续隐藏他的容貌。 “arthur陪我出去散步吗”nica打断了arthur的沉思,她每天都会热情的邀请arthur一起散步。 “好。”arthur表面上冷冷的,实则骨子里是一个温柔的人。 nica是中外混血,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正是这个原因,arthur才愿意搭理她。尽管arthur会多国语言,但在国外能听到亲切的母语,这种感觉是难以言喻的,所以他偶尔会搭理nica。 “arthur你想家吗”nica一边荡着秋千一边问arthur,她突然有点想家,可是来到这个疗养院的病人,很少有完全康复被送回家的。 “过几天我爸爸会来看我。”arthur淡淡的回道,他的确有些想爸爸,但他不是一个善于表达情感的孩子。 “真好,我家里人已经好久没来看我,可能他们已经放弃我了。”nica笑着说道,可是她的笑比哭还难看。 “不会的。”arthur低下头,温柔的看向nica,“任何情况下,父母都不会放弃自己的孩子。” nica听到arthur的安慰,心情立马转好,她开心的从秋千上下来,欢快的蹦跶到arthur的身边,踮起脚迅速的亲了一下arthur。 “你说的真好。” arthur被突如其来的亲吻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他别过脸去,白皙的脸染上了红晕。远处苍山青翠,天蓝的像一幅画,偶尔会有几缕清风吹起孩子们柔软的发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