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相处愉快的苏熙与秦怀川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五十一章 相处愉快的苏熙与秦怀川

周遭的空气都变得“火热”起来,苏熙远离两个男人的战场,她并不想与其他男人有过多的牵扯,秦怀川的过分好意不需要傅越泽深度解读,苏熙自己也会主动保持距离。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若不是秦怀川有可能涉及到苏梓宸,她又怎会对他如此和颜悦色,甚至比对待任何异性都要主动。 感情之于苏熙,负担多过甜蜜,基本上已经封闭心扉的她,心里眼里只能容下自己的孩子,更多的就没有了。 “苏小姐。”秦怀川追上苏熙,他可没有那么多时间与傅越泽斗气。 貌似一遇到苏熙的问题,傅越泽的智商就会随之降低,行为也跟着幼稚冲动起来,这真是一个好的现象。 而秦怀川需要的就是让傅越泽失去更多的理智,从一个人的心理开始瓦解,这种折磨人的方式简直“优雅动人”。 “秦先生。”苏熙温和的回应秦怀川。 “感谢苏小姐的到来,让寒舍蓬荜生辉。”秦怀川时常会冒出文绉绉的话,他的确如同教养良好的世家子弟,是一个令人舒服的男人。 “秦先生说笑了,如此豪华的别墅,怎么会是寒舍,那我的房子岂不是草屋了。”苏熙与秦怀川玩笑起来,莫名的秦怀川身上有让她心安的气息,如同儿时最值得信赖的兄长。 “不如由我尽尽地主之谊,带你去后花园走走。”秦怀川盛情邀请,一贯柔和的双眼也多了一丝期待。 “那就麻烦了。”苏熙有一瞬间的犹豫,但很快就答应了秦怀川的邀约,她也想私下与秦怀川说一说苏梓宸的事情。 而不远处刚落单的傅越泽,瞬间被一群商界精英缠住,不过片刻的时间,等他冷着脸从人群中出来,早就不见了秦怀川和苏熙的影子。 人们感受到傅越泽周身的寒气,他的脸上快要结出一层寒冰,他冷冷扫过在场每一个碍眼的人,是谁允许他们如此猖狂的纠缠 秦怀川安静的领着苏熙穿梭在幽静的小道上,一向懂得生活的秦怀川重点打造后花园。曲径通幽的小道,园林式的设计,让后花园别有洞天。 此刻傅越泽一定疲于纠缠,秦怀川嘴角勾出一抹坏笑,在苏熙看不见的角落。他特意让人放出话,说傅越泽近期会有大动作,果然商界精英们纷纷出手,这样他才能有足够的时间与苏熙单独相处且不被傅越泽打扰。 “后花园的设计很精巧。”苏熙打破了两人的沉默。 “借鉴苏州园林建筑工艺。”秦怀川颇为自豪的回道,这一切都是出自他之手。 夜风透着凉意,苏熙微微抖动肩膀,寒意一寸寸袭来,眼尖的秦怀川注意到苏熙的异状。 他毫不犹豫的脱下西装外套,体贴的披在苏熙身上,带着秦怀川体温的外套,让苏熙小小的惊了一下,她不太适应别人的亲密。 秦怀川见苏熙要拒绝,便先一步开口,“天冷不要冻着,等会回大厅前你可以还我。” 他温柔的语调却透着不容拒绝的坚定,苏熙也不好再拒绝,更何况秦怀川也说了回大厅前还他,这样倒也不会带来太多困扰。 “前面有木桌,前不久才完工,估计还散发着清新的木香,要不要过去坐坐。”秦怀川提议道,那个木桌也是他亲手制作的。 “秦先生喜欢木制品”苏熙随口问了一句。 “喜欢,更喜欢自己动手做。”秦怀川温和的回道。 “秦先生真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这一句是发自苏熙内心,聪明如苏熙又怎会觉察不到这一路走来绝大部分都是由秦怀川亲自设计的。 “个人业余爱好,算不上才艺。”秦怀川谦虚的回道。 “秦先生让我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苏熙主动地说出自己的感觉,在秦怀川那双历尽沧桑的眼睛的注视下,苏熙不自觉的想要说出心里话。 “我同样有这种感觉,或许我们曾见过。”秦怀川意有所指的说道。 “或许吧”苏熙淡笑着略过这个话题,今晚她有些失态了,对于还算是陌生人的秦怀川竟如此坦诚。 苏熙想了想,决定还是将话题转到苏梓宸的身上,“不知秦先生之前破碎的手机还能继续使用吗”苏熙选择了这样的切入点。 “嗯已经扔了。”秦怀川疑惑的看着苏熙,不知道苏熙为何提起这件事。 闻言,苏熙颇为激动地说道:“那” 秦怀川立马看出了苏熙的顾虑,他随即说道:“手机里的东西都拷贝了一份,不知苏小姐是不是想要那张照片”秦怀川没有绕圈子,直接询问苏熙的目的。 “嗯。”苏熙点点头,秦怀川的善解人意让她如沐春风。 “我传给你。”秦怀川微笑着说道。 “多谢。” “不必与我客气,只是有句话不知我当问不当问”秦怀川颇为犹豫的问道。 “请说。” “苏梓宸是你们走失的孩子”秦怀川早已猜测到这个可能,但他需要从苏熙嘴里得到确定的答案。 “嗯。”苏熙没有否认,弄丢苏梓宸大概会是她这辈子最懊悔的事。 “刚好我也正在找这个孩子,如果有消息要记得要共享。”秦怀川边说着边潇洒的对着苏熙眨眨眼,瞬间露出雅痞的气息。 苏熙没想到秦怀川抢先说出了她想要说的话,她不知该如何表达此刻她的心情,对于秦怀川她生出了感激之情。 “我要当面感谢宸宸给予我的帮助。”秦怀川继续说道,他不想苏熙有负担。 “秦先生,你不必如此,宸宸的事不该牵扯上你的。”苏熙被秦怀川的无微不至体贴入微,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相比秦怀川的落落大方,苏熙要纠结多了,一面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一面又觉得亏欠秦怀川人情。 “如果当天不是遇到宸宸,恐怕我这一只腿会废掉,宸宸给了我莫大的帮助,我一定要找到他,至少当面和他道谢。”秦怀川用着安抚的语调,缓缓的说出宸宸对于他的帮助,他并不想被苏熙误会是无事献殷勤。 苏熙听完秦怀川的话,颇为震惊,没想到在她不知道的时刻,宸宸给予眼前这个男人这么大的帮助,她甚至想或许正是由于宸宸做好事不留名,才让秦怀川对她这般照顾吧 “请相信我与你一般,急切的想见到宸宸。” 无法用道谢来感激秦怀川的所作所为,苏熙也不再与秦怀川客套。秦怀川幸运的打动苏熙,自此以后苏熙恐怕要将秦怀川视为朋友。 秦怀川并不急于询问苏熙有关她的事情,以及她是如何和苏梓宸失散,这一切他相信日后苏熙会亲口告诉他。 他向来善于利用人们的心理,取得别人的信任首先要从心理防线突破,他清楚与苏熙做朋友远比做恋人简单,何况伴侣的身份似乎并不比知己身份更重要。 他需要一个身份光明正大站在苏熙身边,一切顺利的进行着,感谢她身边每一个不理解她的人,让她在心底渴望能够遇到一个足够尊重理解她的人。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回去了。”秦怀川依旧是掏出那块陈旧的怀表看时间,这一块怀表对他意义非凡。 “嗯。”与秦怀川一同消失过久,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更何况秦怀川是今天的主人公。 苏熙在心里庆幸遇到如此理解她的人,秦怀川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让她无比舒畅,没有傅越泽的咄咄逼人,也没有年司曜太多的深情无奈,更没有贺静宇的一味付出。 秦怀川的一切让她感觉安全,她在心里也会渴望友情,她与莫怡安终究因为彼此的不信任渐行渐远直至陌路,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碰到一个值得交往的朋友。 不可否认异性之间的友情有时候反而更牢固,如果没有节外生枝出暧昧之情,要比同性之间的感情更为可靠,不必担心会喜欢上同一个人,不必担心在彼此领域相互竞争。 秦怀川与苏熙为免别人误会,先后回到大厅,秦怀川先行一步,而苏熙过了有十几分钟,才返回大厅。秦怀川是出于苏熙的名誉考虑,并不是他们问心无愧的清白,就能躲过别人的流言蜚语,秦怀川不允许苏熙受到半点污言秽语。 傅越泽一直在紧盯着大厅的动态,他在等待秦怀川和苏熙的回归,他第一时间看见秦怀川回到大厅。 他翘首企盼,却多时不见苏熙倩影,直到一刻钟后苏熙才幽幽出现,这一切躲过了在场其他人的眼睛,却独独没有躲过傅越泽那双锋利的眼。 从苏熙和秦怀川消失,傅越泽一直密切的关注着时间,他打算如果半个小时后还不见这两人,他就要地毯式搜索他们。 “26分钟56秒。”傅越泽用着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忿忿地说。 想到苏熙与秦怀川一同消失近27分钟,傅越泽心中就极其不爽,这么长的时间足够做很多事,但他又绝不相信苏熙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当初她嫁给年司曜在傅越泽看来是因为年少深厚爱恋,而她怎么会与刚认识的秦怀川发生什么,这绝不可能。傅越泽心中一面忍不住怀疑,一面又自我否定。 之后他更无力的发现了一件让他几近无法自持的事情,苏熙的心情竟然不错,甚至毫不夸张的说,他远远地望一眼都能感觉到她愉悦的情绪。 “苏熙与秦怀川相处愉快”,这个念头在傅越泽心里挥之不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