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郊外的神秘男人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四十六章 郊外的神秘男人

远离闹市的喧嚣,苏熙心情变得格外的轻松,当然如果没有傅越泽在,一切会更美好。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年星辰好奇的打量着四周,苏梓轩也变得活泼好动起来。这里天地广阔,青草幽幽,虫鸣鸟叫,路边竞相的开着不具名的野花,就连空气都透着自然界清新的味道,a城仿佛已经很遥远。 这是一处国家造的森林公园,没有太多特点,最显著的特点是格外的大,要比国内好多地方的森林公园都要大。 在这广袤的空间里,苏熙放下了所有的恩怨,随着清风,她愿化作采蜜的蜜蜂,花中的精灵。 傅越泽不时的拿眼偷看苏熙,他看见苏熙舒展眉心,他看见苏熙发自真心的笑。这一刻他有点后悔当初怎么不带她来郊外,只可惜人生没有重来,没有如果。 两年的时间足够傅越泽反思当初的错误,显然他一直忽视苏熙简单纯粹的要求,给苏熙的再多却并不是她所要的,他明知道这个女人要的很单纯,怎么不早一点给她。 “妈妈,我带妹妹去那边的石凳子。”苏梓轩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兴奋的指着不远处造型别致的石凳子说道。 苏熙不舍打击苏梓轩的好心情,便应许了苏梓轩。 苏梓轩熟练的抱过年星辰,扬起的脸庞挂着稚嫩纯真的笑。 “小心点。”苏熙柔声的嘱咐着。 “你和爸爸再到别处逛逛吧,我陪妹妹玩。”苏梓轩又岂会忘记给傅越泽和苏熙制造两人独处的机会。 傅越泽见苏熙要拒绝,便先一步开口,“保镖就在旁边,有事喊他们。”傅越泽这一句是对着苏梓轩说的,他的眼神指向十米开外的两个黑衣保镖。 吩咐完苏梓轩,傅越泽直接拉起苏熙的胳膊,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们去那边走走。” “喂”伴随着这一声,苏熙已经被拉远。 “傅越泽,你放开我。”苏熙不住地回头,被傅越泽拖得太远,苏梓轩和年星辰已经在她眼里变成黑点了。 “女人。”傅越泽薄怒。 “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因为自己的私心,就可以将孩子丢下。”苏熙毫不示弱。 “孩子有保镖保护,他们很安全。”傅越泽因为苏熙的态度十分恼怒。 苏熙此刻看向傅越泽的眼神,充满了敌视,一旦触及到孩子,苏熙就特容易失控。 “我要去找他们。”苏熙不想与傅越泽做无谓的争执。 “你何必这么固执。”傅越泽如一座山阻挡苏熙的去路。 “让开。”苏熙抬眼愤怒的对上傅越泽那双锐利的眼,她手上施力试图推开傅越泽。 傅越泽将苏熙圈在怀中,任由苏熙的粉拳落在他的胸膛,她的力气如同挠痒。 “傅越泽,我恨你。”苏熙气急败坏的说道。 傅越泽面色一暗,阴沉着脸说道:“不准恨我。” “凭什么,凭什么。”苏熙一边说一边拉扯傅越泽的胸前的衣服。 “我爱你。”傅越泽的脸上露出少见的柔情。 “闭嘴。”苏熙一点也不想听到傅越泽这样的话,如果换做以前,她一定会被感动,但现在只会让她厌恶。 “我是有夫之妇。”苏熙不得不提醒傅越泽这个事实。 “闭嘴。”傅越泽最讨厌听到“有夫之妇”四个字,更不想在苏熙嘴里听到这四个字。 “你是不是见年司曜回法国了,所以才敢如此欺辱我。”傅越泽越不想听的,她苏熙就偏要强调。 “闭嘴,苏熙。”傅越泽尽力压制自己的怒气。 “你信不信我” 傅越泽还没有说完,就俯下身子,他想要亲吻近在咫尺的红唇,他已经有两年多没有尝过这滋味了。 苏熙嫌恶的别过脸,吻落在苏熙的脸颊,傅越泽越轨的亲吻,彻底激怒苏熙。 苏熙周身散发着寒气,控诉傅越泽越轨的行为,她冷声警告:“如果你再继续,以后都别想再见到我。” 傅越泽的唇正试图覆上苏熙的唇,他几近失控,是苏熙寒意入骨的声音及时制止了一切。 傅越泽放开对苏熙的束缚,苏熙趁此挣脱傅越泽的怀抱,她想也不想的逃离傅越泽,可惜手腕又迅速被傅越泽右手擒住。 “别走。”傅越泽语气明显弱了下来。 “傅越泽就算你不尊重我,也请你尊重一下自己,你现在的行为,真叫人可笑。”苏熙不得不再次正视傅越泽的危险性,原以为两年后傅越泽会因为她的身份收敛些,然而貌似是她想的太天真。 “可笑,呵呵。”傅越泽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而此刻他觉得自己的自尊被苏熙踏在了脚下。 “两年了,还不肯原谅我。”傅越泽不甘的说道。 “我们不可能,两年前我已经给过你答案,我不希望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苏熙眉头紧锁,眼里尽是防备。 “苏熙,你为什么独独对我残忍”傅越泽质问着苏熙。 “残忍,你曾经对我何其残忍,现在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残忍。”苏熙直视着傅越泽咄咄逼人的眼睛,因为他,宸宸没了,每每想到这,她就无法原谅傅越泽。 “呵”傅越泽自嘲的笑了笑,“年司曜当初怎么对待你的,你忘了吗而你呢,两年前依然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他,你告诉我,是谁对谁残忍”傅越泽提高了声调,他真想看看这个心狠的女人到底有没有心。 因为傅越泽步步逼人的质问,苏熙不自觉的抿起了嘴,她正要反驳,眼前却突然多出了一个儒雅的男人。 “不好意思,打扰了。”男人醇厚的声音打断了傅越泽和苏熙的争锋相对。 “滚。”傅越泽心情不佳,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自然没有好语气。 苏熙倒是心存感激的看向来人,她现在无比感谢第三个人的存在,和傅越泽独处伤神伤身。 “小姐,你没事吧,需要帮助吗”男人根本不理会傅越泽的无礼,而关切的问着面色不佳的苏熙。 在他看来苏熙正被傅越泽无礼钳制,他的教养让他无法坐视不管,他应该为眼前美丽的女人解围。 男人有一双深邃的眼,那里面蕴藏了太多故事,他一脸正气,看上去好似一个可靠的兄长。 苏熙仔细的打量着他,意外的发觉,眼前的陌生人竟格外的熟悉,他身上有一股让人想要靠近的吸引力。 傅越泽不满苏熙与男人之间的互动,他的怒火烧到了眼前这个不识好歹的男人身上。 “逞英雄前,先弄清你有没有这个资格,她是我的妻子。”天知道,傅越泽多想光明正大的告诉别人,苏熙是他的妻子。 傅越泽边说着边将苏熙往怀里搂了搂,用着占有独霸的姿态。 “别听他瞎说,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苏熙立马否认,就算在陌生人面前,她也不想和傅越泽扯上关系。 “你难道不是我儿子的妈。”傅越泽对苏熙的不配合,恼怒至极,他加重了语气,眼里带着深深的威胁。 苏熙默不作声,她无法否认这一点,她又怎能否认自己是苏梓轩的母亲。 “看来这位小姐并不想和先生您过于亲密。“男人脸上挂着礼貌的笑,温润的声音一如他本人,他敏锐的抓住了事情的重点。 “傅越泽,放手。”既然这个男人要帮她,那就更要划清和傅越泽的界线,免得那人误会他们是夫妻间闹矛盾。 她这辈子是断然不会嫁傅越泽,以前曾经奢想过,现在只会觉得恶心,刚刚傅越泽称她为他的妻子,这让她哪哪都不爽。 “先生为难一个女人,并不是君子所为。”男人试图劝服傅越泽。 这更惹得傅越泽勃然大怒,他放开苏熙,眼前的男人让他有动手的冲动,这个男人简直面目可憎。 “想要英雄救美,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傅越泽说话间便已经出手。 没想到男人轻巧的躲过傅越泽来势汹汹的一记拳头,男人跳开与傅越泽拉开距离,“君子动口不动手。”他十分信奉君子之道。 “闭嘴,你这个孬种,有本事还手。”傅越泽很久没有被人挑事了,以往他甩过一记眼刀,别人就溃不成军了。 现在这个男人,竟然找死的撞他枪口,傅越泽如果不好好教训这人一顿,简直对不起“傅越泽”这三个字。 一旁的苏熙实在看不下去,在傅越泽再次出手前,跑了过来,挡在男人的前面。 “傅越泽你闹够没,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苏熙特别讨厌傅越泽狂妄自大的样子,根本不顾及他人感受,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要顺着他。 “躲在女人身后,算什么男人。”傅越泽继续拿话刺激那人。 “鄙人不提倡暴力,但并不代表需要女人来保护。” 男人一把将苏熙拉到自己的身后,“小姐,请让我保护你。” “打架的时候别分神。” 傅越泽的拳头狠狠地招呼在男人的脸上,这个人胆敢在苏熙面前逞英雄,要狠狠的教训他这愚蠢的行为,要叫他后悔。 在男人身后的苏熙眼睁睁的看着拳头落下,她倍受刺激的尖叫,“啊” 男人受了傅越泽的一击,身体朝后重重的退了好几步,嘴角也冒出血来,可见傅越泽下手之狠。 苏熙再次站到男人身前,她无法看着一个无辜的男人因为她受伤,她歉意并关切的询问那人,“对不起,你要不要紧” “放心,我没事。”男人轻描淡写的擦了擦嘴角的血,轻蔑的看向傅越泽。 “傅越泽,你要打就打我,别拿无辜的人撒气。”苏熙对傅越泽失望透顶,他现在连基本的男人风度都没了。 “男人怎么可以打女人”男人紧张的说道,像是生怕傅越泽真的会对苏熙拳头相向。 他试图再次将苏熙护在身后,但苏熙固执的站在他身前,不肯让步,他又不好对苏熙用蛮力。 “爸爸,妈妈,你们在做什么”不明情况的苏梓轩,正迈着欢快的步伐朝傅越泽、苏熙方向奔来,他以为傅越泽和苏熙正愉快相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