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勾引我?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四十章 勾引我?

苏梓轩抱着苏熙,揉着眼睛一直不睡觉。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明明已经很困了。 苏熙搂着他,比以前瘦了,抱起来都能摸到骨头,正在长身体,以后得给他多补一补。 “睡吧。”苏熙手抚摸着他的背,又一次说道。 “恩。”苏梓轩软软的应了一声,又在苏熙的怀里拱了拱,“妈妈”半晌,他轻声唤道。 “恩,妈妈在。”苏熙回答。 “你真的回来了”苏梓轩嘟着嘴巴,头发早已经因为他翻来覆去的折腾睡得乱糟糟,可爱得紧,“我不是在做梦吧” 这家伙总是知道怎么让她内疚。 他是故意的吧 苏熙搂着他紧了紧,“那你要不要咬妈妈一口,看看妈妈是不是真的” 苏梓轩摇头,“不要。”很快又说道,“咬妈妈,妈妈会痛。” 说着说着,好像终于确定了抱着他的人是真的,又或者是实在抵不过睡意的侵袭,苏梓轩闭上了眼睛。 看着苏梓轩睡过去,苏熙搂着他,一动也没有动。 她一点睡意也没有。 熟悉的房子熟悉的床,熟悉的一切。 床头柜上还摆放着她和宸宸轩轩三人的合照。 那时候的他们笑得那么的开心灿烂,没有忧虑。 可现在 现在也不错。 只是宸宸却不见了。 心里就像是破了一个大洞,怎么努力的修补也补不回来。在这有着皎洁月光的夜里,以前的种种越发的分明。 不知道过了多久,正是入眠的最佳时机,有人越睡越沉,可有的人却是越睡越清醒,就像苏熙。 苏熙轻轻的提步下床。 走廊上铺了地毯,人踏上去悄然无声。 苏熙走向书房。 她来的时候一身礼服,连手机都没带。在别墅里用座机打了个电话回家报平安,现在连时间是几点都不知道,只能猜测大概是凌晨两点钟左右。 书房的门是关着的。 苏熙轻轻推开,书房很大,里面很黑,窗帘是关着的,连月光都透不进来。 苏熙的手摸上墙壁上的灯,正要打开。 倏地,她被猛的按到了门背上。 “啊” 一声尖叫从她的喉中溢出。她也不想自己这样胆小,但是在夜里忽然被人袭击,任谁都会被吓到的吧 “这么晚,你来这里做什么”男人的低沉的声音在黑夜里显得尤为清晰。 苏熙瞬间的明白这个贴着她的人是谁。 不是贼。 真是太好了。 “傅傅越泽。”苏熙惊魂未定,一个名字就念得结结巴巴。 “不是我,你以为还会是谁”对黑暗苏熙还没有适应,根本看不到傅越泽的表情,只能从他冷冷的声线中听出,他现在并不高兴。 “没没有谁。”苏熙摇头,想拍拍自己的胸口定魂,却发现傅越泽靠得太近,男人颀长的身子把她全部罩在怀里。 他们的气息隔得那么近。 让人很不安。 “傅越泽,你怎么会在这里”苏熙下意识的问道。 “这是我的房子,我爱去哪里都可以。”傅越泽说道,“倒是你,还以为自己是这个房子的女主人吗穿着睡衣到处跑,想勾引谁” 说着,他的手掌已经摸上苏熙的腰,隔着薄薄的睡衣,炙热而又霸道的往上。 苏熙险些没有跳起来。 “傅越泽” 从和傅越泽分手了,她都两年多没有做过那样的事,徒然被傅越泽挑逗,真是吓了一大跳。 在傅越泽还没袭胸之前,“啪”的伸手打开傅越泽的手,右手往墙壁上乱摸。忙乱中按下一个按钮,室内大亮。 终于可以看清楚眼前的一切,苏熙看到,傅越泽竟还穿着晚上的那套礼服,根本没有换。 所以,他是回家以后就直接到书房来的吗 黑乎乎的,灯也不开,窗帘还全部拉上了,吓唬谁呢 没有了夜的掩护和迷茫,不待苏熙伸手,傅越泽已经自行退开。 只是看着苏熙的那双眼睛,沉沉如墨。 这男人 无关情爱,苏熙知道今天穿的睡衣并不保守。吊带真丝,领口大开。 这是苏熙到傅越泽的房里随便拿的一件。这男人,竟然还任由她的衣服摆放在他的衣柜里面,这是有多懒明明一句话就能够让人解决的事情。 因为不想在傅越泽的房间里面多呆,苏熙扯了一件睡衣就走,结果就 傅越泽那裸的目光让苏熙十分难堪,早知道她就花一两分钟选件保守一点的。 谁知道他竟然会半夜不睡觉还跑到书房来呢 她只是想从书房里面拿本书,到房间里面去看而已。 灯开了,苏熙不再多话,转身开门就走。她在进到书房被傅越泽按在门背后的那一刻就已经意识到她半夜里在这别墅里面乱爬是多么白痴的举动。 “人都来了,这么容易就想走”傅越泽一把拽住了苏熙的手。 苏熙被后力拖住,猛的回头,谁料到傅越泽又是一个使劲,苏熙措不及防整个人都被傅越泽罩在怀中。 傅越泽难掩一声满足的叹息。苏熙只觉得又惊又怒。 “你做什么”苏熙叫到,挣扎,“快放开我” 只是她那点力气怎么能撼动得了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已经等这一刻等了两年多。 “你穿这样不就是为了要来勾引我的吗又来欲拒还迎这一套”傅越泽沉沉笑道,双眼看着苏熙,却是一点笑意都没有。 他没有办法不去想。 在没有他的这些日子里,在法国,她和年司耀都做过些什么。 越想,就越有毁灭掉一切的冲动。 那眼神,几乎是带着恨的。 傅越泽恨她 他凭什么 又凭什么这样说她 她勾引他他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到她这样做 “傅越泽,你不要太过分了”猛的将傅越泽推开,苏熙恨得咬牙,“以前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不要再提。现在轩轩跟着你,以后我会注意,不再在你的面前出现,但有轩轩在,有些见面避免不了,我不可能因为你而不见轩轩,大家都是成年人,面子上装一下,过得去就好,我也没指望你笑脸相迎。” “还有,不要再说什么我勾引你。”苏熙直视傅越泽,神色坚定得让傅越泽的心脏又开始熟悉绞紧疼痛,“因为我永远不可能这么做。以前不会,以后不会,永远都不会” 说完,苏熙转身出门,“嘭”的一声将门拉上。 傅越泽只手撑着墙壁,另外一只手猛的朝门上锤去,手骨与门相撞发出巨大的声响。 “真狠。” “你这个女人,永远对我都是这么的狠。” 又是“嘭”的巨大的一声,手与门相撞,在寂静的夜空中格外的清晰。 苏熙不是没有听到。 她回到房间里面,将门关上了,仍然听得分明。 但那又如何呢 苏熙摸着自己的胸口,那里说不清楚的复杂滋味,翻身上床,将苏梓轩搂在怀里。 闭上眼睛,不要再去想。 第二天早上,苏熙送苏梓轩上学。 起床的时候就被告知,傅越泽已经出门,苏熙心里松了一口气。言行举止都随意了很多。 “妈妈,下午的时候你要带妹妹来吗”苏梓轩问苏熙。 “恩,你想我带她来吗”提起家里面的那个,苏熙一脸笑容。 “带来吧”苏梓轩眼前大亮,他见年星辰不止一次了,他还抱过她呢,但是每次都偷偷摸摸,有时候隔得很远,不像前几天 想起前些天苏熙带着年星辰来看他,结果他却跟着爸爸走了,连声招呼都没好好和苏熙打,他不禁有些心虚,妈妈当时肯定很难受吧 他趴在窗户上,都看到妈妈哭了。 可是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不让妈妈知道对于她的离开他很生气,不让妈妈看到她离开以后他过得很不好,还受小孩子欺负,妈妈肯定会觉得他过得很开心,就很放心的让他继续留在这里留在爸爸身边,然后带着妹妹回法国去了吧 “妈妈,那天对不起。”垂头,苏梓轩轻声向苏熙道歉。 苏熙一下就反应过来他说的那天是哪天。 “傻瓜。”苏熙拍拍他肩膀,“你对妈妈生气很正常,你不对妈妈生气,妈妈才要担心呢。” “轩轩,以后不要再对妈妈说对不起了,知道吗”苏熙又说道,“和妈妈之间,不需要说这个的。” “恩”苏梓轩点了点头,咧嘴笑开。 “什么”年司耀看着苏熙,很惊讶,“你不准备回法国了” 年星辰根本一点都不黏妈妈,有年司耀在,永远都是待在年司耀的怀里,好不容易睡醒要活动一下,也是坐着沙发上拆零食吃,一点都没有一岁多小孩子的活泼好动,懒得要命。 就算苏熙一夜未归,年星辰小朋友见到妈妈,正眼都不带瞧一下的。 苏熙恨恨的捏了一下没良心的正在啃骨头的年星辰小肉脸,啃得满手满脸的油,真是让人嫌弃死了。 “恩,不回去了。”一边都着年星辰,苏熙一边和年司耀说。 年司耀在这边也有公司,但主要工作地点已经不在这里,难得回来两个星期,并不是每天都要工作。 “为什么”年司耀皱眉。 昨天苏熙一夜未归他就已经非常担心,苏熙打电话回家的时候是佣人接的,那时候他还在书房视频会议解决法国公司的突发事宜。苏熙在电话里面说得很明白,是住在傅越泽那里。 电话不是他接,苏熙交代几句就挂了。 他视频会议开完,佣人就把话带到他的耳朵里。 他彻夜未眠,告诉自己不要慌张。但苏熙一回来就说不再回法国,这是什么意思 “轩轩两年没有见到我,孩子的成长离不开母亲,我不能再离开他了,至少在他之前,我都会留在a城。” 苏熙解释道。 毕竟当年年司耀将工作重心都转移到法国不是小事。 现在她决定不回法国,与年司耀就不得不两地分居。年司耀法国那边的事情是走不开的。但苏熙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大事,本来她和年司耀就是协议婚姻,见不见面都一样,并不会影响感情。而且没有她这个挡箭牌在,说不定年司耀还能遇到他真正喜欢的那个人,一举数得。 不能因为有她和年星辰的存在,就让年司耀放弃了追求爱情的权利,这是很不公平的一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