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今晚我们一起睡吧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三十九章 今晚我们一起睡吧

“噢,我的天”史蒂芬讶异的瞪大了双眼,直直的看向苏梓轩,“熙,他真像一个小精灵,他和你一样漂亮” 苏熙坦然接受今天这个寿星公对自家儿子的赞美。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你竟然有这么大的一个儿子”史蒂芬无法置信,在法国人眼里,神秘的东方女性的年龄永远是一个迷。苏熙看起来都还像是未成年人,有一个一岁多的女儿就已经很不可思议,竟然还有有一个七八岁大小的孩子。 “叔叔,你好。我叫苏梓轩。”他并没有和爸爸一起进来,在门口的时候就悄悄和小伙伴们溜走,现在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史蒂芬。 “叔叔,生日快乐。”苏梓轩接着又说。 他知道今天举办宴会的是一个法国人。这里面的法国人,好像就只有眼前的这一位最像了。 “噢,谢谢你的祝福。”史蒂芬呵呵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看得出来,他十分喜欢苏梓轩,苏熙也知道理由,史蒂芬对美的事物从来无法抗拒,她的儿子这样美貌,史蒂芬又怎么可能会不喜欢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苏熙问道。环顾了一下周围,她并没有发现年司耀的身影。 “是这样的。”史蒂芬终于记得正事,“曜公司里面有一些紧急的事情需要回去处理,找不到你就先离开了,要我告知你一声。” 难怪。 “好的,我知道了。”没在也好,她本来今天也不能和他一起回家,“谢谢你。” “不要和我说谢谢。”史蒂芬摆手,笑得很和蔼可亲,“什么时候请我吃饭吧上次你有事先走,我还没和你聊尽兴呢。” “当然。”苏熙说道。 作为今天的寿星,史蒂芬应该是很忙的。 但是他却和苏熙一直聊一直聊,苏熙根本无力阻止他的话唠。 不经意朝着傅越泽的方向看过去,却发现那个位置空空如也,傅越泽已经不在那里。 是去哪里了呢 苏熙不由得看向其他的方向。 “怎么在这里”一个低沉清冷的声音问道。没有带主语,就像是在问这里的每一个人。 苏熙愣了一下,转过头便看到傅越泽已经站在史蒂芬的身边,唇角微勾。 史蒂芬也是愣了,明显他也对傅越泽的忽然出现没有防备。只有一个人的反应最快。 “爸爸”苏梓轩的声音大声而洪亮,他有些抱怨的撅起嘴巴,“我和妈妈都进来好久了,你怎么现在才看到我们。” 史蒂芬:“” 他张大的嘴巴可以塞下一个大大的鸡蛋。 这话真是让人浮想联翩。 苏熙无奈的看向苏梓轩,眼睛里面有写满了纵容。 “刚才我太忙了。”傅越泽神情变也未变,说道。 “熙,你”史蒂芬失态的用手指着苏熙,然后再指傅越泽,最后落在苏梓轩的身上,“他” 苏梓轩和傅越泽长得这般像,一眼就能让人认出来是父子,想不相信都不行。 史蒂芬终于发现上次吃饭的时候,自己犯下了何等的大错 竟然将前任和现任安排在了一起,真是失礼 “是的。”苏熙点头承认,“傅先生是我儿子的父亲。” 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说出这句话,苏熙的感觉有点怪异。 但是旋即,苏熙便知道了她这句话引起了多大的轰动。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不只是一个人在偷听。 苏梓轩叫的那声爸爸实在是太大声了 人人都知道傅越泽有一个儿子。不,确切来说,应该是两个。两年多前的那场绑架案轰动全国。竟然是傅越泽当时的未婚妻所为,他们的婚礼还有时候南宫静的视频,南宫成枪毙,南宫家的瞬间倾塌,无一不成为人们的谈资。 豪门的恩怨总是能引起广大人民群众的关注。 但是有一个女人却一直隐在所有人的后面,没有被人提出来,只有他们这些同是豪门中的人才知道,傅越泽孩子的妈妈,一直受到傅越泽的保护,滴水不漏。 竟然。 竟然 是苏熙吗牵着傅越泽的儿子的这个漂亮的女人 再次与傅越泽坐上同一辆车,苏熙说不清楚是什么感受。又酸又涩,但更多的是平淡如水的坦然。 或许她真的已经放下,那之前的一切。 “谢谢你这两年对轩轩的照顾。”转过头,苏熙兴平气和的和傅越泽说。 没必要见面就像是仇人一样。有苏梓轩在,以后还会经常来往。 苏熙知道她现在要从傅越泽手里要回苏梓轩有多么的难。她也不打算去要,这样挺好。在傅越泽的教导下,苏梓轩成长得很好,聪明礼貌又不失担当。 “我并不是为你,你不需要道谢。”傅越泽淡淡说道。 苏熙被他一句话噎得顿时没了言语。 所以说,她和傅越泽永远成不了朋友谁能和这样阴阳怪气的人成为朋友 苏梓轩夹在两人中间,笑容一直没有断过。 一会看看傅越泽,一会又看看苏熙。 “妈妈,已经很晚了,你待会不会还要回去吧”苏梓轩张大眼睛问道。 “恩。”苏熙点头。她本来打算送苏梓轩回去了以后就回家的,谁知道傅越泽也一同上了车。 “妈妈”苏梓轩撒娇的用双手抱苏熙的手臂,就像是小时候一样。 说到底现在他也才不过八岁,更何况苏熙已经两年没见他,实在难以抵挡他的撒娇。 “做什么”苏熙太了解他了,以前每每出现这种表情这种动作的时候,就是对人有所求的时候,“你想要什么呢小滑头。” 苏熙点点他的鼻子,他皱了皱脸,很是调皮。 夫妻没有隔夜仇。这句话放在母子身上也适合。短短两个小时不到,苏熙和苏梓轩已经和好如初,比以前更加亲密。 “我才不是小滑头呢。”可是肆无忌惮的在妈妈怀里撒娇,这样的感觉真好。苏梓轩双眼晶晶亮,搂住苏熙的臂膀,“妈妈,时间已经很晚了,你今天不要回去了好不好” 一旁的傅越泽听到,不禁朝着苏熙看去一眼,不过注意力全集中在自家儿子身上的苏熙并没有看到。 “不行呢。”苏熙摇了摇头,她对住在傅越泽的家里还是有所抗拒,“妹妹还在家,我必须要回家的。” 对于年星辰的存在,苏熙并没有对苏梓轩隐瞒。上次在学校门口她就抱着她,苏梓轩已经见过了。 “你更疼妹妹,不疼我了”苏梓轩知道吃妹妹的醋很可笑,他都已经八岁了,妹妹才一岁多。但是却忍不住嘟起了嘴巴,别开了头,“妈妈,你是不是早就不爱我了。” 那委屈的小模样真是让人捧腹。 苏熙此时却只感到心酸,望了傅越泽一眼,只见傅越泽皱眉看着她,好像对她这样顾此失彼,只疼爱她的女儿不疼爱他的儿子很不满。 苏熙也没办法解释。 其实年星辰那小家伙比苏梓轩苏梓宸小时候好带多了。大部分时间在睡觉,睡醒了就吃,不爱哭,身体又壮壮。 很多时间都是年司耀抢着抱孩子,年司耀抱了保姆又抱,这样,孩子分给她的时间就很少很少了。 “怎么会”苏熙手摸上苏梓轩的头,“妈妈都一样喜欢的。” “那你都不陪我只陪妹妹”苏梓轩控诉一样的说道,“只是一晚上而已,一晚上都不可以吗” “妹妹已经和你朝夕相处了两年,我就只是要这一晚上而已” “这样都不可以吗” 那低落的神情,失望的语气,苏熙的心也跟着抽紧了。 真是上辈子欠了他的了 苏熙无奈的摊手,“好吧,一晚上。就只这一晚上哦。” 未免得小家伙得寸进尺,苏熙立下但书。 果然,苏梓轩一下子就不委屈了,猛的点了一下头,“恩。” “以后想和妈妈在一起,随时可以去妈妈那里找我。”苏熙又说道。 “好。”苏梓轩软软的说道。 趁着苏熙不注意的时候,苏梓轩朝着傅越泽眨了眨眼。 一抹笑意从傅越泽双眸中一闪而过,却在转眸看向苏熙的时候隐去,剩下浓浓的伤痛与厚重。 用尽全身的自制力才能不把眼前的这个女人拥入怀里。 本来以为只是一个女人,无关紧要。 两年时间,让他认识到他以前的错误。 他太自负,又太骄傲,理所应当的将女人当成玩物,从来没有真正尊重过她,给过她公平的对待。难怪她总是想要离开。 现在不会了 再也不会。 但是 她却已经结婚。 想到这里,傅越泽神色紧绷,手不自觉的捏紧了拳。 她还和年司耀生了一个女儿。 一岁多大,就在他们刚分手以后,他们就 或者更早之前。 想到她和年司耀日日夜夜躺在同一张床上,做尽男女间可做的事。 他就每夜每夜的睡不着觉,被嫉妒啃食得快要发疯。 “爸爸,爸爸” 苏梓轩站在车外喊着傅越泽。 爸爸是睡着了吗但是明明眼睛是睁开的,车子到家了也不知道下来。 傅越泽很快回过神,从车子的另外一侧下车。 苏熙并没有等他,牵着苏梓轩便进了门。 他们现在还是住在城南的别墅里,对于这里,苏熙一点也不陌生。 进到别墅里面,发现家居摆设还和两年前一模一样,就连客桌上擦着的鲜花,也还是她喜欢的玫瑰。 恍然又回到了过去,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 但是苏熙却很清楚,什么都也过去不一样了。 “我先带轩轩去洗澡,今天晚上我和他一起睡。” 苏熙说道。 她说的话并没有得到回应,但苏熙知道,傅越泽是听到的,她的声音并不小。 她并没有一定要谁回应她,对于别墅内部的构造,苏熙轻车熟路。 直接就牵着苏梓轩上了楼。 “还住在以前的那个房间里面吗”苏熙一边走一边问苏梓轩。 “恩。”苏梓轩点头,“我住在那里,等妈妈回来的。” 这孩子念旧,是因为想她和宸宸吧 苏熙感到鼻酸,却眨眨眼,忍住了夺眶的泪珠。 老是在孩子面前哭,这样太不好了,一点威严也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