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没妈妈的野孩子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三十七章 没妈妈的野孩子

苏熙垂下眼眸,就着勺子喝下一口汤。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傅越泽一直体贴照顾身边的女伴,当他想要温柔的时候,任何女人都难以抗拒他的魅力,时不时的,就从身边传来女人娇俏的撒娇的声音和笑声。 “吃一块肉吧,看你现在多瘦。” 在和史蒂芬交谈的同时,年司曜发现苏熙的碗空了,抽出精力给苏熙夹菜。 苏熙从碗里夹起来,吃掉。然后年司耀又夹起一块鱼肉到苏熙的碗里,苏熙吃掉,香菇,炖鸡,牛肉 “够了。”看着年司耀又要伸手夹菜,苏熙忙不迭的伸手阻止了他,“吃不了那么多,我已经吃饱了。” 其实才吃了一点点而已,肚子还是很饿,却忽然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身边的人还在自在谈笑,苏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去下洗手间。” 和斯蒂芬打了声招呼,苏熙便出去了,走到拐弯处,却不是往洗手间的方向,而是直接走向了餐厅大门。 时间其实并不晚,才晚上八点半而已,外面灯火辉煌,a城的夜景美得令人鼻息。 苏熙顺着大道往前走去,走了一段路之后,才从包包里面拿出手机,告知年司耀她已经先走一步。年司耀自然知道她待在那里并不自在,相信他会给史蒂芬一个合理的理由。 吃饭的地方离年家并不很远,苏熙本来是想走回去,顺带醒一醒一团乱麻的思绪,却没有想到,电话才挂断没两分钟,身后就传来车子的鸣笛声。 期初苏熙并不在意,却没有想到鸣笛声一直在继续,苏熙不由得回头看去。只见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从她身后减速开来,缓缓驶到她身侧后停下。 “上车。” 后车窗摇下,从车窗里面,传出刚才还听到过的清冷的声音。 苏熙蹙眉,转身就想走。 “两年了,难道你不想看看轩轩现在怎么样” 那个声音又冷冰冰的说道,不带一丝一毫的情感。 苏熙脚步顿时止住。 轩轩 “嘿,你就是轩轩的妈妈吗你好漂亮啊”女人赞叹的声音从后车座出来。 “现在时间恐怕不方便,明天下课我会去学校接他。”下一秒,苏熙转身说道。 “喂,轩轩很想你的,你不要走啊” “不要管她,开车。” 车子飞快的从苏熙身边驶过,苏熙望着前方的路,看也没看它一眼。 回家以后,好吃爱睡的年星辰已经睡着了。苏熙为自己泡了一杯牛奶,到书房去看书。 年司耀在a城的房子苏熙在离国之前也来住过,藏书非常丰富。 看着看着,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我就知道你还没睡。”年司耀出现在门口时,苏熙看一本侦探小说正看到要紧处。 “你回来了”苏熙和他打招呼,头都没抬一下。 年司耀像是早就习惯她这副样子,微微一笑:“你没事就好,书什么时候都可以看,早点睡觉知道吗” “知道了。”苏熙答道。 第二天,苏熙抱着年星辰又出现在私立小学门口,只是这一次不是躲在树后面,而是光明正大的站在大门前。 “锅锅” “锅锅,锅锅” 一天过去了,年星辰喊锅锅两字已经喊得十分利索。任由苏熙怎么纠正都没有用。 “是哥哥,你这个笨蛋。”苏熙用手指点着她的脑门,她张嘴就咯咯咯的笑。 看到女儿这样冒傻气,苏熙也是无言了。 “小姐。” 年迈的声音传来,苏熙转头,果然看到管家老伯。 “年星辰,这个是爷爷,叫爷爷。”苏熙和管家老伯打了个招呼,就对着怀里的小团子说道。 “耶,耶耶”小团子一边喊一边挥手,最后还来了个飞吻。 苏熙:“” 这么耍宝又笨得要命的小孩到底是谁生的呀真想把她给重新塞回肚子里。 可管家老伯显然并不这么想,听到年星辰并不怎么标准的发音,管家老伯神情略微有点激动。 “诶,诶”小团子喊一下,他便答一次。 年星辰看有人回应,热情高涨,“耶耶,耶耶”的喊,管家老伯一次又一次的答。苏熙看他们即将陷入无限的循环,不得不出声制止了他们。 “好了哦你,年星辰” 年星辰听到妈妈的声音,对着妈妈就咯咯咯的一阵笑。 “小姐,这,她” 管家老伯望着年星辰,神情依旧激动。 “是我和我丈夫的孩子。”苏熙知道管家老伯要说什么,说道。 听苏熙这么说,管家老伯黯然了。 “前两天我才回国,今天我想接轩轩一起去吃饭。”苏熙问道。 管家老伯有些为难,朝车子的方向看去一眼,“少爷有交代,一定让小少爷准时回家。” 苏熙顺着看过去,车窗都关闭的,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 “少爷也来了。”管家老伯说道。 傅越泽在车里 好似在回答苏熙的疑惑,此时,傅越泽直接从车子里跨了出来。 一身得体昂贵的西装,挺拔的身姿。迈着长腿朝这边走来。 “抱,抱”从小就审美观超正的小团子一看到此人便兴奋起来,伸出又短又肥的小胳膊不断往来人的方向拱去。 两只手把年星辰牢牢固定在怀里,苏熙来不及想其他,光是应付不安分的小孩就够了 “今天我要接轩轩走。”苏熙对着傅越泽说道。 年星辰还挣扎着朝傅越泽身上前倾,傅越泽却看都没看她一眼,冷冷说道:“现在回来做好妈妈吗当初他哭着找妈妈的时候,你哪里去了” 苏熙心中一窒,“那你想怎样” 谈判,在傅越泽面前,苏熙总是输。 “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你把事情想得太理所应当。女人,总是以为这地球是绕着自己一个人在转动,从来不顾及旁人的感受。” 傅越泽一句话说出来,意有所指一般。 “你什么意思” “两年了,你以为轩轩还是以前那个爱哭爱闹爱撒娇的轩轩吗孩子的成长有多快,相信不用我提醒你了吧” 傅越泽说罢,淡淡的看了一眼苏熙怀里的年星辰。 她怎么能不知道呢 苏梓轩苏梓宸都是她一手带大,每一天都有新的惊喜,每一天都仿佛有新的奇迹,他们不断摸索,学习,成长的速度惊人。 苏熙白了脸。 “小少爷出来了。”这时候,一旁的管家老伯说道。 苏熙转过头去,看到长高变瘦的苏梓轩从学校的门口走出,他长得越来越和傅越泽相似。 看到苏熙,他的双眼中绽放出光芒,但却很快的黯然收敛了下去。 “爸爸。”在苏熙的面前放慢了脚步,却最终还是越过苏熙,他走到傅越泽面前,牵起了傅越泽的手。 “恩。”傅越泽淡淡应了一声,“走吧。” “轩轩”苏熙情不自禁的喊道。 苏梓轩浑身一僵,眼里闪过挣扎和渴望,最终望向傅越泽冷淡的眼眸,镇定了下来。 “妈妈。”苏梓轩低头垂眸,看也未曾看苏熙一眼,明显的抗拒。 苏熙一怔,疼痛的感觉犹如火烧一般迅速燎原。 怔忪间,傅越泽已经和苏梓轩坐上了车。 上车还未曾来得及关门,苏梓轩的眼泪就倏地掉下来,随着车门的闭合,他趴在车窗往苏熙的位置望去。眼中有明显的渴望与不舍。 “呜呜”车子驶离,苏梓轩再也忍不住,哭出声音来。 而傅越泽却面色沉静,既不安慰也不斥责,一直到再也见不着苏熙以后,苏梓轩还仍然巴巴的往学校的方向看舍不得转回头。 “爸爸,妈妈来看我了,妈妈是不是不生我气了”半晌,苏梓轩抽搐着问道。 那个女人怎么可能和自己的儿子赌气 孩子就是她的命。 罕见的,傅越泽嘴角浮起一抹笑意。 “恩。”傅越泽鼻腔内哼出清冷的音调,“你要记住,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最不让人珍惜。你妈妈爱你胜过爱她自己,你想让她留在a城,就照我说的做。” 苏梓轩点点头,眼里浮出一抹坚毅,“恩。”重重的点头。 再也不想离开妈妈了。尝够了别离和思念的滋味,他要永远和妈妈在一起。 苏熙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就连年星辰的耍宝也引不起苏熙的兴趣。 “怎么了,这么早回来”年司耀是知道苏熙今天出门去做什么的,看只有苏熙和年星辰回来,便又问道,“没接到人” “恩。”苏熙点点头,自责和愧疚在这一路已经快要压垮她,把年星辰递给年司耀抱着,苏熙往卧室的方向走,“我需要休息一会,晚饭就不吃了。” 回到卧室,只来得及关门,靠在门背上就开始哭。 她太自私。这两年为着自己,忽略了孩子,现在轩轩已经长那么高,可是却感觉离她那么远。曾经她和他之间有多亲密,现在两人就有多疏离。本不该是这样的啊,怎么会是这样 她的轩轩,她的宸宸,她最心爱的儿子。 过后的几天,苏熙都只是远远的看着苏梓轩,没再靠近。 史蒂芬的生日宴很快就到了。 苏熙与年司耀一同去,宴会上觥筹交错,a城就那么大点,又不可避免的见到许多熟悉的面孔。偌大的空间人多得让人窒闷,宴会开始没多久,苏熙便走出大厅到外面去透气。 夜空中一颗星星都没有,只有大大的月亮悬在空中。还记得以前三个人相依为命的时候,那时候孩子还小,没什么钱,晚上也没有什么娱乐项目,便端张凳子坐到阳台上,和两个小家伙一起数星星,平淡却满足。 “野孩子,就是你,你是没妈妈的野孩子” “我妈妈说你是个不祥的人,你哥哥死了,你妈妈不要你了,你为什么要来这里你太可怕了,打他,我们都打他不要和他一起玩” “对,打他,打他” “” 小孩子的声音从一旁模糊的传来,苏熙不由得一愣。 这是一群孩子在欺负另一个孩子 不自觉的走上前去,在看到被孩子们围在中央讨伐的孤单的身影时,苏熙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又惊又怒,心疼不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