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狭路相逢的两个人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三十六章 狭路相逢的两个人

a城私立小学门口,放学的时候私家车停满街道的两侧,苏熙站在一棵大树底下,手里抱着小团子。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妈妈,树树” “车,车” 小团子口中时不时还冒几句法语出来。 现在年星辰已经有一岁半,但是她的语言功能法语得比较晚,一岁多了才开始开口说话,现在还说不了完整的句子,基本上都是一个词一个词的往嘴外蹦。 “妈妈带你看哥哥哦,哥哥,知道吗,你的哥哥”苏熙抱着年星辰,不住的往学校门口看。她在这里已经站一个多小时了,也不知道傅越泽给苏梓轩转学没有。 “锅,锅锅” 鹦鹉学舌,小团子抱着刚学到的单字一遍遍说,发音错误还不亦乐乎,对着自家的妈妈傻呵呵的笑,得意得很。 “不对,是哥,哥哥” “锅,锅锅” “哥哥,哥,哥” “锅锅,锅” “哥哥” “锅锅” “” 苏熙无力了。请年星辰小朋友告诉她,除了吃的东西能发音准确而已记得又快又好,其他的单词,她还会什么 下课的铃声响起。 苏熙抱着年星辰站在树下,双眼紧紧的盯着门口。 很快的,就有小孩子结伴走出来。苏熙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生怕错漏了一个人。 “锅锅,锅锅” 小团子还笑呵呵的在苏熙怀里蹦跶,她不知道,苏熙现在根本没空理她。 终于,门口出现了一个人。苏熙双眼一亮,看到苏梓轩,她眼眶倏地就红了,泪珠毫无预警的就掉了下来。 他长高了,也瘦了,单薄的身子背着书包,眉宇间拧着,小小年纪有点忧郁的神色。 放学还是管家老伯来接他,其实苏梓轩从门口走到车前,只要十几步远,只要几秒钟而已。 从学校到上车,苏熙就像是看不够似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泪水弥漫,眼睛都忘了眨。 “锅锅” 苏梓轩上车以后,车子就开走了。 有不少学生和家长看到苏熙,都不约而同露出好奇探寻的神色。 任何时候,一个大美女抱着一个可爱的小团子,站在大马路上掉眼泪,都容易引起围观的吧 趁着没有好心人上来递纸巾之前,苏熙抱着年星辰转身,往车开的反方向走了。 苏熙和年司曜提前了十天回来。 一走两年,她实在是想苏梓轩想得厉害,想早点回来看看他,二是年司曜需要早点回来,和史蒂芬,也就是在a城举办生日晚宴的法国人谈妥下一个合作计划。 事业在法国,人却老是中国跑,一年里有半年生活在中国,史蒂芬也算是头一家了。 “哦,熙,你来了”苏熙和年司曜一走进餐厅的套房,史蒂芬就站起来,给了苏熙一个大大的热情的拥抱。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美丽,你不知道,没有见到你的这段日子,我有多么的想念你”史蒂芬说着憋足的中文,对着苏熙抒发自己的想念之情。 每每他的热情都让苏熙受宠若惊 “好了,史蒂芬。”年司曜很快的阻止了他,他们很有经验了,如果现在不阻止,那么他能一直说,连续的说五分钟以上,“请你别忽略了,她是我的妻子,她的丈夫正站在她的身边。” 史蒂芬哈哈大笑的和年司曜拥抱了一下。 有一段时间因为合作关系他们经常见面,谈完公事就一起吃个饭喝个酒,现在已经是朋友一样。 围着餐桌坐着的,不止是史蒂芬一个人。 还有他的秘书,另外一个合作伙伴和他的助理。 在指定的座位上坐下,史蒂芬和年司曜聊着天,另外的几个人也偶尔说几句,菜品却一直不上桌。 苏熙早上起床吃了一点稀饭,倒时差又蒙头大睡午饭没吃,下午起床就带着年星辰跑到学校门口守着,到现在肚子已经饿得瘪瘪的。 但是这种场合绝对不可能把饿这个字说出口。苏熙只得抱着茶水猛喝。 “史蒂芬,还有谁没来呢”饿得实在受不了了,苏熙开口问史蒂芬。史蒂芬在法国算得上是顶端的龙头企业,到底是谁有这些大的面子,让史蒂芬等这么久还面露笑容 “哦,我忘记告诉你们,他住在a城,我通过朋友与他结识” 说话间,门已经被推开。 “傅先生,您来了。”史蒂芬胖胖的身子站了起来,走到傅越泽的面前,伸出手和傅越泽交握。 握手而不是拥抱,说明史蒂芬和傅越泽还不是很熟。 苏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有空去瞎想这个,她被傅越泽的出现已经惊呆了。 “这位是傅先生。”史蒂芬一一把人给傅越泽介绍。 轮到苏熙和年司曜的时候,年司曜主动的伸出了手,“傅先生,好久不见。” 苏熙则是扯出了一个僵硬至极的微笑,然后便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全场这么多人,就只有她一个人这么不给傅越泽面子。 傅越泽无所觉一般,得体的和年司曜握手:“很久不见,年先生。” 两年时间,傅越泽好像又回到了她和他初次见面的时候那样。冷淡,疏离,矜贵,近在天边却遥不可及。 曾经的一切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一样。 “我差点忘记,耀你和傅先生都是a城人,怪不得你们从以前就认识。”大家纷纷落座,史蒂芬笑着说道。 空下的位置就在苏熙的身边,傅越泽不是一个人,与他同行的还有一个女人,长得非常漂亮,举止优雅,傅越泽率先在苏熙的身边那个空位落座,女人则坐着了另外的一个空位上。 “我们可不止认识这么简单,曾经渊源颇深。”傅越泽微笑了一下,不着痕迹的看了苏熙一眼,主动开口说道。 “哦”史蒂芬感兴趣的样子。 “你请人吃饭要什么时候才上菜我很饿了,你想饿坏我吗” 这时候,苏熙也顾不得什么礼貌不礼貌了,开口对史蒂芬说道。 真怕他继续追问。 史蒂芬听苏熙这么一说,夸张的垮下脸,好像饿坏苏熙都是他的错一样,很快的叫了服务员把点好的菜送上来,这时候餐桌上的话题,已经换成了别的。 傅越泽从开始说了那么一句话以后,便没有再主动开口过。都是史蒂芬问道他的头上了,他才礼貌的回答一下。 其他时候,他基本上都在和他带来的女人低声说着什么。 菜上来以后,苏熙也顾不得了。忽略掉左手边存在感十足的那个人,苏熙开始埋头苦吃。 一般与年司曜一起参加餐会,苏熙向来表现得落落大方,经常妙语连珠。而今天的她却一言不发,这很不正常。 史蒂芬作为今天请客吃饭的男主人,要照顾到在座的每一个人的情绪,经常就说着说着话题便落到苏熙的头上,让苏熙真是哭笑不得。 “熙,你说你曾经在法国留学两年,很喜欢法国,但是为什么后来回国以后,就没再回法国了呢” 史蒂芬一脸好奇。 苏熙能告诉他什么她当时回国参加妹妹和年司曜的订婚宴,被逐出家门了,还阴差阳错怀了傅越泽的孩子 苏熙觉得,她这几个理由里面的随便哪一个拿出去,都足以让他们惊讶得张大嘴巴塞下一个鸡蛋。 “我”苏熙想说当时在国内有重要的事情,就没再去法国,把这个问题含混过去就是,没想到话才开了个口,就被人半路截住。 “苏小姐的事情我当年也听说过,当年她的未婚夫另娶别的女人,她当时应该非常的伤心难过,无心继续学业。”傅越泽眉目冷然,淡淡说道,“苏小姐,你说我说的对吗” 话要这么说也没错,但是为什么从傅越泽口里说出来就这么的让人觉得不对味呢 苏熙刚刚还带着笑容的脸,在听了傅越泽的话之后冷了下来。 史蒂芬马上意识到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哈哈一笑,说道:“还好熙现在你遇到了曜这么疼爱你的丈夫” 史蒂芬的这句话出口以后,好像室内的气温,又下降了好几度。 史蒂芬不明所以,只见苏熙,年司曜,傅越泽三人一个低头喝汤,若无其事的模样,一个面露尴尬,还有一个面无表情,淡淡的朝着苏熙瞥去一眼,苏熙像是没看到一般,半点反应也无。 傅先生刚才说他与司曜夫妇渊源颇深,难道不是朋友式的而是发生过什么利益纠葛 史蒂芬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禁有些后悔,请了傅越泽来。明显傅先生和司曜夫妇关系不怎么亲密。 他昨天与朋友一起打高尔夫,正好遇到他,谈及今天的餐会,傅先生表现出有点兴趣的样子,傅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在a城素有耳闻,如果和他牵上线的话,不管对公司对个人都是及其有利的事。 “傅先生,吃菜,吃菜”史蒂芬干干的说两句话,坐在座位上和别的人说话,掩饰刚才因为自己的无知而引发的尴尬。 事实上他根本都不知道哪里说错话 “你不是很爱吃虾吗今天怎么不吃”垂下头吃饭的时候,苏熙听到有人在耳边问道,她现在脑子有点乱,还以为年司曜在问她,张口就要回答。 “我是喜欢吃虾呢,可是虾的皮好难剥。”正在这时,隔了一个人,女人抱怨的声音传过来。 苏熙愣了一愣,才知道刚才那句话是傅越泽问的,但却不是问她,而是问他带来的女伴。 “不如你给我剥一个吧”女人又说道,“快点啦,我好想吃,快点快点” 然后傅越泽就真的开始放下筷子,动手剥虾了。 原来还有人能这么和傅越泽说话。 看来这些年傅越泽对女人,是越发的温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