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两年后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两年后

两年后 a城国际机场。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妈妈,吃” “妈妈,糖糖” 一个女人,抱着一个一岁多大小的小女孩,出现在国际机场的大厅。小女孩长得超级可爱,亮闪闪的大眼睛,小翘鼻,红彤彤的小嘴唇,活脱脱的就是一个真人版的芭比娃娃。 不只是小女孩,抱着小女孩的女人同样让人惊艳 她身高至少一米七以上,比例完美,修长的腿,细瘦的腰肢,那张绝色的脸,就是被大大的太阳眼镜遮挡,也掩不住艳光四射。 “妈妈,吃面包” 小女孩被妈妈搂在怀里,一只手在妈妈的面前晃啊晃,晃啊晃。 苏熙实在是对自己这个吃货女儿无力。 出生到现在,不是吃就是睡,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吃,没有吃的就嗷嗷大哭。会说的第一个字不是妈妈,而是牛奶 苏熙被这个小家伙真是搞得无语。 “等很久了”年司曜提着行李,走了过来。 他们从飞机下来以后,年司曜去提行李箱,她则抱着孩子先走一步,在机场大厅等他。 “没有。”苏熙说道。 “爸爸,抱抱”对于总是不满足她肚子的妈妈,年星辰显然更喜欢爸爸多一些。看到年司曜,年星辰张开手就要爸爸抱。 “小星星,来,爸爸抱哦”年司曜伸手就来抱她。 苏熙才懒得理这父女两个人的黏黏腻腻,在飞机上抱了近十二个小时,还不够 苏熙抬腿就走,生生的分开了这对依依不舍的父女。 年司曜摸摸鼻子,无奈的跟在苏熙的后面,对着嘟着嘴巴的欲哭的女儿做了个鬼脸,小家伙十分好逗,“咯咯咯”就笑了起来。 坐在车子里,年星辰被年司曜接过去抱着,苏熙随手打开刚才在机场买拿了一份报纸。 才翻开,苏熙就顿住了。 “怎么了”年司曜注意到苏熙的不对劲,转头问道。 苏熙连忙将报纸合拢,没来由的心慌意料,“没什么,这么久没回来,有点不习惯而已。” 年司曜不疑有他,听苏熙这么一说,也就转过了头去,专心逗着年星辰玩耍。 苏熙深吸一口气,她是真没想到,会这么巧,随便拿了一份报纸,报纸上面竟然会出现年司曜。看来这两年如她所料想的那样,他过得很好,和以前一样。那是一副偌大的合照,年司曜与一个女人举止亲密,在酒店门前。 感到胸口有些窒闷,苏熙将车窗摇下。 她明明是a城人,但这些年她却好像a城的过客一样,不断的停留,离开,停留,再离开。这次从法国回来,是要参加年司曜一个重要合作伙伴的寿辰。特别注明了,要携伴参加。 这个客户是法国人,与年司曜在法国相识,也就是近两年的事,他十分喜欢中国,这次生日,专门到国内举办生日宴会,并邀请国内外的朋友都来参加。 他认识苏熙,才开始的时候,年司曜并不太懂法语,苏熙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就给年司曜充当随身翻译,偶尔年司曜在参加什么晚宴需要女伴的时候,苏熙也会陪伴前往。 他们这么亲密,自然会被问及两人之间的关系。 年司曜倒是落落大方的就承认苏熙是他的妻子,苏熙也没有反驳。其实有稳定的家庭,树立一个顾家的好形象,对于商人来说,还是有很多好处的。 年司曜的公司这两年在法国发展得很好,因此,在法国商业圈里,很多人都知道,年司曜的妻子是苏熙。 而这次这个客户,在第一次见苏熙的时候就惊为天人,发誓一定要找一个像苏熙一样美丽的中国妻子。结果女伴一个又一个的换,却没有找到一个逞心如意。 他对苏熙的热情超乎想象,但那是法国人对美丽事物的热爱,无关爱情。当时年司曜才进入法国市场,举步维艰,这个客户手里掌握了非常好的资源,但起初属意的公司却并不是年司曜的。苏熙有时候甚至会觉得,年司曜之所以会签下那份从今以后让法国对他敞开大门的合同,得力于法国人对美的热爱和浪漫的情怀。 “停车”苏熙忽然大喊一声。惊得司机刹车猛的一踩,车内的人全都微微往前倾去。 苏熙却不管不顾。 打开车门就从车里里面跑了出去。 不顾来往的车辆,苏熙直接往对面的街道上跑去。 “熙熙,注意安全,危险”一辆车险险停在苏熙的前方,抱着年星辰从车子里面钻出来的年司曜被惊得一身的冷汗。 苏熙却只停顿了半秒,又往前跑。 年司曜急切的望着她,抱着年星辰朝人形横道快步走去。 是什么让苏熙这样失态 年司曜匆匆往对面的街上扫了一眼,他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 苏熙搜索着刚才看到的熟悉的身影,她明明看到的明明有看到在哪里在哪里 街道只是很窄的一条,很快就走到尽头。苏熙在原地打转,眼睛紧紧的盯着来回行走的每一个人,就怕错过什么一样。 年司曜快步走到她的身边,“熙熙,你在找什么” 苏熙的举动太不正常了。 “妈妈,吃蛋糕” 年星辰的注意力被旁边的蛋糕店吸引,挥着肉肉的小手,嘴里发出不怎么清晰的几个字。 但是现在苏熙没空理会她。 她抓住年司曜的手臂,“司曜哥,刚才我看到宸宸了,他刚才就在这里。”苏熙说道。 宸宸 年司曜眉头一皱,有些担忧,“熙熙,你是不是看错了” 所有人都知道,宸宸已经死了。 现在苏熙却说她看到他 “没有”苏熙猛的摇头,她刚才心跳就快要停摆,她真的看到了宸宸“我怎么可能看错那是我的儿子” “会不会是”苏梓轩 年司曜迟疑的说道。 “不会”苏熙斩钉截铁的回答。 从宸宸和轩轩出生到现在,她从来没有一次把他们认错过。不管他们在外人看起来是如何的相似,但是她却总能找到他们的不同之处。 那个身影就像是昙花一现,任由苏熙如何找,都再没有看到。 苏熙和年司曜在这条街上逗留了很久,年司曜给年星辰买了一块小蛋糕,便打发了她。她吃着蛋糕吧唧吧唧作响,小嘴脏兮兮还咯咯咯的笑,用满是奶油的手去抓年司曜的衣服,还有脸,小小的孩童,只要给她吃的,就开心极了。 “难道是我真的看错了”没有找到那个熟悉的人,苏熙浑身都透着失望。 “走吧。”年司曜牵她的手,轻声说道:“不要再多想了。” “爸爸,你这次过分了哦。”男孩将一份报纸摊在男人面前,报纸里面,是男人扶着一个美丽的女人的腰,垂头间,那张过分俊美的脸似乎满是柔情。 男孩眉眼精致,与男人长得十成十的相像。 这个男孩,就是长大了两岁的苏梓轩。两年时间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算得上是很长的时间了,他长高了,以前圆嘟嘟带点婴儿肥的脸,现在瘦了下来,与傅越泽朝夕相处几年,举手投足间已经有了傅越泽的影子,乍看过去,既安静又沉稳,再没了五六岁时候的活泼黑没心没肺。 傅越泽正在看财经杂志,闻言朝着那报纸看了一眼。 “那个女人在我身边故意跌倒,我顺手推了她一下。”傅越泽淡淡的说道。 苏梓轩弯了眉眼,这一笑,依稀有了从前的影子。 “爸爸,你怎么能这么不怜香惜玉呢”话谁这么说,但任谁都看得出他现在的心情很好。 傅越泽淡淡瞥了他一眼,移开视线。 但是只是一眼,已经能够说明所有问题。这些年,苏梓轩在傅越泽的头上作威作福,对他从来就没有怕过。 “爸爸,什么时候我们去法国看妈妈,我想妈妈了。”苏梓轩对着傅越泽说道。举手投足以及语气,都是对妈妈的思念。 “这个月我们不去看她。”傅越泽说道,头也不抬。 苏梓轩一下子就坐不住了,跳起来,“为什么我想妈妈了,我要去看她” “想看她你随时都可以去,不用去法国。”傅越泽又说道。 “啊”苏梓轩瞪大了眼睛,“爸爸你什么意思,妈妈现在在哪里” 傅越泽这时候终于抬头,薄唇轻启,吐出四个字来,“她回国了。” 苏梓轩愣愣反应不过来,等他终于明白傅越泽说的什么的时候,他的口中爆出一声欢呼。 “哇,爸爸,妈妈回来了妈妈终于回来了” 他在原地又跳又笑。笑着笑着,眼眶就红了,动作也缓缓僵硬起来。 “爸爸”他站在原处,掉着眼泪,看起来可怜兮兮。 “哭什么”傅越泽眉头一皱,向他招了一下手。 苏梓轩走到傅越泽面前,任由傅越泽伸出大掌,给他抹去眼泪。 “爸爸,你说妈妈现在还有没有在生我的气”他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 “我如果去见她,你说她会见我吗”说着,他就扁起了嘴巴,眼泪又一颗颗的往下掉。 平时他很坚强的,他学习努力,才八岁,明年就要上初中了,傅越泽给他安排了很多业余课程,他也都一一完成,还和宸宸一样,学会了炒股。爸爸给他了一亿给他随便玩,他才开始的时候赔了一点,后面直接将资金翻了翻。 可是,每次想起妈妈的时候他就很委屈,好想哭。 这两年每个月爸爸都带着他去看法国看妈妈,他们都是躲在远远的看,不去打扰她。 每次他想跑到妈妈的跟前去,让妈妈抱抱,迈开步子又收回来,是他先伤了妈妈的心,妈妈才会离开他,都是他不对。 他如果回到妈妈的身边,爸爸就只有一个人了。妈妈还有叔叔陪着,后来她还给他生了一个小妹妹。小妹妹很可爱,圆滚滚的,又爱笑。 有一次妈妈不在,他趁着保姆带着妹妹出去遛弯的时候跑去抱了抱她。她的身上奶香奶香的,一个劲的冲着他笑。 他很喜欢她。 “会的。”傅越泽对着苏梓轩说道,“她是你的妈妈,她很爱你。不管你曾经做过什么,她都会原谅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