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们出国吧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们出国吧

晚上八点,管家老伯的开车准时出现在年司曜门前。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鉴于苏梓轩强烈的想回家看爸爸的意愿,苏熙让管家老伯接了苏梓轩离开。 后来的两个月里,开始的每天是由管家老伯接苏梓轩放学,然后送到苏熙这里,到晚上八点再准时来接回城南别墅。一个多月的样子,苏梓轩开始放寒假,苏熙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白天苏梓轩都来陪着苏熙,到晚上总是要回到别墅去。 不管苏熙如何挽留,苏梓轩小朋友总是很坚持。 有关监护权的问题,苏熙没有找到机会和傅越泽谈,两个月时间里,他们见面的次数寥寥无几,除了在法庭上的几次错身而过,其余时候几乎再无交集。 南宫集团在这段时间里面土崩瓦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迅速倾塌,震惊了海内外。报刊杂志互联网,有关南宫集团,南宫静,还有南宫成的相关内容被网民们传得绘声绘色。 两个月后,南宫成因非法集资,逃税漏税,贿赂官员等多项罪名并罚,被判处终生监禁。而南宫静和苏悦儿有关的绑架杀人一案,因为证据不足而败诉。但婚礼上因故意杀人罪,南宫静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 十年。 法官宣判时,苏熙就坐在听众席上,南宫静看向她的目光充满恨意,被警员架着带走。 “她罪有应得,你不要想太多。”回去的路上,苏熙一路沉默,年司曜以为苏熙还在想刚才法庭上的事。 苏熙却摇了摇头,将在脑子里面已经盘旋了两个月的想法说出。 “司曜哥,你说我出国生活好不好” 她不想再呆在国内里。她的肚子已经三个月,快要遮掩不住,南宫静的事情一了,她在国内也了无牵挂,每天每夜都想到宸宸,还不如出国生活几年,忘掉一切后再回来,就当是散心了。 苏熙倒是和年司曜想到了一起,年司曜看着苏熙的精神状况一直不佳,想建议她出国,但是因着南宫静的案子,他一直没机会开口。 “你想去哪个国家”年司曜问道。 近来他的公司受到多方面的打压,客户群流失严重。他很明白是谁在后面捣鬼,但和傅越泽作对,无异于以卵击石,年氏近几年虽然规模扩大了十余倍,但根本无法与傅氏集团相提并论。他有考虑将公司的一部分重心和客户人群发展到国外,这样,也不会损失太严重,说不定,这是一个很好的契机,让年氏集团走向国际。 “法国。”法国是苏熙十八岁留学的国家。那个地方承载了苏熙很多的回忆,说道出国定居,苏熙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它。 苏熙的回答在年司曜的预料之中。 她一直就是一个极其念旧的人,只是生活没有善待她,总是给她新的挑战,逼着她抛下过往。 到现在,轩轩还每天晚上都会回到城南别墅。 开始的那段时间,苏熙并不习惯。 她习惯于每天晚上醒来以后,隔壁的房间里面睡着她的孩子,习惯于每天晚上到孩子的房间里面去瞧一瞧,看看他们有没有踢被子,习惯于每天早上起床以后,发现儿子竟然比她更先起床。 这样类似分居的方式,让苏熙感到很无奈。 苏熙不止一次问苏梓轩为什么要回去别墅。苏梓轩总是闭着嘴巴,倔强的摇头,不回答。 终于有一次,到时间了,苏熙不让苏梓轩回去,把苏梓轩逼急,苏梓轩哭得一塌糊涂,对苏熙说:“爸爸好可怜,每天晚上都是一个人,我要回去陪爸爸” 傅越泽会很可怜 原谅苏熙,他真的想象不出他可怜的那副画面。 他不缺女人,对她只是求而不得,一时迷恋。或许黯然神伤个一个星期,他就已经另结新欢。这对傅越泽来说,真是再正常不过。 所以,苏熙实在不知道傅越泽哪里可怜。 但苏梓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副不让他回去他就哭一晚上的架势。苏熙只好放他离开。 儿大不由娘。 苏熙不得不叹一句。现在儿子才六岁,苏熙已经感到儿子长大以后的悲哀 紧锣密鼓的计划着离国的事,在离开之前,有一个地方,苏熙还要去一次。 苏浩川脑瘫后变成植物人已经快两年,曾经还算得上儒雅的面容如今变得骨瘦如柴,靠着营养液和呼吸器为生,面色暗黄,头发全白,全然已经看不出当年的风采。 16岁苏悦儿没有被带回来之前,苏浩川对她真的是很好的。那时候在她的心里,苏浩川就是一个好爸爸,全世界最好的父亲。可就是这个全世界最好的父亲,出轨,私生女,所有坏男人做的事情,他全部都做全。 所以一直以来,苏熙才那么痛恨第三者。 同时,她也无法接受男人的不专。 苏熙看着床上靠着呼吸器才能活着的人。 “爸爸”她轻轻的喊了一声。 那个人已经不能回答,也不能睁开双眼再看她。就像是睡着时候的样子,只是对于苏熙来讲,这样的他是如此的陌生。 他和她脱离关系,她被他逐出了家门。 她不知道他这些年有没有一丝后悔过当年的决定,她只知道,七年里,她不止一次回忆起,十六岁以前,只有她,爸爸,还有妈妈在一起,无忧无虑快乐的日子。 苏熙并没有在病房内待太久。 来这里,是为了和苏浩川做一次告别。 医生说不知道苏浩川还能坚持多久,或许下一秒,他就可能会停止呼吸。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时间还早。 年司曜最近公司挺忙,大部分时间人都待在公司里。 看了下表,才早上十点。这时候应该是傅越泽的上班时间,他人应该不在别墅。 苏熙决定到别墅去接苏梓轩出来。 “苏小姐,您回来了。”管家老伯看到苏熙,笑脸相迎,就好像苏熙早上才离开一样。 苏熙不想进去别墅,便站在门口问管家老伯,“轩轩呢我接他去玩会。” “小少爷正在练钢琴,苏小姐,您先进来坐会吧。”管家老伯说。 相处过一段时间,在苏熙心里,一直将管家老伯当长辈,迟疑片刻,便走了进去。 才走进客厅,就听到钢琴的声音,苏梓轩小朋友的确是在练琴。 苏熙不自禁的往琴房走去,轻声悠扬,指法流利,曲子的难度很高,什么时候苏梓轩的进步这么大了苏熙略微有点讶异。 轻轻推开琴室的门,在看到坐在钢琴前面的那个人时,苏熙惊了一跳。 怎么会是傅越泽呢 原来他的钢琴竟然弹得这么好,她一点也不知道。 苏梓轩就坐在傅越泽的身边,聚精会神的听他弹奏。其实苏熙在出国之前,都不想再和傅越泽有任何的正面接触,悄悄的,她退了出去,慢慢将琴房的门关拢。 “妈妈”没想到,出卖妈妈的儿子永远是神一般的存在,竟然在关键时候转回了头,正好看到苏熙,惊喜的大喊了一声 苏熙惊得差点把门给直接推出去 还好门把握得很牢。 被人抓个正着,再怎样挣扎也没有用。索性大方的推开门,苏熙对上傅越泽晦暗冰冷的视线。 “那个我是来带轩轩出去的。”苏熙对傅越泽说道。 谁料到傅越泽下一秒就皱了眉,冷冰冰说道:“你知道这两个月轩轩落下了多少的课程吗你整天顾着你的新婚丈夫,连儿子都不管了。” 那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指责。 苏熙被傅越泽说得愣了一愣,他竟然说她不管儿子 他从哪里看出来她不管儿子的了 什么都能忍,有关儿子的事情绝对不能忍 苏熙朝着傅越泽瞪了过去,“轩轩还小,让他学那么多课程做什么学校里面学的就已经足够了。” “学校里学的”傅越泽冷哼一声:“轩轩是我傅氏集团的继承人,光凭学校里面学的,拿出去被人耻笑吗” “谁说他要继承傅氏集团”苏熙不以为然,说道:“你以后的孩子肯定不止轩轩一个,你还没有结婚,等你结婚,还会有小孩,总之,谁都有可能继承你的傅氏集团,但这个人绝对不可能是轩轩。” 说完,苏熙就对轩轩招手,“轩轩,过来妈妈这里。” 苏梓轩看了眼妈妈,再看眼自家爸爸。撇了撇嘴巴。 明明爸爸每天晚上都看着妈妈的照片,连觉都不睡,现在妈妈就在爸爸面前,爸爸还和妈妈吵架。 大人的世界真的是太复杂了。 苏梓轩拉着傅越泽的衣服,瞪着大大的眼睛对着苏熙说道:“妈妈,以前宸宸最爱弹钢琴了,最近我都没什么时间练习,生疏了好多。妈妈,你陪我一起在这里练习钢琴好不好” 苏梓轩小朋友知道,凡事搬出宸宸,妈妈就会投降。 苏熙为难的看着苏梓轩,又看一眼坐在他身边面无表情的傅越泽。 “轩轩”她真的觉得待在有傅越泽的地方,多一秒钟浑身都难受。 “不想陪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还说多爱儿子,我看不过就是说说而已。”傅越泽转过身去,连带着拉苏梓轩一起,“别管她,练你的琴,她爱走就走。” 傅越泽的话,让苏熙难堪,苏熙直想一走了之。 就在这时,苏熙看到苏梓轩转过头来,嘟着嘴巴向苏熙撒娇:“妈妈,你留下来吧,我想让你听我弹琴,上次我和宸宸新学了一首曲子,本来我们要一起弹给你听的,可是” 苏梓轩垂下了头,有点伤心的样子,“妈妈,你听完的要弹的曲子好不好” 苏梓轩都这么说了,苏熙怎么可能还走得出去 真想把苏梓轩抱在怀里安慰一番。 不过看到苏梓轩身边坐着的傅越泽,想想还是算了。 苏熙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妈妈在这里听你弹琴。”轻声说道。 “恩,妈妈你最好了。”苏梓轩咧开嘴巴便笑了起来,大大的双眼中划过一抹狡黠。 果然啊,宸宸说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他向妈妈绕一个弯子撒娇,保证妈妈最后肯定会同意,宸宸说的话,果然全部都是对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