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妈妈好坏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三十二章 妈妈好坏

傅越泽在狂怒中甩手而去,苏熙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靠坐着床上,苏熙望着空空如也的门,眼泪无声无息的掉落。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正如她和苏梓轩所说,她与傅越泽是完全属于两个世界的人,勉强在一起,只会有无尽的痛苦。在这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她已经尝够。他们之间连基本的信任都没有,这样的两个人,又怎么在一起呢 所以,离开傅越泽,是最好的选择。 登记结婚,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过程,半个小时不到,两个印着结婚证的红本便拿在了苏熙和年司曜的手上。 苏熙朝着自己手上的红本本看一眼,“司曜哥,这两年,我会尽量不麻烦你的。” 本来,按照苏熙的意思是要签订一份婚前协议,两人组成有名无实的婚姻,财产,期间两人互不干涉。某一方遇到喜欢的对象,那么有权提出离婚,另外一方无条件同意。最后一点,主要是针对年司曜,苏熙现在对爱情已经完全失去热情,一心只想守着苏梓轩还有肚子里面的小宝贝过完下半辈子。 但婚前协议被苏熙拟定出来以后,却遭到年司曜的冷眼相待。 这样的一份协议,年司曜觉得是苏熙对他的不信任。 半天时间,年司曜都对苏熙十分冷淡。最后苏熙没有办法,只好撕毁协议,年司曜才又对苏熙重展笑颜。 “傻瓜。”听了苏熙的话,年司曜的手搭上苏熙的肩,十分有分寸的以亲人拥抱的方式,并不让人觉得突兀,“你从小到大,有少麻烦过我吗哪一次我不是心甘情愿” 苏熙听了年司曜的话,想起以前的那些事,心中一暖。 仰头终于朝年司曜绽放今天睁眼以后的第一抹笑靥。 年司曜直接将苏熙接回家去住。苏熙的有关证件在之前她都已经拿出别墅,放在别的地方。现在她也不想再回那个地方。 苏梓轩的抚养问题,苏熙和傅越泽并没有谈妥。那天傅越泽走了以后,管家老伯来接的苏梓轩回家。所以现在苏梓轩还住在别墅。 苏熙没想到,会在年司曜的家门口,见到傅越泽。 他的手里牵着苏梓轩,车子就停在一旁,不知道在这里等了多久。 “妈妈,你到哪里去了”从年司曜的车出现以后,苏梓轩就目不转睛的瞪大眼睛望着它,待年司曜的车停下,苏熙刚从车上下来,苏梓轩小朋友就“哇”的一声,一边哭,一边朝着苏熙跑来,直接扑到了苏熙的怀中。 “妈妈,我和爸爸去医院看你呜呜,可是护士阿姨说你走了呜呜呜,妈妈,你不要我了吗你走了,都不带我一起,呜呜呜” 苏梓轩抱着苏熙哇哇大哭。 从始至终,傅越泽冷眼旁观。在他冷硬如雕像的脸上,让人猜不出,他现在在想些什么。 “苏熙,为了逃开我,你连孩子都不要了”傅越泽的视线定在苏熙和站在她身边的年司曜身上,狭长的丹凤眼中夹含着暗沉,半晌,他才冷冷的开口。 这个指控让苏熙浑身僵了一僵。 苏梓轩抱着苏熙,哭得更厉害。 “妈妈,我会乖,很听话,不要不要我呜呜” 一双小手搂着苏熙的腰十分紧,半点也不松手。 小家伙一定被吓坏了。 平时苏梓轩都是下午五点钟以后才会去医院,苏熙本来是想回家以后再给管家老伯打电话,让他直接将苏梓轩送到这边来,没想到他们今天竟然把去医院的时间比往常提早了。 “轩轩,妈妈没有不要你。”苏熙抱着苏梓轩,开口说道:“妈妈只是提早出院了而已。” “那那你为什么不回家”苏梓轩哭得惨兮兮,一边掉眼泪,一边问。 苏熙望了傅越泽一眼,傅越泽冷眼冷眉,直勾勾的冷眼看她 “那里不是妈妈的家,以后妈妈和你的家在这里了哦。”苏熙将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立刻感受到一股锐利冰冷的视线几乎要将她洞穿。 是说给轩轩听,也是说给傅越泽听,苏熙垂下眼睑,又说道:“妈妈和年叔叔已经结婚了,从今天开始,就是合法夫妻了。以后” 苏熙的话都还没说完,只听“嘭”的一声,然后就是车子被踢后发出警报的声响,刺耳极了。 苏熙目瞪口呆的瞪着仿佛瞬间失去理智的傅越泽,他刚才做了什么竟然毫无形象的踢了车 “苏熙,你刚才说什么”傅越泽浑身携着炙热的烈焰朝着苏熙走来,“你再说一遍” 那勃发爆发的怒火,让苏熙怔在原地。 “你离她远一点。”年司曜上前一步挡在苏熙的面前,“我们已经注册结婚,从现在开始,苏熙就已经是我的妻子。” 年司曜的话,无异于在跟傅越泽宣战。 傅越泽毫无预警的出手,挥出去便是一拳,直接砸在年司曜没有防备的脸上。 嘴角的鲜血立刻流出,可见傅越泽的力道之重。 在年司曜身后的苏熙和她怀里的苏梓轩都吓呆了。 年司曜举手反攻,一拳落在傅越泽的右脸。 “你们做什么不要再打了”苏熙反应过来,在傅越泽落下第二拳的时候直接上前挡在了年司曜的身前。傅越泽的拳头虎虎生风朝着苏熙的面颊上袭来。苏熙条件反射的闭上了双眼。 但拳头却没如预料的落下,苏熙睁开眼睛,看到傅越泽的双手离她的脸只有一厘米的距离那么远,拳头捏得死紧,上面青筋暴突。 “苏熙,你赢了。”傅越泽的浑身都仿佛在颤抖,极力隐忍着什么。他的双目赤红,脸颊上的线条紧绷,“你对自己狠,对别的人更狠” “你说你从来没有爱过我,我不信。”傅越泽嘴角勾出极其讽刺的笑容,和着鲜血,让他看起来异常的凌厉而妖冶,“现在,我信了” “结婚苏熙,为什么你可以把所有事情都做得这么决绝这么狠” 傅越泽终于明白苏熙站在他与南宫静婚礼上的心情痛苦已经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狂躁得想杀人 在说完这句话以后,傅越泽转身上车,“嘭”的一声,车门闭合的声音将在场的所有人惊醒。 愣愣的看着那越驶越远的轿车,苏熙忽而闭上的双眼,再睁开时,已经淡然如常。 “轩轩,爸爸走了,你和妈妈一起回家吧。” 苏熙伸手去牵苏梓轩的手。谁料到手才伸出去,苏梓轩竟然闪躲了开,将手放到了背后。 苏梓轩大大的眼睛望着苏熙,眼里闪过一抹倔强。 “妈妈,你什么时候和叔叔结婚的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爸爸很伤心你知道吗这几天爸爸天天都到医院陪你,你不让他进门,他就坐在走廊上。昨天回家,爸爸喝了好多好多的酒,现在你又把爸爸赶走了,妈妈,你怎么对爸爸这么坏呜呜” 说着说着,苏梓轩便又哭起来。 “爸爸现在肯定很伤心,我要去找爸爸,我不要跟妈妈回家,这里不是我的家呜呜呜” 说完,迈着小短腿,苏梓轩转身就往车开走的方向跑。 苏熙大惊,“轩轩”跑着要去追他。 “你在这里等着别动,我去”年司曜马上制止了她,追了上去。 小短腿和大长腿的差距何止一点不过几步之间,苏梓轩就被年司曜追上。 “我不要跟你们回去,我要去找爸爸呜呜呜”苏梓轩在年司曜的怀里挣扎。 苏熙快步走过来,这是第一次苏梓轩对她表达不满的情绪,她有些手足无措。 “轩轩”苏熙伸出手,试图去安慰他,却忽的被苏梓轩胡乱挥舞的小手打中了手背,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不只是苏熙,苏梓轩也被这个声音惊到。 苏熙的手其实一点也不痛,可是看到流着眼泪忽然变得有些怯怯的望着她的苏梓轩,她胸口骤然绞痛。 “轩轩,爸爸只是回家去了。”苏熙再次伸出去,牵住苏梓轩,苏梓轩有些闪躲,但最终还是被苏熙牢牢的牵在手中,“我知道你关心爸爸,爸爸需要你,但是妈妈也同样需要你,轩轩,和妈妈一起回去好不好” 苏梓轩不摇头也不点头,哇的一声,又开始哭。 哭得好不伤心。 他觉得自己好笨,如果宸宸现在在这里就好了。他一定知道要怎么办,妈妈结婚了,但是却不是和爸爸,而是和年叔叔。年叔叔这几天都有陪他玩,是个很好的叔叔,但他不是他的爸爸,他也代替不了爸爸。 妈妈总是说她不能和爸爸在一起。可是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明明以前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候,妈妈也很开心,他不懂,大人的世界真的好复杂,他什么都不懂。 他好想宸宸,如果宸宸现在在这里就好了,他那么聪明,什么办法都能想到的,呜呜,宸宸 哭泣的苏梓轩被年司曜抱起,转头,他便看到苏熙也开始掉眼泪。 暗叹一口气,对这对最近很爱哭的母子没辙。年司曜对着苏熙轻声说道:“走吧,先回去再说,外面风大,你的身体还没好。” 苏熙点点头,走在年司曜的身边。 年司曜照顾苏熙的身体,刻意放慢了脚步。 “轩轩,你惹得妈妈都哭了哦”走了一半的路,年司曜对着怀里一直闷声哭的苏梓轩说道。 苏梓轩哭得打嗝,闻言,泪眼朦胧的转头,他的鼻子和脸颊都哭红了。 “妈妈,不要哭”带着哭音,苏梓轩安慰自家的妈妈。 刚才他居然不小心打了妈妈一下,他好内疚好内疚。 他挣扎着从年司曜的怀抱里面下来,走到苏熙的身边,主动去牵苏熙的手,“妈妈,对不起呜呜我不是故意打到你的,你不要哭。” 踮起脚尖去给苏熙擦眼泪,都不知道自己的脸上眼泪密布,比苏熙还严重。 苏熙看他一边垫脚,一边打嗝,一边还要安慰她的样子,忽的心情就豁然开朗,噗嗤一声笑了。 “轩轩,妈妈爱你。”苏熙躬身紧紧抱住苏梓轩,“妈妈好爱好爱你。” 向来不吝啬表达自己感情的苏梓轩被妈妈忽如其来的热情吓到,扭捏了片刻,才吧唧一口亲在苏熙的脸颊上,“妈妈,我也爱你,最爱最爱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