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从来没有爱过你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三十一章 从来没有爱过你

南宫成被警方抓获以后,南宫集团以推枯拉朽之势迅速倾塌。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南宫成南宫静两父女连续几日皆成为新闻头版头条。南宫静被移至另外一个医院养伤,伤愈之后,等待她的将是法庭的审判。 “熙熙,我给你带了鸡汤来,喝一点吧。”年司曜进门后,举着手里的保温瓶对着苏熙说道。 苏熙无奈的看向他:“我午饭才吃了没多久。” 一个星期过去了,除了骨折好得慢一点,苏熙身上其他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 “吃饭是吃饭,喝汤归喝汤。”年司曜说道,“更何况你不为自己想,也该为肚子里面的孩子想想。”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比老妈子还老妈子。”苏熙向来胃口很小,大概是因为怀孕的原因,还开始挑起食来,经常为了让苏熙多吃点饭,年司曜变着花样给苏熙带吃的,连哄带劝。 吃的东西比往常多很多,休息也足够,苏熙气色比往常好很多。 勉强喝完一碗汤,苏熙长舒一口气。年司曜无奈的看着她,从小时候就知道,有些事情苏熙很随性,也可以说是任性,比如吃饭,饿的时候就吃,不饿的时候就不吃,除了年司曜,谁也管不着。 “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把碗放下,苏熙问道。她很讨厌住院,特别是这些天傅越泽天天都来,让她心情很烦闷。 “医生说你恢复得很好,再住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年司曜说道。 “还要一个星期”苏熙皱了皱眉,她很想马上就出院,但是又不想太麻烦年司曜。因为现在出院的话,伤口每天都要做处理,需要来回到医院跑。 年司曜看懂苏熙的想法,笑了笑,“你想提前出院” 苏熙迟疑了一下,点了头。 “也不是不行,让医生批准一下就可以。”事实上,年司曜也不想让苏熙天天住在这里,每天门外守着一个傅越泽,他也感到碍眼。 “我的这些伤口需要每天都换药。”苏熙说道。 “在家里我可以换。”年司曜笑着说。 “你来”苏熙持怀疑态度。 “你不要忘记了,你小时候有多调皮,不是擦伤这里就挂伤那里,都是我来给你处理的。” “好吧,暂时相信你好了。” 苏熙点头。 对于能提前出院,她还是很开心的。 “出院以后我们就去把结婚证领了吧。”苏熙忽然笑了一笑,对着年司曜说道。 年司曜削苹果的手一顿,“好的。”再削一下,却将长长的果皮削断掉。 “婚礼的事情就交给我吧,选一个日子,最好就这两个月,这样你穿着婚纱才漂亮,你安心的养病,礼服还有”年司曜一项一项的接着说道。 苏熙神色僵了一下,伸手制止他。 “不,不用了。”她连忙说道,“司曜哥,只是名义上的结婚而已,不必搞得那样隆重。” “而且,等以后你找到你喜欢的人,再这样吧。” 年司曜顿了顿,朝着苏熙扯出一个微笑,继续削苹果:“那就不举办婚宴吧,本来你的身体状况也不允许太过劳累,举行婚宴这种事情是太勉强了。” 苏熙轻呼了一口气,靠在床上。 “累了就睡一下吧,过不了多久轩轩就来看你了。”年司曜将苏熙扶着躺下,给她盖好被子。 苏熙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这一个星期,苏熙每天对傅越泽都拒而不见。白天,傅越泽不予余力的在商场上打击南宫集团,下午再接苏梓轩放学来到医院。在苏熙的门口从下午守到第二天早上,再去公司。 连续几天没有适当的休息,心情不佳,傅越泽消瘦的眉眼更加凌厉,整个人如出鞘的剑一样,光是看着,就要将人割伤。 “妈妈,我和爸爸来看你了。”每天只有这时候能看一眼苏熙,那就是送儿子进病房的时候。 傅越泽站在门口,没有踏进去。看到苏梓轩欢快的朝着苏熙奔去,眼里闪现嫉妒的神色。 他已经好多天没有好好看一看苏熙,天知道他到底有多么想她。 每天坐在病房的走廊上,傅越泽都在反省自己。 他和苏熙走到现在这一步,到底是错在哪里,在避而不见的苏熙面前,他的自负他的骄傲显得这么的不堪一击。 和往常的每一天一样,傅越泽默默在站在门口望着苏熙,脸颊微绷,嘴唇紧抿,长亭玉立的站在那里,看起来竟然有一丝的可怜。 可怜 苏熙很快就为自己的脑子里出现这样的词语感觉到可笑。 最有权势的傅越泽,一呼百应的傅越泽。这世上谁都可以可怜,却永远也轮不到他。 “司曜哥,你带着轩轩出去玩一下吧,我和傅越泽聊一下。”转头,苏熙对着年司曜说道。 年司曜不着痕迹的往苏熙看一眼,然后牵了苏梓轩的手,“走吧,叔叔带你出去买吃的。” 苏梓轩是个鬼灵精,知道妈妈终于让爸爸进病房,心里很高兴,“好的哦,叔叔。”完全不挣扎的就跟着年司曜走了,走到傅越泽身边时,还给傅越泽比了一个爸爸加油的手势。 儿子的耍宝并没有引起剩下两个人太多的注意。 两人的心思都在对方的身上,不过不同的是,一个是防备,一个是热切。 看着苏熙冷淡到极点的神色,傅越泽心中有不详的预感,但是这也不能阻止傅越泽一步步朝着苏熙靠近,这些天他太想她了,有好多次,他都想干脆破门而入,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对她用强。每每看到年司曜走进走出,听到他在里面和她说话的声音,他都嫉妒得发狂。 但是,他也知道,苏熙对他的误会已经太深,一切只能徐徐图之。 “我要儿子的监护权。”第一句话,苏熙对着缓缓靠近的傅越泽说道。 傅越泽锐利的双眸微微一眯,“什么意思” 他以为她只是和他闹脾气,终于被打动,态度才有所缓和,没想到第一句话竟然是说这个。 儿子的监护权 她到现在还在想怎么离开他 傅越泽忽然觉得这几天甘心情愿守在外面不进来完全是个错误的决定,眼前这个女人,你进她就退,你退她就进,永远不要试图用柔情打动她的心,她的心是石头做的,永远都捂不热。 傅越泽后悔极了。 苏熙将放在床头柜上的文件拿起来,递给傅越泽,“这是监护权协议,轩轩的监护权归我所有,你已经签过字的,要看看吗” 傅越泽脸色晦暗,看着苏熙一脸的淡漠,恨不能直接将她揉在他的骨血中。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油盐不进温顺的时候乖巧的就像一只猫咪,但闹脾气的时候,却像是一头母狮,恨不能拼尽了全部的力气绝地反攻。 “你什么时候给我签的”傅越泽看都不看,直接问道。 苏熙有太多的机会这样做。 那些日子,对于苏熙拿上来的文件,需要签字的时候他总是连看也不看一眼,豪爽的签上大名。他给她足够的信任,她却对他只是利用。 “一个月前。”苏熙回答。夹在很多份的重要文件里,这份监护权协议,就在其中。 “苏熙”傅越泽双手搭上苏熙的肩膀,狠狠握住,“难道你就非要和我划清界限不可我遵守约定,没有和南宫静结婚,南宫成南宫静都进了监狱,南宫集团马上就要坍塌,宸宸的仇已经报了,你爱你,你也是爱我的,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 “苏熙,嫁给我。”这句话从傅越泽的口中脱口而出。说完,傅越泽紧紧的盯着苏熙,是的,话出口了,他才知道,原来他想娶她,一直以来,他只想娶她。 原来,想和另外一个女人结婚的心情竟然是这样,期待,紧张,心跳加速。 苏熙诧异的瞪大了双眸。 她以为,她永远也不可能从傅越泽口中听到这句话。 但是,一切都太晚了。 苏熙用一直手摸在自己的胸口上,那里的心跳如往常一样,没有因为傅越泽的这句话,而激起一丝半点的涟漪。 “不,我不想嫁给你。”苏熙摇头,将傅越泽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拿开。 她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和傅越泽再产生任何的交集。她被伤得太深,从楼上坠落的时候,以前的她就已经死了,现在的她,心如止水。 “傅越泽,我们到此结束吧。”直直的看着脸色难看的傅越泽,苏熙说道。语气非常认真,没有一丝半点开玩笑的样子。 和以前的大吵不闹不同,现在的她非常心平气和,心平气和到傅越泽的心无端端的惶恐,就像是被千斤重的巨物压住一样难受。 “休想”从齿缝中挤出两个字,傅越泽脸色已经铁青。 “今天和你进来,我只是最后想和你做个了断而已。你的答案对我来说,其实已经不重要了。”苏熙却一点也不被傅越泽影响,她静静的说道,“我就要和司曜哥结婚了。你知道我曾经爱了他很多年,有些感情,不是说忘记就能忘记的。现在他和苏悦儿离婚了,他还爱着我,我决定回到他的身边。” 一句话,将傅越泽的所有希望全部掐灭。 “你在说谎”傅越泽直直的看着苏熙,仿佛害怕遗漏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一字一字的说道。 但苏熙却仍旧是刚才那样,任由傅越泽狂怒的目光直勾勾盯着她。 “我有没有说谎,你应该心里明白。”苏熙又说道,闭着双眼,望着傅越泽,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我其实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爱着司曜哥。你曾经问我,有没有爱过你。答案是没有,傅越泽,我从来没有爱过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