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他们的婚礼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二十五章 他们的婚礼

“哦”苏熙将苏梓轩抱在怀里,捏捏亲亲,就好似怎么看也看不够,怎么抱也抱不够,从放学回家到现在,苏梓轩已经当了苏熙一晚上的玩偶。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妈妈哪里奇怪了”苏熙问道。 “就是,就是”苏梓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总感觉今天妈妈怪怪的,可是又说不清楚是哪里奇怪,“妈妈,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你帮我洗澡了” 苏梓轩小朋友对洗澡的事情很纠结。 “哦。”苏熙点头,“但是儿子啊,你是我生的对吧” 苏熙开启忽悠模式。 苏梓轩小朋友不疑有他,看着自家的妈妈,妈妈说的对,他就是她生的,他是妈妈的儿子,妈妈是他的妈妈。 “恩。”于是苏梓轩点点头。 “以前都是妈妈帮你和宸宸洗澡的对吧”苏熙又问。 苏梓轩想了一想,又点头。 “以前妈妈和宸宸和你洗澡的时候你是不是很开心” 苏梓轩点头。 “宸宸是不是也很开心” 点头。 “以前妈妈让你们开心,现在是不是轮到你们让妈妈开心” 点头。 “那么好了,妈妈现在只是想给你洗个澡而已,这样妈妈就会很开心了,可是你却不愿意,妈妈觉得很伤心” 苏梓轩小朋友有点迟疑:“可是” 他真的长大了啦,他会很害羞的诶。 “要是宸宸在的话,他一定会满足妈妈的要求的。”苏熙神色有点黯然。 苏梓轩睁着大大的双眼看着苏熙。 “妈妈,你不要伤心了,你今天晚上帮我洗澡好不好我喜欢妈妈帮我洗澡的。”伸出一双小手抱住自家妈妈,头埋在妈妈的肩膀,苏梓轩安慰一样的说道。 听他这么讲,苏熙嘴角扬起一抹笑,手放到苏梓轩的腰上,抓挠。 “早答应妈妈不就行了,还让妈妈费事哄你,该罚” “哈哈妈妈,饶了我吧妈妈” 洗完澡,苏熙给苏梓轩穿上睡衣,把他抱到床上。 “今天晚上妈妈和你一起睡觉,好不好”苏熙也跟着躺了上去,将苏梓轩小小的身子抱进怀里。 “好。”苏梓轩乖乖躺在苏熙的怀里,小小声的说道,“妈妈,爸爸今天没有回家。” 今天傅越泽没有回别墅,是苏熙预料中的事,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苏梓轩对傅越泽感情已经很深,一天不见,就心心念念。 “爸爸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呢,没有空回来。”苏熙手抚摸着苏梓轩的头,轻声说道。 “哦。”苏梓轩乖巧的点头,“爸爸很忙的。” 忙不忙苏熙不知道,明天不会闲就是了。 “轩轩,宸宸不在身边,你能习惯吗”苏熙没有接苏梓轩的话聊,半晌,她低声问道。 “不习惯。”几乎是没有犹豫的,苏梓轩就回答说,“宸宸好聪明的,以前什么事情都是宸宸帮我,现在我一个人,什么都不会。妈妈,我好想宸宸。” 说着,头埋到苏熙的怀里,苏梓轩小声的抽泣,“我知道宸宸变成天使了,他那么爱我们,舍不得我们,肯定每天都守护在我们的身边,可是妈妈,我还是好想宸宸,我每天都看不到他,都是我自己一个人上学放学,同桌换了一个人,和宸宸长得一点也不像,他很笨,可宸宸是全世界最聪明的小孩,现在我哭了宸宸不会来安慰我,摔跤了宸宸也不会来扶我了。妈妈,我好想宸宸。想他的时候我就照照镜子,宸宸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妈妈,你想宸宸的时候就多看看我,好不好” 小小的抽泣声变成大哭,停也停不下来。 这么些日子,从小相依为命的三个人,忽然少了一个,没有谁能真正适应。 就算是小小年纪的苏梓轩,看起来无忧无虑,却也思念牵挂着那个已经消失了的身影。 抱着轩轩,苏熙的眼泪也掉下来。 对宸宸,她从未停止过思念,午夜梦回,总是梦到那个小小的身影对着她笑,大声的喊她妈妈,睁开眼时,却是一片虚空。 南宫静要对付的人是她,那个该死的人本来应该是她才对。 她的宸宸却成了替罪羔羊,她的心痛,没有人能懂。 一大一小两个人抱着痛哭了一阵。 哭是很耗费体力的一件事。 等两人哭完,苏梓轩眼眶红红,鼻子红红,小身子还一抽一抽的,手揉揉眼睛,他有点昏昏欲睡。 “妈妈,宸宸就在我们身边,对不对”苏梓轩努力的撑着自己的眼皮,向苏熙寻求一个答案。 苏熙点头:“他永远都在我们身边。” 抱着苏梓轩,苏熙又用哭过后带着沙哑的声音低声说道:“不管以后妈妈和宸宸是不是都不在了,你要相信,妈妈和宸宸永远爱你,永远都陪伴着你,守候在你的身边。” 苏梓轩想说,宸宸不在了,可是妈妈还在的啊。 但是他实在好困好困,再也撑不住往下落的眼皮,苏梓轩陷入沉睡。 苏熙紧紧的抱着他小小的身子,睁大的眼睛不停的流着眼泪,怎么看也看不够似的,整夜没有合眼。 继贺氏集团贺静宇的婚礼之后,不到两个月时间,傅氏集团与南宫集团的联姻,傅越泽与南宫静的世纪婚礼拉开帷幕。 傅越泽,这个享誉全球的名字。 南宫静,a城赫赫有名的名媛淑女。 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婚宴现场与婚礼全部公开,国内国外上百家媒体共襄盛举。 花园,泳池,草地,高尔夫球场,乐队,上千坪的婚礼现场热闹非凡。 傅越泽与南宫静相携,迎接客人的到来。 新娘从始至终嘴角微扬,任谁都能看出她的开心与满足。而新郎却冷肃着脸,只偶尔在适当的时候勾一勾唇角,却也不能让人感受到丝毫的温度。 但客人们早就已经习惯傅越泽的冷酷的样子,皆不以为然,纷纷对两个新人献上最诚挚的祝福。 苏熙挽着年司曜的手臂前来。 她当然是没有收到邀请函的,她一个傅氏集团小小的职员,连看一眼邀请函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作为年氏集团的总裁,年司曜却在第一时间就收到了那枚红色的炸弹。 苏熙央着年司曜带她来,年司曜虽有顾虑,但苏熙的要求他难以拒绝,只得点头。 送完苏梓轩去上学,年司曜就接苏熙去了造型室,抢新娘子的风头是苏熙今天要做的事情之一,不能含糊。 很少有人能驾驭得住金黄色的礼服,金黄色,古代皇帝才能穿的独有的颜色。本身没有强大的气场根本驾驭不住,这样的礼服穿在身上,通常只有两种结果,要么惊艳全场,要么low到爆。 而苏熙敢穿,自然是能驾驭得住全场。 当她穿着那为她量身定做的金黄色镶着龙纹的礼服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时,那一刻,画面几乎停摆,时间似乎停留在那一刻。 原本不断的跟拍新郎新娘的记者们,纷纷将镜头调转了方向,与这次宴会无关的人,只是一个宾客,却让他们的快门一次又一次摁下,根本舍不得停下来,她的一颦一笑,一嗔一怒都生动得仿佛可以如画,生动得令人屏息。 那些比苏熙与年司曜早到的宾客,无不瞪大了双眼。 苏熙 这个一出场就让人惊艳的女人,有的人认识,有的人只是听说,更多的人,听都没有听说过 却不约而同,全部被她的美貌和气场给震慑。 就连a城有名的美男年司曜,站在她的身边,也生生的成了陪衬。 但他却一点也不觉得生气,常年刻板冷漠的脸上带着微笑,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羡煞那些穿得西装笔挺的男人们。 不得不说,苏熙的出现抢足了风头。 看着南宫静那仿佛快僵掉的笑脸,南宫静不顺心,那么她便开心了。苏熙巧笑嫣然,挽着年司曜走上前。 “南宫小姐和傅先生的婚礼,作为傅先生曾经很亲密的朋友,我无论如何也要来参加的,傅先生,不知道此刻看到我,您会不会开心呢”苏熙将头转过去看向傅越泽,挑衅的笑道,“毕竟,昨天才说不想再见到您,今天就食言了,唉,我真担心我会食言而肥,因此长成大胖子呢,这样就不好看了。” “司曜哥,你说是不是呢” 苏熙娇滴滴的问年司曜。 年司曜当然直接忽略傅越泽已经黑如墨的脸色,点了下头。 “你来做什么”傅越泽冷冰冰说道,“还嫌今天不够乱吗” 在他心里,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和苏熙真正分开,即便是昨天两人大吵了一场,彼此都说了无可挽回的话。 但怒急攻心时,什么狠话都说得出口,过一阵再回想,却悔不当初。 昨天晚上他整夜没睡。 城西的公寓他是他以前最爱的住所,可是现在却觉得冷冰冰没有丝毫的人气,太大,太空旷,听不到苏熙和苏梓轩的声音,呼吸不到他们两人一同呼吸的空气,浑身都不对劲,数次想开车直接回到城南别墅,每次拿起车钥匙又坐了回去。 他不要向苏熙低头。 他要在这次婚礼以后,让苏熙知道,她对他的误解有多深,错得有多么的离谱 “乱”苏熙环顾井然有序的现场,“南宫小姐,看来傅先生对你的布置不怎么满意呢。”语气里面充满了挑拨的味道。 南宫静在看到苏熙出现的那一刻,原本美丽的心情瞬间就变得阴霾,她始终勾住傅越泽的臂膀,现在更是缠得紧紧的。 “苏小姐,既然人都来了,那么就好好的享受愉快的时光吧。”南宫静微笑说道,她的伪装的功力已经炉火纯青,即便是心中恨苏熙恨不能她立刻消失,面上也是带着温柔的得体大方的微笑。 “宾客有很多,那么我们的不奉陪了。”南宫静抬头看向傅越泽,对着他说道,“泽,爸爸那边好像来了很多人,我们过去一下吧。” 傅越泽神色冷凝,冰冷的视线直勾勾的看着苏熙,好似没有听到南宫静的话。 “泽”南宫静趁人不注意,摇了摇他的手臂,轻唤一声。 她脸色苍白,厚厚的粉底也遮掩不住,很怕傅越泽会在这样的场合让她下不来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