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离开这里,就永远别回头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二十四章 离开这里,就永远别回头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冷静一点。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将挣扎不休的苏熙拉到他的身边,他转头对着南宫成说道,“今天恐怕没时间陪你们一起吃饭,我先告辞。” 说罢,拉着苏熙便往总裁办公室走去,前后不过几秒钟,“嘭”的一声,总裁办公室的门闭合,在外的这些人面面相觑。 南宫成笑了起来:“这苏小姐是越泽的部门经理吧现在当下属的都这么有气性,我们都老咯” “您如此年轻,怎么会老” “对对,您还年轻呢” “” 打破僵局,众人纷纷附和。 南宫静望着那闭合的房门,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今天南宫集团已经和傅氏集团正式签约,明天就是她和泽的婚礼,双喜临门。等她和泽结婚以后,她苏熙的苦日子就要到了,到时候看她还怎么在她面前嚣张 苏熙被傅越泽拉着进到总裁办公室。 一把甩开傅越泽,苏熙怒瞪着傅越泽。 被她用这种仇恨的目光盯着,傅越泽心中万般恼怒。 这个女人真懂得怎么来惹恼他,她可知道,被她这样不信任的眼神看着,他心里如同万箭穿心般难受 “傅越泽,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苏熙望着傅越泽,冷冷问道。 “知道什么”傅越泽冷哼了一声。 提起来他就气怒未消,等明天婚礼过后,她就会知道,她误解他到底有多深。 苏熙瞪着傅越泽,不言语。 “你说的是标书的事”傅越泽微眯凤眸,说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傅越泽你不要装傻了。”苏熙气傅越泽明知故问。 “你那天是故意把南宫集团的标书拿回家给我看的对不对你一直都没有信过我,一直都在怀疑我,对不对” 苏熙几乎是肯定的说出这句话。 傅越泽脸色一僵。 他冷冷看向苏熙,没了刚才的和颜悦色,“你一直在利用我,把我当利用工具而已,你现在还这么理直气壮。” 被她利用,他心甘情愿。但是,她不该瞒他,骗他,联合外人相信外人,也不相信他 难道年司曜就比他更加值得信任 每每想到,傅越泽胸口就隐隐作痛,嫉妒得发狂。 她没把信任给他,却将它给了年司曜。 “宸宸死了,我也很伤心,很难过,我说了,但是你信过我吗你全当没有听到。我说过我会为宸宸报仇,我说过我和南宫集团的合作是另有目的,你有问过为什么吗你全部当我说说而已,全都当我敷衍你在说谎。” “苏熙,我从来没有对你说过谎,一次都没有,我说了,你信吗” “你从不相信。” 越说,傅越泽的声音越冷,到最后,几乎可以冻人。他一直盯着苏熙,见他在说了这么多之后,苏熙依然不为所动,望着他的眼神充满仇恨,傅越泽全身涌起无力的感觉,这一刻,他甚至有点恨她。 苏熙无疑是固执的,有时候她的固执让她显得可爱,可是现在,傅越泽却痛恨起她的那份固执。认定的事情,不管如何解释,她也只相信她自己愿意相信的,看她愿意看到的。感性,片面,一棍子就能将人打入尘埃。 在此时,傅越泽甚至开始怀疑苏熙到底有没有真正爱过他。 他从不言爱,但在这个女人面前,爱她却像是在向她摇尾乞怜一般,那样难得,偏他还一往无前。 “你做的事情,哪一件能让我相信”苏熙冷声回答,之前她强忍着不与傅越泽撕破脸,是因为她知道,打击南宫静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傅越泽入手。 在绑架案发生之前,她就已经决定离开他。那时候他正在筹办与南宫静的婚礼。 永远不要小看妈妈的自己孩子的爱。 宸宸的死让她悲痛欲绝。 可是那时候他在干什么呢一边安抚她,一边和南宫静继续婚礼。 苏熙不信他不知道南宫静和绑架案有莫大的关系,可是他就犹如不知道一般。 他对她再好,再温柔再体贴又如何虚情假意,不过是把她当成玩物 她在他的心里不重要,宸宸和轩轩在他的心里同样不重要权势,地位,永远排在第一位她早已经看清。 “傅越泽,你就开开心心的去和南宫静在一起吧,去做你的新郎吧” 苏熙的眼神里面充满恨意,几乎将傅越泽的身体灼烧。 “你说什么”傅越泽拽住她的手腕,力道重得让苏熙闷哼一声,但她却依然倔强的死死的瞪着他。傅越泽看向苏熙,冷冷说道:“苏熙,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次。” “再说多少次都可以。”苏熙扬起头,迎视傅越泽,既然已经撕破脸,她就不准备再与他虚与委蛇,一个多月来,她早已厌倦。 “你安心的做你的新郎,安心的娶南宫静,从此,你是南宫静的丈夫,我是苏梓轩的母亲,我们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桥归桥,路归路” “闭嘴” 苏熙还欲再说,却被傅越泽冷声大喝。 “为什么要闭嘴是你让我说的,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告诉你,傅越泽,我从来没有爱过你,以前都是你逼迫我,现在宸宸死了,死得那么冤枉,全部都是因为南宫静,你却要和南宫静结婚,我恨你,我恨你” “闭嘴我要你闭嘴”傅越泽脸色铁青,几欲发狂,“不许你说了,不许你再说” “唔”苏熙挣扎,她的手被傅越泽拽得几乎断掉,刺骨的疼痛。 “你恨我,你竟然说从来没有有爱过我,说你恨我。”傅越泽首次被激得失去理智,只想用最恶毒的语言让苏熙疼,和他一样痛彻心扉 “苏熙,你到底有没有心” “没错,我早就知道你都是在假装,你在骗我,我又怎么可能没有感觉以前你多么的骄傲多么的固执,现在你却对我百依百顺,是什么让你转了性子”傅越泽直直的望着苏熙,却只看到她那满是恨意的眼神,为什么他为她做这么多她都不相信他她真的对他一点点的感情都没有吗 为什么她如此冷血,如此冷酷 傅越泽的心沉入海底。 “还记得拍婚纱照的那天你给南宫静打的电话吗”他说道。 苏熙一惊,瞪大了双眼,她明明删除了通话记录,他怎么知道的 傅越泽却好似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又说:“不要那么惊讶,你以为我真的会让我的手机这么容易就落在别人的手里而没有半点的防护措施吗在你打完电话没多久我就知道了,有通话记录发到我的邮箱。” 苏熙明白了,“所以你那时候就开始怀疑我” “不,更早之前。”傅越泽说,“只是没有证据,我不愿意相信而已。” 苏熙望着傅越泽,自嘲的笑了,“真是委屈你,配合我演了那么多天的戏。” 后面的,傅越泽不说,她也明白了。 反间计。 傅越泽用到了她的头上。 “不是你想的那样。”傅越泽皱眉,知道她又想偏了,但是现在他也知道,就算是解释,苏熙也不会相信,“我说要对付南宫集团是真的,婚礼也不会真的举行,你” “呵”苏熙毫无预警的笑了,望着傅越泽铁青的脸,她嘲讽道:“你要对付南宫集团还想方设法和他们签约把我耍得团团转,你难道不知道南宫集团内部问题严重,就指望着你的这纸合约翻身吗” “你说婚礼不会真的举行,明天就是结婚典礼了难道你和他们签约以后,今天晚上就悔婚不娶哦,别忘记了,南宫静她肚子里怀着你的孩子呢,你真的舍得” “到现在你还骗我,有意思吗,傅越泽” 一句又一句,字字诛心。 “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我”傅越泽浑身僵硬,心已经冷透。 “因为你不值得信任,你不配”苏熙说道。别过脸,仿佛多看傅越泽一眼都嫌碍眼,“明天你就要和南宫静结婚,我不会和任何与南宫静有关系的人有瓜葛,从今天起,你我就断得干干净净,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傅越泽” 说罢,苏熙抬脚便走。 “好,好。”傅越泽僵硬的点头,脸上已经什么表情都没了,咬牙切齿道:“苏熙,走出这个门,你就永远别回头” 苏熙顿住脚步,转头,她的眼中是燃烧的熊熊怒焰,“你放心,我不会,永远也不会回头” 那天下午,傅氏集团犹如风暴过境,没人有敢靠近总裁办公室。明明才签约数十亿的合作项目,明天又即将结婚,但他们的总裁却犹如吃了好几顿的,每个胆敢靠近总裁办公室的人都被轰得体无完肤,尸骨无存。 苏熙下午亲自去接苏梓轩放学。 “妈妈”苏梓轩走出校门口,看到苏熙,扬起灿烂的笑脸飞奔着朝苏熙跑来。 苏熙张开双臂将他接住,“别跑那么快,小心跌倒。”苏熙说道。 “才不会呢。”苏梓轩嘟着嘴巴,往苏熙的脸上亲亲,“妈妈,今天怎么是你来了管家伯伯呢” “怎么,妈妈来接你,你不高兴吗”苏熙佯装伤心,“那妈妈再回去把管家伯伯叫来接你好了。” 苏梓轩小朋友果然上当,立马摇头,“不要不要,妈妈来接我我好开心,最喜欢妈妈了” 又吧唧一口讨好的亲在苏熙的脸上。 苏熙被他逗笑,朝他白嫩嫩的脸颊上回了个吻。 苏梓轩并不知道傅越泽明天就要和南宫静结婚的事。 苏熙也不准备和他说,她要把握和轩轩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不打算将时间浪费在无意义的事情上。 “妈妈,你今天好奇怪哦” 睡觉之前,苏熙一定要给苏梓轩亲自洗澡,苏梓轩小朋友自从四岁以后就和苏梓宸两个人成立互帮互助两人组,生活自理,基本上很少和苏熙坦陈相对了。 忽然苏熙提出这个要求,平时都很听妈妈话的苏梓轩小朋友忽然觉得有点害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