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切按原来的计划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切按原来的计划

苏熙浑身都僵硬了。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她的身子都开始发抖,脸色惨白。 她很少做这样的事,向来光明磊落,第一次做却被逮个正着,不管她在之前做了多少的心理建设,在傅越泽连番的询问下,都土崩瓦解。 她甚至看不出来,在傅越泽平静如往常的神情里,是不是已经猜到她来书房都做了些什么,傅越泽这个人,当他想让你看不透他时,那就没有一个人可以真正看透他所想。 在傅越泽灼灼的目光下,有那么一瞬,苏熙想将自己的全盘计划脱口而出,获得傅越泽的支持。她一个人承担,真的是太辛苦了,连最亲近的人都无法信任,内心备受煎熬。 但话才到嘴边,苏熙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不,不能说。 傅越泽虽然给了年氏集团一个竞标的机会,说到底,在他心里,也不过是多一个陪标的公司而已,他早已经内定南宫集团,甚至提前拿到南宫集团的标书,给予指点,铁板钉钉的事情又怎么会因为私人感情而放弃 傅越泽从来不是一个感情用事的人。 苏熙紧紧的捏住手机,甚至在傅越泽问了话以后,将手从傅越泽的手里面抽开,再次背到身后。 不能和他坦白一切。她不能相信他,无法信任。 只有在当众打开标底,让傅越泽无法反悔,承认年氏集团的合作方案,才能挤下南宫集团,只有这一个办法,只能这么做 “手机我只是随便拿来看看而已。”不管傅越泽信不信,别过脸,苏熙不再看傅越泽,全然一副拒绝再沟通的态度。 傅越泽面容微冷,直直的看着苏熙。 苏熙感受到来自傅越泽的压迫,咬了咬牙,索性绕开傅越泽往前走了几步。 “走吧,回去睡觉吧,这么晚我也累了。” 苏熙说道,说完,便要离开。 紧张和心虚灼烧她的神经,让她在这里一刻也多呆不下去。 “啊”谁料到苏熙才走两步,便被人从身后打横抱起,苏熙一声尖叫,天旋地转,抬头就望进傅越泽那双总是迷醉人的丹凤眼里。 “不过是多问你几句话,就发脾气。”傅越泽皱眉,薄唇轻抿,“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大了” 很是不满的轻拍了一下苏熙的臀部,“啪”的一声响。 “你”苏熙的一颗心被提上又提下,觉得自己好似被人逗弄的宠物。 “我怎么”傅越泽勾唇,危险的眯着双眼,轻声说道:“我看你是今天晚上一整晚都不想睡觉了,本来怕你累,放过你,结果你却还有精力跑书房留我一个人在房间里” “问你几句话就不耐烦,还给我脸色看,我看你胆子真是越来越肥。” 傅越泽抱着苏熙便走。 苏熙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危险,要在平时,她早就挣扎起来。但是今天,她乖乖的窝在傅越泽的怀里,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一动也不动,乖巧得过分。 只要他什么都不知道,他要做什么,都随他吧。 只要他不再追问。 就当她性子太娇蛮,被问两句就不耐烦好了。 头埋在傅越泽肩膀当鸵鸟的苏熙,却不知道,从书房到卧室短短的一段路上,傅越泽的不止一次将视线放在她的身上,她却纹丝不动,一声也不吭。傅越泽一次又一次失望的移开视线,最后打开卧室的门时,他的脸色已冷得可以结成冰来。 回到卧室,傅越泽直接将苏熙抛到床上。 像一头负伤的野兽一般,傅越泽在苏熙的身上留下他的痕迹,青青紫紫,色彩斑斓。 苏熙哭到无力,却从始至终,手都紧紧的握着手机,未曾有片刻的放开。 每每傅越泽想要放过她,视线却不经意又落在她那握着手机的手上,心中便只剩下恼怒。恨不能将这女人拆吞入腹,从身到心全部属于他,才免得她总是对他虚情假意,阳奉阴违。 傅越泽离开卧室以后,苏熙第一时间将自己拍下的资料传给年司曜。 接下来就看开标了。 那天,苏熙浑身酸疼,几乎一整日没下得来床,将东西发出去然后给公司请了个假,直接在床上睡到了下午。 傅越泽下午下班后从公司回来,一切如往。 只是晚上仍未放过苏熙。 沉浮间,苏熙只能牢牢的攀着傅越泽光裸的肩,将指甲一次又一次刻下去,留下长长的血痕。 成败就在明天一举,到时候傅越泽一定会很惊讶吧。没有拿到合作案,南宫集团肯定会和傅氏撕破脸,婚礼也有可能举行不下去,至少会延期吧 那就好。 那样就很好了 “不许走神”傅越泽恼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伴随他凶猛的重击。 “啊”苏熙不自禁的弓起身子,紧紧抱着傅越泽,嘴角浮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泪水滑下眼眶。 漆黑如墨的夜,寂静的夜空明月高悬。 电脑屏幕中,循环播放女人进入书房,开抽屉,找钥匙,拿出标书拍照,然后被傅越泽撞见后惊慌失措,顾左右而言他。 傅越泽脸色冰冷,眸光如暗夜一般黑沉。 电话响起,傅越泽修长的手拿起书桌上的手机,划开,接听。 “我以后会向她解释,但不是现在。” “一切按原计划进行。” 只短短的说了两句,便挂断电话。 她不信他。 到今天,都不愿意把真相告诉他。 宁愿偷偷的窃取资料,宁愿一个人背负,都不愿意向他开口求助。 他就这么不值得她信任 即便他告诉她一切,她也不会相信吧 望着电脑屏幕出神,傅越泽终于知道,被心爱的人背叛的滋味原来是如此难受,痛彻心扉。 这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她被绑架,宸宸去世的时候她开始对他笑脸相迎,婉转承欢的时候还是在更早之前知道他与南宫静准备结婚的时候 傅越泽的手弯曲成拳,整个书房只有电脑的光亮,明明灭灭,映照在他俊美如雕塑的脸上,冰冷,索然。 合作案与苏熙无关,因此,开标会苏熙也不能参加。 一早上苏熙都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踱来踱去,忐忑不安。早上年司曜还和她通了电话,说一切准备妥当,让她放心。 可是她又怎么能放心 只要结果没出来,她的一颗心就悬在空中,无法放下。 十一点半,苏熙的电话响起。 匆忙跑过去拿到手上,是年司曜打来的。 “熙熙”那头,年司曜低落的语气让苏熙心头一紧。 “对不起,南宫集团的标底比我们的少五亿,与傅氏集团的标底最为接近,南宫集团和傅氏集团达成协议,当场签约。” 一句话,让苏熙犹如被五雷轰顶。 她头晕目眩,要不是撑着办公桌,她几乎要滑到地上去。 “你说傅氏集团和南宫集团签约了”她喃喃问道。 “熙熙,对不起” 那头,年司曜又是道歉又是着急。 苏熙摇摇头,已经忘记通电话的年司曜是看不到她的动作的,“没关系” “你已经尽力了,真的。” “我想冷静一下” “谢谢你,司曜哥。” 挂断电话,苏熙捂住胸口,脸色煞白,几乎喘不过气来。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一定是哪里弄错了到底是哪里弄错了 苏熙冲上傅越泽的办公室的时候,不只傅越泽,南宫成,南宫静,还有双方的项目负责人都在,一眼扫过去,近十余人站在电梯前。 看到苏熙从电梯里面走出来,傅越泽脸色微冷,南宫静略感诧异的愣了一愣,倒是她身边的南宫成,眯起了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其他的人肃然的站在他们三人身后,面面相觑。 其中有一些人并不认识苏熙,他们都来自南宫集团。傅氏集团的人,如今没人不知道苏熙。 “傅越泽,你真的和南宫集团签约了”谁也不看,只定定的望向傅越泽,苏熙开口就问。 傅越泽微皱眉头,“你怎么上来了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 “我只想问你,是,还是不是”苏熙又说道。她气势汹汹,让在场的数人脸色都变得微妙起来。 “苏熙,你不要在这里和泽闹”南宫静环顾一下四周,很懂事开口对苏熙劝解。温言软语,好似他们之前的恩怨早已经勾销。 “南宫静,我问傅越泽,关你什么事”南宫静不开口还好,她一说话,苏熙就忍不住的想要扑上去,撕扯她的血肉为她的宸宸报仇 但是她尚存一丝的理智,提醒她现在不可以,不能这么做。 “苏熙,这不是你无理取闹的时候。”傅越泽冷声说道,“回去你该去的地方,现在,立刻。” “呵呵”一旁的南宫成笑了起来,看起来十分和蔼,“原来这位就是苏熙啊,我早就听说了,百闻不如一见呐。” 笑面虎。 他言语间意有所指,任谁都能听出。 现在的确不是兴师问罪的时候,但是苏熙却已经顾不得。 “你那天晚上拿回来的标书是假的吧故意给我看的对不对你早就知道了但是却不揭穿我,装作没事人一样,你就是在等现在这一刻,等着看我失败,等着报复我对不对傅越泽,你成功了,你成功了” 苏熙对着傅越泽大声质问,声声都是控诉。 在这时候,她没有给自己留任何的余地,也没什么余地可留。 傅越泽果然是和南宫成南宫静坑洼一气,她没有料错 她只是做事太不仔细,太不小心,才被傅越泽抓到把柄,才被他当傻子一样耍着玩 “苏熙你说的什么什么标书”南宫静脸色一变,疑惑的看着她,再看傅越泽,不解的问道。 她身边的南宫成却一直微笑着,如看好戏一般。 傅越泽脸色一沉,伸手抓住过分激动的苏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