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窃取资料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二十二章 窃取资料

谁吃醋啊 苏熙绝不承认吃醋的人是她。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她瞪向傅越泽,这个可恶的男人竟在这时还笑得出来。他根本就不知道她在伤心什么。 “傅越泽,放手”苏熙冷斥。 谁料到傅越泽不但没放手,还得寸进尺,将长臂一神,便将苏熙锁在怀中。 他亲吻苏熙的面颊,“不要生气,都只是做戏而已。” “做戏”苏熙闻言,不解的抬头。 再多的解释傅越泽却不说了,他薄唇微勾,十足邪魅。 “你能吃醋,我很高兴。”从他的嘴里,轻飘飘蹦出几个字来。 苏熙脸颊刹时便红了。 都说了她不是吃醋,不是吃醋,这个傅越泽却认定了一样 “你走开,我不想看到你”索性就不想再理他了,推开傅越泽苏熙便要走。 但脚步才迈出去一步,苏熙视线扫过看到放在茶几上的,刚才没有的文件,顿时停住脚步。 “那是什么刚才明明没有,你带回来的”苏熙朝那文件看了一眼,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傅越泽再次将苏熙拢在怀里,这次苏熙没有半点挣扎。 “那是后天的投标案里南宫集团做的标书。”傅越泽淡淡的说道。 “标书”苏熙强压下狂跳不止的心脏,面色如常,“不是后天才开标吗他们今天就已经把标书交上来,这么着急” “他们准备时间长,准备得自然比别家的妥当。而且这一份不是定稿,他们只是把样本拿给我,让我过目一下,给他们一点意见当参考,明天才会正式将正本交到公司。”傅越泽看着苏熙,难得有兴致的解释道。 “那这份标书需要改动吗”苏熙不解的问,她的手心开始冒汗,却仍然抬头迎视傅越泽的视线,这个时候她不能慌,绝对不能慌。 傅越泽微微一笑,“这要看过才知道。” “哦。”苏熙点了下头,不动声色,心中略有失望。 “你今天真奇怪,这么关心这个干什么我就在你身边,也不见你多关心关心我。”这时,只听到傅越泽淡淡的在耳边说。 苏熙心头一紧,猛的抬头,以最自然的姿态斜睥傅越泽一眼,“还能做什么我举荐年氏,当然是希望年氏能拿到这次的合作项目呀。”半真半假的说道。 傅越泽直直的看着她,薄唇微抿,却是什么都不说了。 时间仿佛凝固在这一刻,苏熙的心中直打鼓,怀疑傅越泽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但她平时都很小心,对傅越泽也是处处迁就,应该没有露出破绽才对。 过了一会,傅越泽放开苏熙,伸手拿起茶几上的标书。 “很晚了,你先去睡,我去书房把标书看完。” 过了近三个小时,傅越泽才回房里来。那时候苏熙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让人以为她已经睡着。 等傅越泽掀被上床,还没等傅越泽动作,苏熙打了个滚,就进了傅越泽的怀。 “你回来了。”苏熙轻声低语,“没有你我睡不着。” 说完,伸手搂住了傅越泽的腰。 傅越泽因为熬夜声音暗沉低哑,“还在等我” “恩。”苏熙点头。 “标书看完了吗”抬头,苏熙问道,“你一去书房就待了三个小时,原来在你的心里,工作比我还重要。”语气里面略带抱怨与撒娇。 暗黑的夜里,傅越泽目光灼灼,苏熙却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什么也见不到。 “看完了,做得很好。”傅越泽说道。 “哦”苏熙点了下头,“不谈这些了,快些睡觉吧。” 说完,真就在傅越泽的怀里闭上了双眼。 傅越泽双眸微眯,凝视她两秒,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你不是说你睡不着”低头,傅越泽在苏熙裸露的肩膀上啃咬,“那就不要睡了。” 这夜,傅越泽就像是不知嗜足的野兽。 很久他都没有这样野蛮。冲撞,用力,毫无顾忌。苏熙好多次都被颠上云端,快要晕厥,连求饶呼叫的间隙都没有,只能无意识的发出低吟。 苏熙不止一次觉得傅越泽这夜太过疯狂。 可是她却只能随着他疯狂的举动一次又一次的忽上忽下,在他为她编织的绚烂的海中沉浮。 这或许是最后一次。 每一次,苏熙都这么对自己说。 她和傅越泽的时间不知道还剩下多少,或许在明天,或许在后天,每一天,他们的缘分都可能忽然斩断。傅越泽和南宫静的婚礼越来越近,她与傅越泽的时间便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这场欢爱持续了很长的时间,苏熙甚至有种错觉,到天荒地老,傅越泽也与她相偎相依。 她很投入,那配合的姿态前所未有。 结束以后,傅越泽将她牢牢的抱在怀里,两人犹带喘息的声音在黑暗的空间里格外清晰。 “睡吧。”傅越泽拍着苏熙的背,轻声说道。 苏熙闭上双眼,在傅越泽的怀里一动也不动。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直到傅越泽的呼吸变得绵长,他搂抱住她的手力道渐松。 小心翼翼的从傅越泽的怀抱中挪出,浑身酸软得让她在站起来的时候差点跌坐到地上。下一秒苏熙朝傅越泽看去,发现他睡得很熟,并没有被她吵到,才松一口气,轻手轻脚朝着门口走去。 开门关门都尽量不发出声音,待站到过道上,苏熙左右看了两眼。 从小到大苏熙都没有做过这样偷偷摸摸的事,心虚是有的,但却有一个念头促使她的脚往书房迈去。 在苏熙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傅越泽睁开双眸,那双眼里,没有一丝丝刚从睡梦中惊醒的茫然,有的只有锐利和一划而过的痛楚,如果苏熙看到这双眼,她便会知道,傅越泽与她一样,一直清醒着,从头到尾。 苏熙进到书房,她没有开房间的灯,而是趁着月光直接走到傅越泽的书桌前,打开书桌旁的落地灯,房间的角落瞬间明亮。 文件没有摆在书桌上。 苏熙迅速的拉开书桌下面的抽屉,没有,还是没有。 书桌下有三个抽屉,只剩下锁住的那个没有打开了。标书一定是在里面。 钥匙 苏熙急得手忙脚乱,忽然间灵光一闪。曾经有一次,她好像看到傅越泽在哪里拿过。 好像,好像在书架上 对,就是在那里 苏熙迅速奔至书架,上下翻找,没过一会,终于在一个黑色的盒子里面,找到钥匙。 将抽屉拉开,那份在客厅看到的投标文件郝然出现的苏熙的面前。 这种手段拿到工程并不光彩,甚至犯法。 苏熙知道。 但心中要将南宫集团弄垮的迫切高于一切。 将标书放到书桌上,犹豫两秒,苏熙伸手,翻开 在销售部工作这么久,苏熙该懂的都懂了,也曾经参与过竞标,知道标书里面什么才是最重要。 以最快的速度用手机拍下来。做完这些,苏熙将标书合拢再次放回到抽屉,摆正位置,然后将抽屉合上。一切恢复到原来的模样,没有人会知道,半夜的时候,曾经有人来过这里,动过这里的东西。 将钥匙抽出,苏熙走到书架前,打开那个装钥匙的黑色盒子。 正将钥匙放进去的时候,门口却忽然出现了一个人。 “你在做什么”傅越泽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苏熙浑身一抖,惊得差点将盒子给扔到地上 “这么晚,跑书房做什么”傅越泽的视线,直直的看着苏熙拿盒子的手,双眼中有质疑的神色。 “我,我”苏熙强装镇定的将盒子放回原位,在傅越泽的视线下,心虚得手足无措,“我发现我还是睡不着,所以想来书房看看书。” 半晌,苏熙才说出一个憋足的理由。 说完了,心里也冷飕飕的,别说站在那里当场逮到她的是傅越泽,就是她自己,都难以相信她这个可笑的说法。 傅越泽一步一步走近她。 她下意识的往书架的位置缩了缩,手里紧紧的拽着手机,一想到被竟被傅越泽逮个正着,计划全部泡汤,就感到无尽的绝望,面色惨白一片。 其实门口到书架,也没几步,傅越泽腿长,尽管感觉他走得很慢,但没几秒,就站到苏熙的面前。 他的手朝着苏熙的手伸去 苏熙倏地将手背到身后,惊恐的望着傅越泽。 傅越泽皱眉,“躲着做什么”他轻声斥道。 措不及防便将苏熙的手腕抓住,苏熙的手被握进傅越泽的掌间,尽管她挣扎,却还是被傅越泽从背后牵到身前来。 “大半夜的不睡觉跑书房来,手这么凉,也不知道多穿点衣服。”傅越泽脸色不虞,大掌包裹住苏熙的手,给她暖手,嘴上斥责一般的说道。 苏熙被傅越泽忽如其来的话和这和煦的态度搞得一愣。 “你”真的不怀疑她没有发现吗 被包裹在大掌里的两只手紧紧的圈住手机,苏熙望着傅越泽,神态依然紧张。 “怎么了”傅越泽却无所觉一般,眉头一皱,伸出一只手盖上苏熙的额头,“汗都冒出来了。” “我,我这是被你给吓的。”苏熙结结巴巴说道,话开口,就越说越溜,“你也真是的,忽然出现,也不出声,大半夜的,我都快被你吓死了。” 抽出一只手拍拍胸口压惊,苏熙暗自打量着傅越泽的神色,埋怨一般的说道。 “别说那个字。”傅越泽语气微冷。 苏熙知道,那件事后,傅越泽特别不爱听她说这些不吉利的字眼。 便点了一下头,将傅越泽放在她额头的手拿下去,傅越泽好像真的什么也没发现,与往常无异。但是她做贼心虚,光是和傅越泽站在这里,就止不住的冷汗直冒,心跳加速。 “我们还是”回去睡觉吧。苏熙想说,可是话才说几个字,傅越泽的注意力却转到了另一个地方去,说出来的话,霎时让苏熙的血液为之凝固。 “你半夜拿着手机做什么我记得不平时都不爱玩这个的。”傅越泽看向苏熙牢牢握住手机不放的手,眼眸深邃,低声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