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有他的把柄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我有他的把柄

自己拍 好似听到了这世上最可笑的笑话。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所有的婚纱照都是夫妻两人一起,哪里有婚纱照,只有新娘而没有新郎 这些天,无论南宫静给傅越泽打多少电话,总是助理接听。不是在忙,就是在开会,偶尔一次,终于碰到傅越泽有空,傅越泽也是语气淡淡,说两三句不到就挂断。 上次在警局傅越泽袒护苏熙的事,南宫静耿耿于怀至今,傅越泽只在第二天陪她吃了顿晚餐,以示抚慰,她的脸肿了一个星期,连门都不能出,都是拜苏熙所赐。 好不容易恢复如前,终于可以将婚纱照排上日程,日期是早就约定好,可临到头,傅越泽却说他没空,让她自己拍。 南宫静浑身僵硬,好似受到了天大的打击。 “南宫小姐,傅先生的话我已经带到,如果没有其他的事,那么我先告辞了。”助理二号温文尔雅,客气询问。 南宫静心中一窒,忽然觉得自己的腹部隐隐作痛。 手捂住腹部,她脸色苍白,南宫静忍了又忍,终于抬头向助理二号说道:“既然泽没有空,那就那就算了吧。” 任谁都看得出来她现在的伤心,眼眶迅速泛红,美人含泪,惹人怜惜。 店里的人员纷纷心生不忍,上前搀扶安慰。 助理二号巍然不动,朝南宫静躬了一下身子,进来到出去五分钟时间不到,店里又只剩下刚才的那些人。 “南宫小姐,您没事吧”扶着南宫静的女孩担心的问道。 “没事。”南宫静抽回自己的手,站直腰,勾起笑容,“我们开始拍吧。” 没有新郎的婚纱照 店员们面面相觑,一时间店里静得针掉落都可以听到。 “南宫小姐,您的手机一直在响呢。” 这时候,终于有人打破沉默。是在婚纱店做兼职的小妹妹,她手里拿着南宫静的电话,从化妆间跑过来,“您的手机忘在化妆台上了,它一直在响,您要接听吗” 小妹递上手机。 南宫静接过来一看,是傅越泽的私人手机号。 南宫静心中一喜,立刻划开将手机拿至耳旁。 “泽” 才欣喜的叫了傅越泽的名字,话起了个头,便听到手机那边的声音,她的脸色大变,顿时脸黑如墨,格外难看。 “南宫静,婚纱照拍得顺利吗” 坐在傅越泽办公室里平时他坐的位置上,鸟瞰a城的全景,苏熙对着电话低笑着说道。 “苏熙”南宫静咬牙切齿,浑身颤抖,“你怎么拿着泽的电话” “这还用问吗”好像南宫静问了什么可笑的笑话,苏熙笑了,笑声愉悦而讥诮,“当然是他自己给我的。” “苏熙你别得意。”南宫静一字一字从嘴巴中吐出,她要用她全部的理智克制住自己,才能不将手上的电话扔到地上去。 “我不得意,你从哪里听出我得意的”苏熙那边语气轻松得很,“听说你今天拍婚纱照呢,我好羡慕,又嫉妒,自己一个人拍婚纱照的滋味怎么样,肯定很不错吧不过就算没有男主人公,你一个人演独角戏也习惯了,拍婚纱照这种小事,又怎么难得倒你呢退一万万步讲,就算一个人拍得不开心,你男人那么多,随便拉一个去凑数,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你说是不是呢,南宫小姐” “你闭嘴”抓住最后一丝的理智,南宫静咬牙对着电话问道:“苏熙,是你耍手段把泽留下了是不是” “你觉得呢”今天碧空万里,是个很好的天气。南宫静还真会挑日子,苏熙由不得感叹,又漫不经心的对着电话说道,“他就在我的身边呢,他很累,睡着了,你知道的,有些运动总是耗神又耗力,你很多天没和他说话了吧,想他吗,要不我叫醒他让他和你说说话吧” “嘟嘟嘟” 南宫静那边忍无可忍,摔了手机。 “南宫小姐南宫小姐” 站了很久情绪又剧烈的波动,猛然使出的力道调动了南宫静的全身,南宫静的腹部猛然感觉不适,脸白如纸。 其他人吓坏了,纷纷上前搀扶。 “等很久了吗,无聊得开始玩手机”这头,傅越泽才从结束一个小型视频会议,回到办公室便看到苏熙拿着他的手机把玩,嘴角勾起一抹笑,问道。 傅越泽手机的没有设置密码,这个男人有很强大的自信,觉得设置密码这种事情完全是浪费时间的举动。他的手机放在那里也没人敢随意拿来把玩,除了苏熙。 “一点也不好玩。”苏熙瘪瘪嘴巴,在傅越泽看不到的地方,手指在手机上点了几下,将刚才的通话记录删除。 “呐,还给你。”将手机递给傅越泽,苏熙从傅越泽的位置上站起来,“我上来是有文件要拿给你签字的,要得很急,不然我才不等你回来。” 苏熙将桌上的文件推到傅越泽的面前,“请签字吧,总裁大人。” 傅越泽坐下,将文件拿过去,看也未看,便刷刷刷签上大名。苏熙又把文件翻到最后一页,露出一个角,“还有这里。” 说完,暗暗看了傅越泽一眼。 傅越泽提笔签字,不过两秒,苏熙将文件合上,置于怀中。 “亲爱的傅先生,不知道是否有这个荣幸,请你中午与我一起吃饭”苏熙朝傅越泽眨眨眼,话说得一本正经。 傅越泽好笑的看着如此活泼的她,倒是十分配合,“十二点准时来这里等我。” “好。”苏熙点头,扬了扬手里的文件,“那我先下去,待会见。” 吃饭时,傅越泽接了一通电话,脸色稍有不虞。 “怎么了”苏熙见状,便问道。 “没什么,快吃吧。”傅越泽说道,夹了一块鱼肉剔骨后放到苏熙的碗里,“这里的鱼很好吃,你应该会喜欢。” “恩。”苏熙见傅越泽不说,没也追问,夹起鱼放到口中,果然滑嫩爽口。 “下次带宸宸”苏熙一时兴起,抬头说道,可话才说一半,她顿了顿,“轩轩也很爱吃鱼。” 口里的鱼肉变得味同嚼蜡,毫无滋味。 傅越泽知道她想起了什么,便又给苏熙挑了块肥美的鱼肉,“宸宸喜欢吃鱼”轻声问道。 “恩。”苏熙点头,说道:“其实我们三个人都爱吃,但是宸宸的嘴巴最挑剔。” “那你多吃点。” “好。” 苏熙已经不是孩子了,哪里不知道她吃的永远是她吃的,变不成宸宸的,但却愿意自欺欺人。时时感到宸宸就在身边,如影随形,哪怕是错觉,也是好的。 医院里,南宫静面无血色的靠坐着床上,南宫成站在一边,很是气恼。 “你怀了孩子,怎么不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有什么比你腹里的胎儿更加重要” 如果在此时南宫静落胎,一切的幸苦就白费,后果不堪设想。 与傅氏的合作势在必行,曾经的苏氏集团并购到南宫集团旗下,现在才发现问题良多,投注了大部分资金进去,现在南宫集团的资金已经全部被套牢在里面,还在进一步亏损当中。如果这次与傅氏的合作案出现问题,那么南宫集团极有可能面临资金链断裂,瞬间坍塌,这不是闹着玩的小事。 “都是因为苏熙。”南宫静心里也觉得委屈,还被南宫成数落。她动了胎气,被勒令在医院疗养。 “苏熙”南宫成脸皱成一团,“我都说了这事情我来办,你偏要自己解决,现在拖泥带水,还赔上一个苏梓宸,苏熙死了就死了,可苏梓宸到底是傅越泽的儿子,如果被他查到我们头上,你是不是连这个婚也不打算结了胡闹” 对于那次的绑架事件,南宫成比南宫静看得通透。 女人和儿子是两个概念,女人随时可以换,但是血缘却剪不断。就算再看不惯那两个孩子,要动手,也不是现在 心里骂着南宫静年纪太轻做事糊涂,看南宫静憋闷的脸,到底叹了一口气。 “才出了这样的大事,苏熙那边暂时放一放吧,以免打草惊蛇。” “可是”南宫静对苏熙恨不能除之而后快,听到南宫成这样说,自然难以答应。但却被南宫成瞪了一眼。 “可是什么你也不看看现在傅越泽调派了多少人在苏熙的身边保护,我都怀疑他早就知道你才是真正的主谋。”南宫成老谋深算,考虑事情比南宫静全面很多。 “泽应该不知道的吧”南宫静心中一惊。 “静儿,你还太嫩。”南宫成却摇摇头,露出莫测高深的笑容,“知道又怎样,就算知道,他还不是要乖乖和你结婚,一个孩子的命比得上他们整个傅氏集团吗” “爸爸,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南宫静大惊,讶异的瞪大了美目,“傅氏集团出现了什么问题” “呵呵”南宫成笑了,圆圆的脸笑成弥勒佛的模样,却满眼的算计,“这是我最后的底牌了,哪个集团能从头到脚干干净净,没有一点陈年老账呢只要抓住把柄,就不怕他不从。” “你是说”南宫静恍然大悟,“爸爸,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收集那些东西的我都不知道。难怪那天晚上泽和你聊了以后马上就同意结婚。爸爸,你真是太英明了。” 而后,南宫静终于露出安心的笑容。 爸爸手上有傅氏集团的把柄,这样,就不用成天担心泽被苏熙迷惑了。不过就是便宜了苏熙,短时间内不能动手,让她多逍遥一阵,等以后,再连本带利让她全部还回来 “不是我英明。”南宫成却摇了摇头,笑容未减:“凡事多考虑,多给自己留条后路。你还太年轻,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恩,我明白了。”南宫静受教的点点头。 “我中午的时候已经和傅越泽打过电话,待会他会来看你。你要知道,你和傅越泽的婚礼只是形式婚姻,以你怀孕为由,我在这件事情上算是威胁了他。他这样的男人,心高气傲,没有吃过亏,却在我们这里栽了个跟头,难免心中气怒。所以你也不要在其他事情上太过奢求,他冷落你,你就受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男人的劣根性我比你清楚。情人最多三两年就厌倦了,妻子却是一辈子的,你对他好,时间久了他总能感受得到,我这样说,你懂了吗” “我懂。” 南宫静点头,回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