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谁是主谋?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零八章 谁是主谋?

“别怕,快躲进去”苏梓宸环顾四周,发现只有这里才有藏身之处,便将叠在一起的箱子费力的移出来一块,然后将苏梓轩塞进去空位里,“不要出声,记住一定要逃出去找到爸爸” 苏梓轩都来不及说话,苏梓宸就已经将另外一个巷子叠在他的头上。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乍从外看去,不抽开箱子,根本不会知道里面还躲着一个人。 “你这个小孩,是怎么进来的”苏梓轩紧紧的捂住嘴巴,害怕得浑身颤抖,听到外面凶神恶煞的男人向着留在原处的苏梓宸质问道。 苏梓宸不说话。 “大哥,这个好像是傅越泽的儿子,我看过照片。”又有另外一个男人说。 “带进去,一起关起来,别让他跑了” “贺静宇先生,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并与她缔结婚约无论富贵还是贫穷,无论健康还是疾病,你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在漫长的沉默中,莫怡安脸色苍白。 “我愿意。” 听到期许的三个字,她嘴角浮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莫怡安小姐,你是否愿意这个男人成为你的妻子并与她缔结婚约无论富贵还是贫穷,无论健康还是疾病,你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我愿意。” “那么,你们夫妻双方可以交换戒指了。” 助理一号匆匆跑至正在观礼的傅越泽身边,垂头和傅越泽说话。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傅越泽神色一变,冷声问道。 坐在傅越泽身边的南宫静关注着他们,闻言了然的勾了勾嘴角。 “从早上出门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派去保护的人也跟丢了。电话打不通,手机关机,gps定位不到人。”助理一号敛眉又说道。 “派去的都是什么人”傅越泽闻言,脸色变了又变,强压下心中莫名的慌乱,凝眉说道,“加派人手,继续找,无论如何都要以最快的速度给我找到” 这个地方再也呆不住,傅越泽从座上起身,冷凝着脸仿若身上镀了一层寒霜,朝着出口走去。 助理一号神色冷肃的迈着长腿跟在他的身后。 教堂中本来一片肃静,傅越泽本身就容易引人注目,看到傅越泽如此反常的举动,不禁变得闹哄哄。 行礼的两个人正在交换戒指,闻声转过身来,却只看到傅越泽跨步走出教堂的背影。 “他怎么了”莫怡安心脏剧跳,一阵心慌,低声出言自语一般轻声问道。 傅越泽如此反常,是和苏熙有关吗 是熙熙发生了什么 不知为何,莫怡安心中莫名的确信此时傅越泽的离开一定是因为苏熙。 “没事。”贺静宇却神色未变,转回身来,“我们继续吧。”淡淡说道。 “总裁,找到小少爷了。”助理一号行色匆匆。 傅越泽闻言,立刻从沙发中站起。 “在哪里”如往常一般的冷肃的声音中透露一抹急切。 他们从婚礼现场回别墅已经一个多小时,但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傅越泽心中已经有了毁灭一切的冲动。 “医院。”助理一号头垂得比腰还低,回答道。所有的人都派出去找人了,只有他留在傅越泽身边随时注意动向做调度和汇报,心中自然清楚傅越泽现在已然是移动火库,因此说话的时候不免小心翼翼又小心翼翼。 “医院”傅越泽挑眉。 “是被清洁工人发现的,被发现的昏迷在路上,现在还没醒。”助理又说道。 傅越泽朝门口走,走到一半转身停步:“只找到一个”心中的急切让他失去的原来的判断力,终于在一分钟之后自动找回来。 助理躬身垂头。 傅越泽明白了,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狂怒,“沿着找到人的那一条路,继续找” 而后转身便走。 “是,总裁。”助理一号答道。 苏熙从昏迷中悠悠转醒,首先看到的是一个锈迹斑斑的玻璃都不全的铁窗。 “你醒了”女人的声音在偌大空旷的空间里面显得悠扬。 苏熙皱了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 手脚被绑,被人扔在一张床上。抬头,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女人。沙发是新的,与厂房的破旧空旷格格不入。空气中都是潮湿发霉的味道。 “苏悦儿”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一切,苏熙神色转冷,“你这是要做什么” 竟然用计将她绑到这里来,她又是哪里得来的怡安的手机 苏悦儿朝苏熙走来,神色莫名的温柔,伸出手触碰苏熙的脸颊,“姐姐,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没见你,我天天都在想你呢。” 苏熙感到一阵阵违和,别过头去,“你先放开我。”挣扎着想将身上绑着的绳子挣脱。 她疯了吗 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苏悦儿,你这是绑架”绳子很紧,根本没有办法,苏熙试了一阵,只得放弃,抬头和苏悦儿气急败坏说道。 苏悦儿却索性坐在床沿上,看苏熙的一举一动仿佛在欣赏一个艺术品,听到苏熙的话以后,苏悦儿却反常的笑了。 “绑架”无所谓的耸耸肩,苏悦儿说道:“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怕吗姐姐,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呢,你是我的姐姐,可是你却老是和我作对,抢走本来属于我的一切,现在连司曜哥哥都不要我了,你说,是不是因为你是不是因为你司曜哥哥才执意要和我离婚的” “你没回来这几年,司曜哥明明对我很好的,他很爱我,又很疼我,都是你你一回来,司曜哥就变了” 苏悦儿神色疯狂,手指着苏熙,到最后甚至直接抽手狠狠给了苏熙一巴掌。 “你是我的姐姐,可为什么你什么都要和我争为什么” 苏悦儿没有收力,可是胡乱挥舞,状似疯癫,打在苏熙的头上却并不怎么疼。 苏熙完全没料到苏悦儿会忽然发狂,神色扭曲,双眼欲突,那样狰狞,看起来分明不像是一个正常人。 心中一惊,苏熙尽量让自己语气平静。 “苏悦儿,爸爸是你的,苏家也是你的,我一直以来都没有和你争过,你难道不知道吗我从来都没想过再回苏家,也没再和年司曜有任何联系,你冷静想想,是不是这样。” 苏悦儿闻言,慢慢的冷静下来,歪着头打量苏熙。 “好像是这样的。”半晌,她喃喃说道。可忽然,她又蹙紧了眉头,“但是司曜哥一直都没忘记过你,他留着你的照片,他每天去看你画的话,当宝贝一样珍惜着,他以为我不知道,可是我什么都知道” 说着,她又开始愤怒。 “明明我才是司曜哥的妻子,他应该爱我才对,为什么他心里想的都是你为什么” “如果没有你,司曜哥就不会这样了,苏熙,你根本就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这世上既然有我苏悦儿,为什么还要有你苏熙” 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刀,被苏悦儿握在手中,锋利的刀锋冷光闪闪。 手持着刀逼近苏熙,在苏熙的眼前虚画。 “我真的很想知道,如果划花你的脸,是不是还有那么多男人喜欢你”苏悦儿喃喃说道。 她真的疯了 苏熙心中无比确定的想着。 刀就在眼前,说不害怕那是骗人的,但害怕又有什么用 苏熙力持镇定,劝抚道:“苏悦儿,你放我走吧,现在放我走,我们就当这一切都没发生过,你这是犯法你知道吗年司曜知道的话,也不会想你这么做的。” “他不会管我了”苏悦儿听到,却猛的将刀逼近,直指苏熙的眉心:“司曜哥和我离婚了他和我离婚了都是因为你” 苏悦儿疯了一样大吼大叫。 苏熙一愣。 忽然有些明白苏悦儿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年司曜与苏悦儿离婚,苏熙始料未及,他们不是很恩爱吗怎么会说离婚就离婚了呢 难道苏悦儿以为,年司曜和她离婚,都是因为她 “和我没任何关系,自从七年前,我就再没和年司曜联系过。”苏熙解释。这么多年,和年司曜第一次见面,还是上次的晚宴上。 但苏悦儿显然不理会苏熙的话,在她心里,早已认定苏熙的罪责。 她冷冷一笑,手中挥舞着匕首,“别多费口舌了,今天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司曜哥不要我了,苏氏也垮了,就是死,我也要拉着你一起下地狱。” 冰冷的匕首触碰到苏熙的脸颊,轻轻一划,苏熙的脸上便出现了一道血口。 “只是划花你的脸,太便宜你了。”苏熙脸上一痛,苏悦儿却在此时收回了手,朝着门口轻唤一声,“都进来吧。” 四个男人鱼贯而入。 一个人手抱一台摄像机,又有一个人抱一台电脑。 四个男人看苏熙的眼神皆不善。 “你不是向来都高高在上吗你不是一直都很骄傲自持吗”苏悦儿冷冷哼笑,向来看起来柔柔弱弱的脸扭曲成恶毒的神色:“我倒是要看看,被四个男人上过以后,你是不是还清高得起来” “苏悦儿”那四个男人进来,苏熙就有很不好的预感,没想到苏悦儿竟然打的是这样的算盘,不禁对着苏悦儿低唤一声,试图让苏悦儿理智一点:“你这么做有什么用年司曜和你离婚,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傅越泽马上就会找到我,到时候你就是想逃,也逃不了了” 苏悦儿却一点也不怕,残忍的笑道:“你就叫吧,尽情的叫吧。你的声音,只会让他们更兴奋哦” 那四个男人已经渐渐逼近,脸上挂着猥琐的笑容。 “等了好久了,我已经等不及了” “这么好的货色,我还是第一次碰到呢,让我先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