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借给我你的手机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零六章 借给我你的手机

贺家的独子贺静宇的举办婚礼,自然是人声鼎沸,宾客云集。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莫怡安坐在休息室里面,脸色是掩不住的紧张和欣喜。 等了这么多年,盼了这么多个日日夜夜,她终于在这一天要嫁给他,这让她怎么能在此刻保持平静 想到今天以后她就是贺静宇的妻子,将与他共度一生,莫怡安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只要能和贺静宇在一起,做什么都值得。 “你们帮我去看一看静宇在做什么好不好” “还有还有,去看看都有什么人到场了,司仪那边还有没有什么问题,需不需要人手帮忙” “哦对了,我的妆需要补一补吗刚才我吃了几片水果,有没有弄花” 莫怡安手扯着身边的伴娘喋喋的说着话,一会问这个,一会问那个,她停不下来,一停下来就紧张。 “好了好了,我们的新娘子,你今天超美的,perfect我敢保证,这世上没有比你更加美丽的新娘了至于外面怎么样,我们怎么知道恐怕你不是担心外面,是担心你的新郎吧可是怎么办在结婚仪式之前我不能让你见你的新郎” “我哪有,你别胡说” 娇俏的伴娘的话让莫怡安俏脸微红,脸颊发烫。 “我可没有胡说,好吧,既然你这么想他,作为懂事的伴娘,我怎么能不帮你完成你的愿望呢你在这里乖乖待着哦,新郎马上就到” 说着,伴娘迈着轻盈的步伐,转身就朝着门口走去。 “诶,不是的,我不是要找他你不要去打扰他” 可是谁会听她的呢就这样,可怜的新娘子被伴娘独自留在了休息室,心情忐忑的等待着新郎。 期待的望着门,未过多时门被推开,莫怡安心脏瞬间被提到嗓子眼。她都不知道她在紧张什么,明明和贺静宇已经那么熟悉,可是现在见他,就像是即将见到第一次见到梦中情人一样忐忑激动。 但是推门进来的人,却让莫怡安有瞬间的错愕。 “怡安,原来你在这里,让我好找。” 南宫静嘴角抿着笑,对莫怡安说道。 “你不在礼堂等候,来这里做什么”莫怡安皱眉问道。自从在上次晚宴上见过以后,莫怡安就没再和南宫静有任何交集。她心里对南宫静是排斥的,她很明白,如果不是南宫静,恐怕她也不会和苏熙落到现在恩断义绝的地步。 虽然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怪不了别人,一步一步才到今天,但没有南宫静的引导,又怎会如此 “啧,怡安,你对我好冷淡,真让人难过。”南宫静不顾莫怡安的冷脸,走了进来,手撩起莫怡安身上的裙摆。 “这婚纱真美。”南宫静低叹。 “谢谢夸奖。”莫怡安不知道南宫静到底什么意思,只是单纯的来问候自己不太可能。莫怡安僵着脸回答道。 “怡安,其实有的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你知道吗”莫怡安的冷淡对南宫静丝毫没有影响,她仍旧笑容得体,好像不明白莫怡安为什么会不开心一样,继续说道:“我们两个人真的很像,自己的未婚夫爱的都是别的女人,而且还是同一个,你就好了,今天就嫁给贺静宇。能如期嫁给自己爱的人,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 莫怡安防备的盯着南宫静,总觉得她说这些不过只是一个开头,至于重点,南宫静还没说。 果然,看到莫怡安不说话,南宫静笑笑,又说道:“不过没有关系,我和泽也快了。婚礼的日期已经确定了,就在下个月29号,怡安,到时候你一点要赏脸参加哦。” 莫怡安倏地瞪大了眼睛,“你和傅越泽也要结婚了” 傅越泽不是和熙熙 他们不是关系很稳定,很相爱的吗 南宫静一眼看穿莫怡安的想法,嗤笑一声:“你觉得,在我们这些人的眼中,说爱这个字眼不是太可笑了吗在结婚之前,男人有多少女人都无妨,只要他们明白,和谁结婚才是正确的选择,这就够了,不是吗” “更何况”南宫静的手轻抚上腹部,“我还怀了泽的孩子。” 莫怡安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宫静看起来平坦的小腹,“你能确定这孩子就是傅越泽的你还和其他男人” “住嘴”南宫静脸孔狰狞,“这个孩子就是泽的” 除了泽不可能是别人 以前的那些男人就是个错误她恨不能抹杀掉那些全部不堪的记忆那些满是赘肉的躯干,足以当她爸爸的中年人,身体交缠时没有任何尊重的污言秽语,屈辱,不甘,没有苏熙她就不必忍受这些,没有苏熙傅越泽就不会被她迷了心,一点小忙都不帮她南宫静嘴角浮现狠毒的笑容。 “莫怡安,如果你还想你的婚礼继续下去,你最好全部都听我的”南宫静的言语间满是威胁。 “你想做什么”莫怡安浑身一震。婚礼是她的死穴,已经进行到这一步,不容得任何人的破坏。 “你知道吗年司曜和苏悦儿离婚了,苏氏垮了,苏悦儿什么都没有得到,净身出户。”谁料到南宫静话题一转,却说道其他事情上去。 “他们离婚”莫怡安很震惊,“怎么可能” 一直以来苏悦儿与年司曜在莫怡安的心目中都是一对模范夫妻,苏悦儿很爱年司曜,年司曜也很宠苏悦儿,这样的两个人怎么会离婚 而且一个星期前的苏家举办的晚宴上,他们明明都还很好的样子。 不过 “他们离婚关我什么事情”不是不关心,毕竟苏悦儿是莫怡安的朋友,但南宫静现在提出来,莫怡安不得不多长个心眼。 “是不关你的事好好想想年司曜曾经和苏熙的关系,一切都是惊人的相似。”南宫静冷冷一哼,说道:“今天她出现,能让年司曜和苏悦儿离婚,以后就能让贺静宇和你离婚。你怎样想我不管,但是我却绝对不会放任这一切继续下去。明明我才是泽的未婚妻,可是他却把另外一个女人保护得滴水不漏,我也不怕告诉你,不是她死就是我亡,我们两个人只能有一个人留在泽的身边,而那个人,必须是我” 莫怡安默然不做声。 南宫静把一切挑得这样明,她还能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要对付苏熙,但苦于傅越泽将苏熙保护得太好,无处下手,所以找上她,想把她也拉下水。 很早之前莫怡安就察觉南宫静对苏熙敌意很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将矛头对准她,也有意想提醒苏熙,但每次话到嘴边都咽下去,嫉妒真的是很可怕的东西,它能把人变成魔鬼。 “那又怎么样”莫怡安看不惯南宫静那盛气凌人的姿态,问了一句。 “怎么样”南宫静像是听到一个大笑话,看莫怡安好似看一个被爱情冲昏头的白痴女人,“恐怕这世上只有你才会觉得结婚了以后就可以万事大吉。不过没关系,我也没指望用你去对付苏熙,心慈手软是女人的通病,却并不是所有女人都是如此,你不去做,总有人会去做。我今天找到你,不过就只是想借你的手机用一下而已。” “借我的手机”莫怡安努力想看出南宫静有什么阴谋,但她并不比南宫静聪明,猜不出她的想法,只觉得现在的南宫静非常危险,理智告诉莫怡安,一定要拒绝她。 “今天我的手机没有带在身上,恐怕没办法借给你,你还是请回吧。” 莫怡安说道。 南宫静却压根不相信她的话,说道,“你不想借给我就算了,我只是想提醒你,贺静宇对苏熙余情未了,我想他一定很有兴趣听听我和泽即将结婚的消息,想想以前,只是知道泽和苏熙在一起,他反应就已经那么大,和泽打架不说还闹到决裂,现在苏熙就要被泽抛弃了,你说,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又有希望,丢下婚礼立刻去找被抛弃了的可怜的苏熙呢忽然觉得好期待,真是一场好戏啊。” 莫怡安浑身一怔,佯装镇定:“静宇不会那么做。” “当然,他或许不会那么做。”南宫静微笑,“可谁知道呢也许他就是这么的爱苏熙,爱到不可自拔,听到她受一点点的委屈都受不了呢他能找苏熙六年,就能为了苏熙悔婚,这一点也不奇怪,不是吗” 莫怡安默不言语。 “看来你比我更要相信你自己的魅力。”南宫静最后看莫怡安一眼,扬手道,“那好吧,我们拭目以待。” 南宫静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后面的人还没有动静,南宫静却一点也不急,她很笃定,很确信,莫怡安能一次为了贺静宇和苏熙绝交,就会有第二次为了贺静宇而不顾苏熙。 南宫静的手握上门把手,终于听到低如蚊呐的声音从后方传来,“等等” 她转身,看到莫怡安手里紧紧拽着一个方方正正是物体,确定是手机无疑。 莫怡安紧咬着牙,缓缓走到南宫静面前来,将手递出去:“给你。” 就像是烫手山芋,扔到南宫静的手上。 “你要做什么我不管,从现在开始,我只当它丢失了。”莫怡安别过头,煞白着脸轻声说道。 南宫静瞧着她,嘴角扬起笑容,“放心,今天的事情你知我知,只要你不说,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的。” 南宫静走后,莫怡安浑身僵硬着用手压着狂跳不止的心脏缓缓弯下腰去。 困难的呼吸着,眼泪滴滴答答的往下滴落。 她都做了些什么啊 为了和静宇顺利结婚,为了以后婚姻的安稳,竟然把手机给了南宫静。 她会拿她的手机做什么 会对苏熙不利吗 如果苏熙因为她而有什么意外和不测 莫怡安摇着头,不敢再继续想下去。 “怡安,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就在此时,门再一次被推开,高大英俊的新郎走进休息室,身后尾随着伴娘,见到莫怡安如此,贺静宇忙扶住莫怡安的手臂询问。 莫怡安被泪水迷了眼睛,心虚不已时乍然见到贺静宇,不禁脸色一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