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离开这里,好不好?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零五章 离开这里,好不好?

“泽” 南宫静不甘心,说好一起吃午饭的,怎么可以说变就变 “还不走”傅越泽却没什么耐性再和南宫静继续纠缠,冷冷问道。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复制网址访问: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傅越泽说让她走,那便是真的要她走,南宫静知道难以挽回,不禁缓缓收回往前伸的手,“那你今天晚上一定要准时来。” 咬咬牙,南宫静让自己尽量平静的说道,语调神态都是留恋和不舍。 傅越泽却看也未再看她,转身就走回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很快闭合,将门里和门外隔开两个世界。南宫静手握住拳浑身发抖,刚才和傅越泽讨论婚礼的愉悦感觉已经消失殆尽。 苏熙,又是苏熙 她一定要让她生不如死等着瞧 “收集南宫成的犯罪证据,速度要快。”办公室里,傅越泽挂了电话,望着窗外的街景,脸色晦暗不明。 本来他已经决定和南宫集团提出解除婚约,却忽然,南宫静怀孕。 他傅越泽从出生到现在,还没尝过被人算计和胁迫的滋味,南宫成和南宫静这两个人还真是敢 傅越泽中午饭也没吃,就回到家里等苏熙。 可一直等到他与南宫成约定吃饭的时间,苏熙都没有带苏梓宸苏梓轩回来,手机也关机。 “少爷,要在家里吃饭吗”管家问傅越泽。 “不。”傅越泽一口回绝,从沙发中站起,径自朝门口走去。 苏熙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在外面吃过晚饭。 傅越泽一夜未归。 是了,他今天晚上去南宫家讨论婚礼细节,又哪里有空回来这个可有可无的别墅 苏熙一夜辗转,躺在空荡荡的床上,心中那样难过,也硬是一滴泪也流不下来,痛得麻木。这一刻苏熙才知道,傅越泽竟然已经对她这样重要,重要到不可或缺,重要到一想到即将失去他,她的心就像是要被撕裂了一样。 第二天清晨,傅越泽回来了。 几乎是他打开门的那一刹那,苏熙就忽然从床上掀开被子坐起,她一夜未眠,眼睛下是浓厚的黑眼圈。 “你还回来做什么”苏熙根本管不住自己那张锋利的想要疯狂割伤旁人的嘴,看着傅越泽的双眼又怒又痛,没有往昔一丁点的柔软。 “你要娶南宫静”苏熙一字一句问,“对吗” 不等傅越泽说话,苏熙又冷冷说道:“你不说也没关系,我已经全部知道了。你知道吗,就在昨天以前,我都还以为你是真的爱我,可这是真的吗我就不该相信你,你说出口的话没一句是真的。你昨天还说要我为你再生一个孩子,你说过你不会娶她,你说过你会一直和我在一起,这些都是你说的,你还记得吗” 她有太多的心痛积累在心,不发泄,她怕自己疯掉 他的温柔他的霸道以后名正言顺属于另外一个女人,那她怎么办 傅越泽有没有想过,他娶了南宫静以后,她要怎么办,她的儿子要怎么办 他怎么能那样自私 傅越泽没想到他赶着回家,劈头盖脸就是苏熙的这样一番话。不禁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她不信他 “苏熙,收回你刚才说的话。”傅越泽额头青筋浮动,眯着眼冷声说道。 “收回什么”苏熙怒火攻心,口不择言:“南宫静怀了你的孩子,你很高兴吧你想要一个孩子,马上就有了一个,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昨天,还是更早以前连婚礼的日期都已经订好,你还想解释什么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骗我,你对我不过是玩玩而已,只有我,竟然还把你的话当真我真是傻” 苏熙轻笑一声,满是对自己的嘲讽 其实,在见到傅越泽之前,还有更傻的想法。一夜未眠,她昨天晚上已经想好,假装一切都不知道,为了留住傅越泽身边,委屈也无妨,她不想也不能就这么失去他,直到傅越泽与南宫静婚礼的那一天为止。 可是,在见到傅越泽的那一刹那,苏熙却忽然一秒都忍不下去。这么多年了,她那直接固执得不撞南墙心不死的性子一点也没有变,她不愿活在一个谎言当中,委屈自己,委屈孩子 傅越泽匆匆赶回来,本就是想与苏熙解释此事。昨天调了监控,知道苏熙全部都已经听到,谁料到回家以后,她却逃得不见踪影。 晚上他必须去与南宫成一同共进晚餐,以免他产生怀疑。晚餐以后他又被其他事情绊住,东南亚那边的公司出现了信誉危机,通宵达旦的视频会议,终于加以解决。 赶回家中,却没想到竟然听到苏熙这样一番话。 很好,恐怕这才是她的心声吧 问都不问他一句,就已经定下他全部的罪。 她从来没有信任过他。不管他在她面前说过多少次,保证多少次,她都从来没当过一回事。 出现问题,首先就是给他定罪。 这就是她,他想要放在心上去呵护疼爱的那个女人 “你真这么想”傅越泽抬眸,只问了这样一句话。 苏熙冷笑,一整晚都不肯流下来的眼泪却在此时滑下眼眶,“我不这么想,还能怎么想” “我对她没有感情,我爱的女人只有你。”傅越泽又说。利眸紧紧盯着苏熙,想从她的脸上看出不一样的情绪,结果却只给他更大的失望而已。 “你爱我”苏熙仿佛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仰面一笑,“那被你爱上的女人还真是倒霉,不但要被囚禁,还要被迫当你和其他女人的第三者。告诉你,我不稀罕,傅越泽我一点也不稀罕” “你不稀罕”傅越泽冷冷一笑,“即使我和南宫静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即使结婚只是一个幌子,我的目的是为了捣毁南宫集团,只有你才是我心中的唯一,我只属于你,你也不稀罕” 一直以来傅越泽都不懂苏熙到底在坚持什么,现在看来,她对他连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他不断的试探,试图解释,试图靠近,试图让她明白,他才是她的肩膀她的依靠她的全世界。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只要相信他就好。 可苏熙的心却坚硬如岩石,一遇风吹草动层层包裹,丁点缝隙都不给他留。 “对我不稀罕”苏熙大声回答,用尽力气:“我不稀罕你的感情,不稀罕你的虚情假意,不稀罕你的谎言,不稀罕统统我都不稀罕” “好,很好。”真是气极了,连着说了两个好。傅越泽怒极反笑,“既然你这么不稀罕我,那么如你所愿。” “你这么想我和南宫静结婚,我怎么能让你失望苏熙,一直以来我觉得我足够冷酷足够无情,可丝毫比不上你的万分之一。我下个月会和南宫静如期举行婚礼,一切如你所愿” “嘭”的一声,门砸上门框,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 呆呆的望着门背,苏熙僵直着身躯,半晌过去,方失去所有力气般的颓然坐下。 双手捂住脸颊,泪水不断的从指缝中溢出,苏熙的肩膀一耸一耸,止不住的颤抖。 她不要傅越泽和南宫静结婚,她不想傅越泽和南宫静结婚,可是这是她能够阻止的吗南宫静怀孕了她怀有傅越泽的孩子傅越泽总是哄她,总是骗她,连傅越泽是什么时候知道南宫静怀孕,她都不知道,更不要说他背着她已经和南宫静定下结婚日期。 如果不是被她撞见,她是不是还要活着傅越泽编织的谎言里,甚至连他结婚,她都被蒙在鼓里还傻傻的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被傅越泽放在心里疼爱 多么的傻多么的无知啊 婚礼就在下个月而已,时间隔得这么近。 近得连让她为他辩解,为他找借口的理由都没有。捣毁南宫集团他以为她真的什么都不懂吗南宫集团数十年的根基,屹立不倒盘根错节,要让它坍塌,怎么可能一个月就能做到 到现在,傅越泽还在骗她 明明昨天还很好的,他无赖的说要让她给他生一个孩子的,怎么才过一天,他就即将冠上别的女人的名字,忽然就变成了别的女人的了想多少,说多少,苏熙都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可又不得不接受。 心绞痛着,可那又怎样没有人安慰她,没有人心疼她,傅越泽只当她是玩物而已,开心的时候来逗逗,不开心就摔门而去。他说他爱她,难道他就是这样爱一个女人让她成为见不得光的情人人人唾弃的第三者 不,这样的爱要来太廉价,她苏熙受不起。她以为她为了爱傅越泽,什么都可以忍受,原来,她高估了自己。当一切终于按着剧本发生,她却忽然发现她一丁一点都受不了,无法容忍,无法演戏一样假装一切还和以前一样,不管他是否结婚,是否娶另外一个女人,只要傅越泽爱她,就够了。 不够根本就不够 只要想着傅越泽每晚每晚和另外一个女人同床共枕,只要想着他们名正言顺,只要想着他们在同一张床上会做尽亲密的事情,共同孕育属于他们的孩子,苏熙就觉得,她快要疯掉 狠狠抹干眼泪,苏熙奔下床,赤着脚丫跑到隔壁的房间将苏梓宸苏梓轩喊醒。两个孩子被蓬头垢面,紧紧搂着他们好像害怕下一秒他们就要消失的苏熙吓到。 “妈妈” “妈妈,你怎么了” 两个孩子都十分担心,乖乖的待在苏熙的怀里,任由她力道极重的紧紧抱着。 “儿子,跟妈妈走好不好” “离开这里,好不好” 搂着儿子,就像是怀抱着这世界上的最后一缕温暖。苏熙抽搐着肩膀,带着浓浓的哭腔,哑声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