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你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 总裁老公追上门

第一百章 你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宴会上发生什么,苏熙自然是不知道的,一直想着刚才看到的事,一路上苏熙都很沉默。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南宫静竟然 她不是很爱傅越泽的吗又怎么会背着傅越泽做出那样的事情和那样一个臭名昭著的男人,那个男人哪一点比得上傅越泽,竟然那么猴急的就在别人的后花园 苏熙想得太入神,被忽略的某人隐隐感到不悦。 “不许走神。”傅越泽捏着苏熙的下巴就朝苏熙吻来。 很快苏熙就被换回神智,一吻既毕,苏熙的唇被傅越泽吸允的隐隐发疼。 “越泽”苏熙不知道该不该把刚才看到的事情和傅越泽说。 “恩”嗜足的男人慵懒的坐在车上,手臂绕过苏熙手指随意的绕着苏熙的发。 “我问你一件事。” “恩。”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的女人在和你一起的时候,还和其他男人关系密切”话到这里,明明傅越泽神情未变分毫,苏熙却忽然感到浑身一冷,顿了一下,在傅越泽淡然的目光下继续问道,因为心情复杂却忽略掉了傅越泽微皱一下但很快松开的眉和与刚才的漫不经心比起来微冷的声调,“如果发生这样的事,你会不会很生气” 问完,苏熙也觉得自己问了一句傻话。怎么会不生气呢傅越泽这么骄傲的人。更何况他对南宫静不是没有感情。 苏熙紧紧盯着傅越泽,生怕错看傅越泽任何一点点微妙的表情变化,不过可惜,傅越泽早已经深沉如海,喜怒不行于色,在她盯着他看的几秒钟里,苏熙并未看出什么不同,反而因为直视傅越泽,感到一阵又一阵的压迫,这就是所谓的气场了。 “哦你为什么会这样问”半晌,看苏熙不自然的垂下头,傅越泽才不太在意一般的问道。 他的声音那样轻缓,明明和平时没什么差别,不知怎的,苏熙心里却像是在打鼓一样。 “不要问那么多,你只管回答我就是了。” 仗着近来傅越泽对她的宠爱,苏熙胆子也大了不少。 其实和南宫静没什么深仇大恨,只是立场不同而已,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傅越泽,如果不是因为今天她的丑事被她撞到,苏熙其实是打心底里欣赏这样一个独特又美丽的女人的。 “那就要看是谁了”傅越泽双眸危险的眯起,一把搂过苏熙让她打横坐在他的腿上。 “苏熙,你想告诉我什么”食指勾起苏熙的下巴,傅越泽这么聪明的人,又怎么会察觉不出异样来,他皱着眉问道。 “那个”苏熙犹豫着要不要将今天晚上看到的开口告诉他,只是苏熙的话只起了个头,只犹豫了半晌,傅越泽就已经抓紧了她的手腕,脸色铁青。 “是不是年司曜”傅越泽声音冷如冰。 “什么”苏熙不懂傅越泽在说什么,明明在说其他事情,这又跟年司曜扯上了什么关系 “你对年司曜余情未了也是,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如果不是被人横插一脚,恐怕现在的年夫人就是你苏熙了。”却听到傅越泽冷脸继续说道。 被握住的手腕生疼,苏熙错愕的瞪大了眼睛,这都什么跟什么 看傅越泽那铁青的脸色,苏熙便知道傅越泽误会了她的意思。但是他语气这样冰冷嘲讽,说的又是有关她的从前,苏熙全然不能淡然以对。 “傅越泽,既然你早就知道我和年司曜的那些事情,为什么今天又一定要带我到宴会上来你知道我被年司曜背叛时候的心痛吗你懂我被逐出家门时候的无助害怕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却问也不问就带我到年家,明明知道我会见到年司曜,你以为我想见到他吗明明都是你自己做的事情,却转过头来怀疑我你真是太过分了” 苏熙不想哭的,哭泣就代表着妥协和软弱,可是在傅越泽面前,眼泪却总是那么轻易的就掉下来,苏熙擦了又擦,就是擦不干,索性推开了傅越泽,做到离傅越泽最远的地方去哭。 傅越泽神色晦暗,脸上的线条紧绷成令人心惊胆寒的弧度。 “好了,不要哭。”半晌,傅越泽伸出长臂勾住苏熙的腰,不顾她的挣扎将她拉至怀中,以手给她拭泪。 “你怎么总是这么霸道,这么讨厌”伤心中的苏熙承受不住傅越泽丝毫的温柔,眼泪拼命的流,更委屈了,“你擅自带我来苏家一点都不顾及我的意愿,还胡乱猜测,我和年司曜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你明明知道我这七年里从来没和他联系过,你还你和南宫静” 苏熙抿着唇,不想再在傅越泽面前说他和南宫静之间的事,他们是那样光明正大的关系,她现在又算是什么每每想到,心就像是被刀子割了一样的疼。 “傅越泽,你很坏”有话不能说,不被傅越泽信任,委屈得像是个孩子,苏熙张口就咬住傅越泽的肩膀。力气用得很大,直到嘴唇里尝到淡淡的血腥味,苏熙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猛的放开。 “你怎么不推开我”泪眼朦胧的望着傅越泽的肩膀,苏熙又惊又心疼。 “出气了”傅越泽却半点也不在意的揽过苏熙,拿了纸给苏熙细细的擦拭泪痕。 “哼”想起刚才的事,苏熙余怒未消。 傅越泽前所未有的温柔和耐心,为苏熙擦干眼泪后,将苏熙怜惜的抱在怀中,手轻柔的顺抚着苏熙的背,就像是在对待一个易碎的宝贝一样体贴又细心。 苏熙头埋在傅越泽怀里不想说话,过了很久,才听傅越泽倨傲却不失温柔的声音。 “只要那个人不是你,其他女人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苏熙的心顿时软成一片。 闹脾气闹得有点大,晚上自然被傅越泽索在床上整治了一番。傅越泽就是这样,人前不动声色,却从来不会吃亏的,总是会找到适合的时机打击报复回来,只是这样的能让他流露真性情的事情已经很少,毕竟现在无论谁见到傅越泽,都毕恭毕敬诚惶诚恐,又怎么会去做让傅越泽觉得不满意的事情呢怎么敢呢 有关南宫静的事,被傅越泽打断没能说出口,后面便不知道怎么说了。工作的事情上了轨道,作息也渐渐变得正常,傅越泽为人虽然霸道,却总会包容苏熙,终于学会怎么去尊重一个女人,凡事也会让着她,两个小家伙每天精神奕奕,读书学习从来不让大人操心,一切看起来是这样的圆满和谐。可却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这天早上,苏熙起床的时候,望着窗外阴霾的天色,心中忽感不安。 傅越泽出差到国外,已经走了两天,再过五天回来,正好赶上贺静宇与莫怡安的婚礼。 从宴会那天过后,苏熙就没有再和莫怡安见过面,忽然莫怡安打了电话过来,看苏熙有没有空,让苏熙陪她去逛街喝茶。 正逢周末,苏熙本来是要带苏梓宸苏梓轩去游乐园的,接到莫怡安的电话以后,改变了行程。 “干妈”见到莫怡安,苏梓轩尖叫着就往莫怡安冲过去,纵身一跳,挂在了莫怡安的身上。 苏梓轩小朋友和莫怡安的感情是真正的好,抛开爸爸和妈妈还有宸宸,干妈在苏梓轩小朋友的心里排第一。 “你们来了。”莫怡安被苏梓轩冲撞得后退了一步,条件反射的身后搂住他小小的身子,没有待嫁新娘该有的喜气,莫怡安双眼下的眼袋用粉底都遮盖不住。 “干妈。”在傅越泽眼皮子底下几个月,苏梓宸越发的懂礼而绅士,酷酷的表情下心思难测。 “怡安,怎么让自己这么累”看出莫怡安的疲惫,苏熙关心的问道。 莫怡安却摇了摇头,将苏梓轩安置在她的座位旁边,抬手叫了服务员来。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等点好的餐都送上来,苏梓宸苏梓轩埋头和食物奋战,苏熙看出莫怡安的心事重重,欲言又止,迟疑半晌,问道:“怡安,你今天约我出来,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莫怡安张口欲言,话到嘴边又强压了回去,咬着嘴唇,脸色十分苍白。 “熙熙”半晌,她终于开口,“我只想问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当着两个小孩子的面,本来就该讨论这些,可是人都已经约出来,不说出口实在是不甘心。她已经失眠了很多天,不想再继续失眠下去。 苏熙听莫怡安这样问她,奇异的有松一口气的感觉,欺骗,隐瞒,实在是让人无所适从,坐立难安。 “你知道了吧,怡安” 苏熙微微笑了一下,对怡安说道,态度十分坦然。 坐在她身边的苏梓宸闻言抬起头,微蹙起眉头,可是苏熙和莫怡安却都未曾注意到他。 “知道什么”莫怡安神情有点激动,“我应该知道什么吗”被好友隐瞒的滋味并不好受,真相要被揭露的此刻,莫怡安淡定不下来。 “熙熙,你骗得我好苦。”从莫怡安的眼睛里滴落出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流下,“我今天不问你,你是不是永远也不打算告诉我了” 苏熙心里也不好受,莫怡安的眼泪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割着苏熙的皮肉。 “恩。”点了下头,她不想说谎,也不能再对莫怡安说谎。 “你和静宇”沉默了很久,莫怡安别开了头,不再看苏熙,“以后不要再见面了吧。” 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苏熙没有问莫怡安为什么会知道真相,也没有问莫怡安到底知道多少,莫怡安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这一刻,苏熙只希望莫怡安能够开心,别的都不重要了。 “好。”这是苏熙的回答。 莫怡安的身子明显的震了一下,又开始流泪。 “干妈,你怎么哭了” 苏梓轩小朋友吃蛋糕吃得满嘴都是,像一只小花猫,抬头看到莫怡安在哭,软糯糯的问道。舀了一勺蛋糕凑到莫怡安嘴边:“干妈,不哭哦,吃蛋糕。蛋糕很好吃的哦,吃了就会很开心了” ...